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矢雖然心怡妙音,但如他這般自私的人,絕不可能因為鐘意和喜愛,而置身於危險之中,因為他愛的只有自己。

廣矢雖然心怡妙音,但如他這般自私的人,絕不可能因為鐘意和喜愛,而置身於危險之中,因為他愛的只有自己。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當下,元氣疾運,氣勢突起,元氣繞臂,以抗衡妙音這致命的反撲。

便在當時,廣矢腦中突然一炸,瞬時一片空白……..

轟……..

一聲巨響過後,廣矢如離弦之箭般倒飛而去,所過之處,巨森盡碎,足足為這林中開出一條數十丈的小道,觸目驚心。

塵霧之時,妙音立在原地,穩若巨山,一招得手,心中亦是高興,回頭便朝那先前助她一臂之力的人看去。

只見瓏月的長簫未及離唇,若非先她以音暴叫廣矢心神失守,妙音絕不可能這般容易得手。

念力遙感,廣矢的氣息猶在,雖不至死,便他讓他陰溝之內翻了船。

眾人這時才想起關心那一臉驚慌、憤怒,還有些彷徨無助的諾欣。尚茹等人更是問長問短。

諾欣更是以雙手抱著頭,喃喃道:「殺了他,殺了那畜牲,不要…….你不要過來……..」

知曉諾欣往事之人寥寥數人,瓏月與木宛晶絕對是其中之一二,聞眾人七嘴八舌問個不停,諾欣已處在崩潰邊緣。

瓏月立時朝眾人使了眼色,讓大家別在問長問短,緊緊將諾欣抱在懷中,安撫道:「諾欣不怕,那混蛋早晚是個死人,楊稀伯絕不會讓你再受半點委屈,他一定保護你一生一世!」

諾欣聽聞楊稀伯之名,神智稍稍清醒一些,眼淚頓時決堤,哭得像個孩子,反手將瓏月抱住,「稀伯……稀伯他在哪兒……..」

「楊稀伯?」人聲傳來,數道人影飛掠,人數竟是軒塵閣數倍,幾息之間便將其圍了個水泄不通。

言語之人自人群中行出,「不用等楊稀伯了,我游家的兩位老祖親自招乎他,難道還有他活路不成?」

一語激起千層浪,眾人頓時如同炸鍋一般,諾欣聞言,更是愣在當場,先前的狂躁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幾近撕心裂肺的哀傷。

「游龍,你給我住嘴!」瓏月暴喝言來,「你這出爾反爾的小人,當初欲結盟之人是你,如今反悔的也是你,如你這般反覆之人,斗神宮不會放過你,絕宮更不會,若我們今日有何閃失,待我夫君歸來,你們的死期便到了!」

來人正是那陽剛不足,陰柔有餘的游龍,只見他翹著蘭花指,將額前一絲亂髮給捋順,嘆惜道:「當初,我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軒嘯是以何種方式將你救出,且全身而退。夫君?哈哈……..」

游龍狂笑不止,語氣突變,幾乎是以咆哮的方式吼道:「我對你痴心一片,你卻鍾情於那等離經叛道的狗賊,難道我游龍這般不堪入目嗎?」

瓏月尚未言語,金世勳突然驚道:「游龍你他娘沒搞錯吧?你不是應當找個男人嫁了嗎?」

在如此緊張的局面之下,金世勳一語頓讓眾人壓力倍減,嘩然四起,笑個不停。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可游龍今日卻一反常態,對於金世勳的調侃之言絲毫無感,連先前的火氣亦是消了大半,突然言道:「不用再刻意地拖延時間,楊稀伯不會來救你們,秦法然未歸,妙音小姐無法代表凌雲絕宮,只看那幾個老傢伙未出動身,便知道他們不敢違背當年祖上傳下來的誓言,否則的話,凌雲絕宮必亡!」

眾人聞言,又驚又怒,似乎這一切都在藤煙宏守二閣的掌握之中,現下連妙音也無法反駁,便知游龍此言無虛。

游龍嘿然道:「至於軒嘯,他的死訊也許立時便會傳來,你們不必再等了!」(未完待續。。) 當瓏月聽到這這話之時,先是一陣恍然,立時回過神來,冷冷一笑,「我與軒嘯早已結為夫妻,既有夫妻之名,亦有夫妻之實,若他當真死了……..」話到此處,頓了頓,那聲音冰冷得叫人遍體發寒,「你們這群人,都得陪葬!」

