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如果不把他打回去,不滅掉他的囂張氣焰,他還以為我們楚國好欺負!」

「就是,如果不把他打回去,不滅掉他的囂張氣焰,他還以為我們楚國好欺負!」

2021 年 10 月 28 日 電視劇 0

這時,有文官站出來,道,「皇上,既然天盛國已經打到我們家門口,我們絕不能坐以待斃。我們一定要儘快派兵增援,微臣覺得晉王殿下驍勇善戰、有勇有謀,微臣請求晉王殿下帶兵出戰,力挫天盛國!」

「微臣也推舉晉王,晉王現在身為軍中副將。他每日起早貪黑,兢兢業業,厲兵秣馬,任勞任怨。微臣看,此戰派晉王去正好不過!」

「微臣也支持晉王率軍,與風凌天一戰!」

聽到這幾個文官的稱讚,晉王是一臉的得意。

這幾個文官都是他的人,知道他想立軍功,又知道此戰並不難,所以才在這個緊要關頭推舉他。

他也上前一步,正色道:「皇上,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此次天盛國野心勃勃,如此囂張,我楚國斷不能任人宰割。臣身為楚國子民,當然要精忠報國,定國安邦。」

說到這,他拱手道:「皇上,臣請求帶兵出戰,他天盛國敢欺辱我國,臣一定要誅殺風凌天,重挫敵軍,給天盛國一個教訓!」

晉王話音才落,下方的沈副將立即道:「皇上,臣推選璃王殿下帶兵出征。璃王殿下年少成名,是軍事天才,他精通戰術,擅於用人,又熟悉西北地形。由他率軍去抵禦風凌天,再好不過!」

「事實證明,晉王根本不擅長打仗,他之前僅有的幾次戰役,都輸得一塌糊塗。且晉王之前屢屢被罰,還下過大獄。我楚國百姓的性命不能交到他手裏,否則怕會釀成大禍。」大力士周副將道。

「此次抵禦敵軍,只有璃王殿下最合適。風凌天的鐵騎十分厲害,個個戰鬥經驗豐富,也只有璃王的玄策軍才能與之對抗。且風凌天十分精明,有『智囊小郎君』的稱號。他擅長打仗,心思詭詐,狠如毒蛇,一般人根本對付不了,只有璃王殿下才能對付他!」沈副將又道。 對上唐沐晴充滿殺氣的眸子。

春杏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及時的舉起雙手,積極道歉:「唐姐姐,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留下你一個人的,但是少爺真的太可怕了……」

唐沐晴依然惡狠狠的瞪著她。

不開心。

什麼叫少爺真的太可怕了。

衛北霆挺好的,哪裡可怕?

衛淼淼攀上唐沐晴的胳膊,整個人掛在唐沐晴的身上,無語的看著春杏,「我還以為,你是膽大妄為的,沒想到,你也會害怕我哥呀。」

春杏無語,「你自己不也一樣。」

被春杏懟了,衛淼淼也不生氣,只是往唐沐晴的身上湊:「沐晴姐,網上的那些新聞我都看到了,你千萬不要被那些惡毒的言論給打倒。」

「那些人,分明就是有眼不識泰山。我在國外時,還去看過好幾次大牌的新品發布會呢,就你硬照的那個氣場,一點都不輸給那些國際名模的。」

春杏有些懷疑的看著她,「你說的是真的,還是為了巴結沐晴姐,隨口說的?」

被質疑了。

衛淼淼更是一副氣不打一處來的模樣。

白了春杏一眼,一臉的不屑一顧,「怎麼可能是為了巴結,當然是很認真才說的。沐晴姐的時尚表現力,真的超出了你們的想象,真的很適合走在一些國際的大t台。只是讓人有些難以理解,這還只是在國內,就被人狙擊了。不過那個叫杜莎的女人,只怕是腦子不太好用,真以為憑藉她一句話,就可以左右時尚。」

「也許她在國內,的確是個人物,但是放在國際的舞台上,她的那些話,根本就不值得被別人在意,接下來杜莎一定會為了她的行為後悔的。」

春杏看她,「你準備做什麼嗎?」

一邊的唐沐晴雖然沒有開口,但表情和春杏是一模一樣的。

衛淼淼嗤笑一聲,「你們不會以為,眼下的這個局面還需要我來做點什麼吧,杜莎已經憑藉一己之力,把宙斯給得罪的死死的了,你們知道宙斯在業內,有一個特點傳聞嗎?」

唐沐晴和春杏對視了一眼。

兩個人一起搖頭。

說起來,今天還是唐沐晴和宙斯的第一次碰面,宙斯有什麼傳聞,唐沐晴自然不可能知道。

倒是衛淼淼,完全就是一副幸災樂禍看熱鬧的架勢,笑嘻嘻的,「傳聞就是,宙斯是一個很記仇的人,而一直以來表現的,也都是這樣的。這次杜莎相當於把人得罪死了,但是她偏偏沒有腦子,還得罪了另外一個不好惹的。」

