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柚從洗漱間出來,安安靜靜的,也不是安靜就是沒了以往的靈動,依柚坐在飯桌上看著眼前的早餐,沒有吃依柚看著,李佐凡看著依柚沒說話,向前推一推食物,示意她吃掉,依柚依舊沒有反應,隨後拿著書包走了。

依柚從洗漱間出來,安安靜靜的,也不是安靜就是沒了以往的靈動,依柚坐在飯桌上看著眼前的早餐,沒有吃依柚看著,李佐凡看著依柚沒說話,向前推一推食物,示意她吃掉,依柚依舊沒有反應,隨後拿著書包走了。

2021 年 11 月 2 日 電視劇 0

李佐凡納悶著,依舊吃著想著依柚應該在等他,李佐凡特地加快了吃東西的步伐,卻不曾想,依柚早已銷聲匿跡,不見蹤影,李佐凡不解依柚這種怪異行為。

到了教室依柚看著天花板,莫名委屈從小她就不喜歡別人捉弄她,她覺得玩笑是玩笑,李佐凡這種叫恐嚇,明明自己那麼小心翼翼的解釋,越想越委屈,依柚豆大的淚珠掉到胳膊上,依柚拚命向上看,忍住淚水,宋飛宇正好經過依柚,看著她打趣到,今天來的好早果然當官了,懂得付出了。

人委屈的時候,最聽不了人說話,依柚的淚珠像是斷線一樣,嘩啦啦的留下來。

宋飛宇慌張著拉著依柚,依柚依舊在哭不管外部環境,宋飛宇慌忙道歉,依柚看著他的慌張臉笑了出來:「不是你啦,依柚頭頂在宋飛宇肩膀上找一個支撐點。」依柚突然抱著肚子,一臉抽搐著,宋飛宇慌忙低頭看著她詢問著:「你怎麼樣沒事吧,是不是肚子痛,我背你去醫務室吧。」宋飛宇一臉緊張,摸摸依柚的頭有冷汗滲出。

心裡更加慌張,看著依柚焦急著,正要動手拉依柚。依柚推開他做到座位上說著:「沒事,我就是肚子疼,一會兒就沒事了。」李佐凡來到學校一臉懵,突然看見嘉琪走上前一臉嚴肅的問道:「金依柚她怎麼回事,突然就不說話了,突然就很安靜,連早飯都沒吃就上學,安靜到不說一句話,沒有一個表情。」嘉琪一臉驚恐看著李佐凡,想上去打他的樣子問道:「你說什麼?依柚沒吃早飯?她瘋了吧,她腸胃炎不吃早飯,不要命了?」嘉琪說著翻著書包,找到麵包和牛奶,給了李佐凡示意他送過去。

李佐凡也在納悶中心情也不好,也惱火著。拿著麵包走向麗妮班,直接走進教室里走到依柚身邊,看著她趴在桌子上隱隱抽痛,心裡更加不是滋味,看著依柚把她拉起來沒好氣的說著:「吃飯,自己有腸胃炎,自己不知道嗎,多大的人了一直要讓別人擔心你嗎?你就不能讓人省心點嗎?」李佐凡絮絮叨絮絮叨的說著沒完。

依柚本來腦子就亂,聽到這和早上的事情脾氣一下就上來了,雖然依柚平時沒有脾氣,但是現在的疼痛需要轉移,依柚抬頭看著李佐凡,把放在桌子上的麵包推到地上,捂著肚子說:「我不需要你管,麻煩您親自來了。」依柚依舊抱著肚子,疼痛讓她一字一句,臉色蒼白,本來應該上午疼得,這來的太突然依柚也招架不住,真的很惱火。

依柚看著李佐凡沒有什麼表情,宋飛宇走來看著李佐凡說:「哥這是文科班理科班在對面走錯教室了吧。」順勢拉開依柚和他的距離。

此時班裡的女生看著八卦,兩大校草開罵,此番場景確實有點難見,正在欣賞著兩大男神的容貌,就看到麗妮走來,麗妮走過來看著李佐凡說:「什麼情況。」李佐凡解釋一遍,推開宋飛宇把金依柚攔腰抱起,和麗妮請了假抱去了醫務室。

