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用他那戴着以百毒之血淬金煉成遍佈芒刺的手套!大開殺戒,所過之處,血肉橫飛,慘不忍睹,他硬是從衆人中殺出一條血路來,邊打邊大喊道:“鄭海生接刀”!

殺手用他那戴着以百毒之血淬金煉成遍佈芒刺的手套!大開殺戒,所過之處,血肉橫飛,慘不忍睹,他硬是從衆人中殺出一條血路來,邊打邊大喊道:“鄭海生接刀”!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擋住他,覺不能讓刀落在鄭海生手裏”玄經大師玄易大師縱身而起,撲向殺手,想去奪取他手裏的刀,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刀已在鄭海生手裏,殺手道:“快拔刀!”這變化太快,鄭海生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時愣着那裏。

殺手道:“快拔刀,用寶石對着敵人。”鄭海生還是一動不動,就這一猶豫,兩位大師已經到了眼前,玄易大師的手一指,指氣如劍氣,竟從殺手前胸穿胸而過,殺手戰立不住,翻身倒地,滾出去數尺遠,可見玄易大師一指禪功的舉世無雙!

殺手忍住傷痛大喊道:“快拔刀,如果你不想讓我們全死在這裏的話!”鄭海生沒有選擇只有拔刀,他握住刀柄的右臂青筋突顯,肩膀、大臂、小臂、手腕甚至手指一齊發力“噌”的一聲將刀拔出,如鏡般的刀身冷氣森森映出鄭海生的臉,刀身上凝結着寒光彷彿不停的流動,更增加了鋒利的涼意。這無疑是把絕世寶刀。

爲了奪刀,玄經大師使出了他的絕學般若禪掌 ,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有“少林第一掌”的美譽。般若禪掌向鄭海生拍去……

“用刀柄的寶石對準敵人!”殺手用盡最後的氣力衝鄭海生喊道。這一切來得太突然,鄭海生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混亂的大場面,已全然沒了主意,但是他心中有一個信念,不管發生了什麼, 他一定要弄清楚這事的真想,絕不能讓這四個人死在這裏,殺手說什麼他就只好照做。

他雙手舉刀,高過頭頂,然後刀柄一轉,刀柄上巨大的寶石已對準玄經大師,寶石居然發出一束金光,這是來自太陽的光輝,太陽是大地的母親,是萬物生靈的母親,是一切的主宰,這世上誰能與太陽的光輝相抗,答案是沒有人,人在太陽面前是顯得那麼的弱小,微弱得不值一提,玄經大師施展蜻蜓點水輕功提縱術,連續變了幾個身法才勉強躲開斬月刀發出的金光,後面緊接着衝上去的人全部被金光穿胸而過,當場斃命。玄經大師喊道:“所有人全都退後,退後……”

原本還鬥得你死我活的秦泰揚、李三財、李瀟萍和蔣醫好此刻都已停下來了,秦泰揚和李瀟萍望着鄭海生,望着斬月刀嘆道:“晚了,一切都晚了,魔刀出世,天下大亂,一場浩劫又開始了!”

這時,廣場上的人不知不覺中已分成兩派,現在兩端,方丈玄經大師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閣下就是魔境宗新任教主鄭海生?”

鄭海生也趕緊雙手合十道:“我就是鄭海生,不過我可不是什麼教主!”

“真是英雄出少年,鄭教主不必過謙”,玄經大師道,“不過鄭教主屬下一夜之間殺害青城,崆峒兩派掌門,手段也未免太毒辣了些。”

“什麼?我一夜之間殺害兩派掌門,這是什麼時候的事?”鄭海生被說得摸不着頭腦。

“鄭教主又何必明知故問呢?就在五天前的夜裏,你的屬下殺手殺了青城派劉掌門,上官誠殺了崆峒派莫掌教。”

“五天前”,鄭海生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道,“這不可能,五天前我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裏?”

“鄭教主,既然敢做,卻不敢認,這可不是魔境宗一貫的作風”玄經大師道。

“我可以證明這不是鄭海生乾的”木靈雲大聲道。

“敢問施主是誰?你又怎麼證明?”

“我是木家莊木博的女兒,我叫木靈雲,這段時間我一直跟鄭海生在一起,所以決不可能是他做的。”

“你們一整夜都在一起嗎?你們又在幹什麼?”玄經大師步步緊逼。

“當時我們離此兩千餘里,所以他怎麼可能命令別人去殺人呢?”

