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驚訝地發現,透着寒芒的長劍,不知何時竟然有一片碎步深深地嵌在當中,沒有絲毫的不合,好似自劍成當日就自然出現在當中一般。

這是驚訝地發現,透着寒芒的長劍,不知何時竟然有一片碎步深深地嵌在當中,沒有絲毫的不合,好似自劍成當日就自然出現在當中一般。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可怕!

太可怕!

院內衆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實力,竟然達到了這種地步!

“好了,你下去吧,還有人繼續要挑戰嗎?”居鎮言意味深長地瞥了眼卓天,對着院內的衆人繼續問道,後者無奈地撇撇嘴,果然還是被他看穿了嗎!

人羣中,葉山、福大海他們情緒激動,卓天太驚豔了,一次又一次讓他們吃驚,這份實力,太強悍了! “我!”

一個孤高冷傲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即一道白衣身影閃過,卓天定眼瞧去,這人長的好生俊逸,衣袂紛飛,劍眉星目,只是臉上好似染上了一層冰霜,如寒冬傲梅,孤芳自賞,拒人於千里之外。

“你要挑戰誰?”居鎮言眨眼笑問道。

“他!”白衣男子長劍出鞘,劍鋒生寒,劍尖直指卓天,那副冰臉上充滿着濃濃的戰意。

“好!”居鎮言二話沒說,直接拍手叫好,他正後悔剛剛點出了卓天的那一奇招,讓衆人驚懼,不敢再挑戰他,沒想到還會有人要挑戰,心中大快!

“夜水!”白衣男子寒目盯着卓天,扣劍作揖,冷冷道。

卓天很無奈地翻翻白眼,心道,我就這麼弱嗎,一個個都喜歡挑戰我,也作揖道:“卓天!”然後頓了頓又問道:“你爲什麼要挑戰我,因爲我弱?”

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馴夫記 他可不信剛剛自己對付柳揚那一招,沒給他們威懾,那他還真無奈了。

夜水冷冽的臉龐上目無表情,看了眼被選中的其他九人,冷聲道:“不,因爲你很強,比他們強,而我只對強者感興趣,還有你的劍很快,我很欣賞!”

卓天無奈地撇撇嘴,別人巴不得挑戰弱者。

而有些人則是腦袋抽風,盡喜歡挑戰強者,或許有的是想顯威風賣弄,但卓天面前的這個傢伙顯然不是。

“來吧!”卓天面色微凝,面前這個冰塊男給他的感覺很危險,那一柄寒劍應該也十分了得。

夜水二話沒說,直接動手開打,腳步連移,沒有動用身法,之前卓天的比鬥,他自然也看出了卓天不會身法,若是他以此取勝,又有什麼勝利可言。

手腕轉動,寒劍連連揮舞,速度奇快。

一劍七花!

好快的劍!

“這夜水竟然是以快劍爲長,難怪他要挑戰自己!”卓天心道,手中也是不停,黑劍鏘然出擊,速度奇快,手腕一抖,黑影閃爍,竟也是一劍七花。

鏘鏘鏘!

兩柄長劍砰然相交,火花四濺,以快對快,拼的全是手法與速度,也幸好卓天練習純陽初動,練就了一手快劍手法,不然還真有些應付不過來。

劍光流轉,兩道劍影忽生忽滅,快劍如流星,飛速似閃電,拼鬥的酣暢淋漓,卓天不由大呼:“好劍法!痛快!”

比鬥剛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狀態,雙劍交接,院內的衆人根本看不清卓天和夜水的招式,只見兩人你來我往,誰也不遜於誰,長劍快的看不清絲毫模樣。

好強!

衆人不由感嘆,就連那被選中的九人也是一陣驚訝!

這夜水的實力好強,若不是挑戰了卓天,他們還真有些對付不了。

唰唰!

陡然兩人身影一閃,各自退到一邊,夜水的冰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道:“你果然很強,接下我這一招,若是你能夠接住,我便認輸!”

卓天也是從未遇到這般厲害的對手,而且夜水的劍冰寒而不陰邪,劍品即人品,說明他也是一正直之人。

卓天很是興奮,這樣的對手,太難得了,酣道:“好!”

夜水身影連閃,長劍劍尖上下跳動,劍走偏鋒,如若遊蛇般,陡然往卓天刺來,驟然間看去遇被那毒蛇盯着絲毫無異。

卓天面色凝重,不敢有絲毫小覷,夜水之劍上下跳躍,在他看來,就似有兩柄劍一起攻來一般,根本抓不住絲毫的漏洞!

“純陽轉輪!”

