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汀霜非常的焦急,第一時間開口問北靈陽,而蟒虎熾雪和獨孤天涯亦是瞪大眼睛,等待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的回答。

齊汀霜非常的焦急,第一時間開口問北靈陽,而蟒虎熾雪和獨孤天涯亦是瞪大眼睛,等待着北靈陽和紫山香雪的回答。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北靈陽和紫山香雪對望一眼,而後露出一個笑容,異口同聲說道:“刀鋒至尊,死了!”

“啊……”

話一出口,立馬引起了三人的驚呼。北靈陽和紫山香雪只是笑而不語。

ps:還有一更,懇求收藏,多謝每天堅持投花的兄弟。 刀鋒至尊帶來那攪動雲霄的氣勢並沒有存在多久,就突兀的消失了,從此不見蹤跡,可謂是曇花一現。

蟒虎元惘站在刀聖深淵的入口裂縫處,緊皺着兩道劍眉,時而擡頭望天,時而擡頭看淵。

就在剛纔,刀鋒至尊的氣勢突然消失,整個天地間驀然間恢復了平靜,那股讓他動容心悸的力量,也不復存在,而且,整個刀聖深淵也失去了神祕的力量籠罩,或者說,失去了一切力量。

就在刀鋒至尊的氣息消失的時候,隔絕天境修士進入的力量不見了,能散發刀之道韻的力量不在了,那個一千丈處,黑壓壓的雲霧也不在了,刀聖深淵不在吹刮黑風,一切平靜如湖。

“莫非……刀鋒至尊被解決了?”蟒虎元惘的腦中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想,他明白刀聖深淵之所以能有磨練刀氣,讓刀客感悟刀之道韻的力量,完全是因爲刀聖深淵之中有刀鋒至尊的精神意志。

而今刀聖深淵恢復平靜,重回普通,這不得不讓蟒虎元惘疑惑,因爲這股力量消失之時,也正是刀鋒至尊的氣息消失的時候

“誰制服了復活的刀鋒至尊?”蟒虎元惘喃喃自語,他不信刀鋒至尊被殺了,更相信刀鋒至尊被制服了,畢竟至尊二字,代表了宇宙當前的終極力量,想要抹殺,實在是天方夜譚。

遙遠的刀鋒巨城,地下的小世界中,就在刀鋒至尊的氣息消失的時候,九位刀鋒異族的老祖個個都動容了,滿臉驚駭。

⊕ TTkan⊕ c○

“至尊氣息消失,本命魂燈也滅了,難不成,至尊又被殺了?”居中的老者眸子放光,裏面盪漾着鋒銳的氣息,像是兩把破天大刀一樣,說話鏗鏘有力,不像是一個遲暮之人。

他們都是極爲接近至尊的存在心靈之力一旦散開,能遍佈八荒,他們平日裏心靈力量都在監視着部族裏面的高層族人魂燈,魂燈一滅,就代表着人的靈魂已經毀滅了,再無重生的機會,連冥界的輪迴海都去不得。

現在,他們觀察到放置部族高層的魂燈殿裏,最高位置,那個屬於刀鋒至尊的暗金色魂燈之中,已經沒有了代表刀鋒至尊存活而燃燒着的魂焰。

“怎麼回事?尊者不是復活了嗎?怎麼會有人殺的了他。”居中老者的左邊,一個性格暴躁的老祖忽然站起身來,憤怒的大吼,根本就不敢相信,有人能殺了刀鋒至尊。

他們失去刀鋒至尊數千年,從一流勢力,一下子跌落到二流勢力,一直受到曾經的敵人壓迫,過的苦不堪言,如今刀鋒至尊復活,他們纔看到希望,可是還沒見到刀鋒至尊本人呢,又一下消失不見了,這不是玩人嗎?

