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蓮看到這裏,呵呵一樂,道:“不是神智的問題,而是蜀天大陸的魔獸是在是太少了,所以才……”

碧蓮看到這裏,呵呵一樂,道:“不是神智的問題,而是蜀天大陸的魔獸是在是太少了,所以才……”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哦,那我懂了,看來那傭兵團還是有價值的。”唐萱本來還心疼她那些靈石,雖然現在有很多,但也不能揮霍啊。蹲下身子,摸了摸丸子,又摸了摸寶寶,道:“我當然說的不是你們了,你們這神智絕對沒有問題的。”

丸子和寶寶得意晃了晃腦袋,改咬爲蹭,各自用毛茸茸的大腦袋蹭着唐萱的雙腿,癢癢的。

“呃……寶寶。”唐萱拍了拍寶寶的腦袋,道:“行啊,你的修爲提升了呀,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金丹中期五級了吧。”

“嗯嗯,主人的指點果然有用,那些傢伙,哈哈哈哈!”寶寶開心的笑着,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丸子,彷彿在說,哼,這回我比之前更厲害了呢。可換來的是丸子輕蔑的一瞥,它也沒敢說什麼,本來最開始認識丸子的時候它就比丸子修爲高,可不知道爲何就是怕丸子。

唐麗看後也是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心道這唐萱真是好命,有兩隻寵物不說,居然有一隻和自己的修爲相當了,不過暫時算是一條船上的,雖然很不爽,但畢竟是對自己有利吧。

“對了,還有幾天是新生入學典禮啊?”唐萱看向落月,問道。

“回少主的話,還有五天,不過……我們要提前趕過去,因爲在新生入學典禮之前,有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高端班的考覈,歷時三天。”落月回道。

“哦? 密愛100分:總裁寵妻無下限 這麼說,我們還有兩天的時間,就要出發了?”唐萱略一沉吟。

“不是兩天時間就出發,明天我們就要出發了,先不說路途遙遠,我們好歹先過去報到,安頓一下吧。”落月說道。

“路途遙遠的事兒就不用你擔心了,這樣,我和碧蓮有事先離開一下,明天一早之前我們會趕回來的。”唐萱說罷,一手抱起了丸子,一手抱起了寶寶,對碧蓮使了個眼色,碧蓮會意,右手一揮之下,二人二寵就消失在了原地。

…………

落月宗,內谷。

“少主!您來了啊,周鐵血恭迎少主!”周鐵血見到唐萱後,畢恭畢敬的行了個大禮,他身後的瘦猴子等人也都是畢恭畢敬的躬下身子。

“周團長免禮。”唐萱右手隔空向上一提,周鐵血等人就被一股無形之力托起。

“少主,您跟我來!”周鐵血笑着將唐萱引如了谷內深處。

還沒有進入,就聽到谷內深處的嘶嚎聲此起彼伏,唐萱心中一陣欣喜,她快步上前,神念散開,發現魔獸都是十五級的,足有一千一百零四隻,全部都龜縮在山谷深處的一個角落裏,充滿着恐懼的看着唐萱。

唐萱幾個閃爍就已經到了它們的身前,右手一揮,所有魔獸就已經全部消失不見了,速度之快,讓緊跟着唐萱身後而來的周鐵血等人看的頭皮發麻。雖說這只是一些相當於築基中期的魔獸吧,但一千多隻呢,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和上次那三百多隻一樣,瞬間消失。

唐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回過頭來,微笑着看着周鐵血,道:“周團長,很好,你幹得不錯,收集魔獸的事情,還要繼續啊,至於經費嘛,你們不用擔心。”唐萱說罷,一揚手,又是一個儲物袋飛向了周鐵血。

“這……這也太多了吧。”周鐵血發現儲物袋中有着五萬靈石,更讓他驚訝的是,裏面居然還有着三百魔晶,而這魔晶剛好是和之前他們抓的那些等級完全吻合,驚得他汗都下來了。要知道煉化出魔晶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他也聽碧蓮說了,唐萱在忙着修練,這還能順手練出這麼多魔晶來,這是什麼修爲啊,他是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少主了。

“多嗎?”唐萱笑道。

“光是這些魔晶就已經差不多價值十萬靈石了,您這是一次性給了我們一年多的費用啊。”周鐵血激動的說道:“有了這些經費,我們鐵血傭兵團又可以擴充了,屬下一定盡心竭力的完成少主交代的事情。”

“好了好了,你們繼續吧,我們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唐萱說罷,向着周鐵血等人微微一拱手,就要道別。

“少主!”周鐵血叫住了唐萱。

“嗯?還有什麼事兒嗎?”唐萱問道。

“恭祝少主成功進入蜀天學院高端班。”周鐵血等衆人齊道。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唐萱說罷,沒有再多做逗留,踏上了飛屋,揚長而去。

