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讀者的話:

給讀者的話: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無論你在哪裡看到本書,都請到3g來砸磚投票支持吧!把書頂起來!頂入新星榜! 「好吧,你安排人替崗,就和我一起去吧,你打電話通知舒敏,告訴她,我們去江都縣了。」江帆道。

「好的,我馬上找人替崗。」梁艷拿出電話,一邊給舒敏打電話,一邊去醫生辦公室。

江帆就在原地等梁艷,很快梁艷出了醫生辦公室,「替崗的事已經辦好了,已經告訴了舒敏,她本來也想跟著去,但我怕她耽誤學業,沒讓她去。」

「好的,我們立刻就去江都縣醫院吧。」江帆和梁艷出了疑難雜症科室,到外面找到二狗子。

「二狗子,我們立刻就去江都縣醫院探望水根爺爺。」江帆道。

二狗子看到江帆身邊的美女梁艷,當時眼睛就直了,口水都流了出來,「這是你媳婦?」

「是的。」江帆道。

「好漂亮啊!比村裡的桂花還要好看,波波比桂花要大多了!」二狗子傻笑道,這二狗子只要一看到美女就發傻。

梁艷臉立刻就紅了,江帆打了二狗子腦門一下,「二狗子,你瞎說什麼,快走!」

二狗子摸著腦門立刻緊跟著江帆身後,不時地偷眼看著梁艷豐滿的胸脯。

江帆到了寶馬車旁,打開了車門,對著二狗子道:「上車吧。」

「哇,倒霉蛋,這是你的車啊,真氣派!」二狗子驚嘆道,平日在村裡哪能看到如此豪華的小汽車,就算在江都縣城裡也很少看到高級的車子。

二狗子從來沒有做過小汽車,進了車后左看右看,摸摸這裡,拍拍那裡,比對村裡的桂花還要感興趣。

江都縣城距離東海市六百多公里,全程沒有高速公路,開始路還好走,越到後面,路就越爛,江帆開了六個多小時終於到了江都縣醫院。

孟水根在急救室,江帆看到他時,他已經昏迷不醒,奄奄一息,蒼白的臉上堆滿了皺紋,嘴唇乾裂,臉微微有點浮腫。

「爺爺!」江帆看到水根爺爺如此病態,眼淚禁不住流了出來,這些年要不是水根爺爺照顧他,那能有今天的江帆。

江帆立刻打開天目穴透視,驚訝地發現水根爺爺的身體上的病氣是黃色的,這就說明水根爺爺中毒了!怎麼會中了這麼厲害的毒呢?

江帆立刻檢查水根爺爺的身體,很快發現了他的胳膊上有很小的紅點,如同蚊子咬的包一樣。

「這是什麼東西咬的?」江帆驚訝道。

「帆,水根爺爺的病情很嚴重,呼吸微弱,心率不到三十,你看出了是什麼病因嗎?」梁艷問道。

「病因找到了,水根爺爺是被不知名的蟲咬了,中了毒,這種毒很厲害,我目前無法驅除這種毒。」江帆道。

「什麼,被蟲咬了中毒了,你都無法驅除,這毒那麼厲害!」梁艷震驚道,他只知道江帆的神奇醫術的,現在連江帆都無法驅除,這種毒一定很霸道。

「是的,從傷口上看,應該是一種很小的蟲咬的,應該比蚊子還要小。」江帆道。

「那麼小的蟲有那麼毒嗎?」梁艷驚訝道。

「我現在只能暫時控制住毒的蔓延,只要毒不攻入心臟,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江帆道。

「那你快點吧,水根爺爺快不行了!」梁艷望著儀器上的心率越來越低,最多半個小時,心跳就會停止了。

江帆立刻伸出雙掌,五指如爪,將孟水根頭部的黃色病氣逼到了肩膀上,與此同時把距離心臟還有幾公分的黃色病氣也逼到了肩膀處,然後默念封閉咒,將黃色病氣封閉在肩膀處。

「好了,我已經把水根爺爺的毒逼到肩膀,並且暫時封閉了,他很快就會清醒過來。」江帆道。

「你暫時封閉毒的時間是多久?」梁艷道。

「我也不太清楚,按道理應該幾天沒問題,我們必須在這幾天內找到那個咬了水根爺爺的小蟲,並且要找到解毒方法,否則毒突破了封閉,水根爺爺就危險了。」江帆道。

江帆伸出食指輕輕地點了下孟水根的眉心,孟水根眼睛睜開了,「爺爺!」江帆深情地喊道。

孟水根驚訝地望著江帆,他以為是在夢裡,聲音顫抖道:「帆仔,我這是做夢吧,要不然怎麼看到你呢!」

「爺爺,不是做夢,我拉看您來了,是真的,不信你可以摸摸我的手。」江帆立刻把手緊握住夢水根的乾枯冰涼的手。

「水根爺爺,倒霉蛋回來了看您了!」二狗子喊道。

孟水根感覺到了江帆手的溫暖,他激動道:「是帆仔回來了,是帆仔回來了!能見你死也能瞑目了!」

「水根爺爺,帆仔不會讓您死的,會極盡全力只好您的病的。」江帆激動道。

「帆仔,爺爺知道自己的病,已經死了好幾個了,爺爺的病是沒治了,能不能治好,爺爺不在乎,都一把老骨頭了,活了七十多年,死也死得了!」夢水根微笑道。

「爺爺,您放心吧,您會沒事的,帆仔會治好您的病的。」江帆道。

孟水根指著梁艷道:「帆仔,這漂亮女娃是你媳婦?」

「是的,她是您女媳婦。」江帆道。

「爺爺!」梁艷甜甜叫道。

「好,好,沒想到帆仔找到這麼飄亮的好媳婦,真是祖上積德啊!」孟水根道。

「您生病前去了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生病前,曾經上山砍柴。」孟水根道,梁艷扶著他坐了起來。