所謂的希望越發,失望起來就越大,難怪他們個個都氣的三佛昇天了,要知道所謂的一流勢力二流勢力,都是按照整個部族的實力劃分的。

有至尊的,就是一流勢力,只有神境高手的,就是二流實力,只有天境高手的,就是三流勢力。

像人族這種有大量至尊高手和大帝人族的種族,就是頂尖勢力,縱觀八荒世界,也沒有幾個頂尖勢力。而魔族和純血生靈這類,就是統領八荒的霸主勢力,目前是八荒最強大的兩個勢力集團。

一個級別就是一個世界,沒有至尊坐鎮的部族,永遠上不了檯面,刀鋒異族不跳腳纔怪。

“我要去紫山星域一看究竟,不把事弄清我絕不甘心。”又一個刀鋒老祖氣憤說道。

“亂跑入人族區域,被人族高手發現可是死路一條,人族而今正在崛起,挑戰魔族和純血生靈的地位,我們貿然去觸他們的眉頭,恐怕……”一個比較理智的老祖反對說。

“哼,不調查清楚你們能安心嗎?人族敢動手,我們立馬從中立陣營,投奔到魔族陣營去,我們刀鋒族好歹曾經也是一流勢力,相信魔族會接受和庇佑我們的。”那個火爆的刀鋒老祖氣呼呼的說。

人族要顛覆魔族和純血生靈的地位,自然不能單幹,早就拉了一批志同道合的盟友,一起反抗,稱之爲“獵魔盟”。而魔族也有一個盟軍,主要是七十二王族的生靈和一些比較有野心的部族,直接打起旗號叫“魔盟”。

而中立陣營,自然就是純血生靈帶領的兇獸猛禽和一些無力爭鬥及愛好和平的部族組成。中立陣營不參與獵魔盟和魔盟的鬥爭,那是因爲純血生靈和兇獸猛禽如今統治着八荒世界。他們目前是八荒世界的真正統治者。

不想爭鬥或者像刀鋒族這樣無力爭鬥的,都會選擇歸附中立陣營,純血生靈和兇獸猛禽,自然有能力保護他們不受戰爭的波及。

“也好,不過我們不能真身前去,分一道聖靈過去吧。”那個持反對意見的老祖也同意了暴躁老祖的說法,中立陣營只要求依附他們的勢力繳納大量的貢品就可以得到庇佑,不想繳納的,隨你去那。這種放寬政策,來源於他們強大的實力保證。

“自然,誰敢拿真身開玩笑呀。”那個暴躁老祖陰側側的冷笑道。只要一步入神境,自然都能降臨心靈顯聖,跨越空間的距離,在他們心靈力量所到之處顯現。

沒有多說,那個名叫刀鋒貊的人,直接驅動心靈之力,化成與他一模一樣的聖靈,實力也是神境。不過屬於那種初入神境級別。

只見他的聖靈陰冷一笑,瞬間沒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而在刀聖深淵的入口裂縫處,北靈陽六人和不到三十的紫金小隊,見到了守候在入口的蟒虎元惘。

“怎麼樣孩子們?”蟒虎元惘極爲心疼的看着不足四十人的隊伍,在刀聖深淵之中死去的可都是他紫山星域內非常優秀的一批人,未來絕對是各大部落的中流砥柱。

特別是龍七,雷劍皋,少陽輝,齊汀烏木這種已經跨入了神魄境的天才,損失一個都削弱了紫山星域未來實力。

還好,特別強大的幾個還在,以後紫山星域絕不會沒落,甚至會更強。

“不負衆望,蟒虎族人,我們順利完成了任務,從此再也沒有了刀鋒至尊。”北靈陽露齒一笑,特別的燦爛和陽光,他們可謂是歷經九死,特別是在刀鋒至尊出現的那一刻,才完成的任務,雖然結果有些戲劇性。

一飲一啄,皆爲因果,當初要不是櫨設計讓自己死亡,吸收莽荒古陽的力量,用來修復神陣,今日別說屠戮刀鋒至尊,用來煉化分身,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回事。

“好! 重生手藝人 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啊。”蟒虎元惘聞言,也是興奮的哈哈大笑,現在不是問原因的時候,不過肯定了刀鋒至尊死亡,這讓他心中的大石穩穩的落下了。

