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算了吧,我請田少喝杯酒,剛纔你說的話全當放屁。”沈浪激怒別人的手段那叫層層不斷,分分鐘能把人氣的暴走。

“要不算了吧,我請田少喝杯酒,剛纔你說的話全當放屁。”沈浪激怒別人的手段那叫層層不斷,分分鐘能把人氣的暴走。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什麼叫剛纔你說的話全當放屁。

這不成心罵人麼!

“次奧,你他孃的說話才當放屁。小子,是個帶把的就跟我賭,不賭,哼哼。”

瞧,這話滿滿的威脅,田中生今晚勢必要讓沈浪得到教訓。

可惜,他找錯對手了,把活了兩世對他田家瞭如指掌的人當成對手,註定會被坑的大喊爺爺求放過。

“賭就賭,誰怕誰。”沈浪擼了擼沒有衣袖的手,“我要是拿不出十億,我當着媒體的面從你田中的垮.下鑽過去。要是我能拿出十億,你家在江珠口的碼頭一年象徵性一元的租金租給我,期限一百年。敢嗎?”

一年一元租金租人家的碼頭,這跟強奪有什麼區別?

莊夢蝶這纔開始重新審視起沈浪這個無恥之徒來,她的評價是:無恥、不要臉、心思慎密、無利不貪等等。

雖然現在她收購了九州國際貿易,但之前跟九州國際貿易合作的兩大家族在九州國際貿易換主後,立即擡高之前的合作價格。

尤其是海運,按照目前的價格合作,九州國際貿易根本沒錢賺,甚至還要倒貼。

如果自己有碼頭的話,成本什麼的絕對可以控制住。

這傢伙,難道想坑人家的碼頭,然後再跟自己合作?

沉思中,莊夢蝶被田中生的話拉回現實。

“喲,嚇唬我哈?差點被你嚇到了。小子,如果你不說十億的話,本少還真不敢跟你打這個賭。或者說,換作一般心理素質不過硬的人,百分百會被你唬住。

可惜,我田中生是被嚇到大的。既然你口氣那麼大,本少身爲粵城八大家族的人,若是不大方一點,丟的可不單單是我田家的臉,連八大家族的身價也隨之降低。

你的個人財產要是有十億,江珠口的碼頭免費送給你。至於媒體什麼的,不需要。你輸了就在舞臺上跳脫.衣舞即可,必須全脫。哈哈,簽字啊!”

沈浪臉上肌肉崩的緊緊,給人的感覺是很憤怒,但又不敢發作。

“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投降什麼的想都別想。紈絝聯盟酒吧的規矩是一旦對掐,不得投降,必分勝負。如果你執意反悔不賭了,呵呵。”

說着,田中生手指在全場劃拉一圈。“我敢保證,從明天開始,你的親人朋友等等,都會因爲你而受到永久性的打壓。除非去到我們紈絝聯盟找不着的地方,不然這輩子都別想安寧。”

見沈浪顫抖着手簽了賭約,田中生哈哈大笑。“程少,叫人把舞臺的燈光調到最亮,脫.衣舞嘛,當然要連毛孔都能一覽無遺的那種。”

沈浪死死的摁住賭約,“大哥,萬一我贏了,這田少不認賬,誰給我說理啊?”

“都這時候了還裝,要不要我現在就打印一份免費轉讓合同出來?”田中生一臉譏笑。

負責人拍了拍胸膛,“這點你大可放心,我敢開紈絝聯盟酒吧,這裏的事我就敢攬。你要是真贏了田少,他要是不兌現賭約,他田家以後必定在粵城混不下去。”

“說到底,吃虧的還是我。我輸了,當衆跳脫.衣舞。田少輸了,他賴賬,你們打壓他,可這跟我也沒半毛錢利益關係吧?”算無遺策的浪哥,怎麼會相信這些鬼話,來點硬貨纔是最實在的。

“得,給我五分鐘,看你一會兒還怎麼拖時間。”酒吧有打印機,田中生前去打印轉讓合同。

“程少,這裏有後門嗎?”沈浪賊兮兮的四處張望,樣子像極了要腳底抹油開溜。

這傢伙不會是真想逃跑吧?

嘚麼嘚麼了那麼久,敢情都是虛張聲勢啊?

