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舒夜舟看着他,微微一笑,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

陽頂天能猜到她心中的想法,他心中卻只有苦笑:“你以爲我是盯着你,是打你的主意,你以爲,我所謂的要釣一條大魚,其實是你這條美人魚,哎,我的姐姐,我的夜舟,你全都想錯了,我是陽頂天啊,只是我沒臉見你。”

油快裝滿的時候,舒夜舟上了岸,打了個電話。

看到她打電話,陽頂天還以爲自己想錯了呢,以爲最終出海的是嚴三毛,或者另外請了人。

可事實上不是,舒夜舟電話打完沒多會兒,一輛摩托車開過來,車手交給舒夜舟一隻****,還有幾排子彈,舒夜舟當場給了錢。

居然是**,而且是當着陽頂天的面。

陽頂天可就苦笑了。

這是舒夜舟無聲的宣示,不要想在船上打她的主意,她有槍。

而陽頂天心中其實更加痛惜。

女人,是應該由男人來保護的,當女人需要靠槍來保護自己時,絕對是一種悲哀。

換了盧燕,碰到任何危險,她只會尖叫着喊陽頂天,而不會去想着**。

油裝滿了,舒夜舟上船,直接就選了自動駕駛,這選擇很正常,她明顯沒有多少駕船的經驗,沒有本事把船從港口倒出來。

“蠻先進的哦。”陽頂天故意湊過去,裝出興致盎然的樣子。

“現在的控制系統,確實是相當先進了,幾乎可以不要人駕駛,只要設定好了,這麼大一艘船,可以自己出去,自己回來。”

“這好象比我們國內百度搞的那什麼無人駕駛汽車還要強啊,國外技術就是先進。”

“那倒沒有。”舒夜舟搖頭:“汽車和船的駕駛環境不同的,汽車路窄,人多,環境複雜,隨時可能碰到意外情況,而船就不同了,大海空曠遼闊,只要雷達不壞,基本上就不會有撞船的情況發生,再加上先進的海圖,有衛星導航,也不會觸礁,駕駛環境要好多了。”

“那倒也是。”陽頂天連連點頭,一臉讚歎的道:“老闆娘,還是你見多識廣。”

他倒不是拍舒夜舟馬屁,先前是真的沒想到。

“我也是聽人說的。”舒夜舟笑了:“開店子嘛,經常會有客人高淡闊論的,****的消息,都會知道一點。”

“那還是見多識廣啊。”

這就是純心拍馬屁了。

不過效果不大,舒夜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陽頂天跟着上船,讓她明顯起了提防之心。

陽頂天只能心中暗歎。

這條船速度很快,出了港後,速度很快就上來了,開到了三十節以上的高速。

陽頂天看了一下,這條船最高速度,居然高達五十節,這就有些嚇人了。

**的走私犯闖關,一般都用快艇,號稱大飛,裝八到十臺馬達,最高速度也可以達到五十多節,但大飛的噸位不高,一船也就是幾噸十幾噸的樣子。

而蛋沙的這些船,裝油兩百噸,加上自重什麼的,至少兩百多噸,最高速度還能飈到五十節,這就真的厲害了。

“估計不能跑太遠,就是碰到緝私船的時候,利用高速跑一段,一直五十節,那不可能。”

陽頂天想了一下,也不太關心這個問題,拿了罐啤酒,道:“老闆娘,你一個人出海,不害怕的嗎?”

舒夜舟看了他一眼:“有什麼怕的?大海比陸上,其實安全多了。”

這話,是哲理,還是心酸,或者說是無奈?

陽頂天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舒夜舟也不理他,雖然是自動駕駛,她還是有些緊張的盯着前面,很顯然,她沒有多少經驗,出海,只是逼不得已,咬牙硬上而已。

而她對陽頂天也明顯帶着提防,時不時用眼角餘光瞟着他,似乎生怕他暴起發難侵犯她。

她買的槍,就插在腰上,在左手邊,這個位置,利於她右手撥槍,看她的姿勢,陽頂天估計,在外面這一年,她應該是打過槍了。

輕輕嘆息,他索性搖搖頭,道:“這麼快,沒法釣魚啊,我去吹海風好了。”

拿了一罐啤酒,到外面,吹着海風,這樣舒夜舟就不必一直緊張的提防他了。

果然,舒夜舟看他出去,神情明顯就輕鬆了很多,翻出一些說明什麼的,估計是在琢磨這艘船。

這真的是一個極好的女人,美麗,聰明,善良,勇敢,善於學習,始終有着一顆向上的心。

只是她的命,好象真的不太好。

可惜陽頂天的風水魚只會看風水,不會算命,更不會改命,否則他還真要給舒夜舟看一看,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幫她改一改。

“不會改命我也要改,老天爺,你即無眼,就讓頂爺來出手好了。”

斜眼向青天,陽頂天咬着牙,暗暗發狠。

象舒夜舟這樣命途多舛的女人,他還真是第一次見,真的有些怒了。

中午的時候,舒夜舟泡了方便麪,還煎了牛排,叫陽頂天進來吃東西。

她雖然猜陽頂天在打她的主意,但一上午,陽頂天的表現不錯,再說了,她之所以能跟海爺飛船,還都是陽頂天的錢呢,心中多少也是有點感激的。

陽頂天進來,看到有牛排,搓手道:“這生活可以啊。”

舒夜舟笑了一下:“海上,也就這樣了。”

“不錯了。”

陽頂天又開了罐啤酒,對舒夜舟道:“你不來一罐?”

“我不喝了。”舒夜舟搖頭,她給陽頂天煮麪是一回事,但心中的提防,還是存在的。

陽頂天喝了口酒,夾了塊牛肉,慢慢嚼着,看着舒夜舟道:“老闆娘,你這是往國內走私吧?”