「是在哪座山砍柴呢?」江帆問道。

「是在磨盤山砍的柴,回來後晚上就開始發燒,接著就嘔吐,拉肚子,後來就不醒人事了。」孟水根道。

「村裡那些得病的人都是到磨盤山砍柴后得的?」江帆道。

「有些是,還有些是在鳳凰山砍柴回來后犯病的。」孟水根道。

「您在山上砍柴時,感覺到被什麼咬了嗎?」江帆道。

「沒有什麼感覺,只是胳膊上有點癢,應該是山蚊子咬的。」孟水根道。

兩人正交談時,搶救室的報警響了,三號床病人病危!醫生護士急忙趕了過來。

江帆剛才一心救治夢水根,忙著調查情況,疏忽了其他的病人。醫生們手忙腳亂,最後搖頭道:「三號床病人不行了!準備後事吧。」

「等等!」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無論你在哪裡看到本書,都請到3g來砸磚投票支持吧!把書頂起來!頂入新星榜! 慕卿又幫著講了幾遍,顧念終於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差不多懂了,我先試試吧。」

「好,不懂再問我。」慕卿微微頷首,隨即繼續低頭寫著手術方案。

「卿卿,這是我寫的手術方案,你看看怎麼樣?」司末將手裡的文件交給慕卿。

接過文件,慕卿低眸細細的看了一眼,隨即搖了搖頭:「不行,這裡有很大的風險。」

「不會啊,只要控制的好,就不會出什麼問題。」司末蹙了蹙眉,覺得這份文件沒有問題。

「你的理解,是年輕人,年輕人有自主的止血系統,所以可以,但是我們要面對的是一個老年人,所以你這方案不行。」慕卿搖了搖頭,將文件遞了回去。

聞言,司末頓時恍然,猛地拍了下額頭:「我就說怎麼好像忘記了什麼,抱歉抱歉。」

「你的腦子還能記住什麼?」喬治嫌棄的翻了個白眼,隨即將自己的文件遞了過去:「卿卿,看看這個。」

「這個……」慕卿細細看了一會,還是搖頭:「雖然很完美,但還是有風險,因為這個葯對人的心臟有影響,所以老年人不建議使用。」

「哎……老年人還真是麻煩。」喬治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研究方案。

「卿卿,你看我這個呢?」刁明也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了慕卿。

接過文件,慕卿狐疑的看著眼前的三個人,眼底閃過一抹疑惑:「刁爸、喬治,司末,你們三個怎麼研究起手術方案來了?」

這個方案不是留給她研究的嗎?

三人表情都變的有些微妙,尷尬的別過臉,不敢看慕卿的表情。

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慕卿還有什麼不明白?

分明是心疼她一直辛苦,所以想要幫她分擔的!

眼底閃過一抹感動,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其實你們不用這樣做的,手術的資料我自己來就可以的。」慕卿抿了抿唇瓣,輕聲開口道。

「我們是閑著沒事,所以隨便找點事情打發時間而已。」司末撓了撓頭,掩飾著眼底的尷尬。

「就是,卿卿你可別多想,我們可不是為了幫你。」喬治也點了點頭,隨手拿過文件,低眸認真的看了起來。

見狀,慕卿頓時一陣無奈:「你們……」

「哎呦,別裝了,看看你們兩個的演技,我都覺得丟人!」刁明無語的看著兩個演技拙劣的人:「卿卿,我跟你說,就是他們兩個非要給你幫忙,我都說了他們不會……」

刁明喋喋不休的抱怨著喬治和司末,兩人簡直是敢怒不敢言。

分明是他最先提出來的好不好?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他們兩個就沒想到栽贓陷害的主意!

看著喬治和司末眼底的精明,慕卿不由得翻了個白眼:「刁爸,你能不能教他們點好的?」

「怎麼了?這樣我覺得很好啊,哪裡有問題嗎?」刁明絲毫不覺得哪裡不好。

「有問題,當然有問題了!」慕卿鬱悶的瞪著刁明,對她好還要這麼傲嬌,這個小老頭徹底把喬治和司末帶偏了。

「嘿嘿,不要計較這麼多的細節嘛!」刁明尷尬的擺了擺手:「卿卿你是不是要去找封家那個小子了?」

「時奕?他今天應該有事情不能來接我吧……」慕卿狐疑的蹙了蹙眉,封時奕今天好像有個跨國會議要開啊。

幾人說話時,完全沒有注意到,一側的林憂已經震驚的睜大了雙眸。

刁爸……卿卿……這兩個稱呼簡直是太熟悉了!

刁明和林卿,當初就是這麼互相稱呼的!

如果說卿卿這個稱呼是巧合,那麼……刁爸呢?

這個慕卿,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林憂心中震驚不已,面上故作淡定的整理著手裡的文稿。

看來,她需要好好的查一查,這個慕卿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如果真的是那個賤人……那她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

一個已經死過的人了,有什麼資格跟她相提並論呢?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林憂眸光猙獰的看著慕卿的方向,心中翻湧著陣陣的殺意。

對這一切毫無所知的慕卿拿出手機,給封時奕發了個消息。

【在幹什麼呢?】

消息剛剛發出沒多久就有了回復:【在樓下。】

樓下?!慕卿驟然睜大雙眸,不敢置信的衝到窗邊,赫然看到大門口那一輛熟悉的車子!

注意到慕卿的動作,喬治和司末好奇的湊了過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