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像以前那樣,鑽到親耐的主人的懷裡后撒嬌后,啵啵只能用胖乎乎的手,抱著雲笙的手臂不放。

可她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像以前那樣,鑽到親耐的主人的懷裡后撒嬌后,啵啵只能用胖乎乎的手,抱著雲笙的手臂不放。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嗯,不過她的七尾來的有些奇怪。」雲笙五感敏銳,她發現,玉裳雖然變成了七尾,可她身上的氣息變得很渾濁。

那種氣息,和早前的琴月有些相似。

「不管她變成幾根尾巴,都不是親耐的主人的對手,南方之行,我們要讓那老妖婆輸得屁滾尿流。」啵啵看上去是個萌蘿莉,可嘴裡吐出來的話,可是一點都不萌。

「鵬羽老大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三人,屆時一起前往南方即可。不過,在出發前,我還得去看個人。」雲笙要看的人,就是陸雲霜。

早前雲笙答應過,只要她當上了天狐聖女,就會幫助陸雲霜改變體質,雖然她眼下還沒成為聖女,但陸雲霜這一路上,的確對她幫助頗大。

雲笙到了陸雲霜等人落腳的客棧。

陸雲霜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經歷了這一次,陸雲霜雖然沒能得到天狐傳承,可她和她的人族戀人的感情,卻更深了,這對於陸雲霜而言,卻是一個不小的收穫。

「尊貴的聖女大人,這一次,真是太感謝你了。」雲笙一到了客棧,那些被雲笙救下來的人們就圍了上來。

這些人族,在天狐部落國的地位都很卑微,若非是雲笙,他們就會成為這一次天狐聖女即位大典的犧牲品。

「各位,我還不是聖女。」雲笙對這種場面,還有些應付不過來。

「你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天狐聖女。像你這樣心懷仁慈的聖女,我們以後在天狐部落國才能存活下來。尊貴的聖女大人,您一定要成為聖女。」那些人族滿含著希望,用懇切地眼神,看著雲笙。

「雲笙,他們說的沒錯,成為天狐聖女,幫助人族和半獸人扭轉這種被壓迫的命運,這是大家共同的希望。」陸雲霜走上前來,她的身旁是她的人族戀人。

雲笙還想說些什麼,這時候,她感覺到自己懷裡的那個信仰雕像在發燙。

雲笙得到了信仰雕像后,一直不知道要怎麼使用這個信仰雕像,這是信仰雕像第一次出現異樣。

她心中微微一動,取出了那個信仰雕像。

只見近百道光點,猶如螢火一般,鑽入了信仰雕像。

「這是?」雲笙微微一怔。

「這就是信仰雕像吧,不用擔心,方才那些光點,都是信仰之力。信仰之力,就是人的希望,我們大家都希望你能夠打敗玉裳,方才,那些就是大家對你的信任和尊敬。」陸雲霜解釋著。

信仰之力,是一種很神奇的力量。

歷代的天狐聖女,在即位后,都會在天湖部落國的各大都城巡視一番,除了獲得民眾們的擁護外,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在民眾心目中建立一種信仰。

這種信仰之力,越強,意味著聖女的影響力也就越大。

「我,雲笙在此起誓,畢竟竭盡我所能,幫助大家完成你們的心愿。」雲笙握著微微發熱的信仰雕像,再看看周圍的眾人,鄭重其事地做出了承諾。

「聖女萬歲!」那些人族們歡呼了起來。

聽著民眾們的歡呼,雲笙感覺到自己的體內血管里,有一股蓬勃的力量在涌動。

這是雲笙第一次,感受到信仰之力的存在,也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天狐聖女在民眾心中的地位。

也許,這才是狐笙讓她來到八荒大陸的真正原因吧。

「我今日來,是在北行之前,替你解決體質問題的。」雲笙的話,讓陸雲霜和她的人族戀人都是一喜。

雲笙早就答應過陸雲霜,要替她改變體質,只是雲笙早前從未替人改變過體質,所以一直不知從何下手。

這陣子,她在上古封印里學習天狐傳承時,卻意外讓她想到了法子。

陸雲霜的體質冰寒,想要剋制她的體質,只能借用業火。

雲笙決定結合醫魄神針之力,將一部分的業火蓮火的火之力,逼入陸雲霜的體內。

「我會在你的體內的幾大要穴里,逼入暗針。暗針不會影響你的正常生活。另外,我已經煉製好了一種丹藥,你在三年裡,每月都要服用一次。另外,在服藥期間,你不可以懷孕,這樣,你和你將來的後人的冰狐體質,都會得到徹底的改變。」雲笙說罷,就為陸雲霜行針。