“莊大小姐,你朋友?”負責人孔武有力的手搭在沈浪肩膀上,防止沈浪逃跑。

莊夢蝶搖頭,然後把臉扭到一邊。

被人誤會是這無恥之徒家加大騙子的朋友,丟死人了。

“小夢夢,啥意思你這是?我可是你奶奶的……”

莊夢蝶叱嗔道:“閉嘴,我不認識你,別跟我說話。”

沈浪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我還是個孩子啊!”

“管你是什麼,轉讓合同打印好了,字也簽了。你的十億呢?拿不出來不好意思,十幾架超高清相機等着你。明天,你的親朋好友都會收到你今晚精彩絕倫的表演。哈哈……”田中生肆無忌憚的笑着,甚至笑的很假。

“來,程少,我眼睛睜不開,差點被金光亮瞎了,幫我看看這15後面是幾個零。” “這……這怎麼可能,”

當田中生看到沈浪那金融公司賬號裏的那十位數時,整個人瘋狂起來。

他指着沈浪破口大罵:“一定是假的,一定是趁我剛纔離開的時候P上去的。對,一定是這樣。”

“看,我就知道這種鱉孫信不過,輸不起人就別賭啊!”沈浪趕緊把轉讓合同揣進口袋,喝個酒順帶賺了一個碼頭,簡直運氣不要太好。

“我是不會承認的,哈哈,就算你把這轉讓合同拿到法院也沒用。”田中生冷靜下來,打算玩滾刀肉。

價值數億的碼頭,拱手送給別人,他肯他的家人也不肯,哪怕江珠口碼頭是他家最小的那個。

“程少,看,我就說你們紈絝的嘴跟女人的臉一樣信不得,沒說錯吧?哼哼,紈絝聯盟酒吧喔,呸,全特麼都是臘雞玩意。”沈浪朝地下吐了口唾沫,這是在侮辱整個紈絝聯盟的成員,也可以說是踐踏他們的臉。

負責人臉變得黑青,他很想一拳打爆沈浪的頭,但不能啊!

這事確實是紈絝聯盟酒吧成員不輸了不認賬。

“田中生,願賭服輸,你真的打算毀約不成?”負責人這話很大聲,大全場都吸引過來。

這時候,沈浪當然少不了給那些吃瓜紈絝子弟闡述事情經過。

“次奧,紈絝聯盟酒吧怎麼會接收田中生這種人渣啊! 霸愛女友很囂張 不行,必須把他除名,列入黑名單,永世打壓。”

“沒錯,雖然田家是八大家族,但又怎樣,只要我們所有力量集中起來對付他田家,不出一個月,他田家就算不破產也會淪爲喪家之犬。”

“靠,就這種德性還能擠進八大家族,看來八大家族的底蘊越來越回去了。照這尿性,估計不出三年,八大家族會重新洗牌。”

“用不着三年,現在八大家族之首的司徒家不是快被拉下神壇了麼。明天我們開始對付田家,很快田家又會退出八大家族。照着速度,最多一年,八大家族必然土崩瓦解,到時我們這些隱忍對年的小家族就可以瓜分掉他們的利益,從而做大自己,不再讓粵城出現壟斷性的家族出現。”

這話是沈浪說的。

聽到瓜分利益,衆人眼睛都亮了,八大家族壟斷了很多利益,這是衆所皆知的事。

這些利益一旦被大家瓜分,絕壁一個個能賺個盆滿鉢滿。

“打倒田家,瓜分利益。”沈浪又趁機起鬨。

口號雖然粗糙,但目的性很明顯,瞬間得到共鳴。

莊夢蝶這時候看沈浪的眼神又不一樣了,感覺這無恥之徒相當可怕,如果跟他對立,那將是一場災難。

趁混亂,沈浪把莊夢蝶拉了出去。

“莊大小姐,有興趣跟我合作做生意沒?”沈浪揚了揚轉讓合同。

莊夢蝶啐了一口,“用一個碼頭就想搭上我這艘航母,何況還不一定能到手的碼頭,你未免有點太天真了吧?”

“以爲京城下來的人會是聰明絕頂的人,沒想到卻是個要胸沒胸要腦沒腦的草包。唉,這年頭最怕的就是豬隊友,這合作不要也罷。”沈浪把轉讓合同收好,搖頭自語的說着。

他是在說我沒胸沒腦?