長簫繞指一圈,立時被瓏月抵於唇下,一曲《索魂迷心》幽然響起,游龍虛眼之時,立時飛退數丈。

簫聲凄厲,讓人毛骨悚然,游龍更是難過不已,怒視瓏月,狂吼一聲,立時將那簫聲給壓下,「敬酒不喝、喝罰酒,殺!」

靈道人影衝殺而出,仔細看來,這群裝束如一的宏宇閣弟子居然全然不受這《索魂迷心》曲的影響,寒光交錯,刀氣劍芒照那瓏月立時斬去。

軒塵閣如今最強悍的力量,當算是神族族人,當年軒嘯為他們依次解除體內的封印,修行進度可謂是一日千里,他們將軒嘯喚作少爺,這瓏月自然是少奶奶了。

見瓏月有難,數十名族中至強者立時身形暴漲,在瓏月身前形成一道人牆,金芒之氣狂涌而去,拳風怒砸而出。

氣爆之聲立時響徹山林,震得人頭暈眼花。那流光異彩衝天而起,濃厚的迷霧亦是被衝出個窟窿來。宏宇仙閣數名子弟立時被轟出數丈,翻滾拋飛,極是狼狽。

游龍按兵不動,廣矢此刻亦從那木屑中爬了出來,與游龍並肩而立,在那憤怒的眼神當中,竟能看到一絲傷感,也許正是《索魂迷心》的作用。

妙音於她身側言道:「瓏月,省些力氣吧,這兩位二世祖,難以翻起什麼風浪。我相信軒嘯他們三兄弟不會出事,我們只消耐心等著便是,留著力氣準備對付他們身後之人。」

有了神族中人這群銅牆鐵壁,他們處在當中自然是有恃無恐。

諾欣硬是擠出人群,指著游龍叫道:「你果然是我的好大哥,我說為何當年大殿之上跪的人為何不是這畜牲,原來他竟然是當今藤煙閣的小少爺,小女子當真失敬了……..」

諾欣似乎也再不為過去的事情而羞於啟齒,將廣矢的獸行如數道出。

當年游家本是欲將諾欣嫁給廣矢,不過廣砵雄嫌她出身低下。而不允此樁婚事。

可廣矢這小子可是出名的採花賊,廣家斷然拒絕這樁婚事,擔心強來游家不滿,便讓廣矢帶上厚禮去游家謝罪。

游龍與廣矢自幼交好,二人可謂是無話不談,自然而然將諾欣的身世道出。

幾杯黃湯下肚,兩人便有些飄飄然。當時游龍的生母,極想將諾欣除去,於是游龍便與廣矢想出了玷污她的這個餿主意。

沒有女了不在乎自己的名節。一旦失了貞潔,將再沒臉面活在這世上。

於是廣矢在那天夜裡借著灑興將諾欣給侮辱了,連續幾日均是如此。

她幾次自殺,均未成功。那時。她還以為自己的大哥是真心疼她。直到入得大殿,方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騙局。

那可惡的老女人,不過是借她來發泄當年積壓在心中的怒火罷了。

諾欣活了下來。這些年一直在打聽那人的直實身份,直到楊稀伯出現,本以為已經撫平她內心的傷痕。當她見得廣矢之時。才發現所有的忘記都只是暫時的,如果不能廣矢給碎屍萬段,她將永遠活在那惡夢之中。

諾欣不顧顏面,將所有的一切如實道來,即便是游龍再不要臉,見得眾人以那鄙視與噁心的眼神看著他時,亦讓他的臉有些火辣,如讓人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臉上一般。

「賤人你住口!」游龍暴喝一聲,將諾欣未道盡之言硬是打斷,恨不能將諾欣給撕碎一般。

廣矢終是運氣自如,終經調息之後,方才受的那點傷已經不礙事,冷笑道:「游兄當年便應當聽小弟的話,將她給殺了,否則又怎會讓她與楊稀伯幾個小賊連手,對付我藤煙與宏宇二閣?」

