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了頓,他又拿過了書記,翻到了關於柳喬喬病情的那一頁,指著上面的內容,臉色瞬間慘白的毫無血色。

頓了頓,他又拿過了書記,翻到了關於柳喬喬病情的那一頁,指著上面的內容,臉色瞬間慘白的毫無血色。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庄先生您看,這上面有降到關於喬喬病情的,關於這方面,我一直都很……很無力……」

梁亞博說著,難免覺得自己很慚愧,隨即垂下了頭,嘆息了一聲:「我的醫術本身就很淺顯,能治癒的病情更是少之又少,別說是重度的急症了,就連輕度的急症對於我來說,治療起來都非常的難!」

霸道總裁愛上我 「梁先生千萬不要妄自菲薄,這段時間你在藝術上的進展,可謂是一日千里,在這上面的早就已經更上一層樓了!」

庄先生由心的讚歎道:「更何況,人要是一味地要求自己達到更高級的目標,反而會適得其反,所以要循序漸進才是正道。」

聽了庄先生的話,梁亞博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裡舒服了不少,但是一想到柳喬喬,依舊會覺得自己很沒用。

「庄先生,既然你已經知道這件事兒了,可否說一說您的建議呢?」

梁亞博忽然將目光落在了庄先生身上,一雙眸子滿是請求。

簡裝,庄先生不由得揮了揮手,無奈的看著他:「其實也說不上是什麼建議,只是我看著這上面所有關於病情的記在,大多都是有著他們獨特的方式,甚至都是一些咱們看不懂的內容,尤其是一些專業的詞句,我們完全是看不懂的。」

說著,庄先生翻開這本書的其中一頁指著上面的某個圖騰:「你看,這個就是我們從沒有見過的,如果真的想要有什麼進展或者突破,我們一定要知道這裡面的內容記載的到底是什麼。」

梁亞博一聽,頓時就轉身坐在椅子上無奈的搖了搖頭:「庄先生,不滿您說,其實我已經找不到這位雲先生了,就連這本書,他也是匆匆扔給我,就直接走了。」

「這本書對於他來說,應該是無比珍貴的。」

庄先生蹙眉:「梁先生,老朽以為這件事情一定要同懷璟說清楚,否則,如果讓懷璟知道你有事情在瞞著他,他一定會很難過的。」

「不,暫且先不要告訴他,我們兩個人商量著處理這件事兒吧,畢竟懷璟與雲先生之間,肯定是沒有辦法平心靜氣的去交流了!」

梁亞博無力的嘆息一聲:「庄先生你見多識廣,可否見過這上面的某些文字?」

庄先生仔細的打量著上面的內容,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我還真的沒有見過這上面的文字和內容,仔細看一看,我也覺得這些字體像是某些古文字的形態,可是卻又天差地別。」

「失之毫釐,差之千里,這種東西,如果我們自己翻譯錯了,很有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所以我們還是不要扇子翻譯李曼的內容了。」庄先生建議到。

梁亞博卻蹙眉,看著書上的內容,忽然有了自己的想法。

「庄先生,以您的智慧,我們一定會有更多的辦法去解決這件事兒,但是我以為,我們可以一邊翻譯這上面的文字,一邊去找雲先生,忽又在此期間我們就找到了解救喬喬的辦法!」

梁亞博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畢竟這話總師請,如果處理不好,很有可能就會害死柳喬喬。

聞言,庄先生蹙著眉頭開始思索著他的題意。

思索良久,他才緩緩開口:「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這個方法太冒險了,如果一個不下心,我們真的就會害死許夫人,所以此前,我們絕不可以拿著許夫人來做這個解藥的試驗。」

梁先生也點頭稱是:「這倒是個好辦法,只是,這期間我們一定要瞞著懷璟,如果被他知道,我們有雲先生的東西和線索,他一定會綴著不放的。」

庄先生地拿了點頭,隨即四下看了一眼,確定了沒有其他人,才有繼續壓低了聲音:「那你到底有沒有解救許夫人的辦法?」

既然有這本書,肯定也會有解決的方法。

「我沒有解救的方法!」梁亞博失望的垂下了頭:「其實我也想過,或許我可以自己去研究這個解藥,但是之前,我曾經特地吧柳喬喬身體內的血液放出來一點,然後放進去我研究過的藥物。」

「結果如何?」庄先生眨了眨嚴禁看著他問道。

然而梁亞博卻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效果,反而把血液里的面毒素加大了,可想而知,如果把我研究出來的要給喬喬吃下去,肯定會害死她的。

庄先生點了點頭:「的確如此,如果我們擅自給許夫人吃藥,反而會適得其反。」

說著,他已經把上卷書翻閱到了傀儡的那一夜。

這行面的內容可以用博大精深來概括了。 庄先生看到裡面的內容是,險些沒把自己直接掉進『這本書』裡面。

梁亞博蹙眉,一把抓住了庄先生的手臂,質問道:「先生,你是不是被這本書迷惑住了?」

庄先生雙眸有些微微凝滯,抬起頭看想梁亞博的時候,竟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冷笑。

梁亞博全身一哆嗦,心裡頓時就明白,庄先生明顯是已經被這本書困住了心智!

