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裡就是那傳說中,世界的屋脊?中央山脈當中?

所以,這裡就是那傳說中,世界的屋脊?中央山脈當中?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愛德華微微轉動視線,試圖從周遭的環境里尋找到一些傳說中的荒蠻,但他很快就失望了,一層淡薄的雲霧。將腳下的視野遮蓋起來。只留下陰寒或者光明的,一點點黑影,不過,也有令人稍微欣喜的……一種非躊悉的味道,或者說感覺。

或者,是理所當然的吧。

王權的一個碎片。就在這條龍的身上!

「汝會為吾輩受到的傷害,付出代價!」

紅色的巨龍開口了。他汪在千尺之外,轉過修長的脖頸◎磺的暴風隨著言辭向外噴涌,但那巨大的身體,正在收縮,幻化,變動——魔法的力量創造出驚人的奇迹,僅僅是一個呼吸之間,三十呎長,數萬磅的角質,肌體,便已經收束成為六尺的高度,化作了人類的外形。

一件火焰一般的罩袍籠罩住他的身體,低垂的兜帽下,傳出一個宏大而古意怏然的誰呢隔音。那兜帽的陰影中,潛藏著一對閃爍不休的暗紅龍睛。有如兩座火山,內中蘊藏著無法言喻的怒火。

「我並不想要挑釁您的尊嚴,也沒有興趣進行一場無謂的戰鬥,如果道歉就可以換來您的幫助,那麼我可以道歉。用任何您喜歡的方式。」

金色的光影稍微暗淡……但並非減弱,只是光線在變動,縈繞的金球舒展成為三對金色的羽翼,將那個一身戎裝的身影,承托在天空之中:「我可以治療您的傷勢,也可以聽從您的要求,只要那沒有超過我能夠做到的極限。財富,或者是寶物,我可以付出相應的價值,來進行換取,而並非這樣互相行使暴力的鬧劇。」

女子的聲音輕柔,平靜,但近在咫尺的愛德華卻猛地一震。

像是洪鐘大呂,在他的耳內敲響!

群青的高空,硃色的殘陽,飛舞而降臨的巨龍的咆哮,雷電的翻滾,高空的暴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經變得輕微,只有那個聲音,還在腦海中激蕩不休!

正在說話的,並非是熾天神侍?艾瑞埃爾……這個正在被光焰包裹著的女子,是他熟悉的那個人!

他能夠分辨,那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或者,是單純的直覺,然而,卻刻蝕在他的心中。

「小姑娘,汝很有趣,也很聰明,知道進退,可是,汝仍舊在蔑視吾輩。」

紅龍大笑,雖然他已經化作了人類的形象,可那笑聲仍然猶如敲響了十餘口大鐘:「交換?什麼樣的寶物,可以交換一件神器?更何況是操縱著至高規則,連真正的神祇都無法抵抗的,超越的神器?」

「貪婪。」女子纖巧的眉頭皺了皺。

「貪婪?或者,可以這樣說。」巨龍化身的人類發出一個笑聲:「但還請你將之稱呼為尊嚴,然後,請你記住,巨龍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可以付出的代價,是很高昂的。」

這個笑聲,就像是一個訊號。

隨著這聲音,在空中緩緩下落的,從巨龍身體上落下的蝠翼,忽然箭一般的衝起!隨著這聲音,天空中的血霧忽然變得淡薄,它們流動著,在空中聚攏,重新沖向巨龍的身體……如有自己的生命和意識般化成無數細微的線,深深刺入那些斷裂的平面。從它們刺入的地方,即刻就有新生的肉芽冒出來,無數肉芽正在瘋狂生長著,互相扭結,連接在那紅色的身影上。

於是當那個身影抬起手。那羽翼抖動了一下,幻化為他那件紅色罩袍的一個部分。

人數的多寡,是戰鬥最為主要的優劣之一。

一個普通人。即使雙手持著武器,一個呼吸之間也不過就發出三五次的攻擊,而且還不能保證每一個攻擊都能夠準確的造成殺傷,而十個人只要經過少許的訓練。便能對於一個目標同時進行十個位置的攻擊,封鎖幾乎所有的行動方向,那是一個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抵擋的,因此,軍陣總是要比單人擁有優勢的。

但什麼事情都並不是絕對的,尤其是在某些原本固定的規則變得可以改動的時候。

當戰爭的武器變得更加強大時,人數的優勢就會被無限的削弱,一個熟練地狙擊手,可以在一場戰鬥中以一敵十,甚至幾十,幾個人開動了一輛坦克,便可能毀滅一個村鎮。幾架飛機可以把一座小城化為焦土。而一顆蘑菇彈甚至熱核蘑菇……那便是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殺傷。