就在蟒虎元惘開懷大笑時,整個天空忽然變得陰暗了起來,明亮的天空忽然變黑,如暴風雨降臨時一樣,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北靈陽等人個個心驚,這看樣子不像是自然天氣,反而更像是人爲的,他們擡頭看天,唰的一下,只見五百米高的天空之上,有一個通體發光的人,紫金色鋼鐵一樣的身軀,如威如獄的恐怖氣勢,壓的在場所有人喘不過氣來。

“刀鋒異族,這是刀鋒異族的高手。”蟒虎元惘是天境高手,自然能高手到這股氣勢的強大,絕對可以瞬間殺死自己。

“這是聖靈,出動的又是那尊大神啊。”蟒虎元惘只知道來人是高手,不知道來人是聖靈,看來動手的是刀鋒異族的神境高手了。

刀鋒貊的聖靈高高在上,俯視着北靈陽等人,對於神境來說,他們的聖靈跨越空間,可以隨時到任何一個他們心靈能到達的地方。

刀鋒貊才一出來,就聽到了刀鋒至尊被殺的信息,而且開口的還是幾個螻蟻般的人族小修士。

“你說什麼?刀鋒至尊被你們殺了?”刀鋒貊特別的氣憤,直接吼了一聲,聲音滾滾,主要目標是北靈陽。

聲浪特別的強大,在場的人全部被轟飛,個個受傷,北靈陽和身邊的紫山香雪是重傷,兩個最近可謂是同甘共苦了。

而蟒虎元惘和其他人都是不太嚴重的傷勢,不過都需要不短的時間來調理。顯然刀鋒貊沒有選擇立馬殺了他們,而是打算問清楚事情再說。否則的話,她只需要吼一聲,在場沒有誰能活下來。

“實力阿實力,沒有實力,尊嚴,生命都要被他人無情踐踏。”北靈陽此刻感到深深地無力,兩次了這種情況,先是在刀聖深淵底部,被刀鋒至尊無情的踐踏尊嚴,操控生命。

而現在,這種不爽的事情,又在他的身上發生了。

他一雙明亮如同星辰的眼睛直視聖靈,自從很刀鋒至尊對視過後,北靈陽發現自己再也不怕這些虛無的狗屁威嚴了。

“沒錯,他不僅死了,還死在我的手上。”北靈陽放聲狂笑,對刀鋒貊的鄙夷之情不加任何的掩飾。“怎麼樣?想要重回一流勢力的希望被打破了吧,哈哈哈,這就是和我人族作對的下場,人族沒空理會你們這些小螞蚱,整天就跳啊跳的,真以爲我人族好欺負不成。”

北靈陽大聲呵斥,其他人個個都錯愕的看着他,這傢伙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敢和一位絕頂高手對罵,不,直接就是辱罵,單方面辱罵。

不愧是殺了至尊的超級殺神。

刀鋒貊是誰?刀鋒族的九大老祖,脾氣暴躁,悠悠歲月流逝。已經不知道有多年有人敢這樣對他說話了。

“猖狂的小子,給我死。”刀鋒貊脾氣暴躁,都是一瞪眼就殺人的主,聽着北靈陽的罵詞,他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句,直接舉起臂刀,自上而下,對着北靈陽猛劈而來。

千丈刀光像是一座大山一樣長,直接落下,雖然是殺北靈陽,但是和北靈陽在一起的蟒虎元惘等人,一個都跑不了。光是一點兒餘波,就能毀滅他們成千上百次。

“媽的,完了完了,這下好了,沒死在刀鋒至尊手上,倒是死在一個不知名的高手手上了,北靈陽你不殺人,就遭人殺是吧!”衆人心中頓時大罵……

ps:3500字,已經很努力了,懇請大家收藏一個,拜謝。

再次感謝每天投花的書友,每次打開後臺都能看見你們的ID,你們的堅持感動了我,爲了每天支持本書的你們,太子一定好好寫,爭取進步,寫出更好的文章。 暴怒的刀鋒貊直接舉起了臂刀,臂刀之上光芒璀璨,漫天的戰氣凝聚在一起,化成一道和山嶺一樣長的千丈刀芒,刀芒紫藍色,像是一道道雷霆組成的一樣,在天空之中橫立。