唐沐晴想了下,另外一個是誰。

略微懷疑的開口,「你說的是,薄言昔嗎?」

薄言昔在國外也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衛淼淼不屑地笑著:「當然不是薄言昔,薄言昔雖然說在國外也有一些人氣,但那些也只是他的歌迷,讓時尚界排斥杜莎,這種事憑藉一個薄言昔還是做不到的,但是張主編,就可以了。」

「張主編?」

聽著衛淼淼的話,唐沐晴第一次對衛淼淼有了種不是那麼信任的感覺。

張主編能做到,張主編能做到什麼?

在國內,張主編的資歷還不如杜莎吧,難道在國外,張主編就比杜莎強了?

到了餐桌上,衛淼淼試探的看了她哥一眼。

發現她哥沒有讓她閉嘴的意思,這才大大方方的開口,給唐沐晴和春杏答疑解惑:「其實,以後和人合作,我建議嫂子你不光要看這個人在圈內的身份和地位,最好查一下背景。」

「也許對於別人來說很難,但是春杏已經放在你的身邊了,就沒有什麼查不到的。」

聽著衛淼淼的話,春杏的臉色變了,低頭對唐沐晴認錯,「唐姐姐我錯了,這些我應該早一步調查清楚的。」

調查清楚接近唐沐晴的每一個人。

這本來就是衛北霆把她放在唐沐晴身邊的原因。

結果,她居然把一切都搞砸了。

唐沐晴無奈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沒事的,可能你和我們一樣,現在都在娛樂圈的邏輯里,才沒有想到有的人可能會有不簡單的身份,淼淼,你也不要賣關子了,你都知道一些什麼,就說出來吧。」

看到春杏一臉愧疚的模樣,唐沐晴終究還是不忍心。

春杏和衛淼淼,對於唐沐晴來說,春杏才是她一直要守護的那個孩子。

衛淼淼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張主編的《男裝》雖然在國內不是超一線雜誌,但是在國際上,卻也是一線雜誌,這是《伯爵》在國際上沒有的位置。」

唐沐晴有些傻眼。

衛淼淼繼續說道:「《男裝》每年的五月看,默認為華國的世界刊,來自華國的攝影師和模特的雜誌,可以在世界範圍內發行,所以僅僅憑藉這一本雜誌,嫂子你就可以進軍世界的舞台了。」

唐沐晴傻眼,「這麼厲害?」

衛淼淼繼續往下說,「接下來,我應該給你們科普一下張主編這個人了,也許在你們的眼中,張主編只是一個普通的雜誌社主編,實際上不是的。」

「張主編還有一個外國名字,叫做安娜.麥科馬克,也許你們還不知道這個名字代表的意思,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們,在世界的舞台上,麥科馬克是時尚圈的第一大姓氏。」

「張主編就是來自於這個家族的血脈,還是嫡系。你們認為杜莎現在這麼一鬧,徹底的得罪了張主編,接下來還有可能在時尚圈有一席之地嗎?」

說著,衛淼淼撇了撇嘴,「別說杜莎了,就算是唐馨雨也沒有機會了。麥科馬克這個家族,從上到下,有一個特別共同的點,就是討厭沒有實力硬上位的。而唐馨雨的所作所為,恰恰就是他們最大的毒點。」

聽著衛淼淼的話,唐沐晴只覺得目瞪口呆,「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唐馨雨已經把人得罪徹底了。」

春杏笑吟吟的,「我開始有些期待了,當他們意識到這些以後,他們的表情。」

唐沐晴拱了拱身邊的衛北霆,「這些,你是不是也知道。」 「但是……」女主播語氣一轉。

不得不感嘆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一個『但是』,就可以完全轉換一切情境,轉變任何因果。

「我每次直播都要想盡辦法和路人產生矛盾,然後絞盡腦汁進行一場自己都覺得可笑的詭辯,面對這種情況,大多數路人都會選擇自認倒霉,息事寧人,才能讓我活到現在……遇到硬茬,實在搞不定,我也會關掉直播,跟對方解釋一番我在直播,這是直播效果,也能得到一些諒解……你知道嗎,我活得很累。」女主播低着頭,淚水劃過臉頰,落在身上。

