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兵聽到柳浩天作出的指示,當時就瞪大了眼睛,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柳浩天這個新任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剛剛上任,就直接對原來的管委會主任下手,這種魄力,這種勇氣,讓他十分欽佩。

宋瑞兵聽到柳浩天作出的指示,當時就瞪大了眼睛,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柳浩天這個新任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剛剛上任,就直接對原來的管委會主任下手,這種魄力,這種勇氣,讓他十分欽佩。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但是,讓宋瑞兵沒有想到的還在後面。

柳浩天隨後撥通了縣委書記韓仁強的電話,直接開口說道:“韓書記,我打算對經開區管委會的人員進行大換血,能夠留下來的有編制的人員11人左右,外聘人員9人左右。”

柳浩天說完之後,韓仁強臉色當時就黑了下來,瞪大了眼睛,久久無法恢復。

過了好半天,韓仁強這才帶着幾分質疑說道:“柳浩天,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柳浩天搖搖頭:“韓書記,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您知道爲什麼縣裏任命我當經開區管委會主任之後,我接連兩個星期沒有去上班嗎?

實話告訴您,我就是想要看一看,在我沒有去上班的情況下經開區管委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結果讓我非常的失望。

韓書記,你知道嗎,連在編和非在編人員加在一起70個人的經開區管委會,我今天下午下班之前突然過來進行查崗,只有20個人在崗。而且即便是在崗的這20個人裏面,也不排除其中有些人員以前經常缺席。

所以,但凡是沒有任何合理理由缺席今天工作的所有的經開區管委會的工作人員,不管他們在編還是不在編,我們經開區管委會一律不要了。

因爲他們這樣的無組織無紀律的人,根本沒有資格留在經開區管委會。”

韓仁強眉頭緊皺,對於經開區那邊的情況他也是有所瞭解,他也知道柳浩天當初堅韌的時候所要對經開區管委會的人事權和財政權的心思,但是爲了讓柳浩天能夠儘快在經濟開發區那邊做出成績,他同意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柳浩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竟然要直接拿下70%的人。

這已經超出了他能夠容忍的底線。而且他估計,柳浩天的此舉可能也超出了白寧縣很多領導的底線。

想到此處,韓仁強沉聲說道:“柳浩天,我建議你慎重考慮一下,不要匆忙的做出決策。

經開區那邊的工作人員工作態度的確有些問題,但是訓誡談話一下也就可以了,如果他們以後再不聽話,到時候你在處理,現在你僅僅是因爲你一次的突擊檢查發現他們沒有在崗,你就直接把他們趕走了,這樣做太草率了。我估計會引起極大的反彈。”

柳浩天搖搖頭:“韓書記,我意已決,這個決定不會改了。”

韓仁強略微沉吟片刻:“柳浩天,這樣吧,雖然你現在兼任經開區管委會的主任,但經開區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兒,你做出如此重大的決策,也不是我一個人就能夠同意的,明天上午咱們開一次常委會討論一下此事吧,這事兒不小,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會引起很壞的影響,甚至掀起不小的輿論風暴。”

柳浩天點點頭:“行,那我明天上午出席常委會。”

掛斷電話之後,柳浩天表情平靜,他清楚韓仁強的過來,更知道韓仁強這個人極度求穩,但是對他來講,此刻的白寧縣經濟開發區已經瀕臨破產的邊緣,人浮於事,不破不立,必須破而後立。

所以,他的決策不會輕易改變。

當天下午,柳浩天便讓辦公室主任袁文強一一通知所有缺勤的那些人,以後不要再來經開區管委會上班了,他們已經被經開區管委會出名了。

當天晚上,柳浩天的此舉震動了整個白寧縣的官.場。

最爲吃驚的是白寧縣經開區管委會的領導班子成員,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柳浩天這個新的管委會主任剛剛上任,第1次到管委會上班,就直接作出瞭如此強勢的決策。