神境就開始煉化大道了,煉化完成,凝聚混元道果就是至尊。刀鋒貊選擇的大道是雷霆之道。

閃爍着雷光的巨大刀芒實在恐怖,光是泄露出來的氣息,就如同大山壓螞蟻一樣,就再把北靈陽等人轟隆一聲,震成了重傷,就連蟒虎元惘都無法倖免。

“這下好了,沒死在刀鋒至尊的手上,倒是死在了這個叫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手裏。”衆人心中哀嚎,不過沒誰貪生怕死求饒。

刀鋒貊是神境高手,強大無比,稱霸數域之地,他出手極其強大與迅捷,只見刀芒一閃而過,從高空之中劈下,如同一頭狴犴俯衝,天地之間的氣流,似乎被巨大的刀芒切開了一個口子一樣,無數的戰氣嘩的從刀刃兩邊分開,向後劃去,形成兩個巨大的扇形氣流。

藍紫色的刀芒未至,刀風先行,凜冽狂暴的刀風吹在身上,衆人心中升起蝕骨般的疼痛,難以想象,當刀芒落下之時,究竟是何種的可怕。

“大膽刀鋒貊,竟敢不遵守《神境條約》,犯我人族,找死。”

就在北靈陽們以爲難逃一劫之時,一個狂暴粗野的聲音兀的響起,如同大鼓之音一樣,隨後整個天地間忽然震動了起來,戰氣紊亂狂風四起,無數的火焰在虛空之中兀自出現,紛紛凝聚在一起,結成一個巨大的火焰之盾,橫立在北靈陽等人面前,擋下了怒劈過來的巨大刀芒。

刀芒劈在火焰之盾上,轟然一聲,在二者碰撞處激盪起大量可怕的衝擊波,瞬間朝四周擴散而去,無形的衝擊波十分厲害,所過之處無論是什麼,全部成了齏粉。

火焰之盾十分強大,儘管被劈了一刀,也沒有消散,只不過是顏色暗淡了一點兒而已。顯示出了主人極其強大的實力,倉促之間的出手,都能抗下刀鋒貊的聖靈一擊。

刀芒散去,火焰之盾也歸於了虛空,不過火焰才消失,立馬的,一個穿着大紅衣服的魁梧中年忽的在火焰之盾哪兒出現。

來人氣息駭人,十分恐怖,就像是一座隨時都會爆發的活火山一樣,充滿了無盡的熱與狂暴。

由於他背對着北靈陽,所以北靈陽看不到他的樣子,不過想想,來人應該也是一尊強大的神境高手,實力絕不是刀鋒貊的聖靈可以比的。

“刀鋒貊,你竟敢違反神境條約,在沒有神境高手的地域出現了,還準備大肆屠殺,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別以爲躲在小世界裏,我人族就拿你們沒辦法,只不過是不想收拾你們而已,別一再而,再而三的挑戰我們的底線,我人族可不是誰都能動的。”

紅色衣服的男人說話就像點爆了**一樣,到處噴火,想要他嘴下留情?做夢。

北靈陽聽到這話只覺得全身都沸騰了起來,雙眼閃過一抹熾熱之光。這就是我人族的霸氣,這就是有種族的好處,敢欺負小的,立馬有老的出頭。看看紅衣男子這句話說的多霸氣,只是不想收拾你們而已。

“一個人強並不算什麼,只有當整個種族強大時,才能傲視羣雄。”

北靈陽眼中再次閃過一道精明覺悟的光彩,突然喃喃自語。種族強大的好處太多了,就比如現在,有人不按規矩過來找麻煩,立馬有神境高手爲大家出頭,這是無數三流二流勢力的都在期待而又不可得的事情。