那同樣是一個星界使徒,但他的武器,卻是一張巨大的弓。

一雙光翼之下,他的身體極高,幾乎超過了九尺,但那張弓。卻還要超出他的身高很多!就是這短促的剎那,空著的弓弦不知何時已經被拉滿。隨著一聲極為尖銳,穿透了一切雜音的嗡鳴。三道暗影,已經穿過了空間,落在了紅龍的

那箭矢,彷彿不是真正的實體,釘在那隻怪物身上。蘊含著元素威能的箭簇立刻便引發了小小的爆炸,可他卻根本毫不在意,就像那爆炸,不過是一陣拂過身體的微風!

當爆炸的火光散去,他猛地高聲吼出一串符文,這符文就像是一陣狂風隨著他的聲音噴發出來一般,帶得他原本垂墜的長袍微微顫抖,於是那霧氣飛舞著凝聚出一片彤雲,再幻化出一片火海,一個醜陋的腦袋從中探了出來,火焰籠罩的身體似狼似虎,但是至少有一條巨龍的一半大小,這個元素生物邁著有些遲鈍的步子走出雲霧的傳送,但是長滿尖刺的三角腦袋上那雙燃燒的眼球貪婪地掃視了一下,便向著面前的人影猛地俯衝下去!

「死吧!」巨龍咆哮道。

這一次,他的目標是明確的,是那個拿著長弓,剛剛攻擊了他的星界使徒!他握緊拳頭,向著那個方向上,一拳揮了出去!

這一拳,似乎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氣勢,就像是隨便的揮了揮手。

只是空氣中馬上就全充滿了一股淡淡的死的味道。其實那只是一種古怪的感覺,並不是用鼻子聞出來的,而是自然而然深入進人的骨髓里。『呼』的一聲輕響幾乎隱沒在高空的風中。

遠處那弓手的上半身突然消失了。

從腰部以上,這個天使的身體,頭顱,面孔,手中的各長弓甚至是身體上的鎧甲,都消失了,沒有防禦魔法的波動,只有滿天的血肉碎片飛濺,而這種飛濺,離奇的緩慢了一些,就像時間在那裡變得異乘,天空中的風暴翻卷著,將這血肉的碎片捲走時,而那半截腰身還在空中站了一會,噴濺出一些血,這才一軟向下墜落!

可是搭在肩頭那一隻手,已經將巨大震蕩力量送進他的體內№體中傳出密密麻麻的骨裂聲在這一刻竟然比他的聲音更響!細碎的骸骨邊緣從他的服飾下鑽出,形成殷紅之中的慘白……他整個上半身骨骼幾乎都這一下被震裂拍碎了!

不是感覺,而是真實,令人毛骨悚然的真實!

年輕的女子,保持著那個將一隻手搭在他肩頭的姿勢,他身上的環繞的光澤正在一點點的消弭,這也讓她的聲音變化了,變得更加的靜——不是那種把情緒消散了的寂靜,而是把所有都收斂沉穩下一的了沉靜:

「變革即將產生,這是整個位面也會受到衝擊的強大的力量……您的能力並不足以扭轉他。而您有能力從這場糾紛之中脫身出去,請不要再貪婪的……」

勸誡並沒有完成。

因為紅龍的身體。搖動了一下,繼而消失!

所有的天界生物,在這一刻都不由得發出了一個驚訝的聲音。在他們的思維里,對手已經是窮途末路了,一個熾天神侍召喚的神能,在極盡的距離內直接的灌注。那是任何生物也無法防禦,無法承受的。而被幾歲了

這是異能的力量。

那同樣也是矣奇妙的優點之一,因為是個意識的聚合體,所以在這個狀態下,顯能者不但能看。能聽,還能夠使用異能。

愛德華自然不可能讓這條龍被殺死——不僅僅是因為王權的碎片不能落在蘭森德爾的手中,也是因為,他必須儘力的拖延,那個熾天神侍的任務,否則的話,他無法確定一旦任務達成,這個天界生物的離開。會給艾蓮娜帶來什麼。

都市之最強黑科技 然而♀個舉動是危險地。

意識的聚合體,同樣是一種存在,而只要是存在,他就有可能被發現!