“雖然尊父木博師父是江湖中人人敬仰的武林前輩,但是僅憑姑娘的話讓人難以相信!”玄經大師道。這時其他人開始騷動:簡直一派胡言,殺了人又不敢承認,怪不得是魔教,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衆人羣起激憤,紛紛拔出武器要殺上去,鄭海生又舉起了手中的斬月刀……

玄經大師道:“大家不要激動,他手中的刀蓋世無雙,我們不能吃眼前虧。”

四大惡人道:“既然方丈不敢再戰,那就只好眼睜睜的看着我們走了,但血海深仇未報,他日定當再戰,教主我們走。”

鄭海生心中有太多疑問要弄清楚,只好暫時帶着他們離開,一行六人匆匆下山去了。

魔術谷是個神奇的地方,大多數人都不會想在高原的深處居然還有這麼一個世外桃源。街上還是那麼熱鬧。街兩旁的商鋪大開正門迎接來來往往的顧客。爲了吸引大家的眼球,他們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的在吆喝:“大減價,大減價!快來看一看啊!”;有的在喊:“潔白無暇的雪蓮,快來看看啊。”還有在喊:“胭脂花粉和珠玉首飾,貨真價實”。

街中心的廣場上,擠滿了人。他們在幹什麼呀?哦,原來有人在表演,有歌舞表演,有摔跤表演,這些異族的歌舞,新奇極了,也精彩極了,兩個摔跤手,腰間繫着一條腰帶,它在微風中來回搖曳。瞧!身上全是肌肉,他們是那樣強壯又勇猛!隨着開始的號角聲響起,比賽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了出去,向對方進攻!

他們倆互不相讓,頭頂着頭,只見雙方都使出了吃奶的勁,與對方拼着,果然不出所料,兩名選手不相上下,時間過去了五分鐘……他們依然在博鬥中。這時,兩名選手僵持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觀衆們着急了,給他們加油!有的觀衆急出了汗,有的觀衆緊握着拳頭,有的急得真跺臉。

選手們僵持了住,雙方都在尋找機會,企圖找到對方的突破口,這樣,離勝利就不遠了。彼此都趁着這個時機,靜靜地思考着。就在這時,一方迅速發現了對方身子一晃,他抓住機會用力一搖,腳從側面橫掃過來,對方就被打倒在地……觀衆一片歡呼,場上沸騰起來了。就這樣,街中心頓時成了歡樂的海洋。

但是原本最愛看熱鬧的鄭海生現在卻心亂如麻,心裏有太多的疑問,心情沉重到了極點!

沿着長街一直走到底,再轉過彎,沿着小路一直走到魔術谷的最高點,就到了魔境宗的宗祠,看到宗祠裏密密麻麻的牌位,木靈雲有點害怕,她拉拉鄭海生的手道:“這是什麼地方?”

鄭海生自己也在雲裏霧裏,衝四大惡人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在搞什麼鬼?”

“讓我來告訴你吧,你有權知道一切了”裏面傳來一個聲音,隨着出來的是宮連水淵。

“你?你知道一切的原因?”鄭海生道。

“我原以爲這一切都已經結束,誰知道它僅僅是另一個開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鄭海生問道道。

“你別急,聽我慢慢跟你講來,魔境宗在十多年的大戰中,精英幾乎全部覆滅,只剩下我們這五個老頭,我們的教主魅璃也失蹤了,生死不明,但是他留下了這把刀”宮連水淵看着鄭海生手中的刀,眼睛裏充滿了敬仰之意。

“這到底是一把什麼刀?”鄭海生問。

宮連水淵接過刀,雙手把它供奉在刀架上,拜了三拜,才道:“這刀是我族的聖物,名爲斬月,斬月一出,月無光華。此刀不但鋒利無比,還可以吸收太陽的光輝,發出無堅不摧的金光,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鄭海生和木靈雲都倒吸一口涼氣,吃驚道:“世上居然有這樣神奇的刀!那爲什麼魅璃擁有此刀還會被打敗?”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這刀只能在白天才能吸收太陽光輝發揮威力,一旦到了晚上就不能發出金光了,必須練會魔境宗的無上心法——《先天真元》才能突破白天黑夜的限制,發揮它最大的威力,可是魅璃始終無法參透先天真元的奧祕,所以敵人利用晚上在泰山之巔以多欺少把他打下萬丈深淵,生死不明!而這先天真元心法也隨着他消失於世。” 拋開葛朗泰侯爵的焦頭爛額不提,夕陽下的象牙島晚報社,卻依舊深陷在幸福的煩惱中,甚至都有些幸福得過分了。連日來辛苦印製的兩千份晚報,在短短几個小時內就被搶購一空,聚集在晚報社門前的人群卻沒有減少,反倒是在口口相傳的影響下,越來越多的人蜂擁過來搶購,連圖魯用來包烤羊腿的那張,也以兩倍的價錢賣了出去。