廣矢的目光在一眾九尺大漢身上掠過,冷冷道:「時間不早,看來絕宮是不會派人來相救了,今日就將這群軒塵閣的餘孽給殺光吧!」

音落之時,數道強大的氣息突然至游龍等人身後痴掠而來,只憑這氣息便知來人至少玄元之境,威壓凌人。神族號稱有個天下最強悍的身軀,如今迎上的威壓,亦是兩腿顫抖。

瓏月將玉簫橫於手中,喝道:「軒塵閣弟子聽令!」

「是!」

「隨我一道,將這群不知死知的畜牲給屠盡!」

以尚茹為首的眾人齊聲大喝,「遵少夫人令!」

……..

衛南華元氣出體的一瞬間,六十四顆隕石如箭矢般朝衛南華射來,二人雖然客氣,可這場較量,誰也不會想以敗者的身份走出這結界。

元絲如網,當隕石擊至之時,盡數將其攔下。

而就在此時,眾人眼前均是一花,一道氣刃突然刺入那元絲形成的網狀氣盾之中。

當眾人驚呼之時,均以為氣刃已穿過衛南華的胸膛。

隨後便知,不過是自衛南華的液下穿過罷了。

這一攻一守立即讓大家知道路,他二人沒一個省沒的燈,先前黃遠山的突襲是借隕星,分散衛南華的注意力,而他的身法亦極為迅猛,讓人在短時間之內根本無法反應得過來。

可衛南華做到了,在短短的時間裡,他不盡將六十四顆隕石擋在護罩之外,還成功地避開那氣刃極具威脅的一擊。

眾人心驚膽顫之時,僅有為數不多的幾人能夠看出來,兩人自氣勢上的比拼上,衛南華佔了極大的上風,若黃遠山不搶攻,只怕再無取勝的機會。

由此可見,黃遠山亦善於分析局勢,且出手果斷,絕不拖泥帶水,若這等機會,一瞬而過,稍有猶豫,再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衛南華面色冷靜,淡然自若,於護元絲氣罩之中,側身一閃,二指輕彈,將那氣刃輕易震開少許。

豈料黃遠山臉上立時一副得逞的神情,讓衛南華心中一驚。

只見黃遠山手腕猛抖,氣刃消失之際,「砰!」地一聲脆響,那元絲護罩,竟然生生給震碎了。

想不到黃遠山還有這一手,他不過是借金元之氣無堅不摧的特性,將那護罩刺穿,再以六十四顆隕石之力自四面八方對那元絲護罩瘋狂擠壓,當護罩破口那一瞬間,自然是無法抵抗這般強勁的壓力。

護罩崩碎之時,六十顆隕石終是沖入其中,直逼衛南華身軀而去。

越勒古台緊張不已,衝到了軒嘯的身前,目不轉睛地望著結界之中的情況。

軒嘯微微一笑,對衛南華信心十足。

也許衛南華對上其他人,興許勝率不足六成,對上這黃遠山,絕對是有勝無負。

薛謙自然也是這般想的。

果然,那六十顆隕石觸乃衛南華身軀之時,體表立時沖一丈多高的火焰,氣勁如浪般翻滾,將黃遠山震得連滾帶爬,即便他凝出護體氣罩,亦不免被這高溫烈焰燒得那發梢彎卷,眉毛鬍子更是燒得一乾二淨。」

黃遠山根本無法顧及自身這容貌,因為六十顆隕石脫離了他的掌控,只見衛南華身周方圓數丈之距內,隕石顫抖不已,那堅硬的外表似乎也隨著這能將世間萬物焚化的玄陽真元而變得柔軟。

這衛南華至陽之體,以火元修之,凝練玄陽真元。這八屬相剋之道,眾人可是很清楚的。

黃遠山的神情如吃了臭蟲般古怪,遙想當年天隆奇石,他偶得六十四顆,本想將它們熔為一體,煅造一把鋒利無比的兵器,不想他尋便洪澤,竟沒一位大能可以火元之威將其熔化,何談造兵?