半天之後,陸雲霜體內,已經被雲笙逼入了十八根暗針,當她顫抖著,用手去觸碰她的戀人時,第一次感覺到了戀人溫熱的體溫。

那一刻,陸雲霜和她的戀人都是喜極而泣。

「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謝謝你,雲笙,你是我和冰狐部落的再造恩人。」除了陸雲霜外,冰狐部落還有不少人,也像陸雲霜一樣,多年來,都受了狐體質的影響。

雲笙答應陸雲霜,他朝,她若是有機會,會前去冰狐部落,治療那些冰狐部落族人的體質。

「我也該出發了,鵬羽老大和啵啵她們都在等我。」雲笙和陸雲霜告別。

「雲笙,你這一次的北方之行,目的地是什麼地方?」陸雲霜只知道,雲笙和玉裳要進行比試,她還不知道,雲笙具體要前往的地方。

天狐部落國在八荒獸族中,雖然是最弱的一個部落國,但是幅員遼闊,南北相差數幾十萬里。

「我看了下,我們要前往的是天狐部落國最北方的都城,是……幽都。」雲笙看了看地圖,忽然發現,她要去的地方,竟然是玉裳的老家,幽都。 “小鬼!你快點放手!快點放手!你這傢伙,難道就不怕本帥狼將你吃掉!你。。。。。。僅此一次!”小狼被楚冰抱在懷裏,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一天被人抱在懷中,可是看到楚冰的臉他實在是無法生氣,並且楚冰這個時候竟然已經睡着了!小狼看着楚冰的睡顏,從開始的時候楚冰的眉頭就沒有舒展過,小狼還對第一次看到楚冰如此安心的睡去,不由扯了扯嘴角,然後就這樣任由楚冰抱着蜷縮在那裏!

這銀白色的小狼被楚冰緊緊地抱在懷中,銀白色的小狼奔向掙脫出去,可是看到楚冰那眼角的淚珠,還有痛苦的表情,銀白色的小狼雙眼難得露出一絲柔情。銀白色的小狼不知道只有六七歲的楚冰遇到了什麼,可是他知道楚冰必定是有着不堪回首的過去,現在能做的也只有任憑被楚冰抱着了!

“好舒服啊!孃親!。。。。。。我真傻孃親已經離世了啊!呵!呵!這隻小狼真的好可愛,一點都沒有威脅感。不過,會說話的狼本身就是很奇怪的啊!難道他真的是這山裏的老大?”楚冰緩緩地睜開雙眼,這次睡的真的很舒服,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繁星滿天了!

這裏是個很奇怪地方,四周都是濃霧密佈,只有中間這裏好像是天窗一般看的星空是那麼的清晰,彷彿那一切東西都是爲了守護這裏而存在的。楚冰感到自己抱着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仔細一看卻是發現那隻銀白色的小狼睡在懷中,很是可愛!楚冰立刻記起了白天的事情,然後輕輕地撫弄着銀白色小狼的絨毛。

“小鬼!本帥狼可不是什麼小狼,本帥狼的名字叫做嘯月,知道了沒有?如果再敢對本帥狼無理,小心我吃了你!嗯!不要打攪本帥狼休息,被你這個小鬼抱着睡了這麼久,脖子都疼了!”嘯月眼簾輕輕地打開,很顯然是被楚冰的舉動給弄醒了!然後,對着楚冰很是臭屁的說着,威脅了楚冰一下,可是他的威脅顯得是那麼的無力,楚冰根本就是不爲所動,並且將嘯月摟的更緊了!

“呵!呵!嘯月!?真是一個很響亮的名字啊!不過,我還是覺得叫你小狼更加的親切啊!小狼你的這個地方真的是太棒了,真的好想就在這裏住下去,不再理那些外面的事情啊!”楚冰聽到嘯月的話,不由笑了笑,看着天上一閃一閃的星星,呼吸着新鮮的空氣,讓楚冰有種解放的感覺,這就是自由嗎?楚冰此時才能來得及看一下自己睡在哪裏,發現自己躺鋪滿鬆軟乾草的巖洞中,而且還能聽到瀑布的聲音,很顯然是距離那個瀑布不遠的地方,楚冰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沒有想到嘯月還很懂得享受的嗎!

