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等級:20

需要等級:20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好東西,加防加血,比自己身上的鐵羽戰甲強多了。連忙把新戰甲穿在身上,頓時防禦變成91,內防增加到25,生命變爲380點,生存能力再次大大提升。

打開卷軸一看,哈!居然正是自己想要的解毒藥劑配方

銀翹解毒丸,需要:銀翹×20,蛇果草×20,天山雪蓮×10,解毒,並免疫毒素攻擊2秒。

陳寶昕皺眉:“這些藥材好像都比較稀少啊,不知道什麼地方有,看來要去官網上查看一番了。”不管那麼多先學了再說。

將鐵羽戰甲丟進揹包裏,開始回城。一路上又殺了幾十只野熊,收集了幾個熊膽,煉製出10個回春丹,這可是三級藥品,商店裏賣5兩銀子一個。

回到城裏,陳寶昕已經升到21級,發現熙來攘往的人很多,比平時多了不少,而且有些看起來明顯是很厲害的傢伙,這時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這次我們滅神公會一定要將這把槍拍到手!”

轉頭一看正是滅神狂龍,身後跟着一幫人,其中還有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幾人只顧說話,倒沒注意到陳寶昕。

“不錯,老大如果有了這把槍,那肯定會成爲天下第一高手!”另外一個明顯是馬屁精的傢伙道。

…………

陳寶昕心裏暗爽:看來自己打出的【虎咆槍】今天晚上能賣個好價錢了。

看着人多,陳寶昕將揹包裏的鐵羽戰甲拿出來,提在手上,高聲叫道:“新手屬性裝備,鐵羽戰甲,只要500兩!新人都看過來!”

話一喊完,頓時就有幾個人圍了過來,等級在10-12級左右,身上穿的都是粗布白板裝,防禦基本在5點以下,實在是慘不忍睹。

“我要!”

“我要!給我!”

“我先看上的!”

………

陳寶昕有些無語,一件菜鳥穿的普通裝備居然都這麼多人搶,他大吼一聲:“別搶,價高者得!”

場面頓時便安靜了下來,但是馬上幾個菜鳥就開始叫價了。

“550兩!”

“650兩!”

“700兩!”一錘定音,一件防禦9,體魄+2的新手裝,居然賣出了700兩的高價,相當於陳寶昕幾天的生活費了。

收了錢,正要離開,卻聽得一聲:“小子,你等等!”

陳寶昕轉頭一看,又是熟人:“喲!大哥!真巧,有什麼事要小弟效勞的?”來人正是以前買過陳寶昕狼牙槍的獨孤天風,現在也上升到了21級。

“小子,你身上衣服怎麼賣?”獨孤天風此時正兩眼放光的盯着陳寶昕身上的【青紋鱗甲】。

我靠,原來這小子看上了自己身上穿的鎧甲。陳寶昕愁眉苦臉的道:“大哥,我就這一件衣服,賣了我穿什麼?”

“孃的,你小子不就是想要錢麼?老子出1萬,賣不賣?”

陳寶昕嚇了一跳,這可相當於杜瘋子一個半月工資啊,哪有不賣的道理,但是他不動聲色,繼續苦着臉道:“大哥,我真的只有這一件!”

“好!再加2千!”獨孤天風用手輕輕撫摸着陳寶昕身上鎧甲的紋路,猶如色狼看見了美女,那神情讓陳寶昕一陣惡寒。

“大哥,這衣服是內外雙防加高血哦!”

“15000再加上老子身上這件,總行了吧!”獨孤天風急忙急火的道:“快點,老子還要去參加拍賣會,耽誤了時間要你好看!”

