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王的神力,神鳥的功力,巨龍的內丹,此時都在他的體內交織著發揮威力。許風這些日子已經將這些功力都融合。許風很慶幸有大禹王和神鳥的傳功。

大禹王的神力,神鳥的功力,巨龍的內丹,此時都在他的體內交織著發揮威力。許風這些日子已經將這些功力都融合。許風很慶幸有大禹王和神鳥的傳功。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因為那個巨龍內丹進入身體后,帶來的真氣能量如此洶湧,它總是攪動整個能量海,讓許風能量海不寧靜。可是因為許風有大禹王和神鳥的傳功,許風能夠用這兩種內力去壓制住巨龍的功力。

所以巨龍的功力已經慢慢被這兩種功力所轉化。許風能感覺到這種融化,那就意味著巨龍功力真正融入到自己原先功力中。

那種邪氣被自己消化了,以後發出的都會是不帶邪氣的能量。

小白到達了公子怒人府邸。怒人正站在府邸門口迎接小白。

「兄弟,見到你真的很開心。來,今天我們兄弟盡興喝酒,不醉不歸!」怒人笑道。

「謝謝兄長!」小白微笑著說。

他的身後,是幾個便裝武士和十幾個戎裝武士。其中那幾個便裝武士都是武功非常出色。怒人也看到了小白帶的人,他微微一笑。

「小白,武士們都在一旁宴會廳里喝酒,我們去水榭吧!」怒人說道。

「多謝兄長,我的兩個隨身跟班他們從不離開我,就讓他們站在我身後吧!」小白說道。

「好,好!不礙事,不礙事!」怒人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小白的武士和兩個便衣人就被人帶領去了宴會廳,兩個武功最好的便衣武士跟隨小白進了水榭。

這裡已經擺好了桌子,小白就坐之後,兩個便衣人就站在了他身後。

怒人也坐下,他看著小白的手下,依舊是笑著。這時怒人一身便裝,沒有了鎧甲,他顯得很輕鬆,起碼錶面上如此。

陪坐的一些人都來了,都是幾個老臣子,和大公子和小白都熟悉的幾個人。

「各位大人,非常榮幸你們來參加我款待我弟弟的宴會。不容易啊,父王辛苦一生維持了這個江山。我們做兒子的,一定要父王的精神繼承好發揚好,讓我們楚國疆土更加遼闊,老百姓更加榮耀,是不是?」怒人說道。

「是,是,大公子說得是!」那些臣子說道。

「大哥,我覺得,我們父王最大成就是讓百姓都安居樂業。我們如果要繼承父王的精神,一定要以百姓為本!」小白淡淡的說道。

「說得好!來人啦,上歌舞!」怒人手掌一拍。

當許風運轉了無數個全身周天後,那種能量充沛的感覺讓他感覺到了很舒服。當他睜開眼睛,天已經黑了,夢兒和冰兒在看著他。

「大哥好了沒有?」夢兒問他。

「好了,我們走吧!」許風說道。

夢兒在許風打坐的時候,已經出去偵查了一次,所以她熟悉了路徑。他們來到了公子怒人府邸後面的圍牆外,夢兒做了個手勢,他們都躍入了府里。

進了府邸,許風看到這裡面房間很多,很多都是很豪華房間。可是宴會在哪裡舉行呢?

