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蜀邙也再度從成心竅穴之中,脫離出來。

而此時,蜀邙也再度從成心竅穴之中,脫離出來。

2021 年 10 月 30 日 電視劇 0

蜀邙看向那方淡青色石台,先是發出一聲嗤笑,隨後開口道:

「小把戲。」

隨後朝著成心一點,一股濃鬱黑霧,沿著自身手臂,飛向成心。

那股黑霧只是縈繞著成心緩緩旋轉,不過成心雙目瞳孔之中,卻是再度變得漆黑無比。

在蜀邙的幫助下,成心總算髮現,剛才那空無一物的淡青色石台上,並不是沒有著任何東西存在,而是有一層淡淡結界,將整座石台完全包裹,而那些青色液體,也不是在滴落的過程中消失,而是被那些剛才成心看不見的結界,給全部吸收。

「看見了吧?」

蜀邙伸手一招,那縈繞成心旋轉的黑霧,慢慢消散。

「嗯。」

成心點了點頭。

「這可不是一般的結界,就連我也只能根據一些常人無法感受到的氣息,確認我要找的東西,在那結界之中。」

蜀邙說著,先是伸手指向那半空中緩緩旋轉的微弱風漩,隨後伸手一揮,腳下地面之上的一些碩大碎石,便直接飛向那籠罩整個淡青色石台的結界。

可是這些石塊離那結界還有數十步遠的時候,那數十股緩緩旋轉的微弱風漩中的其中一股,不僅旋轉速度猛然提升,而且體積也是瞬間暴漲,一股強勁靈力衝擊,從那風漩底部發出,直接將那射向結界的碩大石塊擊成齏粉!

見此情形,成心眉頭微皺,看向蜀邙。

他可是知道這些石塊的堅硬程度,當時與玄大兩人過通道時,就是由成心負責開路,而且成心動用的可是體內的金屬性劍意靈力,才只能將那通道中的石塊給擊打成碎石塊而已,而這只是一道風漩發出的一股衝擊而已,如果是那空中的數十道風漩一起,發出衝擊,別說化氣境的靈師,就算是法地境的強者,也得認真對待吧。

似乎是察覺到成心目光中傳來的關切之意,可是蜀邙只是隨意的擺了擺手,讓成心不用擔心,似乎一位至尊境強者的遺骨所在之處,有這種等級的保護並不為過。

「陣法與結界交相呼應而已,爺爺我費了這麼多功夫,總算找到了正主的存在了,可不能被這一點小障礙給擋了路。」

蜀邙看著那方淡青色石台,那以濃鬱黑霧所凝結的、在外人看來與實質一般無二的身軀,此刻也是變得有些虛幻。

因為幽冥靈契的作用,成心能夠感覺到,蜀邙此刻的情緒,也是激動到了極點。

蜀邙扭頭朝著成心嘿嘿一笑,身形瞬間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那方淡青色石台附近了。

蜀邙雙手飛快結印,一股玄妙波動,從蜀邙掌心之中發出,可是就在蜀邙正欲以自己獨門破界之法,破解這外表看起來不堪一擊、但是防禦力卻異常堅固的結界的時候。

一道兇狠的靈力波動,從這巨大坑洞上方,直直向蜀邙後背襲來!