於是他才想出以六十四顆隕石為兵器的想法,這此年來,他苦修分心術,終於在五十年前讓他可同御六十四顆隕石,可謂是一心多用。

而這一套兵器,亦被稱為防禦奇寶。只是沒想到它們在軒嘯的面前如此不堪一擊,尚未觸及身體,它們便盡數被熔成了「鐵水」

黃遠山頓時覺得此戰再沒必要進行下去,就在他想識輸的一瞬間,那六十四顆隕石化作的「鐵水」已在空中融合成一團,一把近四尺的長劍在空中凝形。

正當黃遠山將要認輸之時,衛南華再凝出一團水來,將那劍形之兵引入水團之中。

「哧…….」大最白煙冒出之時,一柄鋒的寶劍便已成形。

黃遠山苦笑一聲,忖道:「想我黃遠山多年想做到之事,尋遍千山萬水,亦不無人能滿足我的要求,而現如今,竟然有人在幾息之間,將我引以為傲的隕石給鑄成利劍,我還有什麼資格與他一戰?」

念及於此,抱手言道:「衛兄實力過人,在下佩服,此戰黃某認輸!」

衛南華微微一笑面,意動之時,長劍立時朝黃遠山飛去,眾人心中大驚,難不成這衛南華贏了比試還不成,想將他殺了不成?

可當劍刃逼近黃遠山之時,首尾立時倒轉,衛南華探手,叫道:「此劍乃黃兄所有的隕石所鑄,在下斗膽將其鑄劍,還望黃兄莫怪!」

黃遠山喜形於色,立時將劍握在掌中,心中又驚又喜。(未完待續。。) 黃遠山怎麼可能責怪衛南華,這本就是他多年前的夙願,如今得以實現,那激動的模樣就差沒跪地拜謝了。

衛南華這一戰勝得極是容易,興許邊自身的三成實力亦沒發揮出來。重要的是不便贏得了比賽便是贏得了眾人的尊重。切磋較量本應點到為止,而非要了對方的性命。

第二戰結束之時,軒嘯的心中猛然抽搐,絞痛之感不過一瞬,立時消失不再,快得讓他以為這一切都是錯覺。

轉眼之際,他便已身處結界之中,如亞屹亞瑪山巔一般,白雪覆蓋,天地間儘是一片白茫,連天地想接之處亦是難以分清,漫天飄的是鵝毛般的大雪。

衛南華很是奇怪,他明明得勝歸來,為何在軒嘯的臉上卻看不到半分的高興,那魂不守舍的模樣,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嗎?

衛南華望看了看薛謙與芍冥,他們二人同樣不知軒嘯究竟怎麼了?

結界之中,那近九尺高的女子從雪片的縫隙中朝軒嘯看來,見他神色有異,便粗聲粗氣地言道:「既然身體不適,那便認輸,否則交上手,你連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作對軒嘯的對手,咕多對他並無應有的敵意,倒像是兩個即將要切磋的對手,這讓軒嘯對她有了足夠的好感。

軒嘯回過神來,傳音道:「我很想知道,神族在仙界之中的族人早已死絕,為何你會活著!」

咕多身軀大震,那雙眼之中儘是驚恐怖之意,聲音顫抖道:「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軒嘯搖了搖頭,「我現在對你說什麼,也許你都不會想信我,我很想弄清一個事實,當年神族應當是遭**害。為數不多的神族之夫被救,最終他們如同被放逐一般去了凡界,可是你,你的家人顯然沒有去凡界,這是為什麼?」

隨軒嘯的話語傳入咕多的耳中之時,她的臉色越發難看,眼角抽搐,神情古怪,那似有似無的殺機不自覺得地流露出來,足可見她心中糾結無比。

她的身份一直就是個迷。身旁的人雖然覺得她很物殊,但從來沒人懷疑過她就是神族族人,可是軒嘯為何如此肯定?

她當然不會知道,當初在凡界,軒嘯的身邊有千餘名神族,冰原之戰損失不小,便如今也有數百名,絕對是一股不容小視的力量子。

見到咕多之時,軒嘯心中極是高興。因為他終於見到活生生的神族女子,如此一來,斥候一直希望的繁衍後代終於有望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