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竹蕭被道童掏了出來,他拿在手中,對著月色,悠悠吹起。

一支竹蕭被道童掏了出來,他拿在手中,對著月色,悠悠吹起。

2021 年 10 月 26 日 電視劇 0

此時,

窗外,素月高空懸挂,光輝遍灑。

一陣微風拂過,竹葉隨之而舞,颯颯作響。

道童持著蕭笛,對月而歌。

月光還是少年時的月光,九州一色還是李白的霜。

秦尤,有些想家了。

一夜無語,沒有故事發生。

第二日,一大早道童便帶著秦尤前往馮弘古的山峰。

由於倆人沒有飛行法器,只能選擇乘坐傳送陣轉乘到天宗的廣場,然後再轉乘到馮弘古的山峰。

此時,天宗的廣場正有一堆低階弟子忙碌著,來回布置廣場搬動桌椅等。

秦尤好奇觀望下,也沒太在意,他知道下個月初便是天宗十年一度的論道冊封大典。

天宗道尊雖說當年掃平人族所有修仙門派,整合為天宗,成為了大錦國唯一的正統修仙門派。

但是天宗招收弟子極為嚴格,遠遠無法滿足人族心懷修道之心的人族,所以天宗又設立了三大附屬分宗。

分別是白鹿仙宗、道劍閣、極欲化清宗。

其中最具特點的便是道劍閣和極欲化清宗,道劍閣僅有弟子一萬餘人,全部為劍修,劍勢如虹,是大錦國所有劍修的夢想之地。

極欲化清宗便是另類到了極點,其中不光人族,妖族魔族甚至都在其中,門下弟子達到了恐怖的十萬餘人,也是凡人最容易進的宗門。

而白鹿仙宗便宛如小型的天宗,馮弘古就是從白鹿仙宗一步步晉陞加入了天宗,然後成為了天宗的大長老。

天宗的論道冊封大會有兩個作用。

其一,白鹿仙宗、道劍閣、極欲化清宗三大附屬分宗,各自挑出優秀的30歲以內的御氣弟子以及40歲內的築基弟子進行論道擂台賽。

御氣期前三名晉陞入天宗,築基期的第一名進入天宗,晉陞名額極為苛刻,但大道本就是與人爭,與天爭。

其二,便是天宗內的築基弟子爭城隍之位,十年一爭,奪取城隍之位,以供奉香火為引,才有晉級金丹期的可能。

若無香火為引,散修晉級金丹,堪比十死無生,這也是天下修士為何擠破了頭也要進入天宗的原因。

只有進入天宗,洗道池入築基開竅,城隍香火結金丹之道,未來成為元嬰大能,也不再是痴人說夢。

十年城隍期,一旦有在城隍位身死道隕的,或者無法晉級金丹的天宗弟子,就會騰出城隍之位,下貶進附屬分宗擔任長老相當於提前退休。

想到這裡,秦尤嘆了一口氣,看來天宗內卷的更為激烈啊,論道冊封大會,無論哪一個都是極為殘酷的。

似乎想到了什麼,秦尤臉色變得沉重了起來,眼中泛起血絲。

「城隍之位?他日我若當上城隍,新都城那一天流的血,只有妖魔之血!」 周圍有幾個穿著西服,耳朵塞著藍牙耳機的保安已經過來,詢問道:「小月姑娘,怎麼了?」

小月趾高氣揚的指著陳寧的鼻子,對著幾個保安還有周圍側目的客人們,高聲叫囔道:「這窮鬼是來我們這裡鬧事的,坐做好的位置,卻點最便宜的茶水。」

「我讓他騰地方,他卻口出狂言,要我們老闆娘三分鐘之內出現,親自給他沏茶。」

「你們說他是不是來搗亂的,要不要把他趕出去?」

陳寧面對小月的譏諷,還有眾人的指指點點。

他依舊滿臉從容,淡淡的道:「你不是說點最貴的茶才可以坐在這裡的嗎?既然如此,我就決定讓你們老闆娘親自來給我沏茶,有什麼問題嗎?」

宋娉婷滿臉通紅,不斷的給陳寧使眼色。

她示意陳寧不要再說了,已經夠丟人了。

在宋娉婷看來,市尊周若樹,一連來了三天,都沒有喝上蘇媚娘親手沏的茶。

陳寧不過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讓蘇媚娘三分鐘之內趕來沏茶嘛!

小月冷笑的說:「就憑你這種撈逼,也配我們老闆娘給你沏茶?」

幾個保安之中,有人開口道:「小月姑娘,要不我們直接把他趕出去得了。」

旁邊幸災樂禍看熱鬧的宋菲菲,陰陽怪氣的開口說:「人家說三分鐘之內,就能夠讓老闆娘出來給他沏茶。現在都兩分鐘時間過去了,大家就多等一分鐘嘛!」

雷天照也皮笑肉不笑的說:「沒錯!」

小月雙手抱臂,冷笑的說:「好,我倒要看看他怎麼下台。」

宋娉婷真害怕陳寧下不了台,趁著時間還不夠三分鐘,她拉起陳寧的手,焦急的說:「陳寧,我們走吧,換個地方喝茶。」

陳寧卻淡淡的說:「不行,我今天就非要在這裡喝茶,而且要喝蘇媚娘親手泡的茶。」

小月失笑:「你今天能夠喝上我師父給你泡的茶,那我盧小月從這裡爬出去。」

陳寧笑笑:「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有這種要求的。」

盧小月跟陳寧針鋒相對,趾高氣揚的說:「如果你喝不上我師父給你沏的茶,那你就從這裡爬出去,沒問題吧?」

宋娉婷聞言臉色劇變,想要阻攔陳寧,但陳寧已經隨口答應下來:「好!」

雷天照跟宋菲菲兩個笑嘻嘻的說:「哈哈,看來有好戲看了。」

盧小月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抬起手腕,看看手錶時間,故意提高聲音說:「還剩下十秒時間……」