…… 就在榮純休息的時候,由良綜合選擇了換人,他們的王牌終於出場了。

在面對青道這樣的豪門還保留王牌到第四局,不少的觀眾們都懷疑由良綜合是不是之前的連勝讓他們過於傲慢了。

當然也有很多明白人知道由良綜合現在的監督是榊監督,那個老狐狸一樣的人絕對有什麼後手在等著青道。

不管怎麼樣,所有的觀眾都開始期待起接下來的比賽。

剛剛上場的王牌也沒有辜負所有人的期待,直接快速的解決了青道的打者。

節奏快的讓人咋舌,榮純原本躺靠在椅子上,看到這一下子直起了身子。

「哇哦~~」

「怎麼了,對方的王牌讓你緊張了?」

「那倒是沒有,只是感覺他們的不太一樣了。」

「畢竟是王牌,想來很受信任吧?」

「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榮純小聲的自言自語說到,

「相比較這個,澤村,等會你的節奏也要加快嗎?」

隊友想着榮純應該不會把主動權交給對方,應該會去全力壓制對方。

「不……」

令大家意外的是,榮純搖了搖頭,,

「說不出什麼原因,但是我的直接告訴我現在必須穩一點。」

榮純的直覺一直都非常的靈,這一次榮純同樣相信了自己的感覺。

看着回來的隊友,榮純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拿起放在一旁的手套,整理了一下帽子,踏出了休息區。

說實話因為剛才結束的太快了,榮純並沒有好好休息,雖然球數並沒有超標,但畢竟也耗費了相當多的體力,現在的榮純還是有一些無法祛除的疲憊感。

好在榮純在投球上還是非常靠譜的,加上臉上的燦爛表情,對方一時間也察覺不到可以鑽的空子。

今天的由良綜合似乎是想要和榮純糾纏到底了,每一個人都想要讓榮純多來幾球。

雖然成功的解決了第一個打者,但是下一個打者卻打出了一壘安打。

緊接着對方的第三個打者也不斷的糾纏着,御幸感覺自己的手指都快因為打暗號有些抽筋了。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整局都沒有盜壘動作的由良綜合卻突然盜壘了,聽到一壘手的高聲提醒,榮純直接將棒球丟到了外角低的位置,那裏有御幸的手套在等著。

御幸也做好了接球刺殺的準備,卻沒想到在手套之前出現了一個球棒,

「呯!」

棒球被打出去之後,打者丟下球棒就跑,御幸猛的站起來,推開頭盔,望着棒球飛出去的方向,大聲的喊到,

「中堅手!!」

東條在不需要提醒的時候就已經往落點敢去,卻因為球速太快,趕到的時候,棒球就落地了,甚至因為落地反彈的時候產生了奇怪的軌跡。

就算東條快速的改了手套的位置,棒球還是砸在了手套的前端再次彈了出去。

等到東條接到棒球準備傳球的時候跑者已經上到了三壘,打者也跑到了二壘上。

奇怪的是他們剛才明明有機會去沖本壘,卻沒有一點動作,踩在三壘壘包上就停止了,就連壘指員都沒有發出指令,想來是提前安排好的。

但這也讓人產生疑惑,能夠算到這種地步的人真的存在嗎? 「一個人受的挫折和折磨足夠的多,還能堅強的活著,精神意志自然也就變得強大。」張若塵苦笑。

天初仙子心知,此人多半是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倒也沒有多問,道:「我們登山吧!古山頂部,應該就是神泉的泉眼。」

「神泉位於這座古山中?」

張若塵詫異,抬頭向上眺望。

眼前這座古山高不可攀,一半黑暗森然,一半神聖宏偉,根本就不像是遠眺時看到的那座小山丘。

天初仙子望向山頂,道:「你看,紫青色的神霧,正從山頂飄落下來。」

在古山最頂端的位置,果然被紫青色的霧氣籠罩,並且,霧還在向山下蔓延。

張若塵道:「仙子不是說,古山中有神留下的銘紋嗎?我們這麼去闖,萬一觸動神紋,豈不是要死在山中?」

「先前,本天女是因為不知道古山中有神紋,才會被神紋的力量擊中。既然已經知道,自然是有辦法抹去神紋。」

天初仙子白衣飄飄,香風四溢,走在前方,踏上了進山的路。

張若塵追了上去,道:「仙子,我有一些煉器戰士,可以由它們在前面開路,這樣會更安全一些。」

說話間,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十二個鐵球,鐵球落地,立即變成一位位人形金屬戰士。