這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的。

當天晚上,幾乎白寧縣的每個縣委常委全都收到了針對柳浩天這個決策的投訴和求情電話,很多人強烈要求柳浩天收回這個決策。

於是,衆人紛紛把電話打到了縣委書記韓仁強和縣長蘇志偉的手機上,好在韓仁強和蘇志偉有過溝通,兩人連忙安撫衆人,表示明天的縣委常委會上會集體討論此事。

當天晚上,白寧縣機關幹部層面議論聲聲,很多人都在討論着柳浩天這次空降經開區管委會的所作所爲。

很多人根本就不看好柳浩天,他們認爲柳浩天這個年輕的紀委書記做事太武斷了,得罪的人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在白寧縣長期的呆下去,早晚會滾蛋的。甚至有人還暗中推出了一個曉曉的賭局,柳浩天在白寧縣能夠呆上多長時間。

總之一句話,柳浩天在一夜之間,成爲白寧縣機關幹部中的焦點人物,很多人全都等着看他的笑話。

第2天上午,白寧縣常委會正式召開,此時此刻,幾乎白寧縣所有機關幹部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這次的常委會上,通過各種渠道時時打探着這次常委會上討論的情況。 整整一天的時間,木峰都沒有清醒過來的跡象,這讓靈花尊者有些擔心了起來,趕緊用自己的精神力召喚木峰:「峰兒,你怎麼了?趕快醒來,峰兒?你這是怎麼回事?別嚇唬姑姑啊?」

迷迷糊糊當中的木峰聽到這個聲音之後腦袋也是登時就有些明亮的感覺:「這是誰在叫我?誰在叫我啊?我這是怎麼了呢?為什麼會這樣呢?」木峰腦子是非常的疼痛,慢慢睜開了眼睛。

等到眼睛徹底睜開了之後也是看看前面的虛影:「姑姑?這是怎麼回事啊?好睏啊?讓我再睡一會嗎?這現在天還沒亮呢?不要叫我嗎?」聽到木峰的話靈花撲哧笑了出來:「這小子?」

她本來還以為木峰是怎麼回事了呢?原來這個小子是困了,這下子靈花是徹底放心了下來,然後就進入到了木峰腦海當中,這個時候木峰也是明白剛才的時候自己是真的暈了過去啊……

他也害怕靈花擔心自己所以才會那麼說話的,這樣做是對的,等到木峰休息了一會之後又盤坐下來開始煉製淬骨丹,第二次的煉製還是異常的小心,不過比剛才的時候已經要稍微容易些。

這讓他有些奇怪的感覺,融合藥材的時候竟然很輕鬆的就融合成功了,雖說最後的時候丹藥還是化為了烏有,但是那是因為自己的假火突然加大了一些,融合藥材剛才是徹底融合成功了。

這一點木峰是清清楚楚的,他心中也是有些驚喜的感覺,但是不知道這是為什麼,靈花尊者現在也是傳訊過來:「臭小子,不得不說你的天賦很強悍,融合藥材是需要強大的精神力啊。」

「一開始的時候你的精神力有些弱小,畢竟這是第一次接觸煉丹,沒有修行靈魂之後,精神力不夠是應該的,可是沒想到你這個臭小子第一次煉製丹藥就能把精神力有一次很好的突破。」

「真的是,讓人羨慕的天賦啊,就算是當初我第一次接觸煉丹的時候也是十天才煉製好了一顆丹藥。」靈花尊者說道這裡的時候也是有些追憶的感覺,木峰現在也驚喜起來:「真是嗎?」

看著木峰這欠揍的樣子靈花很是無奈:「這個臭小子又開始得瑟了起來。」「那是,我的天賦本來就是無與倫比的,像我這樣的人誰能比的上,這天上地下唯有我自己,我才是最牛的。」

說著木峰有股雙手叉腰的中指向天的感覺:「好了,不要得瑟了,我只是說你天賦好一些,可是這煉製丹藥不光光需要天賦,這努力更重要啊,現在開始繼續努力,再次煉製起來吧……」

