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盼回首去看,果然看到閉目養神的霍承翔噙着一絲笑意。

顧盼回首去看,果然看到閉目養神的霍承翔噙着一絲笑意。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她黑着臉對着霍承翔緊閉着雙眼的臉張牙舞爪,小聲嘀咕了好幾句。

就在顧盼罵爽快了,決定結束時候,霍承翔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他剛剛應該是閉目養神,這會兒被吵醒的眼神瞧起來特別冰冷。

顧盼訕訕地摸了摸鼻子,乾笑一聲往邊上挪了挪:“我……我腰痠背痛腿抽筋,運動運動。”

霍承翔抽了抽嘴角,涼涼地瞥了顧盼一眼:“那顧大媽您真是辛苦!”

“……”

顧盼將所有要懟他的話都硬生生地嚥了回去,懟他根本討不到便宜,不如養精蓄銳來的好。

霍承翔也沒等顧盼回答,又一次閉上了眼睛。

這些日子他一直都睡得不好,基本上都是靠着在車上的這一個半小時來閉目養神。

但是今天顧盼在,他總是能輕易被她勾起興趣怎麼也睡不着。

顧盼心口堵着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乾脆直接看向窗外不在去多想。

……

一路無話,二人到了片場的時候赫敏還沒有來了,現場是她的學生在指導拍戲。

年輕的小導演付雅雯還未畢業,並沒有太多人將她放在眼裏,以至於折騰了兩個多小時了一個鏡頭NG了不知道多少次。

小姑娘也被急紅了眼睛,就在顧盼下車的那一刻,現場又一次NG了。

“咔!黎老師您怎麼還是不按照劇本走,這段戲顧老師交代過必須原版還原拍攝的。”付雅雯急得帶着一絲哭腔。

黎若懶懶地擡了擡手,她連一個眼神都懶得施捨給付雅雯,輕飄飄地說了一句:“我這些日子請假在家裏琢磨演技跟劇本,這不是覺得你們偉大的顧編劇這段臺詞寫的不好,所以纔想按照自己的意願來嘛。大家不都是爲了劇本身好,誰的優秀自然是該按照誰的意見來拍,你這小丫頭怎麼一點眼力見都沒有,這會兒你們赫導不在顧編劇也不在,難道我這做主演的還說了不算嗎?”

“可是改劇本不是一件小事兒,您如果對這劇本有意見的話,在拍攝之前就應該提前跟顧老師商量好的。”付雅雯強忍着委屈道:“黎老師您這樣爲難我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呦呦呦,還哭了呢,我就爲難你了能拿怎麼辦?”黎若不在意地彈了彈指甲,渾然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付雅雯見她這麼不講道理,掏出手機打算給赫敏打電話。

黎若的來頭不簡單,付雅雯不敢自己隨意處理這件事情。

只是她拿手機的手此時卻被一雙溫暖而溫柔的手包裹住,顧盼見她回頭看自己眼睛紅的像小兔子一樣,不由得想起了念念。

她下意識地收回手將付雅雯拉進懷裏抱了抱她,在她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沒關係你去休息我來處理。”

付雅雯有些遲疑,今天開戲之前老師交代過不能讓顧老師爲難。

剛剛黎若鬧事也是她一時衝動懟了她,沒想到竟然還要麻煩顧老師善後了。

顧盼見她不動朝她笑了笑:“不要擔心,我會爲你報仇的。你要是不去休息就坐在一邊看着,好嗎?”

她溫柔的聲音落入付雅雯的耳中,將她剛剛所有的委屈一掃而光,她點了點頭:“我在這裏陪您。”

即便不能吵贏黎若,也不能讓顧老師孤軍奮戰。

“好,那你好好看着。” 豪門閃婚:首席老公太強勢 顧盼衝她微微一笑轉身看向黎若:“我們黎影后對這段戲有什麼見解不如說說看?”

“我覺得這段臺詞不好,女主既然一直都是柔軟的形象,爲什麼要黯然神傷的離開?”黎若停了片刻高傲的擡了擡下巴:“這種橋段配不上我的氣質。”

“哦?”顧盼眼梢微微上揚:“聽黎老師這麼說,似乎還真的是這樣。現在我也覺得這個橋段不好了。”

顧盼看了一眼一旁一臉錯愕的付雅雯,給了她一個眼神,見她還沒反應過來眼底閃過一抹無奈。

“雯雯你記下筆記,我要改一下這個橋段。”顧盼臉上掛着笑意。

回過神來了付雅雯這會兒終於捕捉到了她臉上的那絲狡黠,立馬拿過筆記:“您說。”

黎若見她們這樣配合得意的笑了笑,果然那天的敲打也是有用的,顧盼再厲害現在還不是要讓自己三分。

顧盼見付雅雯反應還算機警滿意地勾了勾脣角又轉頭看向黎若:“這劇本我只改一次,黎老師確定不滿意這個橋段要我改了嗎?”

