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這讓來公司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這陣仗的蘇木,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說實話,這讓來公司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這陣仗的蘇木,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2021 年 10 月 25 日 電視劇 0

好多影星。

而且圍到他面前來的,還是那些在電視電影屏幕里,很出名的那種。

就好像,黃渤,徐崢,沈騰,胡歌等等……

突然在你辦公的地方,熱情的圍了過來。

這確實讓蘇木有短暫的懵逼。

不過懵了沒有多久。

蘇木大致明白了原因。

最近,能讓這麼多影星出動的事兒,能有多少?

那不就是為了三體,為了三體的投資來的嗎。

大致明白原因的蘇木,禮貌的回應着。

而一屋子明星,話說得越來越多,圍得越來越緊。

「哦哦。」

「嗯嗯。」

「哈哈。」

蘇木成為了一個莫得感情的假笑機器。

這些個明星,果然是人精。

一個個圓潤得不行,現在一個都還沒有說他們的來意,只是一個勁的套近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就在蘇木快生無可戀的時候。

救星終於來了。

「這怎麼了!大清早的,鬧什麼鬧!」

看到眼前這陣仗,都被嚇了一跳的老李,趕緊衝進了辦公室,大吼道。

這一吼。

果然,鬧麻麻的辦公室,稍微安靜了一點,作曲部的人,很默契的都避開了,在外層一些的影星們,看見是老李,也是趕緊散開。

只有那些當紅的一線,還有那些個和老李關係好的影帝,還才主動的給老李打着招呼:「老李,你來了,今天了遲到了一會兒。」

老李一頭黑線,沒理這一茬,而是說着:「今天啥節?都擠作曲部里來幹嘛?趕緊走趕緊走,別耽誤我們部門的同事上班。」

一位影帝樂呵呵的回答道:「哪有啥節,這不沒當面見過蘇老師嘛,這麼喜歡蘇老師歌的我們,哪兒能不約一起,來當面見見,蘇老師呢。」

「呵呵,你們呀,是無利不起早,行了別貧了,都快回去吧,咱們部門忙,得工作了,你們圍着算個哪門子事兒。」老李翻了個白眼。

「是是是,我們可不能耽誤作曲部的同事忙,這樣,蘇老師還沒怎麼去過我們影視部吧,要不今天過去玩玩,參觀參觀視察視察?」

「呸呸呸!」

老李沒好氣道:「哪兒涼快哪兒待着去,我不是之前說了的嘛,別來主動打擾小蘇,你們聽不見呢!」

「是啊,你之前說的嘛,咱們華盛的歌手,都別主動找蘇老師邀歌,主動接觸蘇老師打擾蘇老師來着。」

這是另一個影帝,他頓了頓,笑道:「可老李呀,你小子也沒說咱們影視部的不能找呀。」

華盛影帝不少,而雖然老李已經能算得上華盛娛樂的高層,但顯然,影帝和現在大多已經都安安靜靜的一線不一樣了,他們在公司,還是很有底氣的了。

而聽着這種類似,「你抓魯迅,找我周樹人作甚」的話語。

老李想吐血:「滾蛋,趕緊滾蛋,有什麼事兒,你們找趙老,要不我幫你們把趙老叫來也可以。」

趙老,還是華盛娛樂的真神的。

這個名頭,是能壓住華盛娛樂絕大部分的人的。

「行,先不打擾你們了,我們下班了再來,蘇老師咱們就先再見了,晚點聊。」

「蘇老師再見,老李拜了。」

「蘇老師,超特我已經申請了,您別忘了通過一下。」

「……」

一屋子的影星,慢慢的都開始離開了。

過了十來分鐘。

整個辦公室,才恢復了正常。

老李盯着也是一臉苦巴巴的蘇木,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小蘇,你李叔的錯,我壓不住那些影帝。」

「不過,你別擔心,我等下就去找趙老,讓他們管那些崽子。」

蘇木點點頭:「好的,謝謝李叔了。」

頂不住,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一瞬間可能會有快感。

可時間太久了……

蘇木還是覺得,多玩幾把遊戲香。

……

這邊,影視部暴動的事兒,很快就傳遍了公司。

都知道,一個早上,人全擠去作曲部辦公室了。

這下……

音樂部的歌手可不幹了。

憑什麼!