“行行!大哥!你真是爽快人!”陳寶昕心裏樂的開了花,將【青紋鱗甲】脫了下來,打開交易界面,放了上去。獨孤天風很快打過來15000兩銀子,另外放上一件鎧甲。

叮咚~

交易成功,15000兩銀子入賬,陳寶昕賬戶上的銀子增加到17700兩。

獨孤天風迫不及待地穿上【青紋鱗甲】又開始非常自戀的耍起了花槍,贏得身後幾個跟班的如潮馬屁。

陳寶昕心裏大汗,暗道:孃的,以後還是少跟這些傢伙打交道的好,整個一羣心裏變態。獨孤天風交易過來的是一件普通裝備:

【黑鐵皮甲】(品級:普通)

防禦:16

冰凍時間:-5%

需要等級:13

穿上之後,防禦生命比以前直線下降,但是看着賬戶上的1萬5千塊,陳寶昕直接把這個問題忽略了。

完成交易後,陳寶昕迫不及待的來到神刀門接引使者處學習技能。展開對話後,使者看着陳寶昕道:“很好,想不到你這麼快就領悟了本門的入門功夫。接下來本使者就傳授你另外幾樣功夫,你要勤加練習。”說完又拿出兩本祕籍遞了過來。

“是是!”陳寶昕激動地接過祕籍。

“嗡!”

陳寶昕腦海裏又是一片混沌,緊接着一個鈴聲迴盪在耳邊——

“叮~!”

系統提示:你成功領悟了技能----

【戰魂】:增加生命上限5%(被動-1級)。

【斷水】:對目標造成125%的傷害,30%機率隔斷目標生命回覆時間3秒,冷卻時間10秒(主動)。

爽!

終於學會增加生命的技能了,這是戰士類職業的通用技能,血牛的作用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體現出來,當然現在等級還低,到了一定等級這個技能的優勢就會明顯了!

【斷水】這個技能也相當厲害,3秒隔斷生命回覆,高手之間這個時間已經足夠決定勝負了。

另外前面學習到的【基本刀法】與【活血】兩個技能,也提升到2級,攻擊力與回血速度都有所提升。

然後陳寶昕又不死心的去跟使者對話,但是依然沒有隱藏任務可接。正在這時,接到系統公告:拍賣會5分鐘後正式開始,請各位玩家做好準備,準時參加。

參加拍賣會要繳納50兩入場費,陳寶昕根本沒打算去湊熱鬧,反正有系統打理,看與不看也沒什麼分別,錢又不會少。於是陳寶昕登出遊戲,出門吃飯。

身上有了錢,自然是不能再只吃面了,來到鄉村基,點了一份功夫雞腿套飯,一大碗熱騰騰的牛肉米線,有滋有味的吃了起來,幾個小時沒吃東西餓得厲害,一份套飯和一碗米線被陳寶昕吃得乾乾淨淨。

回到家裏,已經快9點了,連接上網絡,登陸游戲。

剛上線,便收到系統提示:您委託鳳翔城拍賣行拍賣的【虎咆槍】已經拍賣,請查收賬目。

附帶的還有一條收款信息:鳳翔城拍賣行給您的賬戶上郵寄了68000兩銀子,請注意查收。

“68000兩!”陳寶昕趕緊揉了揉,沒看錯!後面是三個零!陳寶昕早先認爲如果能拍上50000就算是天價了,想不到超出了這麼多!現在有錢人還挺多的!陳寶昕喜滋滋的看了看自己的賬戶:85700兩銀子。

“哇哈哈!發了!”陳寶昕打開好友欄,看見杜鋒、鬼手、櫻桃、羅兒全都在線,每人發了個信息,速度!鳳翔城中心酒樓,分錢! 一秒鐘后,所有的士兵全部死亡,而高寒的前方則是還漂浮著那道天藍色的劍氣,高寒的劍指指著天空,天藍色劍氣也指著天空漂浮不定。

