明眼人都知道如今的合作只不過是面子上的功夫,在場只有這個煞筆當了真。

明眼人都知道如今的合作只不過是面子上的功夫,在場只有這個煞筆當了真。

2021 年 11 月 2 日 電視劇 0

也沒人現在計較,還不是翻臉的時候,等東西到手,第一時間弄死他!

「找出來?」人群中,有人開口。

孫成武搖了搖頭。

「沒必要,一個普通人而已,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釣魚,引那個沈林過來,只要沈林過來,那個叫李孟的或者還是死了沒什麼太大的意義。」

孫成文看了看四周,又是一片沉默,暗道一幫蠢才,提不出一點建設性意見,於是乎清了清嗓子,自己開口。

「要我說,何必費這麼大功夫,那沈林的別墅不就在這附近么,殺上門去,我們這麼多人,還能讓他跑了不成?」

此話一出,四周人齊刷刷的看了孫成文一眼,眼神冷漠,沒打算搭理。

眾目睽睽之下,孫成武看了看自家哥哥,嘆了口氣,言道。

「地盤在我們手裡,我們才能掌握主動權,對方好歹是馭鬼者總部的人,難說總部在他的別墅或者哪裡安放了什麼警報裝置,能偷偷地幹掉還是偷偷地幹掉,馭鬼者總部我們目前還是惹不起。」

守株待兔,再尋常不過的謀划。

有時候陰謀詭計這種東西,複雜了反倒容易出問題。

簡潔才是真理,越簡單,越有效。

「你們就真的那麼確定那個沈林手裡有想要的東西?萬一沒有,還搭上不少性命,值得么?」

陌生的聲音,有些不客氣。

孫成武也沒在意,這裡龍蛇混雜,他也不是所有人都認識。

他一邊尋找聲源的方向,一邊回答。

「應該錯不了,我通過消息打探到,朋友圈也打算對那傢伙出手,如果連朋友圈都感興趣,那哪怕不是壓制復甦的辦法,那沈林手中也有價值非凡的東西,或者是厲鬼,或者是靈異物品。」

「原來如此,合情合理的推測。」

那聲音回應。

也正在這時候,房屋內的大多數人找到了聲源。

大約在窗邊的角落,是個年輕人,斜靠在牆上,模樣兒有些熟悉。

那模樣兒太過熟悉,熟悉到他們明明感覺古怪,名字就在嘴邊,卻死活說不出來。

也正在這時,那年輕人動作了。

他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手,在黑暗中眾人似乎看到了是什麼。

那是把金燦燦的手槍,漆黑的槍口對準他們,這讓眾人的腦神經狠狠地突了突。

與此同時,那道聲音傳來。

「各位,晚上好啊。」 「嬸子,剛和你熟悉我就要走了,還真的是有點捨不得。」林慧慧拉著顧秀秀的手一臉不舍地說道。

顧秀秀對林慧慧也是很滿意的,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嬸子也不舍的你,以後要是有時間就讓柏川帶著你回來玩,下次嬸子好好招待你。」

林慧慧害羞地朝著溫柏川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好,那我們說定了,下次我還要來。」

溫誠一個人站在一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溫柏川看他低著頭明白他在想什麼,走了過去摸了摸他的頭,「放心,走之前我會回來幾天,到時候再幫你補習,在家一定要好好聽話,不要再亂跑了。」

聽到溫柏川的話溫誠失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嗯,那我等二哥回來。」

林慧慧想到什麼從包里拿出了一個文具盒和一個粉色的毛線編製的皮筋,笑著走到溫誠身邊,「來的時候太趕了,沒有時間好好給你們準備禮物,我聽你二哥說你學習好,這個文具盒送給你。」

溫誠看到文具盒眼裡露出了激動神情,不過他沒有馬上接過來而是看向溫柏川。

溫柏川朝他點了點頭,他激動地接過文具盒把玩起來。

「溫麗妹妹,我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這個是城裡很流行的送給你。」

溫麗雙手接過皮筋,朝著林慧慧說了謝謝。

這時宋思嘉從屋裡走了出來,想要去把錢給溫柏川,可是覺得現在給有點不合適,猶豫了一會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

林慧慧歉意地看向宋思嘉,「思嘉妹妹不好意思,來之前都沒有聽過你就沒有給你準備禮物。」

宋思嘉也沒有想過要禮物,無所謂地說道:「沒有關係,我是大人了不喜歡這些。」

溫柏川朝著顧秀秀和溫建國說了一會話就帶著她們離開了。

宋思嘉看到他們離開之後拉著溫誠也出了門,追到村口才追到溫柏川他們。

溫柏川看到兩個人氣喘吁吁,微微皺下了眉頭,「跑這麼快做什麼?」

溫誠跑的小臉紅撲撲的,掐著腰喘著粗氣說道:「是二嫂找你有事。」

宋思嘉喘了一會好了一些,朝著溫柏川小聲說道:「借一步說話。」

「嗯。」溫柏川應了一聲朝著一邊走去。

等他們走的有一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宋思嘉從兜里拿出了一疊錢遞給了溫柏川。

看到是錢溫柏川的臉沉了下來。

他這樣宋思嘉知道他誤會了,忙解釋道:「不是的,你給的錢我留了一半,這一半給你,你在外面不比我在家裡,身上一點錢也不帶也說不過去,你就拿著吧。」

聽到宋思嘉的解釋之後,溫柏川猶豫了一會接了過來,「好,用錢給我說一聲,到時候我替你想辦法。」

今天的溫柏川讓宋思嘉覺得很好,雖然那個臉上還是冷冷的,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舒服。