這本書很詭異,但凡接近它,帶著貪婪的或者不該有的想法時,就會被困在裡面不可自拔。

這件事兒還是雲先生臨走的時候特地囑咐過他,千萬不要再看這本書的時候又任何的欲。望和邪念,否則人的心智就會被困在裡面出不來了。

思及至此,梁亞博也顧不上太多,上前一把將庄先生拽到了椅子上,然而把書搶了下來,拿起一碗茶水直接潑在了庄先生的臉上。

一股清涼的水順著頭頂直接滑落,庄先生猛然一哆嗦,眨了眨眼:「我這是……我這是怎麼了?」

梁亞博嘆息了一聲:「先生可否願意告知在下,剛剛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您有什麼想法?」

「想啊?」庄先生愣了一下,隨即回憶起剛剛自己的想法,雙頰微微紅了紅:「其實剛剛在看到這本書的時候,我就覺得裡面的內容非常的高深,如果可以研究透徹,一定會成為當代大儒之家啊!」

聽到這話,梁亞博險些沒笑出來,卻一直在強憋著自己的笑意,無奈的額嘆了口氣。

「這位雲先生倒也不是個騙人的傢伙,他曾經警告過我,出來想要看關於柳喬喬病症的額地方,但凡接觸的其他的領域,千萬不要又任何不好的心思,尤其是您這樣貪婪的心思,但凡有了,就會被迫沉浸在裡面不可自拔!」

聞言,庄先生不禁大吃了一驚:「這本書竟然這麼可怕?難不成這裡面又他獨特的秘法?」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有一點我知道,就是關於雲先生這個人,亦正亦邪我實在是搞不懂,尤其是上次,他還給了我一種葯,期初給喬喬吃下去的時候,令她險些喪命!」梁亞博嘆了口氣,無奈的蹙著眉頭。

頓了頓,隨即他又開口:「後來我直接去秦府找他,他直接給了我另外一瓶葯,說是只要吃了就可以讓喬喬好起來,我最後沒有辦法,尋思著試一試,結果,喬喬還真的好起來了。」

庄先生蹙眉,看著他:「你是說,許夫人吃了他給你的第二瓶葯,才好起來的?」

梁亞博點頭。

「那……有沒有可能是因為,這兩種葯的藥性碰過到了一起,才會導致了今天的毒性啊,著雲先生給你的東西,縱是說一半留一半,他既然說可以讓許夫人好起來,就肯定還有一半是沒有說出來的!」

庄先生開始一一分析起來。

聽了庄先生的話,梁亞博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全身的汗毛都戰慄了起來。

「庄先生,您不愧是夫子,您說的這些話,我以前都沒想過,近日被你這麼一點,竟然才反應過來。」

說著,梁亞博急忙打開了書,開始查找這關於雲先生前後給的兩瓶葯。

翻來翻去,卻一直也沒有找到相關的內容,心底不禁升起了一絲煩躁之氣,甩手就把書拍在了桌子上。

「著該死的書,竟然沒喲我要找的內容。」

「應該是有的,只是你沒有看到!」

說著庄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氣,平定了自己的心念,才敢再次打開這本書找到了柳喬喬病症的那一夜。

「你看,這上面就又提到過,關於許夫人病症的原因!」庄先生指著這本書最上面所記載的內容,認真的說道:「你呀,就是心浮氣躁了,畢竟這麼長時間,你肯定是最擔心的。」

「您……您竟然……」

梁亞博沒想到庄先生竟然會如此的明白他的心思,不禁感動的熱淚盈眶。

聞言,庄先生不禁嗤笑了一聲,指著他的臉:「你啊,什麼都寫在了臉上,如果真的是因為兩瓶葯導致許夫人出事兒,你肯定會難過的無地自容,所以你很擔心,但是你又害怕!」

聽庄先生把自己的心思爍的如此透徹,梁亞博險些沒直接抱著庄先生大聲痛哭。

「唉,還是您能明白我的心意,不過正是因為這一點,我才更擔心這其中的內容啊!」說完,梁亞博指著上卷書:「庄先生,您在這裡面還找到了什麼?」

庄先生指揮某一行:「你看,這上面標記了,這種病源自於雪山聖女,這是一個靈魂傳承的象徵,是這個種族的最高統治者,這也就代表著她的領會是可以一代一代傳承下來,而不會被時間的限制給銷毀。」

