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秦凡似乎進入到一種玄妙的意境,左手突然朝著拿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打出了一拳,

與此同時,秦凡似乎進入到一種玄妙的意境,左手突然朝著拿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打出了一拳,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話說,秦凡打出的一拳,蒼蒼茫茫,力道浩浩蕩蕩,無窮無盡,這一拳,好似將秦凡的周身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

然而,見得秦凡將陸妍馨三人送走,並且搶先朝著他出手,那金色衣袍青年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怒意,

隨即,那東方不敗冷哼道:「哼,找死,」

說完,那金色衣袍青年的手掌朝著秦凡一按,無窮的火焰霎時間從虛空之中出現,像是一柄柄鋒利的火焰尖刺,密密麻麻的朝著秦凡狂射而來,

見狀,秦凡的神色絲毫不變,他的身子微微一震,體外剎那間多出了幾道火苗兒,這幾道火苗兒很快地就凝結成一塊塊盾牌,

緊接著,那金色衣袍青年發出來的火焰尖刺,一接近到了秦凡的身外,霎時間就被火苗兒盾牌擋在外面,根本就無法接近秦凡,

「嗯,」

秦凡以火破解火焰尖刺的手段,大大的出乎了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意料之外,他的目光變得凝重了少許,心中更是疑惑,秦凡明明沒有使用源氣,那火苗兒從何而來,

話說,打死那東方不敗也不敢想像秦凡竟然擁有靈火喔,

隨即,秦凡的另外一隻手出擊!

「嘭,」

秦凡的拳頭正打到了那金色衣袍年青的手掌之上,

然而,這一下硬拼,秦凡感覺到一股可怕之極的熱流突然從那金色衣袍青年的手掌上傳來,

悠地,秦凡還沒有反應過來,整條的手臂就被烤的通紅,整個人像是墜入了火爐之中,體內大量的熱量散發不掉,額頭上立即冒出了一絲絲汗水,連身體外面的毛髮都微微彎曲起來,

而現在帶著源氣攻擊的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不再是之前那般好對付了,

剎那間,秦凡算是吃了個小虧, 儘管,那金色衣袍青年火屬性源氣十分充足,但是肉身的力量稍有不足的他在與秦凡硬拼之下,他也不好受,

然而,秦凡拳頭上的無窮力量打得他全身都顫動起來,骨骼咔咔的作響,體內的氣血翻騰不休,

隨著,一記硬拼,秦凡與那東方不敗二人算是打了一個平手,同時吃了一個小虧,

緊接著,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冷哼道:「哼,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你的修為雖不高,但實際的戰鬥力卻是遠遠的超出了普通煉皇九重巔峰之境的武者,不過嘛,我的真正實力,可不止這麼一點,」

此時,那金色衣袍青年終於正視起秦凡來了,真正的將秦凡當成是自己的對手,也意味著他將要全力出手了,

聞聲,秦凡不言不語,身子微微一震,體外的火焰霎時在火焰鎧甲的爆裂之下,炸的漫天飛舞,

「咔嚓,」

隨之,咔嚓一聲,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身上的氣勢瘋狂的提升起來,他的氣勢從九重煉帝之境開始提升,隱隱間提升到了巔峰的境界,

然而,在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氣勢之下,秦凡身邊的空氣都變得凝固,就連秦凡都被這股氣勢緊緊的壓著,

剎那間,秦凡移動的速度更加艱難了,而且,更讓秦凡感覺到駭然的是,龐大的天地靈力,

竟然,被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微微控制著,化成了肉眼看不到的牆壁,重重的朝著自己壓來,

見狀,秦凡頓了頓,喃語道:「嗯,直接的操縱天地靈力,這難道就是煉尊之境擁有的手段麽,煉尊之境的武者就可以使用天地靈力發起攻擊了麽,」

話說,秦凡的精神力敏銳的發現正是那幾股精純的煉尊之力微微控制了這濃郁的天地靈力,

隨著,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瞬間將氣勢提升上去,開始發動了攻擊,他的攻擊手段很低調、簡單,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就朝著秦凡攻擊而來,

「轟,」

看似簡簡單單的一拳攻擊而出,剎那間,虛空震蕩不休,天地為之變色,平靜一片的虛空瞬間化成了滔天的火海,無邊的火屬性能量從虛無之中生成,一波接一波的朝著秦凡涌來,那種威勢簡直是天崩地裂,無可抵擋,

悠然,秦凡在這一瞬間,像是與天地為敵,

然而,天地一直以來都是最神秘不可測的,天地之威,區區的凡人如何能夠抵擋,如何敢出手抵擋,

緊接著,秦凡怒吼道:「哼,天要誅殺我,那我就敢逆天,更何況是你這種冒牌的天,」

秦凡此時臉色平靜無波,隨即手掌一動,施展出靜演之劍,

緊接著,秦凡大喝一聲:「靜演之劍,去,」

隨著,秦凡喝聲一出,今天終於扔出了最後一把紫色飛劍,手掌揮了出去,紫色的飛劍霎時間將那天地靈力攪的混亂起來,一把紫色飛劍攜帶著無窮的威勢,無聲的嘶吼著,直直的朝著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拳頭轟去,

「噗,」

「噗,」

「噗,」

……

「轟,」

隨著,秦凡的靜演之劍破開那滔天火海,正正的斬到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拳頭之上,

原本對秦凡不屑一顧的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在那紫色飛劍接近的一剎那間,一股心悸的氣息不斷的湧上心頭,兩隻手剎那間擺出攻擊的姿勢,幾股煉尊之力狂涌而出,

