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魂道吧?”洪武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魂道竟然有這麼神奇的地方,難道,魂道並不能以實體來攻擊,而是要以靈魂來戰鬥嗎?”

“這便是魂道吧?”洪武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魂道竟然有這麼神奇的地方,難道,魂道並不能以實體來攻擊,而是要以靈魂來戰鬥嗎?”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說着,洪武突然將自己的元神給放了出來,元神一出來,頓時向着一隻幽魂飛去,只是一拳,便將那隻幽魂給擊了個粉碎。 洪武雖然活過三世,卻並沒有任何一次修爲超過了化神,因而從來沒有使用過元神離體進行攻擊,唯獨這一世,修行了人道功法之後,掠奪了歐陽的修爲,成就了大成巔峯,因此纔可以將元神給調出來。

一般人的元神,卻是最脆弱的,因此修士與修士戰鬥,似乎從沒見過有人會把元神給召出來攻擊。至少洪武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頂多用的是神識。

神識與元神不同,神識是從識海發出來的,它是一道精神。若非要打個比方,這元神便是一盞燈,而神識便是燈的燈光。

神識被消耗掉了,只要元神還在,便可以不斷地補充,但是元神若是被消滅了,那性命便玩完了,更何談神識?

所以修真界的修士們,從來沒想過元神也可以戰鬥,他們做的工作,只是如何增強神識,如同如何讓一盞燈變亮,卻從來沒有人試着去使元神變強,這使得元神變強的工作,便彷彿是使得一盞燈的燈盞由瓷器變成銅器。

現在這個幽魂擂臺,卻似乎是給洪武打開了一扇門,一扇如何強化元神的門,一扇使用元神戰鬥的門。

元神具有的特性是可實可虛,介於虛與實之間,一旦實體攻擊過來,便可以將元神化虛,一旦神識攻擊過來,便可以將元神凝實,這樣虛與實的轉換。便可以使得原本十分脆弱的元神變得堅韌無比。

當然,當這種堅韌轉化成攻擊力的時候,便更加強大了,它可以靈活變換形態,若是運用得當,一個瞬間便可以將自己的元神放出千萬裏,一個瞬間又可以收回來,這樣的攻擊方式,不但快,出其不意,更加因爲方式變化無窮,而使人防不勝防。

洪武在擂臺上不停地搏殺這些幽魂,一開始元神還是很脆弱,也很弱小,只不過搏殺了幾隻,便得退回來休息一陣。

但是洪武很快發現,元神也可以使用人道篇的功法進行掠奪,而且元神上的掠奪根本沒有副作用,竟然可以不停地掠奪幽魂來強大自身。

洪武的元神不停地“吃”進幽魂,一時間也不停地壯大,彷彿一個巨大的氣球一般,將這些幽魂化成了空氣,以擴大自己。

臺下的三條蛇都看呆了。

忘川吐吐信子道:“好傢伙,這小子倒真有一手,看來九幽你再不認輸,你這些年養成的幽魂可要都成他的盤中餐了。”

“是啊,九幽,你還不叫停,難道你不想要自己的這些幽魂了嗎?”

“哼,我承認這小子有狂的資格,的確有兩下子,只不過我的這些幽魂豈是這麼容易吃下的?你等着吧,你看這小子現在的元神漲大到什麼樣子了。”

他們說話的時候,洪武卻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此時他的元神已經佔了半個擂臺,可是這些幽魂竟然受了指揮,還是源源不斷地往自己的身上撲來。

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元神,讓自己元神不再吞噬這些幽魂。眼看這些幽魂一隻一隻都衝着自己撞來,以一種自爆的方式成全了自己。

使得自己的元神一再膨脹。

可是這種膨脹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情,洪武也感覺到了這種危機。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正在這時,識海里傳來了一個聲音,這聲音卻是黃泉的。

黃泉是三條蛇之中,最看好洪武的一條,它之前也幫洪武說過話,對洪武的悟性與實力有一定的認可。因此它見洪武現在這個樣子,不由也擔心起來,於是傳音給洪武。

“小子,你現在有幾個解決辦法,第一個是元神分裂,若是能強行將自己的元神分裂成數個元神,便不會有爆炸的危險了。第二個是元神傾吐,將這些吸收進去的幽魂都給吐出來,一個不留。”

“這兩種辦法都有副作用吧?”