舒夜舟看他一眼,道:“我說了會有危險的。”

她在看陽頂天的反應,不過陽頂天的反應讓她有些拿不準,因爲陽頂天並沒有什麼驚慌害怕的神情。

陽頂天又喝了一口酒,道:“要不我們合作吧。”

陽頂天這話,可就真的讓舒夜舟有些意外了,她眉毛微微一凝,在鼻腔裏發出一聲疑問:“嗯?”

“是這樣。”

陽頂天道:“我在國內,也有一些路子,你也有路子的是吧?” “是。”舒夜舟微一猶豫,點頭。

這在陽頂天意料之中,舒夜舟對駕船都不熟,卻敢一個人飛船出海,明顯就是倚仗以前嚴三毛認識的那幫子走私犯。

“不過我的路子可能更穩一些。”陽頂天盯着舒夜舟眼晴:“你信不信我?”

舒夜舟也盯着他的眼晴,並不迴避,似乎要把他看穿。

很顯然,就憑他這一句話,想讓舒夜舟相信他,那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加碼:“老闆娘,你這麼想,我前後借給你的錢,五千萬比索了,這艘船,加上油,最多一千萬吧,如果我坑你,我倒陪四千萬呢。”

這話頭硬,任何進候,錢都代表真理,至少也是三個代表中的一個。

舒夜舟漂亮的眼晴眨巴了兩下,終於動容了:“好啊,那我們合作,賺到的錢,一人一半。”

“那倒不必。”陽頂天搖頭:“這邊的錢你拿,我拿那邊的回扣就行,你這邊有個最低價吧,你把最低價給我,我就那邊要價,賺多賺少都是我的,行不行?”

他這討價還價的方式,徹底獲得了舒夜舟的信任,舒夜舟立刻點頭:“行。”

“合作愉快。”

陽頂天舉杯。

舒夜舟臉上掠過笑意,竟然也拿了一罐啤酒,打開,跟他碰了一下:“合作愉快。”

她是真的開心。

她飛船出海,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雖然陽頂天莫名其妙的借錢給她應了急,可誰知道陽頂天是什麼人,敢這麼出手甩錢的,還不知是什麼來頭呢?

她要翻身,惟有賺到錢,把嚴三毛的賭債還了,再把陽頂天的錢還了,那纔是惟一的出路。

所以,她只有冒險,而倚仗的,也就是嚴三毛以前的關係網,但這個關係網並不牢靠,也就是賭一把。

現在陽頂天有關係,那當然更可靠,舒夜舟不是相信陽頂天的嘴,而是信一個基本道理,沒人會把錢往海里扔,陽頂天已經掏了五千萬了,不可能坑她,因爲坑她至少要扔掉四千萬。

而對陽頂天來說,她的笑臉,是如此的美麗,讓他整個人都開心起來。

吃了飯,陽頂天到甲板上,這會兒沒有信號了,但他戒指裏有海事衛星電話,就撥打了齊備的電話,聊了幾句閒話,陽頂天便道:“齊哥,我這邊有點事,想請你幫個忙。”

天爺,齊備就不怕他不開口,立即一口應承:“老弟,你這話見外了,說,無論什麼事,做得到的,我立刻幫你做到,做不到的,我也想辦法幫你做到,總之一句話,只要是你的事,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

他說得幽默,陽頂天哈哈大笑,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也不是什麼大事,那啥,我們這邊有個人,要向國內走私一點汽油,這個人算是我們的朋友,但性子有點犟,我們直接給錢,傷她面子,只好讓她自己賺,我在邊上悄悄幫點忙,國內這邊,就要請你打個招呼,關照一下。”

說着又道:“當然,這個稅,我來交,保證不讓你爲難。”

“我爲什麼難啊?”齊備笑起來:“你的事,就是特辦的事,特辦的事,就是國家的事,行,我明白了,你是衛星電話吧,現在在船上是不是?”

“是。”

“就是那艘船是不是?”

“是。”

“那行了。”齊備道:“我馬上打招呼,衛星定位你那艘船,讓所有海警全部避開,你讓你朋友儘管開進來,中國海域隨你闖,去哪兒都行。”

“那太好了。”陽頂天道:“就去東城,另外,找個人冒充油販子,接一下油。”

“你放心,我一切會安排好的,稍後打你電話。”

齊備應得非常爽快。

掛了電話,他隨即往上彙報,黃一鳴立刻做出指示:“你全力協助他把這事辦好,絕對不能出差錯,我向上面彙報,讓海關還有警方軍方全面脅助。”

特辦飛速運轉,一道道電波傳出去,中國龐大的衛星網飛快的定位了陽頂天的船,隨後發出指令。

一艘走私船,直闖中國海域,而前路,無數的艦船自動避讓,無論是海關的緝私艇,海警的巡邏艇,還是軍方的軍艦。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舒夜舟的這艘船已經由公海進入了中國海域,舒夜舟開始擔心起來,因爲只要進入了中國海域,就隨時有可能碰上各路巡邏的艦船。

她並不知道,她的前路,沒有任何障礙,早在昨天,中國所有的執法船就都接到了嚴厲的命令,發現她這艘船,避得開的馬上避開,避不開的,那就視而不見,總之一句話:不看,不管,不問。

“老宋,你聯繫上你的朋友沒有?”

陽頂天先前準備了一個包,把衛星電話露了一下,舒夜舟看見了,所以這麼問。

“已經聯繫了。”陽頂天點頭:“我們把船速放慢一點,天黑後進去,到東江口,我朋友的船會在那裏接?”

“你那朋友,靠不靠得住?”舒夜舟有些擔心。

“沒問題。”陽頂天打包票:“我那朋友幹這行不少年頭了,後面有很硬的靠山,這東西你知道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