走出教室去就聽到一片唏噓,依柚掙扎著不想被抱著,李佐凡只能報的特別緊,依柚終於放棄掙扎,當她在次回過神來的時候是在醫務室的白色單人病床上。

看著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單,依柚的心情有所平靜,李佐凡沒有詢問兩人就安靜的坐著。 眼看鐮刀就要切割開鈺鑫銳的頭顱,可就在鐮刀離鈺鑫銳頭頂半米不到時,鈺鑫銳憑空消失在術權眼前,鐮刀對鈺鑫銳的進攻已然落空,鈺鑫銳則是在附近的一處空曠領域中出現。

術權惡狠狠的看着鈺鑫銳,手中鐮刀再次劃破空間,帶着噬魂之鋒對鈺鑫銳釋放鐮刀魂氣,一道道黑色的類似劍氣的弧形魂氣,他們的目標直逼鈺鑫銳的方向。

鈺鑫銳只是嘴角微微上揚,手中的獄金影瞬間暴起,燼魂之力催發下的獄金影閃耀着燦爛的光芒,恢弘無比,完全讓余澈為之震撼。

揮動獄金影,恐怖的劍氣之芒閃出,白色的劍氣與黑色魂氣撞擊在一起,撕裂著核心區域的空間,透過劍氣交鋒的魂霧中,雙方的劍氣被各自抵消。

「什麼!」

術權有些吃驚,他吃驚鈺鑫銳為什麼可以用劍氣抵擋他的魂氣,他才燼夢魂,才剛突破,怎麼可以強成這樣?

「這種天賦異稟的絕世天才,必須扼殺在搖籃之中,哈哈,我的援兵馬上就到了,我們戰鬥的魂力波動吸引了大量強者圍觀,他們都小心隱匿起來,觀看我兩的激戰,不過最後的贏家只能是我!」術權自信無比道。

鈺鑫銳沒有廢話半句,敵人的自信就是他力量的源泉,敵人的絕望則是他無情的毀滅,手持獄金影,劍氣出,伴隨着無比迅速而魂威巨大的劍氣呼嘯而過,在扎入天殤領域后的那一刻,術權開始認真了起來。

在術權將面前兩道劍氣給切割掉之後直接退了兩個身位,還沒來得及反擊,迎面而來的又是十幾道白色光芒劍氣,用刀芒轉化為劍氣,這是光影傳承的特性,也是鈺鑫銳學習的最好的一種攻擊手段,劍氣一出,無可阻擋。

天殤領域內的術權,加大了對領域的掌控,試圖將鈺鑫銳的領域直接打散,他雖然知道這樣做成功率太小,但迫於壓力之下,術權還是這樣做了,他要把損失減少到最小,保存實力等到援兵的到來。

死亡又絕望的天殤領域,向著鈺鑫銳壓迫過來,鈺鑫銳只好用燼魂領域去阻擋,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節節敗退下的燼魂領域被天殤領域壓制的死死的,同時天殤領域瘋狂湮滅著交接處的燼魂領域外圍。

鈺鑫銳的燼魂領域,對着被天殤領域的不斷壓迫,變得越來越小,鈺鑫銳額頭露出了兩滴汗珠,開口道:「術權,想用領域來壓制我?你太天真了!」

鈺鑫銳說完,光影領域毫無阻攔的從交接處與天殤領域重合,在燼魂之力和天殤夢魂間同時存在,光影之魂爆發,鈺鑫銳藉助著光影領域爆發出來的魂力,向著術權本尊發動襲擊,劍氣穿過三重領域,到達了術權面前,三道劍氣全部擊打在術權的魂鎧上。

術權直接被精準命中,在魂鎧上留下了鈺鑫銳造成三道劍氣痕迹,經過天殤領域的削弱,魂鎧的削弱,和天殤魂本體魂力的抵消,依舊讓術權氣血翻騰。

「怎麼可能,燼夢魂不該有這樣的實力,你,你在隱藏實力!」

術權咆哮著,背後再次受到進攻,余澈將魂兵收回,看着術權背後的魂鎧上再次多了一道傷痕,朝着鈺鑫銳道:「鈺鑫銳,你真是厲害,連天殤夢魂都可以壓制,以後,我就跟着你混了。」

「好,趁他援兵未到,將它殺死吧!」

鈺鑫銳展開雙重領域,將術權直接籠罩在內,天殤領域再怎麼抵抗,都無法撼動一絲。

「可惡!我堂堂天殤夢魂,如今居然被兩個燼夢魂逼到這番地步,為什麼你會有兩個領域,難道是特殊傳承!」

術權徹底發狂了,凝聚全身天殤魂力,將鈺鑫銳的雙重領域彈開,天殤戰神體顯現,出現在鈺鑫銳和余澈面前,死神一般的目光盯着鈺鑫銳和余澈,天殤領域暴漲的魂力已經勢不可擋。