“爲了保命,當然都有副作用了。除非你擁有半步地仙的能力,將多出來的部分元神打入小世界之中。”

“打入小世界之中?請前輩教我方法。”

“這個方法教給你也沒有用,就算你機緣巧合擁有了小世界,也並不能在大成期的時候將元神吸入小世界,除非你能找到一個半步地仙修士,將你的元神引進小世界。你別指望我,這是九幽在考驗你,我無法插手九幽的考驗。”

“多謝前輩指點之恩。”洪武道了聲謝。

此時洪武的元神已經擴大到了一個極限的層次,竟然佔了大半個擂臺,眼看元神就要爆炸了。

九幽眯着眼睛,望着洪武的元神,淡淡道:“年輕人,現在你求饒放棄,我便收了這些幽魂。”

洪武卻是哈哈一笑,突然間,洪武的元神急劇變小,竟然在一瞬間恢復了原樣。

“這,這怎麼可能?”九幽突然叫道,它看向黃泉和忘川,“你們誰幫他了?”

“沒有,我們誰也沒出手。”黃泉也在納悶。

“那他怎麼會將元神轉移之術?”九幽一見洪武竟然可以將元神轉移,而且還轉移到不知何處去了,這些幽魂可都是它的心血啊。

再看臺上的洪武,元神突然間凝實起來,而且越來越凝實,原本都是虛化的元神,現在竟然凝如實體。

“這怎麼可能?”三條大蛇都同時對望一眼,“這可是連我們都不可能做到的凝實之術,魂道凝實之術啊。”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突然有一個聲音從洪武身上飄來,隨即,一條巨蛇突然顯了身形,落在三條大蛇的面前。這巨蛇正是巴菲特。

“你,你是我們少神主?”三條大蛇頓時大驚。

“少神主嗎?”巴菲特似乎回味似地咂了兩下嘴道,“好像的確有這麼回事,只不過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現在不是九蛇之島上的少神主了,而你們試煉的這位,纔是我的少主。”

“這怎麼可能?”三條大蛇更爲吃驚了,“你怎麼可以認區區一個人類爲主?”

“因爲人類,確切說我的主人,連同我的少主,可以給我以九蛇之島,即使是九蛇神主也無法給我的東西,那便是自由。”

“所以你當年才轉生出去,成爲天元大陸的一條凡蛇?”

“是的,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巴菲特道,“而且我生活得很好,將來會更好,謝謝你們掛念了,還有,謝謝你,九幽,給我少主這份大禮。” 洪武卻是也沒想到,這老巴竟然有這麼高貴的身份,竟然是少神主。

什麼是少神主,估計得從什麼是神主開始理解,那麼什麼是神主呢?

洪武的理解爲,這九條半步地仙的蛇,原本便是神,而那一條天空巨蛇,便是神主,顯然,神主要比神還要高級,地位要高出很多。

所以老巴是神主之子,這便是真正的高富帥了。

此時老巴幫着自己,凝實了元神,也便相當於使自己的魂道基礎夯實。的確修真界是從來沒有人去凝實元神,甚至就連仙界也沒有人去這麼做,只有從仙王往神一級晉升之時,纔會有這一步。

然而洪武卻不知道跨越了多少級,竟然直接凝實了元神。

此時他感覺自己的元神完全可以獨立出來,無論是攻或者是防,都比原來強大萬倍。此時的洪武,兼顧了強悍的身體,強大的神識,現在又有了強大的元神。這時候和半步地仙一戰,估計也不會落於下風了。

不過看上去老巴並不願意留在了島上,甚至覺得這個島對他來說是一種束縛。這當中會不會有什麼原因呢?

天空之中傳來陣陣雷聲,隨即,一雙巨大的眼睛亮了起來。

“神主。”三條大蛇頓時恭恭敬敬。

“我的孩子,你終於回來了。”天空巨蛇說道。

“是的,父親,但我並不願在這裏長呆。”

“我知道,當年你追隨一個人類遠走,也是我同意了的,那個人類是我看好的,在你隨他走之前,我曾經和他談過一席。

“你和我主人曾經談過一席話?”

“是的,若是沒有我的允許,他又如何能帶走你?”天空巨蛇說道,“你以爲當初你投生到修真界,便能脫離我的掌控了嗎?”

“不過你的那個主人,倒的確是復興九蛇之島的希望,也是讓我們重返神界的希望,現在眼前的這個少年人,我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你前主人的氣息,這應該是他的傳人吧。”

“是的,父親。”

“我一直以爲你的前主人是我們的希望,現在我才知道,他只不過是希望的引子,他固然能夠成神,但卻並不是能將我九蛇之島帶出修真界之人。”天空巨蛇說道,“真正能將我們帶出去的,只有這個年輕人。”

“是的,父親大人,少主的體內,有一個比修真界還要大的小世界。”

“你的意思是,讓九蛇之島進入那個小世界之內去?”