倏然間,卓天腦中靈光閃動,好似從夜水的快劍中悟出了什麼,手腕連轉,黑劍飛舞,劍影飛閃,在他面前好似有一道黑色太極長輪驟然出現。

純陽轉輪除了與純陽無極配合連招,單獨一招拿將出來,卻也是防禦的絕佳招數。

之前卓天執着於掌控劍氣化輪,卻是鑽進了死衚衕。

此時瞧見夜水這舞劍之法,登時心中一亮,想出了以快劍化輪,雖然還有些不純熟,卻也可以暫時使將出來。

黑色太極劍影在卓天面前悄然出現,雖有些地方還有殘缺,但也無傷大雅,夜水一劍刺出,竟也進不了分毫。

手中用力,想要以長劍猛地突進,卓天微微一笑,黑劍帶起他的長劍,連動着太極模樣轉動起來,以柔克剛,隨即夜水就覺自己的手中之劍不停使喚地亂顫,不久即被卓天挑飛了出去。

唰!

長劍脫手,夜水身影一閃,往後連退,卓天也沒有趁機追擊,劍勢一頓,收住招式,微笑地看着他。

“我輸了!”夜水也是錚錚男兒,自然不屑做那抵賴之事,撿起飛走長劍,跳下臺去,又扭頭道:“我還會再來挑戰你的!”冰山般的臉上,佩服、興奮、不屈、桀驁的神情一一閃過。

卓天也是大笑地點點頭,這樣的男子,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道:“隨時恭候!”

夜水朝他點點頭,隨即閃入人羣當中的偏僻角落。

而院內衆人卻纔從那激烈的比鬥中反應過來,登時大拍手掌叫好,卓天的名字也被他們牢牢記住,大呼厲害。

居鎮言露出狡猾的笑容,暗道:“果然是南狂前輩看中的小子,剛剛那劍術好生奇特,好像在哪裏見過,怎麼想不起來了,哎,老了…”

“好了!還有沒有要繼續挑戰的!”居鎮言上臺壓壓有些爆場的氣氛,沒想到自己有意要整弄卓天,卻成就了他。

他話音剛落,就有許多人舉起了手,卓天眼皮一抖,心中大罵,“不是吧,這麼一羣人,都來,開玩笑吧!”

也是他想錯了,剛剛他和夜水精彩的比鬥,激發了下面敢看的少年心中熱血,都想上臺比鬥一番。

衆人並非挑戰的是他,而是另外九人,代表者,有能力者居之。

卓天的實力已經完全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自然不會有人再去踩他的臺,幾百號人的蜂擁相鬥,卻也把另外九人給徹底累慘了。

大院比鬥,也整整持續了一整天才落下帷幕,因爲沒人找他相鬥,卓天倒是悠閒的很,欣賞着比鬥,不時再和一些過來探討劍術的弟子們相互交流一下心得。

他平易近人的性格更是在南院弟子心中地位攀升,之前被他救過的南院弟子更是無償地幫他幫他打起了廣告,吹揚他的劍術如何如何了得。

卓天只能無奈地翻眼,也不好拒絕別人的一番善意。

倒是葉山,讓他不由眼前一亮,昨天還只是劍元三段實力,剛剛一番比鬥下來,雖然敗給了對手,但竟然有些要突破的徵兆,看來他若是好好研習那功法,未來也是不錯的! 待所有比鬥完畢,卓天也不得不佩服居鎮言的眼力,雖然場上九人累的氣喘吁吁,卻沒有一人被擠兌下去。

居鎮言冷厲的臉上堆滿了笑容,嘿嘿直笑,和那之前冷傲的模樣絲毫不符,好似在醞釀着什麼陰謀,笑道:“現在你們都印證過了他們的實力,到時候他們表現不好可不要怪我。”頓了頓,又搓搓手,繼續笑道:“我剛剛看了這麼久,也是被你們的熱血燃起了激情,我決定了這次大比,非第一不要!如果沒有得到的話,嘿嘿,你們懂的!”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臉比吃了黃連還苦。

第一?

不是要他們命嗎,那榜單第一第二的楚痕、唐陽是吃素的,這麼隨意就能打敗!

居鎮言沒有多言,只是眼角餘光有意無意瞟了眼卓天,如狐狸般隱晦笑笑。

卓天撇撇嘴,他算是看懂了,這傢伙就是跟自己過不去,要讓他去戰第一第二的楚痕、唐陽。

“好了,今天到此爲止,回去吧,準備明天四院大比!”居鎮言冷了冷臉色,揮揮手示意散場。

卓天和葉山走在回院的路上,福大海這傢伙自從他和夜水比鬥過之後就不見了,葉山說他急衝衝地回家了,不知道這奇怪的傢伙又要幹什麼。

就在兩人走在幽寂的山路上時,葉山正好學地向卓天求教劍術和元氣上的一些困厄,卓天也耐心地解釋着,卻聽後面平地響起了一聲尖銳的呼喊。

兩人頓住身形,那呼喊聲也越來越近,只見一個肥碩的身影不斷往兩人奔來,不是福大海又是何人。

福大海好不容易趕上卓天他們,在兩人面前喘着粗氣,卓天好奇地問道:“大海,你幹什麼去了?跑這麼急幹嗎?”