人影視部的遇到大戲了,就可以去找蘇老師,那為啥我們有好歌了,就不能找蘇老師了?

「這不公平!」

「音樂部,又不是後娘養的!」

「……」

一時間,音樂部又鬧了。

誰不饞蘇老師的歌啊!

還是那種一首首擺在外面的。

特別是,華盛娛樂音樂孱弱,本來一年就沒幾首好歌幫他們沖歌王。

這好不容易來的超級高產的大腿。

公司居然不讓抱?

那他們可不依了!

一個個都沖着音樂部的部長鬧了起來。

他們也要去找蘇老師,他們也要刷臉熟。

這下好了,蘇木一個不留神,引發了公司兩個部門明星的暴動!

7017k 白酒酒伸出手碰到了衣服,在她拿衣服的時候,她故意將手放在了夏卿塵的手上。

感受到白酒酒的手之後,夏卿塵下意識的要收回手,但是白酒酒卻拉著他的手不放。

夏卿塵有些慍怒道:「娘娘拿好了嗎?」

白酒酒這才回過神,將衣服拿在了手裡道:「好了,你看你,著什麼急啊。」

夏卿塵立即收回了手,神色有些些許的不悅。

白酒酒痴迷的看著夏卿塵的背影,慢慢的起身穿起了衣服。

終於一番等待后,白酒酒從內宮走了出來,看著還背對著她的夏卿塵他捂嘴輕笑道:「殿下,好了。」

夏卿塵聽到這個聲音才轉過身來。

白酒酒慢慢的走在了夏卿塵身邊,身體不由自主地靠向夏卿塵道:「你都來過我宮裡這麼多次了,還是這樣的拘束。」

夏卿塵向後退了一步,和白酒酒拉開了些距離道:「娘娘叫兒臣來,說是有要事相商,試問何事?」

白酒酒笑著走到了夏卿塵身邊,伸出撫摸上了他的胳膊,另一隻手指了指他的頭,調笑般的說道:「你呀,就是心急,一進來就問妾身,目的性這麼強嗎?」

夏卿塵神情不悅的收回了手。

白酒酒倒是絲毫不在意,她似有若無的靠著夏卿塵的身體道:「殿下,妾身備好了薄酒,咱們邊喝邊聊吧。」

「今日宴會上,兒臣已經喝的夠多了,不能再喝了。」

白酒酒輕笑道:「宴會上你是和內些人喝的,又不是和妾身喝的。怎麼?妾身就不能和殿下獨飲幾杯嗎?」

白酒酒上前拉住了夏卿塵的衣袖道:「殿下來嘛,妾身都已經準備了。」

白酒酒拉著夏卿塵到了桌前,親自幫夏卿塵倒了杯酒,含情脈脈的遞給了夏卿塵道:「殿下,請。」

夏卿塵沒有伸手,白酒酒見狀將酒放在了他的面前,自己則坐在了另一邊。

「娘娘叫我來,到底是要說什麼?」

白酒酒笑了笑道:「想知道,你喝了這杯酒,我便告訴你。」

見夏卿塵不動,白酒酒開口道:「怎麼?怕我在裡面放東西?放心吧,不會的。」

聽到白酒酒這話,夏卿塵才將酒拿了起來,一飲而盡。

「娘娘所說的儲君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酒酒眨了眨眼道:「君上寫了一封關於儲君的密函,交給了妾身。」

夏卿塵來了興趣道:「那密函在何處?」

白酒酒對著床上使了個眼色道:「妾身將她縫在了枕頭裡,殿下自己去看吧。」

夏卿塵沒有多想,便朝著床邊走去。

看著夏卿塵半跪在床上的樣子,白酒酒在也壓抑不住的撲上前去,抱住了夏卿塵。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