「賣完了,我再說一次,全都賣完了。」圖魯被一大群人擠得東歪西倒,滿臉憤怒的怒吼著,「林說了,如果你們還打算買報紙,可以預定明天的……你哞的,誰在摸我的胸大肌,牛頭人的胸大肌是很神聖的,懂不懂?」

好吧,可憐的圖魯被繼續佔便宜中,不過與之相反,此刻的晚報社後堂里卻很安靜,林太平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卻又笑眯眯的摸著嘴唇,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可惡的傢伙,算你贏了!」克麗絲汀惡狠狠的盯著他,終於認輸似的嘆口氣,用力扳過他的腦袋,在他的右臉上輕輕一吻。啪嗒一聲,甜蜜的香吻過後,這位英姿颯爽的御姐美人兒,不由得滿臉紅暈目光閃爍:「好了,親也親過了,現在你該告訴我,這個晚報到底是怎麼搞出來的了吧。」

「喂喂喂,為什麼只是親臉呢?」林太平忍不住抗議,不過等他看到克麗絲汀羞惱得快要暴走以後,立刻就很識趣的轉移話題,「好吧,其實很簡單,我教了圖魯他們一點東西,主要是如何排版和印刷方面的,幸運的是,他們學得很快。」

廢話!克麗絲汀忍不住翻翻白眼,她當然知道整個印刷工作都是由牛頭人負責的,但現在讓人疑惑的是,一張晚報四個版面上萬字,這可是個很費力的工作,圖魯他們是怎麼在幾天內完成的。

「很簡單,我只是把原來的雕版印刷,改成了更先進的活字印刷。」林太平輕描淡寫的解釋道,「這麼說吧,康坦斯原本的印刷術,是要把整篇文字都刻在一塊木板上,這樣既費力又浪費時間,而我現在把每個文字都製作成了單體……唔,我這樣說,你能理解嗎?」能理解就見鬼了,克麗絲汀傻乎乎的搖搖頭,什麼雕版印刷什麼活字印刷,對她來說簡直就像是聽天書,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種新印刷術好像很方便。

「沒事,以你的智商,能理解到這種程度就很不錯了。」林太平滿臉同情的看著她,「唯一的問題是,就算是採用了活字印刷術,印製工作還是很辛苦,沒看到圖魯它們一直都在叫苦連天嗎?」

這倒是真的,克麗絲汀忍不住嘆了口氣,回想起牛頭人們的悲慘遭遇,難怪它們每天都熬得兩眼通紅,難怪它們的牛蹄都快進化成雞爪子,雖然不明白具體印刷是怎麼進行的,但是只要看看圖魯那種恨不得一頭撞死的表情,就知道那有多痛苦了。

不過,真的很奇怪,為什麼我以前從沒聽過活字印刷術,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林居然會想到藉助這種印刷術來辦報紙……報紙?在今天之前,我從來沒見過這東西,可是林卻看起來很熟悉,就好像他以前辦過似的。

「我沒辦過,但是我見過很多次,熟悉得都快要吐了。」林太平一本正經的回答,他這次真的沒有胡說八道,要知道他從小就在報社辦公樓里長大,無論是排版採集新聞還是發行出版,全都熟得不能再熟。

而在來到康坦斯以後,在發現這個世界中居然沒有報紙以後,他立刻就意識到,如果在這裡報一份報紙的話,說不定會帶來很多預料之外的收穫。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剛剛創刊的象牙晚報已經大受歡迎,誰都想第一時間知道大事件,誰都想滿足內心的八卦好奇心,而正是因為人們有這樣的需求,象牙晚報才會在第一天就賣到供不應求,並在將來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

主播公寓 更重要的是,對於一個信息傳播速度很慢的世界而言,掌握了報紙這種壟斷資源,就意味著掌握了媒體話語權,尤其對於還沒經歷過媒體轟炸的人們來說,報紙上所說的話所發表的觀點,往往很容易讓他們接受相信。

以倒霉的葛朗泰侯爵為例,他在這十幾年來積累了很好的聲譽,但今天的那則負面新聞出來以後,相信很多看到這則新聞的人,都會對侯爵大人的品德產生懷疑,進而影響到兩個月後的議員選舉投票。