她話音剛落,不遠處樓梯就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大家忍不住齊齊的朝著樓梯口方向看去,然後聽到有人驚呼:「天呀,老闆娘來了,蘇媚娘真的來了。」

旋即,就看到一個三十來歲,穿著青色繡花旗袍的風韻尤物,帶著幾個手下,匆匆忙忙的趕來。

正是觀雲軒的老闆娘,中海市第一茶道高手,蘇媚娘。

看到蘇媚娘,現場眾人頓時一陣嘩然!

盧小月跟雷天照、宋菲菲,還有宋娉婷,都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千千 姜寒酥不只是缺一些書籍沒看過啊!

她連《仙劍奇俠傳》這部電視劇都是直到現在才看完。

那就表明著她有很多電視劇跟電影都是沒看過的。

看來之後不只是要讓她看些書籍,一些大熱的電視劇跟電影,也是要給她補上的。

一個人的一生,不只是有愛情,也得是有友情的。

像她這樣很多東西都沒看過,到了高中會跟很多人失去共同語言的。

而且蘇白也不想讓她受到別人的歧視。

到了高中一群女生在一起聊某部電影時,能不能在裡面插一句話並不重要,但一定得有所了解。

看來買兩台電腦是非常有必要的了,畢竟電視里能看到自己想看的電影跟電視劇實在是太少了。

而且有了電腦之後,自己有時候也能解解網癮。

長時間不玩電腦,蘇白有時候也會忍不住想要手癢玩兩把遊戲的。

蘇白準備從網上自己配兩台台式電腦,然後找人去組裝。

不過最近是組裝不了了,因為29號的時候,蘇白要帶姜寒酥去各地逛逛。

姜寒酥學習的很快,半個多月的時間,兩套養生拳基本上都已經會了。

說是拳其實也不對,更準確的來說,應該叫操。

不論是太極還是五禽戲,都是比較簡易,適合養生的操。

說起來這個五禽操姜寒酥提前學了,到了高中后倒是不需要再學了。

渦城曾經在一些中小學搞太極操沒搞成,但是亳城在市裡各大學校推廣五禽戲,卻是下了死命令的。

自從11年上頭公布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亳城華佗五禽戲名列其中之後,亳城就開始大力的推廣五禽戲了。

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凡是市裡的學校,都必須練習五禽操,這是市裡下達的死命令。

如果說渦城推廣太極拳站不住腳跟,也沒有義務的話,那亳城推廣五禽戲,則是責無旁貸的。

畢竟先不說老子到底是不是渦城的,就算是,太極拳也不是老子創的,跟老子關係也不大。

推廣太極拳,怎麼也輪不到渦城。

但華佗,卻是實實在在的亳城人,而華佗五禽戲也成為了國家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亳城有這個擔當,也有這個義務將老祖宗的東西發揚光大。

而亳城作為五禽戲的發祥地,本地人是一定得會的。

如果連當地自己人都不會的話,那麼是沒法推廣給外人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市裡的學校,機關,企業,社區,農村都在大力推廣五禽戲。

在如此大力的推廣下,蘇白記得,到了18年時,亳城會五禽戲的人就已經超過了百萬之巨。

而在18年,國家體育總局看到亳城在校園推廣五禽戲的效果后,也開始提倡在全國主推校園五禽戲。

甚至就只是幾年後,安省的許多大學也都有了五禽操。

本來姜寒酥學五禽戲的時候還有些害羞,但看到自己身旁有一群女孩子都在學,也就沒啥了。

而在學會之後,兩人也都沒有再去武館。

早上吃過早飯後,自己在院子里練一會兒就行。

25日的時候,兩人亳城一中的錄取通知書也領到了。

以他們二人的分數,被錄取是板上釘釘的。

只是可惜的是以姜寒酥的分數要去宏志班,蘇白高中是不能跟她同桌了。

起碼高一是沒有可能跟她在同一個班級了。

29號上午,姜寒酥穿著白色的長裙,背著一個小背包,兩人一起坐火車離開了亳城。

姜寒酥沒有做過火車,蘇白也算是帶她體驗了一番。

姜寒酥很喜歡那些博物館中的歷史跟文物,所以這一圈下來,蘇白全帶她去逛各大省市的博物館去了。

其實前世蘇白去的博物館也很少,畢竟誰閑的沒事旅遊會去那裡。

不過這次有姜寒酥陪著,蘇白還真帶著她將所有有名的博物館全部逛了一遍。

這次旅行,不僅讓姜寒酥受益匪淺,就算是蘇白也增長了不少見識。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