…………

飛屋內,駕駛艙。

“碧蓮,剛剛那周鐵血說我給他的三百枚魔晶價值十萬靈石,你聽到了沒?”唐萱望着眼前不斷變換的景色,像是自言自語,但確實是在和碧蓮說話,顯然她有些低估了魔晶的價值。

“我聽到了,是這麼說的。”碧蓮柔聲道。

“怎麼這裏的行情和在蒼茫大陸不太一樣啊,如果周鐵血沒有說謊,那一定是三肉在坑我呢。”唐萱這個後悔啊,她是萬萬沒有想到在蜀天大陸裏,魔晶居然這麼值錢,難怪以司徒掌門的身份,每次拿給她都好像割肉一般呢。想想落月也是給了她不少,真要找個機會好好回報一下他們纔是呢。

“應該是行情不一樣,蒼茫大陸的魔獸多多啊,找對了地方都是鋪天蓋地的,再說了,那裏本身修士就少,便宜一些也說得過去吧。”碧蓮分析道。

“嗯,你說的倒也不無道理,算了。”唐萱搖了搖頭,決定不糾結這事兒了,反正周鐵血他們還會給她弄來更多的魔獸。

“萱姐,我們這是去往百花宗的方向嗎?”碧蓮問道。

“嗯,正是。”唐萱回道。

不多時,飛屋停在了百花宗的山門前,唐萱二人下來一看,不禁的都是搖了搖頭。到處都是雜草叢生,殘桓斷壁,顯然已經是荒廢了許久,唐萱二人進到裏面轉了一圈,也都是沒有什麼收穫,顯然已經被人洗劫一空了,要麼就是花佟回來過。

她們又乘飛屋去了一下陰山派所在,和百花宗的情形相差無幾。唐萱大失所望,天色漸晚,本來已經都想要回宗門了,可是她忽然想到在火雲宗議事廳發生的事情,她猜想,山下宗那邊情形一定不同,說不定會有收穫。於是先是傳送到了距離山下宗最近的金爪幫,又乘飛屋去了山下宗的老巢。

這回可沒讓她白來,這山下宗的老巢是在一座大山之中,雖然在北地時間不久,可卻是極盡奢華,修建的像座宮殿一般。也不知是何原因,自從山下宗被全滅後,也沒有人敢跑到這裏來犯險,這可讓唐萱和碧蓮二人美美的搜刮了一番,除了大量的靈石和魔晶之外,還有一些低端法寶、術法卷軸,這些都便宜了寶寶,讓它美美的吃上了一頓。

唐萱其實早就想要搜刮一番了,上次的北地之戰猶如走馬觀花一般,像這三處重要的地方,她都沒有去,而如今,她算是得償所願了。

待得二人離去之後,黑暗中露出了一雙充滿怨毒的眼睛,惡狠狠的看着離去的飛屋,右手緊握着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唐萱二人回到了火雲宗,雖然天色已經很晚了,但是二人並無睏意,坐在院子裏閒聊。寶寶因爲吃了太多的法寶、卷軸,也是從唐萱那裏把飛屋要了過來,一邊‘消化’去了。

“萱姐,你說我們這次能夠順利通過考覈嗎?”碧蓮有些擔憂的說道。

“從唐麗那裏聽說,這次參加考覈的有很多都是金丹後期的修爲,參加高端班完全是爲了想要突破到元嬰。”唐萱嘆了口氣,又把自己知道的情報和碧蓮講了一邊。

碧蓮是越聽越心驚,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要不我們不要參加考覈了,反正我們有內定名額的。”

“不行。”唐萱搖了搖頭,道:“說到內定名額,你說那位導師爲什麼要給我們這個名額?我想不會是因爲我們在北地的表現,表現再好,北地畢竟是北地,只不過是金丹中期,不會是導師看重的理由。而且各大勢力有那麼多的天驕能人,怎麼都沒有內定呢?”

“這……會不會這位導師是我們認識的人?”碧蓮聽罷,心中一喜,道:“如果是我們認識的人,考覈的時候說不定會給我們放水呢。”

“你還是別想這些了,我們是要憑實力的。”唐萱用手指點了一下碧蓮的腦門,道:“這段時間你除了協助他們抓魔獸,有沒有修煉啊。”

“當然有了。”碧蓮嘟嘟着小嘴,一下來了精神,笑道:“這段日子啊,我帶着他們去抓魔獸,可是魔獸太敏捷了,又很是分散,於是我一直是施展術法輔助他們,你還記得鐵劍大陣那次吧?”