雖然,這僅僅只是懷疑而已,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但是你可以想想看,如果報紙每天都這樣進行報道,長期積累下來,就算是再死忠的崇拜者也會猶豫動搖……正所謂三人成虎,誰掌握了媒體誰就掌握了話語權,也難怪記者會被稱為無冕之王了。

「那傢伙,既然很喜歡演正人君子,那麼就要做好被轟炸的準備。」林太平說到這裡,悠然自得的喝了口咖啡,「沒錯,我是抓不到他謀奪家產的證據,可是這不代表我抓不到其他污點,挪用捐款生活腐化黑心經營橫穿馬路隨地吐痰,有污點就曝光,沒污點就製造污點曝光,隨隨便便我都能找出幾百條來。」

阿嚏!克麗絲汀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她突然覺得自己開始同情那個偽君子叔叔了,就好像今天報紙上的那張舞娘圖片,簡直讓人根本無法辯解……唔,說到這個,那張圖片到底是怎麼印到報紙上去的?

「很簡單,這叫成像術。」林太平輕描淡寫的拿起一個水晶球,「在羅德島的時候,我訂購了十幾個成像水晶,這種魔法道具能夠拍攝畫面,並且將畫面投影到紙張上,然後我再把紙張製作成雕版……好吧,我敢打賭,你聽不懂。」

沒錯,克麗絲汀繼續傻乎乎的兩眼發直,不過她倒是真的很崇拜那個拍攝者,那傢伙居然能夠很有耐心的守在伯爵府門口,一直等到舞娘出現,並且抓住一閃而過的時機,把這個畫面準備拍攝下來。

「那是夜歌的作品哦。」林太平笑眯眯的摸著下巴,「就像我之前說的,辦報紙需要牛頭人和暗精靈一起合作,牛頭人負責排版印刷發行,而夜歌帶領的暗精靈們,則是我們晚報社的第一批記者。」

沒錯,在遇到暗精靈族第一天起,林太平就一直在想,這些喜歡在陰影中潛行的黑暗生物,除了擅長刺殺下黑手逆推生孩子之外,到底還有什麼特長?

這個問題苦惱了他很久,直到某一天,當他無意中回頭望去,發現夜歌那個傻妞正抱著一根狼牙棒,鬼鬼祟祟的準備往茶杯里下春藥時,頓時就靈感湧現了——

好吧,既然這個傻妞能夠穿越牛頭人的嚴密防線,溜進自己的房間里下春藥,那麼這就意味著,她也完全可以像鬼魅般的,隨時出現在某位貴族的卧室里、議院的桌子底下、倉庫的角落旁、港口的倉庫中………

什麼叫職業精神,這就叫職業精神!

跟擅長潛行跟蹤探查的暗精靈相比,那些八卦雜誌的狗仔隊簡直不堪一擊,毫不誇張的說,只要暗精靈肯出動,什麼貴族豪商都再沒有秘密可言,有暗精靈的地方就有八卦,有暗精靈的地方就有新聞,這個種族簡直就是天生為報紙設立的。

「呃,這樣也行?」克麗絲汀聽得滿眼都是崇拜小星星,她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切開老闆的腦袋,看看那裡面到底裝了什麼,居然連這種事也想得出來。

「所以,我就給她們配了投影水晶,雖然很貴。」林太平放下咖啡杯,滿臉笑容的望向門外,「說不定這個時候,夜歌正帶著暗精靈們,躲在哪個角落裡咔嚓咔嚓的……」

話音未落,房門就被重重踢開,夜歌舉著那個投影水晶,滿臉自豪的沖了進來:「林,猜猜看,我拍到了什麼,明天的花邊新聞有著落了!」

很好很強大,幾分鐘后,等克麗絲汀看過水晶球里的畫面后,立刻就肅然起敬五體投地了:「這樣也行?夜歌,你們是怎麼拍到的?」

「很簡單,我一直跟著那傢伙,從昨晚一直跟到現在。」夜歌得意洋洋的抱著水晶球,看起來她對自己的工作很有成就感,「聽著,我都已經給這條新聞擬好題目了,就叫做——《葛朗泰侯爵怒斥獨生子不孝,家族後繼無人從此淪落》……」