“哼!小鬼!你在說什麼呢?明天你就得離開這裏,這可不是人類能夠居住的地方,今天救你已經是本帥狼大發慈悲了!讓你在這裏住一晚,已經對你很好了!你可不要得寸進尺,不然的話,本帥狼可是真的會吃了你!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叫我小狼了!本帥狼已經在這裏過了幾百年,你這個小鬼在本帥狼看來,比新出生的娃娃還不如呢!”嘯月這次連眼睛也沒有睜開,而是直接哼了一聲,對着楚冰的話很是不屑,只是讓他很糾結的是,楚冰依然堅持叫他小狼。

“幾百年!?哇!小狼已經這麼大了嗎?可是聽你的聲音還很年輕啊!小狼你這幾百年都是一個人。。。。。。不對!是一隻狼在這裏度過的嗎?一定很寂寞吧!真可憐啊!要不讓我陪着你吧!反正我們兩個都是很寂寞的人!嗯!狼!”楚冰將腦袋枕在嘯月的肚子上,那種很柔軟和溫暖的感覺,讓楚冰舒服的想要**出聲,然後隨着小狼的呼吸起起伏伏。楚冰聽到嘯月的話,忽然覺得嘯月很可憐的樣子,幾百年來都是一個人在這裏,一定會很寂寞的,楚冰不由想起前世的自己,而且現在的自己,以後恐怕也會很寂寞的吧!

“寂寞!?這是什麼東西?!本帥狼這些年來,每天都會去巡視自己的領地,然後將那些惡意的闖入者趕出去,已經習慣了!沒有覺得什麼寂寞啊!?還有本帥狼已經警告過你,不要再叫我小狼了!”嘯月聽到楚冰這樣一說,不由一愣,他還真的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他已經習慣了自己過的每一天,幾百年來一直重複着一樣的事情,這樣真的很寂寞嗎?嘯月不知道,或者說,嘯月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這樣做就像是他的本能一般,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所以對楚冰提出的問題,他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шшш⊙TTKдN⊙C〇

“小狼。。。。。。已經睡着了嗎?沒有朋友的話真的是很寂寞很痛苦的事情,這樣的事情我曾經經歷過,以後就讓我們做一對好朋友吧!小狼!晚安!”楚冰聽着嘯月的喊聲,那種呼嚕嚕的感覺很是可愛,楚冰將衣服往肚子上拉了拉,然後很是自然的往嘯月的身上擠了擠,然後再次睡去。

“啊!嗚!。。。。。。”嘯月伸展了一下四肢,等到全身被活動了一遍之後,習慣性的發出一聲狼嘯,用來警告隱霧山上的動物們,隱霧山的王已經醒了,讓它們老實一點。嘯月看了一下山洞,發現楚冰的身影已經不在,而東西已經被拿走之後,眉頭舒展了一下,然後露出一絲笑意,在他看來楚冰已經離開了!

“那個煩人的小鬼已經離開了嗎?這樣也好,弄得我昨晚都沒有休息好!對了!忘了問他叫什麼名字,不過,那個小鬼身上有本帥狼的氣息,其他的猛獸不敢攻擊他的,應該可以平安離開隱霧山吧!我也應該去捉早餐了!嗯!什麼東西好香啊!哼!哼!哼!。。。。。。”嘯月對於楚冰的離開,感到很是慶幸,他可不想和一個人生活在一起,要是被別的猛獸看到會是什麼樣子?嘯月梳理了一下自己柔順的毛髮,然後覺得腹中有些餓了,所以,打算先去捕食,填飽肚子再說。可是,嘯月忽然聞到一股香味,不由好奇的嗅了嗅,這不嗅不要緊,一嗅之下,頓時被香味吸引了,然後抽動着鼻子,向着香味的方向躡手躡腳的走去。

“喲!小狼你起來了!快點來嚐嚐我烤的肉怎麼樣?還有這烤魚!因爲出來的時候帶了一點作料,還有剩下的肉乾,所以就烤了一點,這裏的魚又肥又大,味道很是鮮美,真的很好吃哦!小狼怎麼了?難道沒有胃口嗎?”楚冰本來正在生火烤肉,突然感覺到有什麼在靠近,回頭一看卻是發現嘯月正長大着嘴巴看着自己,楚冰不由對着嘯月打起了招呼,而手中卻是拿着一條吃了一半的烤魚,嘴上還有着油脂和黑灰。