“你是說在最後那緊要關頭,你送來的那道紅光嗎?”唐萱問道。

“正是。”

碧蓮笑着站起了身來,沒有任何的結印動作,也沒有像往常一般花哨的升空,只是被一道白紅之光包裹着,她體內的紅光連接出了一道紅色的光線,直奔唐萱而去,那道光線在碰觸到唐萱的那一剎。唐萱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渾身的修爲和靈力都在持續的攀升,瞬間點燃,直接把修爲提升到了金丹後期,唐萱也是坐不住了,騰的一下站起身來,身形不斷的變換,瞬間幻化出十六道身影來。

碧蓮看着激動的唐萱,也是同樣的興奮,跑過去調戲唐萱的殘影,這個摸摸,那個碰碰的。

“蓮兒,你太調皮……咦,你在施展術法的時候能移動了?”唐萱奇道。

“哈哈,那是當然,厲害吧。”碧蓮說罷,隨手一揮,一道白光如一絲白線般向着院外數百丈外的一棵參天古樹分去,在接觸到古樹的那一剎那,古樹直接被冰封住了。碧蓮神念一動,身體瞬間消失,下一瞬直接出現在了古樹處,右手輕輕擡起,輕輕的一點,那個被冰封住的足有十餘丈高的參天古樹化作了星星點點的冰晶,隨風飄散了。

“萱姐,怎麼樣?我有進步吧。”碧蓮已經又是出現在了唐萱的身邊。

此時唐萱的嘴巴已經張成了一個o型,她沒想到碧蓮的傳送還可以這麼使用,這如果是自己學會了這個術法,那不是殺人於無形了嗎?就算不是殺人,想要逃走,誰能攔住。再說碧蓮那凍氣,已經不像之前的冰棺那般,只是能夠封住對手的行動,而這……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全力施爲,但剛剛碧蓮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即使是剛剛踏入金丹初期的修士,也只有被秒殺的份了。最最重要的是碧蓮不論是在挑逗她的分身,還是移開百丈遠,加持在她身上的‘戰意覺醒’增益,始終都沒有過波動。

“碧蓮,你這真是太厲害了啊。”唐萱激動的說道。

“萱姐,你輕點,給人家抓痛了。”

碧蓮此刻正被唐萱緊緊地抱住,見唐萱力道不是那麼大了之後,調皮的貼在唐萱耳邊耳語了幾句。

唐萱呆立在了原地,這……之前碧蓮說要把這需要特殊血脈之力才能施展的能力給她,她因爲那令人尷尬的條件,選擇了拒絕。可是現在,她該怎麼拒絕呢,她很糾結。

“哎呦!你們這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搞什麼呢。”

說話的正是唐麗,厲水和落月也跟在她的後面,從屋內走到了院內,顯然她們是被剛剛碧蓮搞出的動靜和唐萱所爆發出的修爲給驚醒了。

“哈,你們怎麼起來了啊。”唐萱回過了神來,尷尬的說道:“碧蓮在展示她的新能力呢,我這一激動,抱了她一下,不行嗎?”

“行,行,行。”唐麗玩味的看了一眼唐萱,又看了一眼碧蓮,驚道:“唐萱!你現在是什麼修爲?我怎麼有些看不懂了呢。”

“在碧蓮術法的增幅下,現在是金丹後期。”唐萱擡手向後指了指和碧蓮之間,道:“喏,就是靠這條紅線。”

“啊?”唐麗像看白癡一樣看着唐萱,道:“什麼紅線?”

厲水和落月二人也是搖了搖頭,目光中透露着詢問。

唐萱被她們這麼一弄,也有些懷疑了,回頭看了一眼碧蓮,發現碧蓮已經恢復常態了,而自己,確實是金丹後期,再一看一旁趴着的丸子,正壞笑着看着她。她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看來是丸子主動對她施展了祕法,仔細回憶了一下,剛剛她抱住碧蓮的時候,碧蓮已經是收了術法。

這一下,除了唐萱和丸子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唐萱身上,就連在一旁工作着的寶寶也是跑了過來。

“萱姐,你這麼厲害了啊,剛剛我還在你面前賣弄,你好壞啊。”

“唐萱,這纔是你的真正修爲嗎?爲什麼要隱瞞修爲?”

“少主,你這好厲害啊,是在封魔洞內修煉的結果嗎?”

“主人啊,你這真是讓寶寶刮目相看啊。”

唐萱一拍腦門,說道:“好了好了,我也沒有故意隱瞞了,我這也是剛剛在封魔洞中提升的修爲,你們又沒問我啊。”

說罷狠狠的瞪了一眼丸子,丸子假裝沒看到,把頭扭到了一旁,可是卻傳音過來告訴她不需要那麼低調,它早就看不慣唐麗那囂張的樣子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唐麗難以置信的看着唐萱,道:“你在封魔洞內突破到金丹後期了?”