許風聽到了一陣喧鬧聲,歌舞聲。許風想,歌舞之地一定就是宴會地方。

許風看著夢兒她們,「你們在高處守候,我貼近去看著,有啥事你們靈活處理!」

「好的,大哥!」夢兒和冰兒說道,她們悄悄躍上了眼前的一棵大棗樹。

許風悄悄隱身前行,他知道得儘快找到公子小白。許風在隱身中來到了水榭,他知道這裡才是宴會場地。

南方多水,楚國多湖。大公子府里的湖很大,比小白的府里的湖大多了。許風看到夜色里,雖然湖裡都是凋落的荷葉,可依稀可以想象盛夏時候的風景。

水榭很大,比小白家裡的水榭也大多了。

許風悄悄來到了水榭頂上,他揭開了一片琉璃瓦,看到了下面的場景。

只見小白端坐在首客坐。身後是兩個便衣侍衛。公子怒人坐在主人坐,他背後是兩個侍女。怒人皮笑肉不笑地在那裡左顧右盼。

許風看著其餘陪坐是幾個老臣,估計是怒人找來當陪襯的。場中正進行歌舞表演。這楚國美人大都是細腰,所以這些女子的舞蹈都是長袖翩躚,細腰飛旋,看得讓人心馳神往。

許風聽得這些音樂也是編鐘音樂,此時音樂是一陣的祥和,似白鳥朝鳳,也似有鳳來儀。

又好像是林中的山泉潺潺,天上的白雲悠悠。

一個女子站在了編鐘前面,用她溫柔的歌喉唱了起來,唱的是一些古老的歌曲,配著那些音樂。

「採薇南山兮,佳人臨泉!佳人望雲兮,白雲悠悠!流水潺潺兮,不見歸人!念昔恩愛兮,美目淚鏈!」那個歌女唱到。

哎,這楚地真的是繁華啊,不但有美人,還有好音樂。要是自己老是沉迷在裡面,一定鬥志全消。許風想。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個大概五旬左右的中年人,此刻看著風景秀麗的湖泊以及在湖泊上釣魚的男男女女們,臉上顯得有些躊躇。他是秋明城的貴族,這個湖泊也是他的私有物。他還放了很多魚進湖泊里。因此看到有人在他的湖裡釣魚時,他是有些生氣的帶著下人沖了過來。本以為是哪裡來的賤民偷他的魚。

只是走近一看,眼尖的他卻是發現那群人用著的是大名府里的專屬馬車。而後他看到那群人里有一個全身著黑色裝束的傢伙,一陣冷汗從他的額頭冒出。如果猜的沒錯,那就是大名。於是趕緊讓那些下人撤了去。

自己則是考慮是否要上前請…嗯,問好。但又擔心自己是否會打擾到這些大人物的心情。因此此刻的他很是糾結。

…….

「嗯?」雖說距離還有些遠,但灰原誠卻是發現了一群人向著他們的方向行來。看著那群人的方向灰原誠皺了皺眉,而後右手按在了別在腰間的太刀上。

翠子等人也紛紛提高了警惕,隨時準備戰鬥。唯有還在釣魚的宮本清和十六夜那幾個傻丫頭還在傻乎乎的釣著魚。也不知是她們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突然變得緊張的氣氛,還是相信著灰原誠能夠解決一切問題……

好在那群人很快就撤了,看來只是個誤會。於是灰原誠等人放下了警惕,

「媽的!我今天就不信了。我釣不著大魚。」宮本清看著釣起來的大概只有手中一指大小的小魚仔,不免有些罵罵咧咧的將魚取下放回了湖中。昨天吃飯的時候,因為吃到了好吃的烤魚,不吝讚美的辭彙狠狠誇耀了一下宮水的廚藝。

只是一直和她有點不對付小姑子卻說。烤魚只有在野炊的時候吃才有靈魂。而後宮本清看了一眼吧唧下嘴似在回味無限美味的十六夜。

宮本清的一雙美眸就這樣飄向了一家之主的灰原誠,看著那一眼熒光欲出的雙眼,灰原誠雖然知道宮本清又在裝了。但是那真的很可愛,正所謂顏值就是正義。灰原誠決定滿足她…..

於是才有了今天灰原誠帶她們出來踏青遊玩一番。

而路過這個湖泊的時候,一群人就開始釣魚當做露營的主菜。畢竟今天就是為吃魚而來。而宮本清看到十六夜拿著一根超大的魚竿就笑話道是她釣魚還是魚釣她。

十六夜卻也不惱,微笑著說要和她的嫂嫂小小比試一二。輸的人就要答應對方一個條件。

「哼哼!這一次我一定要釣到最大的魚。」給魚鉤上了一個超大的餌。宮本清繼續了她的釣魚大業。

周圍不禁發出了些許笑聲。他們知道宮本清現在已經有些急了急,因為十六夜都已經斬獲了好多大魚,就連其他丫頭也釣到了大魚。而只有宮本清自己只是釣上了幾條都不夠塞牙縫的小小魚。