說完靈花也不在多說什麼了,木峰再次開始煉製起來第三次,這一次他還是很輕鬆的就融合了藥材,終於到了成丹這一步,木峰控制他們慢慢的像中間壓縮,最後一刻光光的東西出來了。

「成功了,成功了,我終於煉製成功了啊?」靈花也聞到了丹香,心下也是一陣高興,這個小子的實力果然很強悍啊?只用了三次就徹底的煉製出來了一顆一品的淬骨丹。

… 柳浩天坐在常委會會議室內,在韓仁強簡單介紹了一下這次常委會的主要議題之後,衆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柳浩天的臉上。

柳浩天表情平靜的介紹了自己昨天下午所看到的一切以及自己所作出的決策。

柳浩天說完之後,常務副縣長崔正澤直接擡起頭來說道:“柳浩天同志,你的這個決策太草率了,你可知道,經開區管委會的這些同志們爲了經開區的發展做出了他們巨大的貢獻,他們把人生中最寶貴的幾年全都奉獻給了經開區管委會,他們對經開區是有感情的,不論是在情理上來說,還是在法理上來說,你這樣對待他們都是不妥當的。

而且你的這個決策,通過一個晚上的發酵,已經在白寧縣的幹部隊伍中產生了巨大的惡劣的影響,你知道同志們怎麼議論你嗎,大家都說你……”

說到此處,崔正澤戛然而止,他賣了一個關子,然後說道:“算了,我還是別說了,那些話太難聽了。”

柳浩天卻是淡淡一笑:“既然你不想說,那就不要說了,不管別人說什麼,那是別人的看法,嘴長在別人的身上,我管不到,但是,既然我是經開區管委會的黨委書記和管委會主任,那麼,我就有資格做出這樣的決策。”

崔正澤沒有想到,柳浩天根本就不上當,她立刻冷冷的說道:“你的確有資格做出這樣的決策,但是柳浩天你有沒有想過,你做出這樣的決策會給我們白寧縣縣委帶來多大的麻煩,會給我們白寧縣幹部隊伍的穩定帶來多大的麻煩?

在我們白寧縣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哪一個級別的領導上任之後就直接開除70%的工作人員這樣的先例發生。

柳浩天同志,難道你想開創我們白寧縣幹部隊伍歷史上的先河嗎?”

柳浩天搖搖頭:“我從來不想開創什麼歷史和先河,我只想經開區管委會的幹部隊伍能夠真真正正的產生凝聚力和戰鬥力。

因爲經開區要想發展,因該區人員的素質必須得到提高。

而那些看到經開區形勢不好,就不願意前來上班,甚至在外面幹着自己事業,開着公司的人,他們沒有資格成爲我們經開區管委會的一員。”

說到此處,柳浩天冷冷的看向崔正澤說道:“崔副縣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們經開區管委會財務科的科長崔晨軒是你的親侄子吧?

我看了一下他的出席情況,他已經整整一年零8個月沒有到過經開區管委會了?那麼我想問一下你這個親叔叔,崔晨軒在這一年零8個月的時間裏到底在幹些什麼?”

崔正澤一下子就被柳浩天問得啞口無言,他沒想到,柳浩天昨天下午第1次去經開區管委會上班,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這麼重要的信息,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搞到的,這也太厲害了吧?

看到崔正澤不說話了,

組織部部長姚子航皺着眉頭說道:“柳浩天同志,雖然你是經開區管委會的主任,但是涉及到這麼多幹部的調整,你怎麼也得和我們組織部溝通一下吧?”