福大海氣喘吁吁,也沒什麼力氣說話,在這陡峭的山路上追趕卓天他們實在太過耗費他的力氣,只拿出一個厚厚的小本子和一紙卷軸遞給卓天,然後兀自喘着粗氣。

卓天有些莫名其妙,接過小本子和卷軸看了起來,厚厚的小本子上滿滿的都是筆記,卓天翻了一陣,竟然古劍宗入門的一千名弟子的信息差不多都在這裏,元氣等級、所善用的劍術等等,卓天驚訝莫名,這胖子是哪裏弄來的這些東西。

在看另一紙卷軸,更是驚訝一番,靈級中等身法,驚鴻踏雲步,踏雲而走,驚鴻無影!

他現在缺乏身法武技,大海難道是特地去爲他找尋功法的?

而且還是靈級中等身法,價值完全不遜於他之前賣出去的那一柄黑劍,甚至還尤有過之。

還有這滿滿一本子資料,不正是四院大比所必須的嗎,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合上卷軸,卓天哪還想不明白,難怪這胖子這些天一直早出晚歸,忙活不停,原來是去幫他收集這些資料了。

卓天抿抿嘴,心中感動莫名,道:“大海,你這身法武技不會是剛剛從家裏拿出來的吧?”

福大海擦擦額上的汗水,臉上憨憨笑笑,道:“是啊,剛剛看卓大哥你沒什麼厲害的身法相助,劍術雖強,身法也要與之相配,若是沒有好身法相助,只能被動挨打,我就回家拿來了這身法,應該還可以湊活用用!”

卓天點點頭,福大海說的完全沒錯,他先前比鬥,身法始終是他的一個弱點,只能被動地等人來攻,實力相差些還要好應付,若是相當的話,很容易被別人抓住弱點,一擊攻破。

但這畢竟是靈級身法,也屬於難得的身法,大海這樣拿給自己修習,會不會給他惹來麻煩,當下問道:“大海,這身法這麼貴重,你父親知道你拿給我修煉嗎,會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

福大海拍拍自己的胸膛,豪氣干雲地笑道:“卓大哥,你儘管放心修煉就是了,我父親非常支持我,而且只是一部功法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暗地地卻是悄悄抹了把汗,這身法可是他老爹最稀罕的寶貝,只能祈禱卓天能儘快修煉好,好還回去,不然他這一身肥肉,估計又要被一番折磨了。

卓天點點頭,摟上他的肩頭道:“大海,我們永遠是兄弟!”

福大海也是點點頭,忙活的這幾十天終於沒有白白浪費。

不需要卓天多麼熱情的話語,他只這一句話,就已足夠。

福大海發覺,和卓天、葉山在一起,完全不需要來商人那爾虞我詐的一套,反倒是最直接淳樸的的話更能靠近他們,不需要自己說一句話都要思前顧後考慮是否可以。

福大海笑道:“這驚鴻踏雲步你還是快些修煉的比較好,爲我們爭個第一啊,我可不想被那個變態居師兄折磨半年!”

卓天哈哈大笑,點點頭,不禁莞爾,若是這胖子被居鎮言一番打磨,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

卓天有了身法武技,也趕緊告別了葉山、大海兩人去修煉身法,一晚時間雖然不長,但也不短了,若是能夠把握好,讓他掌握好這門身法也是足夠的。

驚鴻踏雲步!

靈級中等身法,身若驚鴻,踏雲而行。

夜色黯淡,卓天立於一片青翠的林間,微風拂動,林葉西斜,聲響不停。

元氣吞吐,卓天心神沉於體內,丹田之中元氣緩緩流動,按着卷軸之上的身法路線運轉,淡淡的元氣隨着他的操控,緩緩向雙腳經脈流去,慘淡的月光下,他的雙腳忽閃忽閃地出現點點亮光。

全身心地凝集着元氣,隨着他的呼吸,腳下元氣也是不斷匯聚增強,待雙腳上的元氣漸漸凝實,好似一雙白靴出現在腳上。

望着那散發着白芒的雙腳,卓天微微一笑,心中微凜,按照卷軸上的步法,緩緩走動起來。

唰!

只是甫一劃動雙腳,人影一閃,往前直奔而去,速度比起平時奮力奔跑竟是強了一倍不止。

登時興奮莫名,沒想到第一次御使身法就能這麼厲害,心中大喜,心神一亂,驟然間氣息大亂,元氣在腳間四處亂竄,讓他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惹得仙子姐姐嬌笑不已。 一夜修行,卓天清晨在葉山的叫喊下匆匆往南山大院趕去,居鎮言已經早早地等候在哪裏,瞧見他們過來,向卓天招了招手示意他過去。

卓天走到他的身邊,居鎮言隨意拋來一件青衫,道:“換上這身衣裳,準備參加大比!”然後便不再言語,冷厲的面龐上目無表情。

卓天伸手接住衣裳,瞧見居鎮言今天衣衫有些不同,雖然還是青衫,後背卻多了兩個蒼勁的古字,南狂!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