“嗯,是的,封魔洞內的魂魄實在是太多了,打也打不完,我就隨便打了幾下,就突破了。”唐萱看到唐麗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也是有些暗爽。

“隨便打幾下?”唐麗顯然不相信唐萱所說,一股妒忌之意涌上心頭,淡淡的說了句回房休息就走了。

厲水二人則是興奮的上前又聊了一會兒,也告退了。

院中又是剩下了唐萱碧蓮二人,當然,丸子和寶寶是被她們二人自動忽略了的。

“萱姐,今天好累啊,我一個人睡不着,能陪我嗎?”碧蓮拉着唐萱的手臂晃動着說道。

“你都多大了啊,睡覺還要人陪,丟不丟人啊。”唐萱颳了一下碧蓮的鼻子,道。

“哎呦呦,你們兩個,夠了啊,快回屋去吧。”丸子趴在一邊,毛都豎起來了。

碧蓮哼了一聲,一道白氣向着丸子轟了過去,丸子看都沒看張口一道火焰,直接是將白氣化去,勢頭絲毫不減,向着碧蓮飛速襲去。碧蓮大驚失色,哪裏來得及使用挪移之術啊,彷彿身體被鎖定一般,看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小把戲都是沒用的。

唐萱隨手一揮,就把丸子的那道火焰化去,對丸子喝道:“胡鬧!”

“主人,你兇我!”丸子賣萌的叫道。

唐萱懶得理它,拉着碧蓮就向屋內走去了,碧蓮這才發現,原來丸子的修爲竟然也是和唐萱一樣了。

…………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唐萱帶着碧蓮、唐麗等四人和二寵來到了火雲宗大殿前的廣場之上。廣場上早已經是人聲鼎沸了,不論是弟子還是長老,全部聚齊了。靠前之處,更是有接近百人的隊伍,精神抖擻,身着不同的衣服,這些人正是獲得去蜀天學院名額的人選,之所以服裝不同,是因爲他們來自北地各大門派,雖然火雲宗統一了北地,但是並沒有把其他宗門強行併入,而只是隸屬關係。

見唐萱一行人來到,幾位長老連忙上前施禮,衆弟子們更是齊聲高喊着大師姐的名字,興奮異常。

唐萱站在臺上,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安靜,見下面靜了下來後,清了清嗓子,高聲道:“受師傅所託,由我帶領大家去蜀天學院,希望大家去到學院能夠互相幫扶,團結一致,早日學成回來報效宗門。”

“衆所周知,我們北地是這蜀天大陸最弱的一個勢力,到了學院難免會讓人看不起,可能還會欺負我們,我們怎麼辦?”

“……”臺下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麼回答。

“欺負我們的,我們要加倍奉還,誰看不起我們,我們就要讓他們付出代價。但這一切,都需要你們努力學習,努力修煉纔可以。想要得到足夠的重視和尊重,首先要有這本錢才行。”

“最後,如果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來高端班找我!出發!!!” 唐萱等人在大殿前的衆長老和衆弟子羨慕的目光中,登上飛屋離開了火雲宗。

在飛屋內,唐萱、碧蓮、唐麗、厲水和落月五個參加高端班的人在駕駛艙中,看着急速掠過的景色。而其餘獲得蜀天學院名額的衆弟子們則是在改造後的宴會廳內休息,他們無一不是對唐萱佩服的五體投地,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看着宴會廳內的一切。

這飛屋在寶寶的再次改造之下,雖然速度沒有再次變快,空間也保持了原樣。但卻是增強了防禦性,在駕駛艙內只需要對着防禦凹槽輸入靈力或是丟進足夠的靈石,就會在飛屋外部生成一個靈力護盾,根據靈力的強弱可抵禦相應等級的攻擊。在這飛屋的外壁之上更是配備了多門類似火炮一般的物件,同樣,在駕駛艙內對着攻擊凹槽施法,就會將法術從攻擊出口中發射出去,這一設計是在丸子的指導下完成的,改造後的飛屋更像是一個移動堡壘了。

“萱姐,我們爲何要乘坐飛屋前往蜀天學院啊,那邊我已經做了標記的。”碧蓮悠閒地坐在駕駛艙水晶鏡面前的一把大椅子上問道。

“對於中原我們還是缺乏瞭解的,直接傳送過去的話,會錯過很多風景的。”唐萱咯咯一笑,道:“真實原因呢,稍後你就會知道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們不會很順利的到達的。”

“你是說唐祝?”唐麗臉色一變,對於唐祝和他背後的勢力,她還是很恐懼的,畢竟唐祝可是當初的二十四護法之一啊,就算修爲被削弱了,但依然不可小覷。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