“那當然,我這樣的女主離開的方式不能那麼委屈,怎麼也要轟轟烈烈……”黎若侃侃而談,想要把自己的設想全部說出來。

“我知道了!”顧盼直接打斷了黎若的話,轉頭看向付雅雯:“雯雯你那筆記好了,這些臺詞我只說一遍,你改完之後馬上拍,NG多少次都沒有關係,但是不允許任何人再改了。”

“好的顧老師!”付雅雯回答得特別快,完全不給黎若插嘴的機會。

瞧着她們兩個這麼一唱一和的樣子,黎若的臉越來越黑:“顧盼你什麼意思?” 原本臉上還掛着笑意的顧盼回頭看了一眼黎若,面上一冷:“黎大影后以爲我是什麼意思?您老人家讓所有人陪您在這裏NG了這麼久,不就是爲難赫敏的學生就爲了要改橋段嗎?”

聽到顧盼提起赫敏的學生時咬重了這幾個字,黎若眸光一閃不由得有些心虛。

那天生日宴,赫敏的最後那幾句話,至今都讓她後背發涼。

只是,現在赫敏並不在,她根本沒有必要怕顧盼。

一個實習導演而已,難不成還能爲了她得罪自己這個女主角?

黎若張了張嘴,沉着臉正要發難,一眼就瞥見遠處姍姍來遲的霍承翔態度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臉上也掛了些許笑意。

“那……那就聽你的意思改。”黎若說着臉上有一股小心翼翼地討好。

顧盼眼底閃過一絲嘲諷,不需要回頭去看也知道到底是誰來了。

只是,她們兩個人都沒有想到。霍承翔路過這邊,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施捨給黎若,就直接去了化妝間。

“嘖嘖,臉挺熱可惜貼的pp有點冷呢!”顧盼幸災樂禍地嘲笑了一聲。

“我都說了一切都隨你怎麼改,顧盼你幹嘛要這樣咄咄逼人?”黎若委委屈屈地開始抹淚。

她的聲音有點大,甚至眼神還時不時往那個離開的背影看去。

顧盼見不得她這樣給自己甩鍋,這會兒早就將之前答應赫敏的話,都丟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她冷着臉:“既然如此,請你等下不要再指手畫腳,我改劇本的時候不喜歡任何無關緊要的人打擾。”

黎若身側的手緊了又緊,眼底濃濃地恨意都難以掩飾,可是看着漸漸靠近的霍承翔她又不得不扯出一抹笑容:“那是自然,這是顧編劇自己的劇本,你肯定要比我這個女主演來得了解它的靈魂所在,我相信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嗎?”

“我從來沒有說過需要你的肯定。”顧盼冷冷地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看向付雅雯。

“女主親眼看到男主與女配約會,深情表白女配,之後傷心離開他們的婚房,出門遭遇慘烈車禍毀容,離奇失蹤出國,今天就按照這個拍。”

“然……然後呢?”付雅雯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

直覺告訴她顧盼在等她的這個問題。

顧盼勾了勾脣角,滿意的丟給她一個孺子可教也的眼神。

“女主毀容了自然是要整容迴歸報復渣女啊!只不過這樣的話,後邊的女主我們要換演員。”顧盼回頭看向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色黎若一臉歉意道:“呀,黎大影后不高興了嗎?實在抱歉大家都是爲了這部劇在奉獻,我想您這樣的身份一定是很願意爲藝術獻身的對嗎?更何況這種轟轟烈烈的橋段還是您給我的靈感呢!”

“你……”黎若擡手恨恨地指着顧盼:“你怎麼敢這樣,我們是簽了合同的,你這算是毀約我能告你的。”

顧盼聳聳肩一臉不在意:“那你去告我吧!正好我還差一個曝光度,如果黎若女士願意告我,那我多謝你爲我的劇本做貢獻。”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你以爲我不敢告你嗎?”黎若怒目圓睜只覺得怒火直衝腦門。

顧眉梢微挑:“我知道你會告我,所以剛剛咱們聊天時候,忘記關錄像設備了。嘖嘖,影后大大剛剛大放厥詞的話,需要來個回放嗎?”