鈺鑫銳看了一眼形勢被迫將領域縮小,來減少抵抗產生的多餘消耗。

天殤戰神體釋放着暴虐的能量,霎那之間就成為了這一片時空的掌控者,反觀鈺鑫銳和余澈的燼魂領域被壓制的死死的,已經小到半徑只有一光年不到的距離。

面對着強勢的天殤戰神體,鈺鑫銳露出了凝重之色,天殤戰神體,乃是眼前這名天殤夢魂最後的手段,被逼到使用天殤戰神體,那麼其對手至少是一名天殤夢魂。

看着自己的領域慢慢被擠壓過來,鈺鑫銳果斷召喚戰神體,他必須在短時間內將對手擊敗,因為燼魂戰神體的消耗魂力速度遠快於天殤戰神體,其修復速度也不如其,總而言之,燼魂戰神體想正面擊敗一個天殤戰神體,是絕對不可能的。

鈺鑫銳想試一試,燼魂戰神出現在了宇宙空間中,與術權的天殤戰神體遙遙相對。

「一定要小心啊!天殤戰神體十分強大,我在和一次與天殤夢魂交手時,他召喚出的戰神體一招下來,我便敗了,而且敗得很徹底。」

余澈對鈺鑫銳魂力傳音,鈺鑫銳點了點頭,鈺鑫銳還沒有自大到無視任何對手的時候,若自己沒有那等機遇,可能自己的自信就只能騙自己了。

三角界域最頂層,一道黑色魅影閃過,直接飛出了三角界域,朝着前方不斷瞬移而去。

誰都沒有注意到,一名不速之客,潛入了另一個世界。

鈺鑫銳與術權的戰場,鈺鑫銳不斷提升著自己的領域,在雙方激烈的爭奪下,鈺鑫銳聯合余澈與術權各佔一半這片空間的領域。

無聲的戰場中,術權和鈺鑫銳的戰神體瞬間動了,在兩道魂影不斷的進行看似野蠻的互毆,但實際上是來自魂力的搏擊方式,來將自己的魂力更有效的揮發出去。

余澈在一旁默默觀戰,他幫不上任何忙,因重傷在身,已經無法再召喚出戰神體,若強行召喚,必定會受到魂力反噬,至其隕落。

現在他只能祈禱鈺鑫銳能夠戰勝術權,他不求擊殺,只希望他和鈺鑫銳能夠最終活下去。 「在你驕傲的時候,導致內斂的氣息外放,也就造成了你這次的失誤。」

袁碩說話的時候,語氣輕鬆,但那緊鎖的眉頭,卻將袁碩此時心中的愁緒完全表現了出來。

「你在發愁,這一次古遺跡的探索,名額應該都給誰嗎?」

女人只是一句話,就直接將袁碩心中發愁的點,說了出來。

「對。」

袁碩點了點頭,那狹長的眼眸中,蘊含着淡淡愁緒:

「有許多人,都困到了四品武夫巔峰的境界,沒辦法突破,只缺少一個契機。」

「而古遺跡,也許有辦法可以令他們身上的實力,突破。」

「雖然說,進入到古遺跡當中,肯定是有危險的,但對於這一些武夫們來說,一輩子都陷入到一個境界當中,卻沒有辦法可以從這個境界中突破出去,要比死都難受很多倍。」

「只是,縱使我們這邊有十個人的名額,但這些名額,依舊很難分配。」

袁碩說到這裏,揉了揉自己有些生痛的腦袋,他感覺自己寧願去好好的找人戰鬥一番,也不想要考慮這些問題。

其實在之前的時候,是可以根據功勞來進行分配的,但問題的關鍵是,在這種太平盛世的年代,他們這一些武夫們,根本就不可能會擁有什麼功勞。

「劉娜呢?」

就在袁碩想到這裏的時候,身後女人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倆人相互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眼眸中看出了對方的想法。

門外。

剛想要敲門進來的王野,那向前伸出的手瞬間在空中一滯。

劉娜?