莊夢蝶最大的硬傷就是不夠豐滿,被當面揭底,她炸毛了。“你說誰沒胸沒腦?”

沈浪扣了扣耳朵,“我在你面前,肯定是我沒胸,這點毋庸置疑。”

“你……你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信不信……”

浪哥擋開莊夢蝶戳過來的手指,“不信,你爺爺纔不會對我下手呢,除非你叫你男人東方靖來弄死我。不過,我想他應該不會,因爲他會感謝我逼你叫他來呢!”

“你就是個人渣。”

“不止呢,我老婆叫我小流氓,我紅顏叫我小壞蛋,我的仰慕者叫我浪哥哥。人渣這個稱呼,只有沒胸的人,纔會這麼叫我。”

“我跟你拼了。”

莊夢蝶端不住了,大家閨秀什麼什麼的都拋之不顧,今兒就算被人當潑婦也要撕爛這無恥之徒的嘴。

“我靠,你還真敢下手啊!”浪哥臉上一疼,撒腿就跑。

還好只是刮破了一點皮,這要是出現幾個血痕,那就搞笑了。

莊夢蝶穿的是高跟鞋,追了幾步腳一歪,哎呦一聲蹲在地上。!

“看,遭報應了吧!”沈浪徘徊在莊夢蝶一米開外,保持着安全距離。

“你是不是男人啊,沒看到我崴到腳了嗎?”

“大姐,我是不是男人,跟你崴到腳是兩回事吧?”

“我腳崴到了,你揹我。”

浪哥是何等難纏的人物,想用腳崴的伎倆騙他上當,做夢。說道:“開玩笑,我就算有這個心也沒這個膽。誰人不知道你是東方靖的未婚妻,我一個小市民揹你,被傳到東方靖的耳朵裏,到時就算沒綠他,他也以爲我綠了他,我還有命?”

“你去死。”

莊夢蝶抓起高跟鞋砸向沈浪,浪哥輕鬆接住。

“腳味那麼重,你腎有問題。”

一向高冷的莊夢蝶,在浪哥面前修養再好都沒用。怒道:“你腎纔有問題,你全家腳味才重。”

“我打算開個投資公司,原本預了你的份。既然你沒興趣,那就算了,跟誰合作不是合作是不。”沈浪把鞋丟了回去,“明天去把江家的運輸公司坑過來,嗯嗯,海運陸運都齊活了。”

“等等。”

莊夢蝶相當渴望能把海運陸運緊緊的拽到手裏,那樣意味着九州國際貿易的貨物就不用依靠別人了。

“怎麼個合作方式?”

浪哥露出壞笑,“九州國際貿易佔股百分之二十,投資公司你佔股百分之六十。”

“意思是,我一分錢都不用出?”莊夢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沈浪這波操作是何用意。

“對,跟拿麻袋白撿錢一樣。”

“信你個鬼,你這種機關算盡的無恥之徒,虧本的事情估計比弄死你還難。”

“嘖。”浪哥嘖了一口,“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麼說吧,我會在投資公司裏注資十五億,旗下子公司分別有四海建材以及四海沙場,陸續還會有水泥廠、磚廠、採石廠。四海建材目前有上萬套二手房,一套可以賺十萬到二十萬之間,沙場一年的利潤保守估計一個億,其它就不一一詳細介紹了。我這麼有誠意,你卻懷疑我別用用心。大姐,請問你有什麼值得我套路的?

財?你沒有我多。

色?不好意思,我對貧ru沒興趣,加上你年紀都可以做我姨了,我沒那麼重口味。

額……

我次奧,你屬狗的嗎?

住嘴啊喂!”

莊夢蝶速度迅猛的撲了過去,怒不擇口,逮住浪哥的大腿就是狠狠的咬下去。 皇甫凌風的事情經過一晚的發酵,已經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各網站頭條皆圍繞着皇甫凌風的事來說事。

粵城的早間新聞報道的頭條也是皇甫凌風叫人打砸別人攤位以及有嗑藥嫌疑。

股市一開盤,皇甫家的股票如同流水般嘩啦啦的往下掉。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