柳浩天淡淡的說道:“姚部長,我估計現在,我們經開區管委會的人事調整方案就已經送到了你們組織部的辦公室內,你回去之後就可以看到了。我昨天只是讓辦公室口頭通知,我們經開區管委會並沒有下達正式的文件。

在流程上不會存在任何的問題。

不過姚部長,據我所知,我們經開區管委會的副主任楊建華是你的好朋友吧,他也是你的中學同學,在前往經開區之前,他也是從你們組織部出來的,在最近的兩年裏,楊建華來到經開區管委會上班的時間總共不到兩個月,那麼請問,身爲組織部部長,您認爲像楊建華的這種行爲應該如何處理。”

說到此處,柳浩天直接從手邊的文件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件,讓工作人員一一分發給各位縣委常委,隨即沉聲說道:“各位同志,現在發給大家的這份文件上清清楚楚的記錄了我們經開區管委會每個人最近三年的出勤情況,以及相關的統計彙報。先請大家看一看吧,5分鐘之後我在說說我的觀點。”

其實用不了5分鐘,大家只花了兩三分鐘就可以將整個文件一目瞭然,尤其是對於他們所關心的人的情況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5分鐘之後,柳浩天擡起頭來,掃視了一眼衆人沉聲說道:“各位,這份材料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完了,如果誰認爲這些人被我們經開區管委會清退感覺到冤枉,那麼輕您拿出足夠的證據來證明他的確是被冤枉的。

而且,各位,我已經讓我們縣紀委的工作人員介入到經開區管委會這些人嚴重缺席的事件中來,我們縣紀委會對這些人展開更加深度的調查,主要調查3點:

第一,他們爲什麼要缺席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去上班?

第二,缺席的這段時間,他們去幹什麼事情去了?

第三,沒有上班卻拿着工資,有些人是不是涉嫌吃空餉,尤其是那些非編人員。這些人到底是誰的關係,是怎麼進入到我們經開區管委會的工作序列裏來的。

所有的這些,我們都要調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等我們縣紀委的調查報告出爐之後,我會在那一次的常委會上,將報告分發給各位,到時候大家再看一看,我們清退他們這些人到底冤枉不冤枉。”

柳浩天說完,整個會議室內鴉雀無聲,有些人看向柳浩天的目光多了幾分忌憚,包括崔正澤和姚子航。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柳浩天和縣紀委的行動竟然這麼快,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柳浩天的手中竟然有一份衆人近三年來的出勤情況表。

韓仁強和蘇志偉兩人對視了一眼,表情全都十分凝重。

蘇志偉擡起頭來說道:“柳浩天同志,說實在的,看完你發給我們的這份文件之後,我也挺震驚的,我沒想到,管委會那邊紀律性竟然這麼差,當然了,這也和經開區這些年來每況愈下有關,大家沒有心氣兒了,所以做起事來也就沒有什麼動力,再加上那裏的財政資金比較緊缺,所以大家也都不願意在那裏乾耗着了。雖然他們的行爲十分不妥當,但是,也算情有可原吧。

我認爲,以柳浩天同志的能力,應該很快就能把我們白寧縣經濟開發區發展起來。

而這些人呢,雖然以前的確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他們都是從我們白寧縣各個部門抽調出來的精英,能力他們是有的,但是他們缺的是一個有能力帶領他們做出事情的好的領頭人,現在已經有了柳浩天通知你,那麼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帶領他們打出一片新的天地。

我建議,爲了我們白寧縣幹部隊伍的穩定,柳浩天同志你就忍一忍吧,把他們這些人中,表現實在是太差了,可以清理出去,但是不要全部清理,否則的話,我們白寧縣真的經不起如此巨大的動盪。”

蘇志偉的這番話說完之後,韓仁強使勁的點了點頭,對於蘇志偉的這個說法,他是比較滿意的。

現在韓仁強最擔心的就是白寧縣的局面出現巨大的動盪,這不利於韓仁強衝擊副市長的位置。

柳浩天輕輕地搖搖頭:“蘇縣長,我認爲您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在上次的常委會上,縣委已經賦予我對於開發區直接進行決策的權力,而且,縣委也對我在開發區那邊的成績提出了很苛刻的要求。

那麼各位,你們不能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和黨委書記的職務我還是不要兼任了,因爲,如果我第1個決策就遭到否定,那麼我在經開區管委會就沒有什麼威望可言了,那麼我還去那裏做什麼呢?”