「這一行我看過了,可是我沒有看出什麼奇怪的地方。」

梁亞博蹙眉,直接坐下來又重新在書上讀了一遍這個內容。

然而依舊什麼都沒有看出來。

「你接著往下看,這上面講到,雪山聖女如果到了一定的年紀,沒有被族人找到,並且給予神葯守護,那她就會在一年之內香消玉殞!」庄先生說到這裡的時候,自己的眼皮都不禁跟著跳動了好幾下。

如果雲先生把這本書交給了梁亞博,那就證明他已經認定了柳喬喬就是所謂的雪山聖女。

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必須在一定的時間內,給柳喬喬找到他的族人和神葯。

「難道,雲先生就是這上面所謂的族人么?」梁亞博也不禁有些驚訝的回頭看著庄先生問道。

庄先生蹙眉,一臉不敢確定的表情看著書上的內容,深呼了一口氣。

「你在往下看一看吧!」轉先生指著書上面的內容,繼續時讀道:「如過聖女再度香消玉殞,她的靈魂將再一次重生在被人的身上,此前要想把她的靈魂困住在某一個空間內,就必須用獨特的方法製造出一種迷.葯,前後相繼服用之後,聖女的靈魂將永遠無法離開固定的某個時空內。 「那這不就代表……雲先生以為喬喬就是他們族人的聖女?」

梁亞博大吃了一驚,不敢相信的驚呼了一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那……喬喬會不會死?」

正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驚的梁亞博和庄先生不禁都紛紛看了過去。

「懷璟?」梁亞博心虛的喚了一聲,急忙撇過頭,不敢多看他一眼。

「你為什麼給她吃那些葯,沒吃的話,或許就沒事了!」許懷璟腥紅著眼睛等著梁亞博,聲音帶著哽咽的指責道。

「先不要動起氣,這下面還有東西沒有看完!」

庄先生急忙站起身,在二人之間調和起來。

畢竟這兩個人一直都是好兄弟,如果真的因為這件事兒搞得不愉快,那大可不必,因為這本書下面還有一部分內容沒有看完。

說完,庄先生拉著許懷璟坐了下來。

「先不要動氣,我們現在如果不凝成一條繩,恐怕遇到難題,我們都會被陷進去,到時候誰來救許夫人?」

庄先生見許懷璟還是一副怒火中燒的額模樣,不禁斥責了一句。

聞言,許懷璟這才蹙著沒,收回了憤怒的目光。

「好了,懷璟,你就不要怪亞博,他畢竟也是為了你們好,如果換做是你,你不會做同樣的事情么?」庄先生拍了拍許懷璟的肩膀:「所以,你們是好兄弟,對方才會不顧一切的去做這些。」

「懷璟,我知道你肯定會生我的氣,但是我已經儘力了,我……我也不想讓你失去摯愛。」

梁亞博眼神閃躲的說著,當然,他也有自己的私心,他不想讓那個自己心愛的人,就這樣死去。

「現在你們啊,該好好的琢磨琢磨著個上卷書的內容,這裡面肯定還有一些東西能琢磨出來,你們誰都彆氣餒!」

說著,庄先生起來把二人都拽著坐在了椅子上。

「我剛剛才讀了一半,這底下還有內容!」庄先生見二人的氣氛不好,一時半會兒肯定也沒辦法何昊,索性不如一起坐下來,好好地琢磨一下這件事兒該怎麼解決。

待他們都坐了下之後,庄先生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看著,這上面姐說的內容,大致的意思就是指,著聖女的靈魂是可以在各個時空轉換的,可以轉換成各種形態,所以要想把聖女的靈魂所在某個固定的地方,那就的這兩種葯,把她永遠的鎖在這個形態裡面。」

庄先生越說,越覺得這件事情匪夷所思。

「我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就沒有聽過見過,跟這個相關的事情。」

梁亞博看了許懷璟一眼,心底雖然有些愧疚,可卻也沒有辦法再讓二人的友誼回復到最初的時候。

「我行醫數年你,其實倒是遇見過類似的事情,但是這也只是類似而已。」

許懷璟拿過書,可是自己也不認識多少字,索性不耐煩得又扔回桌子上。

「庄先生,那你繼續往下讀,看看有沒有什麼可靠的信息。」

庄先生點了蒂娜頭,急忙拿出書籍開始繼續讀了起來。

不過片刻鐘,庄先生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底下的內容,有些我就看不懂了,不過大致的意思還可以猜一下!」

「那大致說了什麼?」梁亞博不禁有些緊張。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