“你……你卑鄙!”

“我還無恥下流呢?你怎麼不說全一點。”顧盼冷冷地覷着黎若眼中全是冰冷,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淡淡地瞥了一眼化妝室的地方:“你以爲有人給你撐腰,我就怕你嗎?黎若你要對我下手,最好要去一趟英國問問那個慫恿你的人,你夠不夠格和我鬥。”

撕破了臉,顧盼便不再委屈自己。

“你怎麼知……”黎若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嘴了,趕緊捂住嘴巴難以置信地瞪着顧盼。

顧盼卻混不在意地勾了勾脣角:“也沒什麼,就是最近老是遇到不順心的人,所以想了一點方法解悶,然後無意間知道了一些不想知道的齷齪事情。”

“顧盼你以爲你這樣說我就怕你嗎?我可不怕跟你這麼耗着,對我來說現在沒有其他通告,在這裏玩玩也沒什麼。”黎若擡了擡下巴,強行裝出一副自己一點也不怕的模樣。

“我要你怕我做什麼?”顧盼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阿古路要去破壞世界!”

“……”

黎若冷着臉:“你到底要怎麼樣?我沒有時間跟你在這裏耗着。”

顧盼掏了掏耳朵一臉不耐煩道:“黎若你今年幾歲?”

“你問這個做什麼?”黎若一臉警惕看着她。

顧盼冷嗤一聲:“哦,你別誤會我對你不大感興趣,只是覺得你應該年紀不小了吧?不然爲什麼會這麼耳背,嘖嘖嘖,不過保養得還蠻好的。”

噗嗤……噗嗤……

難忍的偷笑聲此起彼伏,不少被黎若鬧得一早上都累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更有甚者還誇了一句:咱們這位顧編劇也是一個妙人兒。

羞辱,悲憤,難堪在腦海裏交織衆橫,黎若臉色青白顫抖地擡起手指着顧盼:“顧……盼,我要殺了你,啊啊啊!”

“呀,真不好意思,剛剛你說的話好像也錄進去了。”顧盼笑了笑:“那麼以後我的安危就靠黎大影后來負責了?只要我有什麼意外,這些證據都會直接送去派出所。”

“卑鄙!”黎若咬牙切齒道:“總有一天你會後悔自己今天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的。”

“那我就在此恭候您的報復!”顧盼眼中帶着一絲嘲諷。

黎若面色一黑,轉身要走。

“黎大影后打算就這麼走了嗎?”顧盼揚聲喊住她。

“顧盼你已經羞辱了我了,還不夠嗎?難道你還想把我逼死在這裏不成?”黎若回頭過來,臉上掛着溼意。

然而……

顧盼卻依舊不爲所動:“其實不提偏見,黎若你演技不錯,但是你的演技全部沒有用到正道上。”

“那也不要你管我!”黎若梗着脖子:“我自己的人生輪不到你指手畫腳,所以你死心吧!”

“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先把最後一個橋段拍完再走。”顧盼冷聲道:“你要是做不到,我也不會客氣。”

Www ✿ттkan ✿CO 黎若三步並作兩步快直接衝到顧盼面前,橫着眉:“顧盼你找死!”

“呵!”顧盼冷笑一聲並不迴應她直接轉身看向一旁的場務:“去叫安保人員過來。”

人是周子睿臨時配的,在收到黎若回來劇組接戲的時候,安保人員就早顧盼一步到了現場。

她纔開口讓場務把人叫來,片場隱蔽處幾個黑衣男子便圍了過來:“大小姐有什麼吩咐。”

突然被人這樣稱呼顧盼微微一愣,一時間忘了說話。

反倒是一旁的黎若現開口了:“別以爲找了幾隻狗來護主子,我就怕你了!”

聽着黎若這樣瞧不起安保人員,顧盼立馬冷着臉:“黎大影后又有多麼高貴呢?不知道的喊你一聲影后,知道這聲影后也不過是對你的嘲諷,靠別人的施捨爬上去,你以爲你比得上腳踏實地的他們?”

“就他們?也有資格跟我比?”黎若一臉不屑的掃了一圈,“你以爲我會怕這些下等人?”

“黎大影后還是離開這裏吧!我們這裏廟小容不下你,至於你違約的事情,我們會派人去星辰談。”顧盼朝安保使了一個眼色,“不用管她什麼反應直接轟出去,有什麼事公司擔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