說到此處,柳浩天手指輕輕的叩擊着桌面,語氣變得沉重起來:“各位,說實話,雖然我之前兩個星期沒有去經開區管委會上班,但是,這段時間我也沒有閒着,經開區管委會每一個在編人員,我都對他們展開了詳細的調查瞭解,說實在的,我認爲,在整個經開區管委會的領導班子中,真正能夠達到我要求的素質的人沒有。

所以,我要重新調配經開區管委會的領導班子成員,我打算從以前工作的恆山縣引入兩個人,有這兩個人的輔助,我能夠儘快的把經開區管委會的工作抓起來。

而且,我打算提拔經開區管委會辦公室的袁文強擔任辦公室主任,我認爲,此人擔任辦公室主任也只是暫時的,以他的潛力和能力,將來應該提拔到管委會的領導班子成員之中。

當然了,這也只是我個人的一種判斷,他是否能夠進入管委會的領導班子,我認爲還需要經過具體的考驗才行。

所以在這裏,我希望組織部能夠給袁文強開一下綠燈。這個人我非常看好。”

柳浩天說完,會議室內再次安靜了下來,姚子航的臉色十分難看。

韓仁強和蘇志偉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因爲柳浩天剛纔所說的話,相當於否定了他們之前所打造的經開區管委會的整個領導班子,這是在打他們的臉。

而現在,柳浩天卻想重新打造新的開發區管委會的領導班子,他們能同意嗎? 「不過這丹藥的效果也不知道如何啊?應該找個人來試一下的,現在的我已經不能服用這個淬骨丹了,當時我在泣血山脈修行的時候早就把身體的潛質全都發揮出來的,所以我是不行。」

「對了現在可以讓超越試一下,超越現在才剛剛開始鍛煉肉體,如果要是得到了淬骨丹可能潛力會提升一個級別的。」說完木峰就準備離開這裡了,可是就在他剛要站起來噗通又倒下了。

靈花尊者看著木峰嘲笑的說道:「你這個臭小子真是心急啊,兩天的時間都在煉製這顆丹藥你的精神力早就承受不住了,現在應該好好的休息一下,這樣才能有更好的精神去做事情啊。」

木峰無奈的點點頭也不在說話了就直接盤坐下來開始恢復起來自己的身體,不得不說木峰現在的精神力比以前是增加了不少,他現在也感覺到周圍的那些靈氣進入身體的速度是大大增加。

而且這一次木峰盤坐下來之後也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實力稍微有些提升的感覺,這一發現讓他更加的高興起來,以前的時候自己正常的修行別說三天了,就是一個月估計現在都沒反應的。

畢竟現在木峰的實力已經突破了靈王,眾所周知實力提升到了靈王之後就到了另外一個境界,與之以前是完全不同了,那些體質屬性越多的天才想要提升實力是越加的困難,這點很無奈。

不過相對的他們實力的威力也會相對來說大大的提高,比如說一個靈王一級的單屬性體質的人對戰一個剛剛進入靈王的雙屬性體質的小子那麼最後輸的那個人絕對是單屬性體質一級的人。

木峰現在恢復了一下自己的實力,等到勢力完全的恢復過來只用了三個時辰的時間:「恢復過來了,真是不錯的感覺,看來這煉製丹藥的時候也是有助於提升實力啊,以後要多多煉丹。」

木峰的話引起靈花尊者一陣笑罵,走出了自己煉丹這個小山洞之後木峰真的有一種雨後陽光的感覺:「還是外面舒服啊,要是天天窩在那裡煉製丹藥還真是受不了,算了先去看看超越。」

等到木峰迴到自己的小院之內超越正在鍛煉著自己,現在他正在做著俯卧撐,這是木峰交給他的,在這個世界之上根本就不懂什麼叫做俯卧撐,最多的就是蹲下馬步嘿嘿哈哈的打上幾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