「是誰!」女子猛地轉過頭,向著空無一物的空間。

「我……」愛德華不自覺的開口道。

但僅僅只發出了一個音節而已。

因為一時之間,他忽然發現。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應答。

天空之中,就此沉寂下來。

三對光翼輕輕招展。將那身影承托於空中,世界屋脊之上。永不酮的烈風到了這裡。就變成了柔和的微風,就如煜冥之中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縱一般□至是時間,也被停頓在這一瞬之中。

沉寂繼續著……

「我……」他張了張嘴,想要繼續說下去,然而,周圍的一切,就在這一刻扭曲,偏轉,化為虛無!

意識模糊,然後清醒。

眼中一片粉紅的顏色在流動,然後,漸漸的凝聚成為秀氣挺翹的鼻尖,距離自己只有一寸多遠,一對碧綠的眼睛一眨不眨,呼吸中的甜香氣息,也在鼻端縈繞,淡淡的,嗯,好像是百合的味道。

咦,這種花香倒是沒什麼,不過寓意似乎有點……

心靈術士向後仰了仰身體,於是那張近在咫尺的面孔,變得清晰起來,

「咦——哎呀!」

半精靈小姐從書桌上跳了下去,後退幾步盯著愛德華的臉,頓了頓,才長出了一口氣,拍著胸脯:「嚇死了嚇死了!愛德華,你在幹什麼啊?連呼吸都停掉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真是的,不要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好不好?浪費人家的神術!」

「哦。」愛德華搖了搖頭。思緒似乎還沉浸在剛剛那場幻境一般的重逢之中,欣喜,失落,無奈,種種的感覺混合在一起,讓他沒有興趣,去理會什麼。

「咦?果然還是不對啊?」半精靈發出了一個大驚小怪的叫聲,重新沖回來,她一步跨上了桌子,將面孔湊近,仔仔細細的觀察著愛德華眼睛:「果然出了什麼事情,不然,」

「我沒事的。」

頓了頓,愛德華微笑道,心中卻不由得微微一動。

「嗯……麗莎,你為什麼那麼喜歡……和我呆在一塊兒啊?」

「咦?有么?」小丫頭賬折睛,似乎並沒有在意這語句里的其他意思:「因為你這傢伙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把周圍弄得很舒服吧?你看,整個領地里就只有你這裡最好了啊?這種夏天裡,底下的那些地方都快要熱死人了,我才不會去呢!」

「誰要回去啊,整天就是那麼幾個人圍在身邊,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無論幹什麼都會有人出來嘮嘮叨叨的,以前的時候,還要跟那一群什麼禮儀老師胡扯,呸,走路都要有個什麼姿勢,煩也煩死了!」小丫頭似乎找到了某種共鳴似的抱怨道:「在你這裡多好啊,各種各樣的事情都能碰到,連打仗這麼熱鬧的事兒,都見識過了,還去過地下,見過卓爾,嘿嘿,如果父親大人知道了,說不定又要急得昏倒吧。」

愛德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雖然活的時間更長,但對於半精靈來說,她其實尚未成年,只是個貪玩愛鬧的小姑娘而已。對於自己這種單純的依賴,確實並不摻有雜質吧……

不過,似乎在內心的某處,又有個聲音正在提醒他,那……不只是一種單純的感情。

「說起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了么,只要呆在你身邊,經常能夠找到很多有趣的事情。而且我就感覺特別安心似的,什麼也不怕,」

小丫頭點著下巴,露出認真思索的表情,然後忽然賊頭賊腦的笑起來:「嗯,或者就算是一輩子都跟你在一塊兒,也不會厭煩吧?」(未完待續。。

.(decodeuricompon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1%f9%d4%c2%d6%d0%ce%c4%cd%f8%7e+%7ehttp%3a%2f%.); ~日期:~12月18日~

真糟糕……昨天粘貼弄錯了,這個才是改完了的。

我說字數怎麼不對,應該是多寫了五百奉送的啊……

……

呆上一輩子啊……

愛德華啞然失笑,真是孩子氣的夢想:「人不可能一直呆在一起吧,總是會膩的……再說,你總是會長大啊?」

「有什麼不好的么?為什麼不可以?我就是喜歡舒舒服服的,喜歡可以天天吃到你做的好吃的東西啊?」小丫頭坐在桌沿上,張眼睛,一派天真:「怎麼,你討厭我呆在你身邊?還是……你討厭我長大?哎呀呀,你的喜好好奇怪呢,雖然我是聽說有人有這種奇怪的嗜好啦,哦,傳說地獄里有個領主,名叫『不思者』什麼的,就特別喜歡喜歡長不大的女孩子,原來你也……」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的小姑奶奶。」天真的表情說些古怪的事情,愛德華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看著那張近在咫尺的笑臉,不由色出手去,輕輕在她臉蛋上捏了捏:「那就一起好了,一直吃到老,玩到老。好不好?「

「真的?」

「當然真……唔?」

半截的話語被堵了回去——因為小丫頭忽然抬起頭來,狠狠地吻上他的嘴唇!