「所以,你現在是要跟我解釋一番,期望得到諒解?」呂笙臉色古怪,有一種荒謬感。

「其實,我很羨慕你,在我不得不面對現實的年紀,你在上學,跟同學朋友逛街,聰明自信,無所畏懼……」女主播無視了呂笙的問題,自顧說道。

呂笙不予置評。

「我並不是要期待你的諒解,只是想要表達一下自己對你的羨慕,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想要的一切,可惜我卻無法得到。」女主播見呂笙無動於衷,最後總結道,然後淚眼直直看着呂笙。

「你這編劇可真有水平,比狗作者會寫故事的多,要不是你的自拍桿一直對着我倆,我差點就信了。」可惜,呂笙的一句話,讓女主播破了功。

呂笙早就注意到,女主播自拍桿的角度一直都是對着他們倆,女主播訴說的時候,也時不時的看一眼鏡頭,哭的時候也是。

女主播呆了呆,哭都忘了,下意識看了眼自拍桿上的鏡頭,然後默默把它移開,放到椅子上去了。

場面突然沉默了起來,呂笙是無語,不想說話,女主播低着頭,臉上殘餘的淚珠逐漸滑落,露出下面花了的妝。

好在呂笙一開始就沒對女主播抱有太大的幻想,只是單純的想要感謝她幫忙拎包,倒也不至於失望生氣到憤然離席。

這時候,服務生把兩人的餐前酒送了上來,都是阿佩羅開胃酒。

呂笙拿起,看着很漂亮,抿了一口,口感很清新,帶着一股柑橘味。

女主播看了看呂笙,也把自己的酒拿起抿了一口。

餐點陸續上來,呂笙沒有再跟女主播說話,沉默著品嘗美食。

吃完了最後一道餐后甜點提拉米蘇,呂笙招來服務生,結賬。

兩個人一共吃了七百多,加服務費一共九百,蠻貴的了。

結完賬,呂笙把所有紙袋都挪到自己身邊,只留下一個女主播之前幫忙提的紙袋,放到她面前。

叫服務生幫自己把所有紙袋提上,呂笙沒再看女主播一眼,徑直往外走去。

女主播目視呂笙離開,張了張嘴,終究沒說什麼,沉默的看着面前的紙袋,半晌后,提上,走出餐廳。

她記得,那裏面是一條正品三葉草的項鏈,價值3000元。

三葉草的花語是愛情、幸運、祈願和希望,擁有這種草會讓人對生活充滿期待。

坐上自己的寶馬Mini,女主播掏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扔到副駕。

那台蘋果,亮不起來。

打車回了西城壹號的家,呂笙並沒有因為女主播的一系列事情影響到自己的心情,可能是第一次留下的印象就不好吧,呂笙一開始對她就沒報什麼期望,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失望的感覺。

呂笙向來公私分明,別人的人品是別人的事情,幫了他,他就會有所回報,僅此而已。

回到家的第一時間,呂笙直接攤在了沙發上。

以前不是很理解嬸嬸和妹妹出去逛街能逛一天,輪到他自己,逛街的時候還好,想着升級,回了家,直接累癱。

休息了好一會兒,總算是緩過來了,只有小腿還有些酸疼。

呂笙把紙袋裏的東西全都取了出來,平鋪在地攤上,鋪了一地。

看了一圈,呂笙打算試一試。

去衛生間洗了澡,呂笙光着身子選了在Prada買的府綢襯衫、機車皮衣和A字裙,一套黛安芬的內衣,一條巴黎世家的黑色絲襪,和在香奈兒家買的三厘米方扣小高跟。

有些笨手笨腳的一件件穿上,上半身還好,內衣扣子稍微有些不好扣,但也不是那麼為難,穿裙子的時候不難,主要是難為情,絲襪才是最難的,搞了半天都穿不好,最後還是在網上找了教程,知道先要卷一下,然後再穿,最後穿上那雙38碼的三厘米小高跟,歪歪扭扭的走到鏡子面前。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呂笙心情非常複雜。

鏡子中的那個身影,白襯衫黑皮衣,A字短裙黑絲襪,三厘米小高跟,再配上他那張柔和的臉,和半干未乾的中長發,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高挑的短髮美女。

青春中帶着一絲颯爽,颯爽中帶着一絲柔美,柔美中帶着一絲性感。

那被A字裙襯托的更加纖細的腰肢,被黑色絲襪包裹的性感長腿,以及穿上高跟后越發凸顯的曲線,都讓他完全不復男兒形象,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英姿颯爽又帶着一些小性感的清純美少女。

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胸前太平,還有臉上一些細節看着有一些粗礦,不夠細膩。

呂笙忍不住伸手,去觸碰鏡中的那個身影,鏡中的人兒做出了同樣的動作,當兩隻手隔着鏡子相觸,他已經分不清鏡子中的那個是自己,還是在鏡子之外,穿着這身女裝,迷茫不已的那個是自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