要不要這麼狠?克麗絲汀突然覺得渾身發冷,可是偏偏這個時候,林太平還懶洋洋的嘆了口氣:「毫無吸引力,夜歌,我不得不說,你起標題的水準太差了。」

「是嗎?」夜歌抱著水晶球,很不滿的抗議道,「林,那麼按照你的意思,這個標題要怎麼取,才算有吸引力呢?」

「簡單!」林太平連想都不用想,直接在紙上唰唰唰的寫了一行字,然後很自豪的往前一推。

這麼快?克麗絲汀和夜歌面面相覷,很整齊的伸長脖子,然後幾秒鐘后,她們兩個又很整齊的目瞪口呆了——

《驚天內幕!六旬侯爵當街和獨生子大打出手,疑似為一女子爭風吃醋?》

噗!剎那間,克麗絲汀和夜歌齊齊噴血,望向林太平的那種眼神,簡直是交織了震驚、崇拜、鄙視種種情緒,複雜得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很久很久以後,在這詭異的寂靜中,夜歌終於顫抖著舔了舔櫻唇,不由自主的豎起大拇指——

「親愛的,我向黑暗之神發誓,你是我見過的最腹黑最陰險的傢伙……不過,我喜歡!」

————————————————————————

話講,這個新聞的標題怎麼樣,召喚無節操的親們起更無良的標題,水水有獎勵,這裡也推薦一本朋友的書《召喚領主》,說真的,這個書名真是沒節操,我看了一眼,還以為是我當年的那本《召喚大領主》,不過內容還是不錯的,大家可以去看。 “這些所謂的正派人士都是虛僞之徒,他們滿口仁義道德,實際上個個心懷鬼胎,都是爲了奪取我們的斬月寶刀”殺手雖然身負重傷,但是說起此事還是滿腔憤怒。

“他們真的是爲了奪取寶刀就濫殺無辜嗎?”鄭海生問,“那既然你們有寶刀斬月,爲什麼不早去報仇,而要等到現在。”

宮連水淵道:“斬月並不是誰都能用!”

“爲什麼?”

“因爲只有百年難遇的有緣人才能拔出斬月,而我們誰也沒有想到你就是那個百年難遇的有緣人。”宮連水淵道。

“這是什麼鬼話?”鄭海生指着宮連水淵,那壞壞的笑又回來了,“你這個故事編得很好,可惜我也不是傻子。”他一把拿起斬月,丟給木靈雲道:“你拔!戳穿他的鬼話連篇!”木靈雲手持刀柄用力一拔,居然紋絲不動。再拔還是不動。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鄭海生又把斬月丟給李三財,還是拔不出來,“我就不信這個邪了”他一把拿過斬月,“蹭”的一聲龍吟,刀應聲而出,刀聲寒光流動,映照出鄭海生瞠目結舌的臉。

“好吧,我信了你的邪”鄭海生歸刀入鞘,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刀敲着地面,狠狠地問道:“爲什麼是我?爲什麼是我?”

“這就是天意,你是上天賜給魔境宗的禮物!我們都老了,原本只想了此風燭殘年,但是你的出現又讓他們四個燃起了復仇的希望,他們出手殺人就是爲了逼你當魔境宗的教主,領導他們東山再起。

“難道你就不想爲你的族人報仇,你就不想東山再起”鄭海生逼問道。

宮連水淵大笑不止,鄭海生奇怪道:“你笑什麼?”

“報仇雪恨又怎麼樣,東山再起又怎麼樣?冤冤相報何時了,況且我只是魔境宗的一個守陵人罷了”宮連水淵回答道。

“請教主帶領我們爲我們的族人報仇雪恨,”四大惡人跪下懇求道。

“什麼教主不教主的,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是你們的教主,也不想當這個教主”。

“現在江湖上誰人不知那個不曉你擁有斬月刀是魔境宗的新一任教主,恐怕你是躲不掉的”。

“好了好了,蔣醫好你先帶殺手去你的醫館療傷吧,其他人都先下去吧,讓我靜靜”。

“是,屬下遵命”。

鄭海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兩隻手撓着頭,頭髮都快被他撓成一個雞窩了,他此時真是心亂如麻,這一切來的太突然,恐怕換成誰也無法一時接受,幸好他還有木靈雲陪在身邊,木靈雲看着他痛苦的樣子,慢慢地抱住他,把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胸口,希望能用自己的心讓他平靜下來!

黃昏,上燈了家家戶戶窗戶透出的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遠處的燈光,像一朵朵金花,一顆顆星星。

“你看這魔術谷是多麼的寧靜祥和啊,人們都過得無憂無慮,與世無爭”鄭海生感嘆道!

“是啊,這裏就像世外桃源一般”木靈雲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