他竟然從袁碩,以及袁碩身邊這女人的口中,聽到了「劉娜」這兩個字。

身為三品武夫的王野,聽力是十分敏銳的,並且袁碩,以及袁碩身邊的女人,他們倆人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也並沒有刻意降低自己的聲音。

所以在門外的王野,很輕易就聽到了袁碩,以及袁碩身邊女人倆人所說的話。

王野雖然很想要繼續聽下去,但王野知道,根據辦公室中那兩個人的實力,雖然自己還沒有敲門,但那兩個人,大概已經感受到自己在門外了。

自己還要繼續在外面聽的話,反而是容易給這倆人留下一種不好的印象,並且也沒有辦法可以從袁碩,以及袁碩身邊的女人口中,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王野直接敲了敲門,門瞬間打開,是袁碩在辦公室裏面,使用自身的實力將門打開的。

袁碩有些失落的看着王野,他知道王野跟劉娜倆人之間是有些關係的,本來他還想要讓王野繼續在外面等著。

如此一來,他也能隨便說一些話,說出來一些話,逗一下王野。

卻沒想到,王野竟然就直接敲門了。

這讓袁碩心中,多多少少感到有些可惜。

袁碩身後的女人看了袁碩一眼,察覺到袁碩臉上可惜的表情,女人心中感覺到有些無奈。

都已經到現在這個時候了,袁碩竟然還想要玩。

王野剛進來,袁碩臉上那可惜的表情立即就消失不見了,反而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臉熱情洋溢的朝王野開口道:

「王野,你來了啊,來來來來來,坐坐坐坐坐。」

袁碩臉上掛着奸商一般的笑:「王老闆大駕光臨,是想要跟我們西江省府武館協會好好投資一筆,改善一下我們西江省府武館協會的生活嗎?」

「可以啊!」

既然袁碩想演,王野也不介意跟袁碩一起演。

王野二郎腿直接翹了起來:「十個億的投資,如何?換一個進入到古遺跡中的名額。」

王野這句話,雖然是在開玩笑,但其中也有些認真的意味。

袁碩卻並沒有太大的堅硬,也沒有意外王野會知道這個消息。

畢竟,就連西江省府五大家族中的那一些家主們,都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了,那王野知道這個消息,也並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

如果王野不知道這件事的話,那才反倒是有些問題了。

「那也行,只是十個億的投資,你如果單一給官方那邊的話,你自己就能得到一個資格進去,也沒必要在這裏佔據我的名額了。」袁碩臉上笑嘻嘻的,他跟王野他們兩個人一迎一合的開口,但在開口的過程中,卻已經將一些問題給解決了。

「十個億,就能交換一個名額,這麼便宜?」

袁碩的話,令王野微微一愣。

本身,王野還以為,名額這東西,是很珍貴的,卻沒想到,區區十個億,就能直接拿到一個名額,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功夫,王野就感覺,進入到古遺跡的名額,好像很便宜了。

迎著袁碩,以及袁碩身邊的女人,看向自己時,那有些不懷好意的目光,王野一直在這時,才終於反應過來。

十個億,雖然在自己看來,並算不了什麼,但在袁碩他們這邊,十個億,簡直就是一筆巨款。

而在普通人這邊,別說十個億了,就算是十個億的百分之一,一千萬的話,就能令普通人一輩子都不需要奮鬥,而是一直沉浸到享受當中了。

「不過……」

名額,王野有自信,自己只要來到這裏,就一定能得到的,所以王野對能不能得到名額,其實並沒有太大擔憂。

只是,他心中有些不解,有些疑惑。

王野將自己心中的不解詢問出來:「古遺跡,甚至是代表着一種未知時代的古遺跡,官方那邊,不應該是要好好保護著,自身前去進行探索嗎,為什麼還可以讓大家一起眾籌探索了?」

這個問題,王野從來的路上,就一直在思索,只是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是為什麼。

提到這個問題,不管是袁碩,還是袁碩身後的女人,臉上的表情都是在一瞬間的功夫變得嚴肅起來。

袁碩開口道:「其實,說起來的話,我們武館協會,也算是官方的人。」

「官方?」

王野又是愣了一下。

他一直以來,都以為武館協會,僅僅只是一個官方協會而已,卻沒想到,武館協會,竟然還是一個官方組織。

「對,武館協會,雖然看起來……」 「瞧你說的,你來我們歡迎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是打擾,別人想請你上門做客,還請不來呢。還有什麼,剩下的我做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