「轟隆。」

半晌后,一位煉器戰士的腳下,出現一道道複雜的紋路。

與此同時,一縷遠古殘留下來的神力,擊中煉器戰士,將它劈得碎裂而開,其中一些金屬骨骼更是融化成了液滴。

張若塵的臉色一凝,暗暗推算,如果剛才那道遠古神力擊在他的身上,即便他穿著文字鎧甲,估計身體依舊會被擊穿。

天初仙子的黛眉輕輕一皺,隨即取出一隻紫色的瓶子,從中倒出一滴暗紅色的液體。

「哧哧。」

液體落到地上,立即發出腐蝕性的聲音,竟是將神紋融化。

要知道,神紋是由神刻畫出來的銘紋,即便是大聖也很難將其摧毀。這裡的神紋,即便是過去了超過十萬年,威力大減,但是卻依舊蘊含神的精神意志,哪有那麼容易將其融化?

天初仙子看出張若塵的心中所想,道:「這是使用地獄界一位魔神的血,煉製出來的液體,可以腐蝕世間的一切。」

兩人繼續登山。

漸漸的,古山中出現了一些宮殿式的建築,一磚一瓦都是採用極其珍貴的材料煉製出來。這裡的殿宇,保存得較為完整,其中一些宮殿群中,還有聖果的幽香飄散出來。

但是,那些宮殿群都有遠古凶物在巡邏,張若塵和天初仙子不想節外生枝,直接繞開,向山頂攀登而去。

張若塵感覺到,胸口傳來輕微的蠕動,臉上露出喜色,伸出一隻手探了進去。

真妙小道人虛弱的聲音,隨之傳出:「真妙,真妙,貧道竟然又活了過來,張若塵,是你救了貧道吧?」

「那你覺得,還有別的人會救你嗎?」張若塵傳音。

「說的也是,若是換做別的修士,估計都已經趁此機會將貧道給吃掉。而你,在貧道受了重傷的時候,竟然使用了某種藥液,幫助貧道修復元靈,重新孕育出生機。不錯,不錯,貧道沒有看錯你。」真妙小道人嘿嘿的笑道。

「某種藥液?那是我僅存的一點生命之泉,本來是留給自己的。」張若塵道。

真妙小道人從張若塵的懷中爬出來,笑道:「所以說,患難見真情啊!你對貧道,絕對是真愛,貧道已經看出來了!咦!她不是古文明派系的那位仙子?」

天初仙子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盯向真妙小道人,道:「十萬年古聖葯。林岳,你身上的寶物,還真不少。不過,那株十萬年古聖葯相當古怪,它的精神意志,比你還要強大。」

「怎麼可能?」張若塵道。

天初仙子提醒道:「事實就是如此,你還是提防著它一些,別變成了它的養料。」

「挑撥離間,這個……這個女人在挑撥離間,千萬別信她。貧道只是一株性格溫和的芝,又是食聖花那種凶性植物。」真妙小道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天初仙子不再多言,繼續前行,只留下一道曲線柔美的背影。

「真妙的精神意志很強大?」張若塵有些不信。

這株通靈聖芝每次被鎮壓后,立即就認慫,一點寧死不屈的氣概都沒有,怎麼可能具有強大的精神意志?

真妙小道人立即解釋道:「千萬別信她,她就是想要離間我們,擔心我們聯手之後,對她造成威脅。黃蜂尾上針,毒不過婦人心。」

到達山腰的位置,真妙小道人跳到張若塵的肩膀上面,時而用鼻子嗅,時而向四周觀望,隨即向張若塵傳音:「此地離真妙道觀很近,我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你確定?」張若塵道。

真妙小道人肅然的說道:「當然確定,貧道在真妙道觀一帶可是待了十萬年。再往上走,將會非常危險,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突然,走在前方的天初仙子停下了腳步。

「有血腥味。」

張若塵的眼神沉凝,加快腳步,追上了天初仙子。

只見,前方的地面上,躺著一具殘破的屍體,半個身軀都變成了血肉碎片,可謂是慘不忍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