“喂!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你不是離開了嗎?怎麼會在這裏,而且還在烤肉,你不是真的打算在這裏長住吧?小鬼!本帥狼已經說過讓你離開,不然的話。。。。。。嗯!這肉的味道確實很好,你不要以爲靠這點東西就可以讓我心動,嗯!這塊是我的,這塊也是我的,小鬼,你這麼小吃不了這麼多的,怎麼可以和我搶?嗝!。。。。。。”嘯月看着楚冰的樣子,頓時張大了嘴巴,然後對着楚冰大聲的訓斥了起來,可是還沒等他說完,楚冰就遞給了他一塊烤好的肉,那細嫩的烤肉,美妙的味道,還有香氣撲鼻的味道,金黃色的肉塊被他咬了一口,頓時油脂沾了一嘴,簡直堪稱色香味俱全的美味。

嘯月將肉咀嚼了幾下就吞了下去,然後伸出鮮紅的舌頭將嘴角的油脂添了個一乾二淨,接下來讓楚冰知道了什麼叫做真正的狼吞虎嚥了!楚冰看着那大塊的肉被嘯月就這樣給吞了下去,不由一陣目瞪口呆,尤其是嘯月一邊吃還一邊搶着,生怕肉被楚冰給搶了過去一般,對此楚冰頓時笑了起來,自己的廚藝能夠被認可對於一個廚師來說有着很大的滿足感,現在的楚冰就是有着這種感覺!

“呵!呵!小狼你慢點沒人跟你爭,說起來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除了孃親之外,第二個吃了我做的飯呢!有口福了吧!以前就有人稱讚我有着特級廚師的水準呢!”楚冰看着小狼的樣子,不由笑了笑,然後繼續拿着自己的烤魚吃了起來,想起自己被楚夢瑤第一次稱讚的時候,楚冰有種恍如昨天的感覺。

“嗯!?你不是說,除了你的孃親之外沒有人吃過嗎?那稱讚你的人是誰呢?不過,沒有想到,你這個小鬼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看來有必要重新審視一下你了!你也不是完全沒用啊!對了!你小小年齡怎麼會來到這裏,你的孃親呢?難道不擔心你嗎?你叫什麼名字,本帥狼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嘯月很快的將烤肉全部消滅,然後也是抱着烤魚慢慢的品了起來,在他看來楚冰一定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嘯月難得的開始對楚冰的事情感興趣,也許是被楚冰的烤肉打動了吧!俗話說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看來這句話不僅是印證在人的身上,就算是狼也是如此啊!

“以前的事情盡是傷心事,就不說了!孃親已經前幾天離開了人世,這個世界上只剩下我孤零零一個,而且差不多現在那些人已經都認爲我已經死了吧!對了!我叫楚冰!小狼或許知道我還在世上的人,就只有你一個了!”楚冰被嘯月一問,不由低下了頭,最後艱難的說着,楚冰不知道該如何說好! 幽都,居然是幽都。

「我早前也沒注意,想不到,居然是到了玉裳的大本營去了。」雲笙看了眼地圖上兩個蠅頭大小的字。「不過玉裳並非是真正的玉裳,所以即便是去了幽都,應該也沒什麼影響。」

玉裳不是真正的玉裳,想來她在幽都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力。

「雲笙,你想的太簡單了。別忘了大巫醫和玉裳是一夥的,抽籤可是大巫醫抽的。幽都雖然不是玉裳的大本營,可是幽都是所有天狐都城中,最北陲同時也是最貧窮的一個都城,那裡的民眾,也都是些刁民。你想去那邊收集信仰之力,難度可想而知。」陸雲霜面有急色。