“畢生,爲人族而努力,畢生,以人族崛起爲目標。”

北靈陽深吸一口氣,露出一抹堅定的神情,他忽然明白,光復北靈部落與人族大興比起來,實在是一個渺小的目標。

北靈部落崛起,重現光輝的前提是人族大興。

天空之中,刀鋒貊陰沉着一張臉,像是要下雨一樣,冷眼的看着紅衣大漢,沉默不言。

“好,人族很好,哈哈哈。”

刀鋒貊沉默一會兒,忽然張開口大聲的笑道,笑聲之中,夾帶着深深地無奈和憤恨。

冷冷的掃了紅衣大漢和北靈陽等人一眼,刀鋒貊帶着不甘和怨恨,直接從空中消失,迫於人族的強勢,他不得不退

“現實很殘酷,人族若是沒有強大的至尊和大帝,恐怕今天受辱的就是我們了,可是,在人族上面,還有一個魔族和諸多的純血生靈,人族稱霸八荒,還有很大的一段路要走啊。”

北靈陽看着不甘退走的刀鋒貊,此刻心中沒有喜悅,有的只是對殘酷現實的濃濃忌憚。

北靈陽沒有一直瞎想,因爲此刻天空中的那個紅衣大漢已經扭過頭了,直接踏着虛空,如同下樓梯一樣走下來,到北靈陽等人的面前。

這是一個紅髮紅須的粗野大漢,紅髮紅須很長,飄揚着就像是火焰在燃燒一樣,給人無比的霸氣和熱情。

這是一個火道高手。起碼是神王境大圓滿的高手,甚至神皇境也說不一定。

“你們好啊。紫山星域的各位。”紅衣大漢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極爲白淨的牙齒,閃爍着瑩瑩光輝,北靈陽絲毫不懷疑的鋒利度,絕對不比一些兇獸的差。

之前看起來霸氣無雙,咄咄逼人的紅衣大漢,此時竟然如一個隨性的好客山野之人一樣,拉近了大家的距離,起碼不會因爲他的神境修爲,而去懼怕他。

他擡起手,無數的火光在他的手中凝聚,靈性逼人,比一般的天地寶物蘊含的晶瑩還要多還要濃郁,只見他隨便的一捏,那團火光就砰的一聲爆開,像是夜晚裏的螢火蟲一樣,又如星空之中的點點繁星,隨風一飄,把北靈陽等人全部籠罩,而後進入大家的身體。

那些火紅色的光點甫一進入身體,北靈陽就覺得全身暖洋洋的,就像是冬天裏靠在火爐旁邊一樣,全身發暖。

除了暖和,這些光點還釋放了極其驚人的靈性,修補體內的傷勢,先是焚燒掉刀鋒貊留下的殘餘戰氣,再恢復受創過後的傷,而這個過程,僅僅三息時間。

感受着無恙的身體,北靈陽由衷的感嘆,神境高手還真他媽的厲害,轉瞬間就治療了數十人的傷勢。

大家一起起身,都非常恭敬的抱手彎腰,語氣誠懇甚至有的非常崇拜,對着紅衣大漢齊聲的說:“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紫山星域同時也是我石川聖地的領地嘛,保護領地內的勢力,是我們的職責,不用謝,不用謝,都是人族,還能讓那羣沒手的傢伙欺負不成。”

這紅衣大漢倒是豁達,一直都是笑呵呵的,無形之中,大家又對他多了幾分親近。

他所說的聖地是僅此於古國的勢力,星域,大州,聖地,古國。這就是八荒世界勢力的劃分,聖地之中,必須要有神境高手坐鎮,而且還不止一位,紫山星域,就包括在了石川聖地之中。

這時,蟒虎元惘開口,對着紅衣大漢極爲恭敬的說:“莫非前輩就是石川聖地之中的火龍神皇?”

火龍神皇北靈陽聽過,是石川聖地裏有着非常好的名聲的一位高手。沒有架子,喜愛助人,在石川聖地中無數大州和星域裏,有着極高的人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