宋思嘉朝著溫柏川搖了搖手,「不用了,這些已經夠了。」

她可不想一直借錢,到時候欠的情越多那她就更沒有辦法離婚了。

溫柏川把錢放了起來,朝著一邊的幾人看了一眼。

「我該走了,你真的想去賣那個玉米,我建議你去鎮上的醫院去,這幾天我們都在那義診人比較多一些。」 黎玖,黎玖……葉雲兮反反覆復的咀嚼這個名字,聽著很耳熟,但卻就是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聽到過這個名字。

「景陽一共有左右兩位丞相,付行遠為左丞相,黎白石為右丞相,而黎玖,就是黎相府中最小的一輩,排行第九,所以名叫黎玖。但卻因為是老來得子,所以被黎相寵慣了,養就了一副紈絝的頑劣性子。」

蕭景崇沉沉的聲音恰時從身旁響起,似乎是見她不知道特意為其解釋的一樣。

可當葉雲兮疑惑的抬眼看過去,他卻又冷冷的移開了視線,語氣有些生硬的說明了一句:「哼。黎相不同於付行遠,是位高權重的兩朝重臣,雖然今時不同往日,朝中地位比起付相已經漸見衰微,卻仍舊深得父皇的信任。」

「而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為黎相髮妻,是以富庶聞名的琅琊王氏。」

葉雲兮微微一愣。

她仔細打量了眼那錦衣公子,然後,看著他身上穿戴著的任何一樣,她沉默了,只因為不管是那件雲錦的華袍,還是他頭上束髮的玉冠,都是隨便拿出來一件都價值千金的東西。

……怪不得這位黎家的小公子這麼大膽,光天化日下竟然還敢當街綁人,要是她身上穿了這麼多真金白銀,那她走路也一樣帶風。

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葉雲兮也認出了,這位所謂的黎家小公子,不巧,她正在前幾天跟他見過一面。

不錯,就是在前幾天乞巧節的大街上,他就是當時那個出言不遜還看不起她,結果被她打臉都給打傻了的錦衣公子。

「所以說,緣,真是妙不可言。」這麼想著,葉雲兮有感而發的感嘆了一句。

結果就遭來了蕭景崇一計冷冷的瞥視。

「怎麼?本王竟是不知道,王妃何時與黎家熟識了?」

雖然他平時也總是冷言冷語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葉雲兮面對他卻突然多了一股心悸的感覺,好似只要她回答得一個不好,便會立即產生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一樣。

她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張口正欲要找借口。

然而蕭景崇的視線卻猛然轉向了她身後,瞳孔微微一縮,緊接著,身體好像有了自主反應一樣將她拉進了懷裡:「小心——」

葉雲兮的疑問被卡在了喉嚨里,一瞬間,她只感覺到一陣眩暈的天旋地轉,再然後,她便撞進了一個滾燙的懷抱里。

而她剛剛站著的地方,則是一輛馬車疾馳而過。

馬車帶過揚起的風扑打在了葉雲兮的臉上,搔的痒痒的,可她現在卻已經全然注意不到這一點了,只獃獃的看著此時在面前驟然被放大了的一張臉,頭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好像不受控制的加快了。

不,這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在王府門口……

蕭景崇高高的騎在一匹駿馬上,眼神肅殺,居高臨下,而此時的他,好像與那時的他重合了,看著,竟是讓她莫名產生了一絲悸動。

但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不動聲色的將蕭景崇推開,然後假裝若無其事的整理頭髮:「啊……頭髮散了,早知道我出門前就麻煩點,挽一個髮髻好了的。」

蕭景崇:「……」

他目光沉沉的看著葉雲兮快速的用簪子把頭髮挽了起來不同於別家待嫁閨閣中的女兒家一樣繁瑣,而是簡簡單單的只用了一根木簪子,怎麼看怎麼寒磣,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暗自留戀起來掌心殘餘的餘溫。

然而這股思緒剛剛翻湧不久,卻見葉雲兮猛的一拍腦門。

「遭了。剛剛跑走的那輛馬車,好像就是黎玖的那一輛,溫彌生他……」

顯然,是被她生生從眼皮子底下放走了,而且看那馬車疾馳而去的速度,現在,估計都已經被黎玖綁回相府了。

而看著葉雲兮懊惱無比的樣子,蕭景崇得嘴角不自覺勾起了一抹弧度。

然後葉雲兮便直勾勾的看了過來。

蕭景崇:?

嘴角剛剛揚起的那一抹笑,頓時邊消失的無影無蹤,蹙了蹙眉,他又好像恢復成了原本那副冷傲的樣子。

緊接著,他便對上了葉雲兮真誠的眼神:「你,要不要去相府喝口茶?」

喝茶?喝什麼茶?

蕭景崇狐疑的打量著葉雲兮,看不懂她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直到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后,他冷著臉站在黎相的宅邸外,終於懂了葉雲兮的意思。

「為什麼是你手底下的人被綁了,本王卻要到這相府給你打掩護?」他忍無可忍的閉了閉眼,一個字一個字都像是從齒縫裡擠出來的一樣。

葉雲兮則是笑眯眯的走上了前,不僅如此,她還好心的幫他敲了敲門。

隨後,頂著頭頂上蕭景崇那幾乎都要洞穿了她的視線,無比理直氣壯的說道:「王爺,是你自己說過的,無論我要什麼,你都會給我。」

「所以,不過就是去找黎相喝口茶而已,沒什麼的,既然你都能找付丞相負荊請罪了,那麼,想必這點事情對你來說也是小事一樁。」

蕭景崇簡直都要被她給氣笑了。

但見葉雲兮明明敲了門裡面卻依舊沒動靜,臉上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一絲不悅,蹙了蹙眉,隨後代替了葉雲兮上前叩了叩那門上鑲嵌的兩個銅獅。

「叩叩叩。」重重的幾聲。

這一次,門很快就開了。

「你們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