唯有剎那猛丸捂臉,自家公主真的是太丟人了。主動挑釁一個小孩子就算了,而且還輸了。這也算了,要輸了就要輸了,你說媽的干甚?雖然不解其意,但剎那猛丸卻是知道宮本清絕不是想媽媽了,看那一臉不快的樣子想必不是什麼好話。

剎那家是宮本家的世代家臣。因此對宮本家的那點小破事哪怕是一些秘聞剎那家還是了解一些的。

而且剎那猛丸也因此在宮本清出嫁的時候一同來到了秋之國。但剎那猛丸卻也相當於是被剎那家所捨棄了。雖說剎那猛丸的武學天賦在剎那家可以說是最好的,但由於其是次子的身份加上其不俗的武學修為,因此成為了宮本清的陪嫁之一。供宮本清在秋之國驅使。

原本之前剎那猛丸還真以為之前的宮本清已經改了性子。畢竟被老媽子教導過的宮本清變的是那樣的溫婉可人,一切的表現盡顯著大和撫子的氣質。

不過他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剛剛嫁過來的宮本清,第二天就已經像是自家一樣的逛遍大名府。一點禮數都沒有。

雖說公主大人武力強大這一點就連剎那猛丸也自嘆不如,但是這個公主是真的一點公主的樣子都沒有,還老是大大咧咧的滿口粗言。真的是一點都沒有女兒家應有的樣子。想到這裡,剎那猛丸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灰原誠,真是不曉得,這個男人是如何能夠忍受這樣的一個女子當做自己的妻子,而且看上去,好像並不僅僅只是兩國結盟的利益所致。他看的出來,灰原誠對於宮本清有著些許寵溺。

剎那猛丸認為這一定是因為灰原誠好色看上了公主的的姿色,畢竟公主大人全身上下也就那皮囊有女人味了。不過這還不夠,剎那猛丸覺得主要原因是因為灰原誠是個變態,只有變態才喜歡這樣的女人。因為來秋之國的這幾個月里,在打探秋之國的情報的時候,他也曾經聽聞了灰原誠可能是個變態的消息。

就在剎那猛丸胡思亂想的時候,注意到目光的灰原誠微笑著與剎那猛丸對視了一眼。

只是這一剎那雞皮疙瘩已經爬滿了剎那猛丸的全身。剎那猛丸身體一寒,回想起往日里總是對他搭肩搭背,噓寒問暖的大名大人,又想起自己好像是個美男子的事實。剎那猛丸的心似乎像是短了線的風箏一般,在空中掉下。

……..

「嘿嘿,嫂子,不好意思啊,我好像贏了呢?」十六夜提著自己的木桶來到了宮本清的面前。讓宮本清看著自己桶里的魚。

「…..」宮本清看著可樂的要壞的十六夜,卻是一點都沒看出她哪裡有半點不好意思。而後又看了自己桶里兩條巴掌大的魚。呦呦嘆道:

「是我輸了,說吧!你要我幹什麼?」

「嗯,嘿嘿,我還沒想好,等我以後想好了再說。」十六夜喜滋滋的笑道,眼睛彎成了一道月牙。很是可愛,讓人有著上去摸摸頭的慾望。

「這,行吧。依你便是……」宮本清看著可愛的十六夜,心中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這個小姑子怕不是要提讓她難做的事情吧。只是輸了就是輸了,她卻是不想做那老賴賴掉這一筆賬。

這是烤魚的香味迎面而來…..

啊,算了,那種小破事無所謂的啦。 許風想自己以後還是少看這樣的美人歌舞表演吧。

這時一曲終了,彷彿語音不斷,仙韻裊裊。

「好,好音樂,好歌舞!」一個老臣嘆息道。

大家都在鼓掌。

怒人公子看了看大家。

「我聽說公子小白喜歡音樂,所以備了這個音樂。這曲子和歌詞是本朝高人路隱所做。唱歌的是路隱首席女弟子青女。伴奏伴舞的是我府里最好的歌舞妓,你們覺得如何啊,是不是覺得餘音裊裊啊?」怒人說道。