收集信仰之力,最佳的方法,就是直接到當地的天狐祠,將信仰雕像供奉在那裡七日七夜,吸收當地民眾的信仰之力。

若是一個地方,當地富裕,天狐祠的香火就會鼎盛,收集信仰之力也就會更加方便。

可幽都那種地方,連基本的溫飽都很難混住,當地的居民,哪裡有功夫去拜什麼天狐祠,更不用說,香火和信仰之力了。

「走一步是一步,我先去當地看看,也順便打聽下,關於玉裳和大巫醫的事情。」雲笙對狐玉裳能夠復活的事,一直有所懷疑,這一次去幽都,也恰好可以仔細打聽下。

雲笙已經打聽過,玉裳的故鄉,是一個叫做沃城的幽都小城。

從沃城到幽都,空路行走,大概需要五六天。

兩人告別後,雲笙就和鵬羽老大、啵啵羊和瑩瑩,一起前往了沃城。

有鵬羽老大化身成的金背大鵬在,雲笙和啵啵等人的路程,變得便捷了很多。

四人在飛行了約莫五六天後,終於抵達了沃城所在。

沃城屬於幽都,幽都乃是天狐部落國內,十大都城之一,但是和雲笙早前經過的滄都、胡都相比,越靠近幽都界內,當地的景觀和城池也越發破落。

由於這一次的天狐聖女比試,沒有對外正式宣布國,雲笙等人的抵達,當地的居民也是毫不知情。

「主人,前方就是沃城了。」雲笙等人和鵬羽老大,都化成了人形。

沃城看上去,很是荒涼,連城牆都是用黃土堆積起來的,城門口也沒什麼守衛,只掛著個沃城的牌匾。

「先進城,幾日來大夥都沒好好休息,先吃一頓,再去問問,看看能不能打聽到玉裳的消息。」雲笙看啵啵和小瑩瑩都是一臉的疲乏,知道連日趕路,讓兩小丫頭太累了。

在沃城裡轉悠了一圈后,才發現了一間勉強可算是酒樓的酒樓,據當地居民說,這已經是沃城裡,最好的吃飯場所了。

酒樓里很是蕭條,三三兩兩坐著幾桌客人。

四人點了酒菜,就在等上菜時。

「等等。」鵬羽老大很是謹慎地制止了幾人,只見他從自己儲物腰帶里,遞給了四副碗筷,分給了眾人。

「大鳥,你不會有潔癖吧,出門在外,還自帶餐具。」啵啵是所有人中,個頭最小的,可是除了對自家主人,她對所有人都是一副,「咱是大姐大」的口吻。

鵬羽老大也是見怪不怪。

「啵啵,不要無理,鵬羽老大,是這家酒樓有什麼問題?」雲笙說著,看了眼四周。只見酒樓的掌柜和小二都在偷眼打量她們。

果然有些不對頭。

「主人,論本事,我是比不上您。不過,出來行走,我就比你們經驗豐富多了。酒樓有沒有問題,那是因人而異的。」鵬幼老大笑了笑,他當通緝犯這麼多年,學會了小心謹慎的習慣。「這家酒樓,是灰店。」

「灰店?我聽說過黑店,可沒聽說過灰店。」雲笙一頭霧水。

「所謂的灰店,說白了也是黑店,只不過比起黑店來,灰店害人,是看人的。若是我們今日跟愣頭青似的,拿起這裡的餐具就吃,今晚,必定會會出事。但若是店裡的人發現,我們也是個中老手,今夜就會平平安安。」鵬羽老大的話,讓其餘三人,恍然大悟。

看來這一次,帶鵬羽老大出來,還是正確的。

不一會兒,掌柜就走了過來,親自給幾人送上了一桌豐盛的酒菜。

「幾位大人,都是道上的人,那小老兒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沃城裡,就這麼一家像樣的酒樓,樓上有幾間乾淨的客房,幾位客人大可以在這裡住下。不過小老兒也提醒一句,天黑了,外頭不太平,晚上要是聽到了什麼聲音,客人可不要見怪,千萬不要出去。」掌柜說完,就點頭哈腰地退下去了。

「這沃城怕是有古怪,主人,我們先吃著,掌柜的話,大夥都聽清楚了,晚上,大家都不要出門。」鵬羽老大叮囑了一番后,四人吃了些飯菜。

雲笙要了三間客房,鵬羽老大一間房,啵啵和小瑩瑩一間,雲笙獨自住了一間。

入了夜后,四人就各自回房去了。

回到房中后,雲笙盤腿冥想了片刻。

隨即就取出了那一根八尾天狐傳承柱。

這一根雲笙從上古封印印眼裡得到的八尾傳承柱,雲笙已經足足參悟了一個來月,可是比起七尾傳承柱來,這一根傳承柱的學習,要難得多。

雲笙將傳承柱擺在了前頭,一點點將自己的意識滲入了傳承柱中。

夜深人靜,啵啵和小瑩瑩兩個小丫頭沒有什麼睡意。

兩小丫頭,瞪著大眼睛,忽然,她們聽到了一陣怪異的聲音,那聲音,像是有人在說話,又像是有人在哭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