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

鼬。」

2021 年 10 月 31 日 電視劇 0

淡漠的聲音忽然響起。

不知何時,瀾已經出現在這個卡卡西與鼬的戰場之中。

這令卡卡西一驚,看向了方才瀾與阿斯瑪和稻火的戰場。

只見那裡,阿斯瑪和稻火已經昏迷了過去。

一隻巨大的水球將兩人包裹其中,卻只是困住,而沒有殺死。

這讓卡卡西鬆了一口氣。

鼬卻只是深深地看了瀾一眼。

他知道,那個水球不只是困住阿斯瑪兩人,同時也是在這個紛亂的戰場上保護了兩人。

瀾這個傢伙,至始至終,都是辰的手下。

無論是長門,還是絕,都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極為認真完成每一個任務的冷漠殺手,會是一個間諜。

「這是你的願望,

卻也是你的宿命。

鼬,很開心與你成為過夥伴。」

瀾一直以來都冷漠無比的臉上,不知為何浮現過一絲笑容。

只是鼬明顯的能夠在這絲笑容中,讀出些許傷感。

人非草木,

縱然鼬並非蔡文姬那樣可愛的蘿莉。

但是作為夥伴,一同度過了五年的瀾與鼬之間,依舊有著極深的默契,以及難以扯斷的感情。

兩人,同樣的冷漠。

內心,卻同樣的火熱。

他們是一類人。

瀾想過阻止鼬的命運。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也無能為力。

瀾只是辰大人的工具,他不能反抗主人的命令。

更重要的是,瀾知道,鼬早就已經死了。

不僅是心死了。

他的一切,在辰種下了夢魘之力時,鼬的一切,其實已經死了。

夢魘之王的轉化,是不可逆的。

至少,即便是作為夢魘之王主人的辰,也無法逆改這個過程。

或許,等他變得更強了之後可以,但是現在卻是不行。

「旗木卡卡西,停下你無謂的動作吧。

你的力量,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瀾的目光忽然看向了卡卡西,這令卡卡西一驚的同時,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不可戰勝,

無法戰勝!

卡卡西從心底念出了這幾個字。

這讓卡卡西本來準備的忍術,胎死腹中。

自己出手,也只是賠上一命罷了。

理智告訴卡卡西,此刻,最好的選擇,是乖乖的看著佐助挑戰鼬。

或許還能找到機會,能夠在鼬殺死佐助的時候將其救下。

現在若是直接和瀾對上,或許自己死的比佐助還要快。

然而,理智畢竟只是理智。

卡卡西的心中,夥伴從來比理智更為重要。

「卡卡西老師,停手吧。

我並非莽撞之人。

鼬的強大,作為弟弟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但是,相信我,卡卡西老師,我能贏的。」

就在卡卡西打算用生命來阻止瀾與鼬的時候,佐助的聲音忽然響起。

這個宇智波少年並非原時空中,被滅族之夜和滅族的哥哥所徹底扭曲的少年。

他依舊懂得感恩,方才對卡卡西的無禮,不過更多的是被情緒所操控了罷了。

「佐助……」

輕聲呢喃著,卡卡西看著佐助自信的眼神,「我明白了。」

他忽然後退一步,要相信同伴,不是嗎?

「放心吧,卡卡西老師,你來盯住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

鼬這個混蛋,由我漩渦鳴人大爺幫助佐助解決!」

這時,鳴人也是大喊大叫起來,他對著佐助,伸出了一個大拇指。

陽光的笑容,讓這個被仇恨所掩住雙眼的少年,不禁一呆。

「好!」

卡卡西與佐助,竟是同時點頭。

臉上,綻放了一絲柔和的笑意。

至於小櫻………

咳咳,請我們忽略她。

「讓我感受一下你的氣量吧。

啊,哈哈哈哈………

佐助,交出你的眼睛。

不,那是我的眼睛。」

或許是最終想通了什麼,也或許是放下了什麼,鼬忽然狂妄的大笑起來。

他笑得是那麼瘋狂,那麼目中無人!

「鼬,你會見識到的,何為真正的我。」

佐助忽然咧開了一個笑容,他一把撕破了胸口的衣服。

胸口的中心,一道道黑色的紋路組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封印。

「傳說,在一個通靈獸肆虐的世界里。

最強的通靈獸號稱大妖怪。

而我的身體,便是經過了那個世界中,最強大妖怪血脈的改造。

此之謂,半妖。」

佐助的臉上,笑意越發的猖狂起來。

他狠狠地抓住了胸口,彷彿是抓住了紋在胸口中心的黑色紋路。

「這種大妖怪的力量在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幫助下,如今已經徹底的開發了出來。

只是,這種力量太過強大,即便是我,也只能堅持極短的時間。

不過,鼬。

用來擊敗你,已經足夠了!」

狠狠地對著胸口一拽,這明明只是紋身的封印,便好似紙條一般,被佐助狠狠地拽下。

與此同時,佐助的頭髮在頃刻間化作了蒼白,臉頰兩側,兩道紅色的妖紋浮現。

更可怕的是,佐助的口中,尖銳的獠牙開始外露,四肢之上,化為可怕的爪牙,竟是不顯猙獰,反而更顯露出了野性的魅力。

可怕的煞氣鋪天蓋地而來,仿若來自遠古蠻荒,又仿若是從生命層次上便碾壓了在場所有人。

即便是鼬和卡卡西,也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極致的壓力。

佐助的變化,當然來源於辰!

這本是一滴六階紫色的大妖怪本源,說是大妖怪,這血脈本源的主人,實力其實已經超越了所謂大妖怪的範疇。

其實力,絕對不會輸於終結谷時期的宇智波斑。

以佐助的力量,當然不可能掌控如此強大的力量,甚至會被血脈的力量反過來掌控也說不定。

但是大蛇丸的存在,他根據自己的新身體,以及曾經所研究的咒印之力。

不僅將這大妖怪血脈本源的潛力稍稍強化的一絲,更是將其更加適應了佐助的身體。

由簡單的半妖,改造成了類似於全妖的存在。

只是這股力量雖然只有那超越了大妖怪的大妖怪的一部分,但是也接近了普通的大妖怪。

以佐助如今的實力,很難徹底掌控。

只有將其封印起來,慢慢適應。

亦或者作為底牌,關鍵時刻用來爆種。

「佐助,

也好帥!」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