殘碎的屍體散落了一地,鮮血甚至都沒有流出,就被劍氣上的寒氣冰凍在體內了,地上反而沒有一絲鮮血的溢出。

剛剛高寒將黑劍變成天藍色劍氣的那一刻,只用劍指點了一下,黑劍就變成了天藍色劍氣。

若是現在林劍騰用的話,只能慢慢的將劍變成藍色劍氣,根本就無法做到這麼迅速。

而且,憑藉劍客的知覺,他能感覺出來,那柄黑劍被天藍色的三合劍劍氣充滿,這種感覺林劍騰是絕對不會感覺差的。

因為,他現在正要進入那個地步,若是當初他將三合劍氣修鍊到大成,就不會給高寒機會,將七訣劍術之困劍術修鍊成功了。

甚至有可能,他一出三合劍氣,高寒就失敗了,只有親身體會過**劍氣之三合劍氣大成,才會明白其可怕程度。

感受著面前這道天藍色劍氣中蘊含的力量,高寒自己都沒有信心用冰域擋下。

「不過……」高寒注視著面前這道天藍色劍光:「既然我修鍊成功了,那將是敵人的噩夢!」

說著,手指輕輕向嚴老大一點,天藍色劍光瞬間出現在嚴老大的旁邊,劍氣的速度都快趕上音速了。

嚴老大還沒有反應過來,都沒感覺痛楚,天藍色劍氣就透體而過,但是沒帶出一絲血花。

嚴老大費力的低下頭,看到自己胸口處的透明傷口,好像明白了什麼,兩手無力的抓了兩下,隨後停在半空中。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旁邊的那個紀少爺恐懼的看了嚴老大一眼,他沒有想到剛才還跟自己說說笑笑的人,居然這麼快的就死在自己的面前。

高寒倒背左手,右手成劍指,在空中舞動著,那道藍色的劍氣也在半空中急速飛舞。

隨後高寒劍指停在半空中,眼神看向紀公子:「接下來,該你了!」

「不要,不要……」紀少爺聽到高寒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瞬間瘋狂了:「你不能殺我。我是白城城主之子,你知道現在白城是什麼地位嗎?」

「現在就連皇室都不敢輕易的動白城,冰俠高寒會殺了你們的!」

「哦?是嗎?」高寒雙眼一眯,他沒想到自己現在名氣這麼大,居然連皇室都徹底驚動了,而且,將高家都捅了出去。

「你是如何得知的?」高寒面帶微笑的問道。

聽到高寒問話,他覺的自己突然有了生機:此人一定是恐懼與高寒的名聲,有誰不知道。高家現在有合靈武者。

光從大家所看到的表面看起來,高家現在就已經擁有問鼎靈國第八大世家的實力了。

但是其實,高家現在已經完全超越司徒家了。

就拿兩個合靈武者來說,就不是司徒家可以比擬的了。因為現在的司徒家就只有司徒威一個合靈武者而已。

而其他的家族則是不知,他們都隱藏的非常深。

只是拿那天來說,靈國西劍劍家,南谷段家。擁有的合靈強者就不止一個,皇室陸家,胡家。顧家更是不止一個合靈武者。

高家的兩個合靈武者算是少的了,更不要說只有一個合靈武者的司徒家了。

紀公子立刻哈哈大笑起來:「那是當然,你不要忘了冰俠高寒可是我白城的子民,我父親怎麼說也是白城城主,叫他高家向西,他們豈敢往東!」

高寒雙眼一眯:「你說的很對,沒想到你們居然清楚了,我決定要把白城這隻眼拔掉!」

「你說什麼?」紀少爺沒聽清,疑惑的問道。

這時候林劍騰笑嘻嘻的走了上來:「哎呀呀,哎呀呀,你今天可真是走運。」

「怎麼?你么打算放我了嗎?算是你們識相。」說完,他就打算走。

林劍騰搖了搖頭:「嘖嘖嘖,虧你還說高家唯你們的命令是從,連面前是誰都不知曉!」

「是是是誰?」紀少爺顫顫抖抖的問道,忽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總不該是冰俠高寒,與他的侍從任天狂吧。」紀少爺試探的說道。

聽到之後,林劍騰馬上鼓掌:「真不錯,真不錯,沒想到你還真的猜對了,你還真的不錯。」

「啊,不會吧……」那個紀少爺表情瞬間驚恐起來。

高寒則是臉色一冷:「廢話太多了,死吧!」

說著,手中劍指輕輕一劃,天藍色的劍氣瞬間從紀少爺的脖頸之上劃過,斗大的頭顱瞬間從脖頸之上掉了下來。

臨死之眼,雙眼睜得大大的,好似還在為碰到高寒的事情驚訝,他更加恐懼的是,剛才自己所說的那幾句話。

他記得自己的父親說過,現在在白城惹誰千萬不要惹到高家。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