「妙,妙,妙!實在是妙!音樂妙,填詞妙,歌喉妙,奏樂妙,舞蹈妙,真是絕妙啊!今日能聽此音樂,看此舞蹈,簡直是不負人生啊!」一個老臣說道。

許風看到怒人公子在哈哈大笑。

「聽說小白最近劍術進步很大,我這裡也有些劍術高手,不知道小白公子可否願意比劍一樂啊?」怒人笑道。

小白看了怒人一眼,其實他心裡有些緊張。怒人想幹嘛?比劍,這個時候比劍?小白的腦海里出現一個場景,那就是自己和怒人的人比劍,可是那人卻一劍將自己刺死。

小白正在緊張想著如何回應,他身後一個侍從站了出來。

「我家公子今日身體有些抱恙,既然怒人公子家有劍術高手,正好在下也喜歡劍!盤人願意領教!」這個叫盤人的侍從說道。

許風看著這個盤人,此人身材中等,臉上削瘦,雙眼露出精光,年紀二十來歲樣子。他手臂略長,應該是個用劍的好手。

「哈哈,小白,你這兩個侍從,我開始以為只是一般侍從,原來還是劍法高手!那好,我們一起觀戰。來人來,叫程東上來和這位盤人壯士為大家比劍助興。編鐘樂繼續演奏《破夷曲》!」公子怒人說道。

許風知道,這破夷曲是商王在征服東夷之後,親自帶人創作出來的。曲子恢弘大氣,將那種大戰之前的安寧和肅殺,大戰之初的激烈,戰鬥到中盤的慘烈,戰鬥之後滿地屍骸的戰場氣氛等等都充分表現了出來。

許風對這個曲子充滿了期待,對程東和盤人這兩個劍術高手也充滿期待。因為自己天天用劍,也喜歡看關於劍的比試。這是一個好武人的天性。

這時的場中,大家都在各自算計。

公子小白想,比劍,怒人一定不會有啥好事!叫我比試,說不定是懷有殺機。他可以讓這個人不小心殺了我,然後假裝失手,最後將這個人殺了當替罪羊。

又或者即使不想殺了我,也會故意讓這個人打敗我當眾羞辱我。我不會下場的,他有本事在這裡叫埋伏的甲兵出來殺了我。不過估計怒人沒有這膽子。父王還沒有死,如果怒人明目張胆在府里殺了我,父王一定不會饒恕他。雖然父王病重,可還沒有到眼線都喪失的地步。

可是怒人會在哪裡動手呢?在明日自己去王宮的路上,還是自己待會回府邸的路上?

小白緊張地想著,可表面卻不動聲色。怒人看著小白,臉上堆笑,心裡卻在各種心思。

小白,我真小看你了。從小以為你只是喜歡音樂詩歌啥的。雖然你也喜歡劍,但一直以為你只是喜歡花拳繡腿。沒想到臨到這個關頭,你居然敢和我對抗。

明明一直以來楚國軍權都是我輔助父王掌握,我一直都在打仗。我從來沒把你放在眼裡。父王的兒子中,我以為我是當之無愧的大王接班人。

這次父王病重,原本以為自己會順理成章成為代理政務的王子,這樣的話,一旦父王離去,自己就會直接成為大王。

沒想到父王竟然會讓小白代理政務,還故意將自己調離軍隊的崗位,讓小白代理。

雖然小白暫時沒有調動軍隊做對他有利的事情,那是擔心自己緊急行動。可是這樣下去的結果是什麼呢?

小白一定會成為大王!父王也在做一些緊急安排,他會讓效忠他的軍隊將領效忠小白的。可是我會提前行動,小白啊小白,你雖然看起來很聰明。你一直隱藏你的野心,讓我失去警惕,沒有提前對你下手。可是父王一直要借用我的帶兵才能,我在軍中勢力一直很大。

我會讓你提前死去的,那樣的話,父王也沒有意見了,我將是楚國的大王。想到這裡,公子怒人臉上更加笑開了。

這時的場中,程東已經到了。這是一個高大威猛的漢子,國字臉,濃眉大眼,鼻樑高高。但道理說,他的拳法會不錯。可他卻是一個劍術高手。

看到程東怒人開始準備比武,怒人又笑了。小白,這個劍術高手必將終結你,你等著吧!不過我得先看看你的盤人武功如何。這個盤人敢在這個時候說話,他一定是你的第一高手。

看看吧,看他如何保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