牙齒相碰的感覺,讓愛德華皺了皺眉頭,正想仰頭分開,脖子上卻隨之一緊,被小丫頭牢牢的抱住了。愛德華伸手推了推,可這丫頭身材嬌小,力氣卻不小,沒有推開,反倒被她八爪魚一樣的把自己給纏住。她像只小樹袋熊一樣吊在他的胸腹間,用力一掙,愛德華便向後倒坐到了椅子上。

「唔,唔……哈!」石椅子上鋪著厚厚一層的絨墊,只是靠背上卻並不怎麼厚軟,愛德華的後腦勺咚的一聲。被撞得有些發暈,不過他也趁此機會脫開了那兩瓣嬌小而柔軟的嘴唇——幸好這一次小丫頭沒有用上牙齒:「你這丫頭,你……」

「吃到老c到老!你答應了我的!不許反悔!否則的話,看我不把你的嘴巴撕掉!」小丫頭一臉欣喜,霸道的尖叫道。

「好似好啦,不過怎麼記得這個說法似乎有點不大吉利……」

「你這混蛋!這麼快就想要反悔。我要咬死你!你……」

「恩咳。」

輕輕的咳嗽從房間的另外一邊傳來,但發出者顯然並非喉嚨有恙,只是想要提起某些人的注意。

於是,齊齊轉過的兩道目光,便交匯於房間門口『仆裝束的纖麗身影上……頓了頓之後,小丫頭啊的驚叫了一聲,臉色瞬間已經艷紅的像是要滴出血跡,猛地放開了愛德華,一陣風一樣跑出了房間。

「有事?」

愛德華皺起了眉頭,以他的臉皮厚度,但是不虞什麼羞澀之類,不過畢竟多少還是有些尷尬。反倒是驚擾了一切的幕僚小姐。並沒有大驚小怪的意思。只是微微向愛德華點了點頭,似乎什麼也沒有看見:

「那些巨人,我安排他們去砍伐樹木,不過,目前也沒有適合他們使用的工具,用戰鬥工具砍伐樹木會造成一定數量的浪費。還有您帶來的工匠們已經編製到各個組裡。開始新的工作了,但他們現在沒有太多的工具。酒館老闆之類的因此,需要的東西。我已經列出了清單,請讓麗諾比麗商戶儘快準備。」

她來到桌邊,遞上一張羊皮紙:「所有人口和傭兵已經大致安排妥當,住房明顯有些緊缺,至少需要再興建一批,不過以現在的建造速度,兩千人的臨時住房,用不了多長時間,但糧食是個很大的難題,敵人的糧草並不很多,但巨人的食量,是人類的數倍,他們雖然並不需要精細的食物……」

「安娜蘇小姐,做的不錯,」

乾咳了一聲,愛德華整理了一下思路:「唔,兩千人的住房是不夠的,至少需要一萬五到兩萬才行。因為很快就要有大批的難民進駐到這裡,所以,你最好做出充足的準備。至於糧食,倒是不用的,等到那幾個老傢伙回來了,他們會帶來足夠的數量,大約可以讓現有的這些人吃到冬季了,有了這三四個月的時間,糧食採購應該不成問題,不過,你通知傭兵他們,需要辛苦一點,仔細甄別一下未來幾天那些到來的傢伙們,有親屬的可以放他們在城市裡,至於那些沒有親屬的單身男人,需要隔離起來,仔細審查一下,等會兒我會在城市裡拉出一道隔離牆來的。」

「雖然半精靈的壽命悠長,不過,她可還沒有成年吧?領主大人,您的愛好,倒真是挺廣泛。」

幕僚小姐的工作,不只是報告這些細微瑣事,還得替年輕的領主端來香濃的花茶,後者怡然自得的伸出手來,不置可否的喝著,安娜蘇心中的怨氣又有些上漲,於是低聲的開口冷笑。

說起來,這位小姐算是頗為不幸,之前在帝國,也算是經常出入宮廷的小小實權人物,結果被愛德華順手強擄回來之後,麗莎小姐又給她下了一個指使術之類的東西,原本的名媛就成了愛德華的侍女,負責飲食起居,雖然鑒於她的學識資歷,這些天來愛德華其實倒是更多的將她用作幕僚一類的工作,寫寫算算,真正當作侍女,也不過就是端茶倒水,順便揉個肩膀而已。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