霎時間與那紫色飛劍碰撞到一起,

「轟,」

緊接著,轟的一聲響,靜演之力與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攻擊的煉尊之力霎時間碰撞,二者霎時又互相泯滅了,二者交接的地方頓時出現一股巨型的能量體,詭異的是這個能量體還在不斷的吸收著天地靈力,

「轟,」

一聲更為巨大的轟響聲猛然傳來,那巨型的能量體猛然爆裂開來,一股紫色混合著血色的蘑菇雲出現在二人中間,

隨之,一股能量波狂暴的擴散開來,

緊接著,秦凡整個人像是觸電一般,突然的飛了起來,飛到了百丈之外,嘴裡還猛的吐出口鮮血,

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剛才的一拳,引動了天地靈力,秦凡與這個人硬拼了一招,等於與天地硬拼了一下,

然而,在加上靜演之力與煉尊之力的碰撞,

儘管,那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擊,秦凡此時就受了傷,可怕的氣勁湧入到身體之中,秦凡體內的經脈頓時就被擊的破裂開來,好在那股神秘的能量不斷的修復著,

「嗖,」

隨之,嗖的一聲響起,

此時秦凡心中冷哼道:「哼,TMD,煉帝九重巔峰之境武者的實力實在是太厲害了,看來只能是逃命了,」

話說,秦凡知道自己肯定不是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對手,身子飛出百丈之外后,停也不停的立即轉身朝著前方的龐大能量旋窩暴掠而去,

然而,此時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候臉色也是更加難看起來,

因為,他剛才打出來的一拳,以體內的源氣引動了天地靈力之精華,已經浪費了他大部分煉尊之力了,而且,剛才為了對付那紫色飛劍又浪費了小部分,心中頓時懊惱異常,煉尊之力以他現在的能力想提煉出一股都要幾十天的時間,剛才一下就浪費了三分之二,

原本,他想憑著這些煉尊之力的一擊,硬生生的將秦凡打死的,

可是,誰知道秦凡這人強悍得出奇,在他這強悍之極的一拳之下,居然悍然的發動對攻,硬接了他驚天動的一擊,

而硬接下了他好不容易聚集來的天地之力的一擊之後,秦凡只是吐了一口鮮血,而且還能夠快速的飛掠,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悠然,那東方不敗發現了秦凡的意圖,旋即哼道:「哼,哪裡走,」

說完,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身形驟然化成了一道流光,直直的朝著秦凡追了過去,

然而,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修為遠比秦梵谷深,所修鍊的身法又是奇妙之極,飛掠的速度當真是快到了極點,

話說,憑著這種速度,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本來以為,能夠快速的追上秦凡的,

而此刻,出乎東方不敗意料的是,秦凡在受傷的情況之下,逃跑的速度絲毫不比他慢,一個九重煉帝巔峰之境的武者,居然無法追上一個煉帝之境都沒有踏入的武者,這讓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臉色一變再變,眼中的殺意猶如實質一般,

「咻,」

「咻,」

……

此時,咻咻聲不斷響起,

而那古老的廣場上地局面依舊暴動著,黑壓壓的人海暴掠而出,黑影如同蝗蟲般,遮天蔽日,更多的身影瘋狂的對著那能量漩渦衝去,

「哼,小子,你TMD給我站住,」

此時,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眼中怒火狂涌而出,

緊接著,再次冷哼道:「哼,這麼容易就想走麽,」

而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渾身的火屬性氣息更加的劇烈了,突然間暴漲的溫度立即將他四周的人群清空了,

隨之,那金色衣袍青年東方不敗身上猛然湧出幾股血色的能量,這股能量剛一出現,四周的天地靈力就快速的匯聚而來,

緊接著,那幾股血色能量很快就流動到他的手中,凝聚成一團血色能量體,

此刻,一股龐大到極點的威壓猛然爆發出來,幾個從他四周飛掠而過的煉帝之境的武者霎時間就被壓的重傷吐血,

「天火血靈拳,去,」

隨著,那金色衣袍青年的大喝聲,那團血色的能量體如光芒一般,眨眼間就來到秦凡身後,

悠地,秦凡啊道:「啊,不好,」

秦凡的精神力立即就發現身後的血色能量體,

剎那間,秦凡就感覺到那其中蘊含的狂暴能量,而秦凡的臉色變得慘白起來,

緊接著,秦凡的速度再次飆升,一把抓住一個之前攻擊他的有點熟悉的煉帝初級之境的武者,猛的扔向了身後,渾身快速的被火焰鎧甲覆蓋,

「轟,」

隨之,一聲『轟』響那個煉帝初級之境的武者的身體霎時與那血色的能量體碰撞到一起,

而隨著那血色的能量體猛然爆開,狂暴的血色能量眨眼間就將那煉帝初級之境的武者給氣化了,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緊接著,那股狂暴到極點的血色能量波瘋狂的對著秦凡暴擊而去,

「咔嚓」

「噗嗤,」

「轟,」

緊接著,秦凡身上的火焰鎧甲層剛一接觸那股能量波,旋即顯出裂紋,

剎那間,就轟然撕裂,能量波直接撞擊到秦凡的背部,

秦凡此時只覺得似乎被一座巨型的山峰砸中,狂暴的力量頓時湧入體內,經脈在一瞬間爆裂開來,秦凡忍不住狂噴了幾口鮮血,

「啊,不,」

此時,秦凡身體也在這股巨大的衝擊下,速度更加迅速的朝著那龐大的能量旋窩飛去,秦凡的身體在接觸能量旋窩的一瞬間暈了過去,

「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