“正是如此。”

這時候洪武也開口了:“神主大人,依我看,我的小世界雖然暫時不如修真界,但是終有一天會超過修真界的,而且在我的小世界之內,也沒有戰爭,九蛇之島的族人們,完全可以在整個小世界當中自由自在地生活。”

“若是你有這份心,我在這邊先謝過了。接下來的試煉,我覺得該省也省了,另外,我需要向你借他一用。”

“回神主大人,巴前輩並沒有和我簽訂契約,我無權命令,若是他不情願,我也不能強制他。”洪武不卑不亢道。

“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天空巨蛇問道。

“回父親大人,這要看到底是什麼事了。”

“你這孩子,跟你那個主人學得這麼狡猾市儈,倒是無利不起早,你只管放心吧,我會給你好處的。”

“倒不用給我,若是能給我家少主一些好處,我便跟着你去。”

“來吧。”天空巨蛇雙目放出兩道光來。這兩道光落在巴菲特和洪武身上,頓時巴菲特與洪武被這光照到,身影憑空消失。

在一個虛空的密室之中,天空巨 蛇幻化的青年,浮在空中。

巴菲特和洪武也同樣懸浮着。

天空巨蛇的目光掃向兩個人,說道:“我的孩子,你可知道,我等你爲了回到這裏已經等了萬年了。”

“等我回來做什麼?”

“你可聽說過神之死?”

“神之死?”

“對,我的孩子,這又有一個名字叫諸神的黃昏。其實我們神,也是會死的,我們神在遠離了神界之後,身體會一直衰弱下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除了回到神界,我們並沒有第二個選擇。”

“難道說,父親大人您要死了嗎?”

“是的,當年我以神力將九蛇之島從神界脫離出來,那時候便已經相當虛弱了,而現在我又在異世界的時間之中,被異世界的天道所影響,不停地衰弱下去,所以,我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已經不久了。”

“可是,那該怎麼辦啊?”巴菲特頓時慌了神,對於一個神之子來說,也相當於擁有了無盡的生命,也就擁有了可以任性萬年的時間,可是現在一聽說父親竟然要死去,這讓他一個任性的“少年”一瞬間要長大了。

“現在我只有兩個願望。”天空巨蛇說道,“第一個願望便是,我希望你能夠繼承這個九蛇之島。”

“可是父親,若是我繼承了這九蛇之島,那豈不是意味着我要一輩子便不能離開這裏了嗎?那我還是希望能跟着少主去闖蕩啊。”

“你放心,你聽我第二個願望,我說的第二個願望便是,你重新認主,和洪小友簽訂平等契約,這個你願意嗎?”

“這個……不太合適吧。”洪武插嘴道。

“不,你們都理解錯了。請聽聽我的原因。”天空巨蛇說道,“首先,我的孩子,我若死去,給你的遺產便是這個九蛇之島。你可知道這九蛇之島是什麼嗎?”

“不就是一塊土地嗎?”

“不,我的孩子,這是我的神格,整個島便是我神核所化。”

神格?洪武和巴菲特都是大爲吃驚,就算是洪武再不懂神的事情,也知道神格便是神的心臟,神之所以能成爲神,便是因爲有了神格。

現在天空巨蛇要將九蛇之島傳給了巴菲特,便是將神格傳給了巴菲特,這就意味着,巴菲特將來是穩穩當當地成爲神。

“神主大人,這樣就更不適合了。”洪武這下可不敢再打這九蛇之島的主意了,這可是神格,洪武還沒到人仙呢,現在便開始打起了神的主意? 聽到洪武這麼一說,天空巨蛇只是哈哈一笑道:“洪小友,你卻是不知道,你的前程可以遠遠不止一枚神格,而且就算是我把九蛇之島留給了我的孩子,他卻也未必用我的神格成神。”

“是的,父親,我會追隨我的少主,自己成神。”

“我便猜到了你會這麼選擇,只不過這神格留給你,決定怎麼用,權力便在你的手上,如果你願拿着這個神格做別的事情,我也不強求你。”天空巨蛇道,“只不過這些依賴於我神格之上的九蛇之島的族人們,你還是需要照顧的。”

“這個是自然。”

“而且我希望洪小友會將整個九蛇之島收入你的小世界當中去。”

“神主大人,爲何?”

“其實道理很簡單,我看好你,我覺得你的將來會成爲神,成就不在我之下,甚至超過我。而且你的小世界若想變成大世界,只有擁有一顆神格一途。”

“小世界變成大世界?”洪武的心動了。

“是的,但是我也有要求,之所以我會讓我的孩子和你簽訂平等契約,那便是希望他跟隨着你,一直到成神。我最大的願望便是重返神界,看來我是看不到這一切了,這個願望便落在你的肩膀之上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