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到幾聲“咔嚓”,那五枚鑰匙齊齊嵌入對應的方位,八卦的方位只差三道鑰匙便能夠集齊,不過就算是隻有着三道鑰匙,但是那大門卻依舊發出陳舊的“咯吱”聲音,然後那緊閉的大門也在四人緊盯的目光之中緩緩打開。

只聽到幾聲“咔嚓”,那五枚鑰匙齊齊嵌入對應的方位,八卦的方位只差三道鑰匙便能夠集齊,不過就算是隻有着三道鑰匙,但是那大門卻依舊發出陳舊的“咯吱”聲音,然後那緊閉的大門也在四人緊盯的目光之中緩緩打開。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看到那道大門開啓,凌羽手中的靈力也是再次一變,由原本的推力變成擒拿,重新將那五枚原本已經鑲嵌在大門之上的鑰匙收回自己手中。不知爲什麼,凌羽總感覺這些鑰匙對自己有些用出,所以凌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再次將那幾枚鑰匙取了下來。

而此時,其餘三人則是早就先凌羽一步進入大門之中。

原本三人還想要等凌羽進入之後再進入的,但是當看到凌羽遲遲不動身,三人也不再等待,一邊嚴密防備着凌羽,另一邊身形也是絲毫不慢的衝進了那大門之中。

對於那先自己一步離開的三人,凌羽也只是瞥了一眼然後便不去在意,自己已經拿到足夠的好處了,而且自己此行的目的也已經多半達到了。

再進一步說,就算是那大門之後還有着什麼靈物凌羽也不懼他們敢於全吞,如果他們敢冒着被自己擊殺的風險全吞靈物,那麼剛纔也就不會對自己忌憚到不敢主動動手的地步了。

凌羽在將那五枚鑰匙再次收到手中之後,身影也是一閃,在那兩扇大門還沒有閉合之前進入到那大門之內。

而剛進入大門之後,凌羽便感覺自己眼前一道明亮的光華照射而來,讓得凌羽也不由得微微眯起雙眼,以避免被這突然來的亮光傷到自己眼睛。

“喲,又進來一個,是乾位的,把他拿下。” 凌羽剛進來,眼睛還沒來得及適應一下週圍的亮光,便只感覺四五道凌厲的氣息朝着自己的四肢激射而來,顯然是想要直接廢掉他的行動能力。

雖然沒有看到周圍的景象,但是感受到那朝着自己激射而來的氣息,凌羽的面色卻不由得一寒,鼻中輕哼,手中連鞘長劍在手中輕輕一旋,然後便只見一道道詭異的吸力自凌羽的長劍上產生。

而那四道凌厲的氣息也是微微一窒,然後不由自主的朝着凌羽手中劍尖處匯聚而去。

只聽到四聲“噗嗤”之聲傳出,四件物什直接順着凌羽的長劍拋向四周。

凌羽轉瞬適應了周圍的亮光之後,眼睛也是徹底睜開,第一眼便看到自己四周正有着四具無頭屍體正手持兵器緩緩地倒地。

見到那四具無頭屍體的同時,凌羽目中的寒意不由得更甚,雙眼凌厲的掃過周圍這片遼闊的廣場。

卻只見周圍居然已經聚集了不下二十人,都紛紛將那詫異震驚的目光望來。

而當凌羽注意到那些人的腳下之時,這才發現原來在他們那些人的中間還有着十幾位青年男女,卻都無例外的被一根根明黃色的繩子困鎖,全身的靈力更是直接被禁錮。

凌羽看着那先自己一步進來,但是卻都已經被擒拿禁錮的灰袍青年三人,劍眉不由得微蹙。

而當凌羽看到他們中間那些被捆綁倒在地上的其中三個身影之時,目中卻是閃過了一道濃烈的殺意。

而就在這時,那二十多人的人羣之中突然走出了一個略顯瘦弱的身影。

只見那位修士在出來之後首先對凌羽拱了拱手,然後自我介紹道。

“本人乃是軒陽洞明華上人,不知道小兄弟作何稱呼?”

凌羽聞言卻只是輕睨了一眼那位明顯已經將入中年的修士,見其雖然一身道袍,但是周身反而不見分毫仙風道骨的韻味,反而像是一位大儒,溫文爾雅。

不過凌羽卻是對這樣的人沒有絲毫的好感,認爲那道家也不過是和那些搶地盤的土匪差不多,那些儒家更是以所謂的筆定千秋挾持人皇的亂臣賊子。

所以在那道人開口之後,凌羽卻是沒有絲毫想要答話的意向,反而直接手中一動,一道磅礴的靈力展出,朝着那躺在一羣人中的三道身影擒拿而去。

在凌羽出手的瞬間,周圍站立的幾個修士也是同時反應過來,齊齊施展手段朝着凌羽那靈力化成的手掌轟擊而去。

但是卻只見凌羽手中連鞘長劍一個震動,然後那些想要阻止凌羽的身修士則是身影紛紛爆退,同時也是全力鼓動着自己身周的靈力,彷彿正有着什麼極恐怖東西正追擊着他們。

只是這麼短短的時間,凌羽的靈力便已經在這二十多名修爲普遍在武玄境以上的修士身邊將那三道身影擒拿到自己身邊。

“首席師兄。”

當那三道身影來到凌羽身邊的同時,身上的繩索困束也被凌羽一道劍氣全數破除,三人面上的欣喜便再也掩飾不住,同時叫喊出聲。

凌羽看着齊建白三人此時那悽慘的模樣,顯然是被狠狠的修理了一番,而且此時兩人身上的儲物法寶也是已經被人搜走。

看着三人那青白衣服上的斑斑血跡,劍眉不由得微蹙。

“卻原來是抓錯了人,還望小兄弟諒解,就是不知道小兄弟願不願意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之中?”

那位出列的道人原本因爲凌羽的出手,面色已經變得極其難看,但是當看到那七位在凌羽劍氣之下連連閃躲,但是卻依舊雙手鮮血淋漓的修士,而且聽到齊建白三人對凌羽的稱呼,道人頓時眸光一轉,轉而開始拉攏起凌羽來。

但是凌羽卻根本對那位道人視之如無物,而是直接對那二十來位修士直接開口。

“是誰傷我師弟,自己站出來。”

當凌羽那冰冷的聲音傳遍這一處廣場,原本便齊齊戒備的看着凌羽的在場修士,頓時更是齊齊面色一變,就連那位一直表現的溫文爾雅的道人也是再也裝不下去,面色陰沉的望着凌羽。

“小兄弟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真的打算跟我們做對不成?我們這裏的可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另外,本人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剛纔所殺的那四人之中有一位可是玄王強者之子。”

不等道人說完,凌羽便先一步開口道。

“換言之,我今天是不得不和你們聯手了?”

“是,如果你今天和我們聯手的話,說不定我們出去之後還會大發慈悲的讓我們家長輩幫你攔上一攔。如果不肯,那麼。”

說到這裏,凌羽只看到道人身後的那些修士頓時齊齊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看向自己的目光就猶如野狼在看毫無反抗之力的綿羊一般。

看到那些修士看向自己的目光,凌羽的脣角不由得冷冷挑起。這算是什麼,一羣老鼠卻在老虎面前耀武揚威嗎。

“嘿嘿,和這小白臉廢話這麼多幹什麼,早點打殺了,老子還沒嘗試過那所謂的天才的血呢。”

就在這時,一個魁梧大漢頓時從人羣之中衝出,手持一柄仿若通體都是由鮮血染成的血紅長劍,裹挾着濃濃的血腥氣朝着凌羽四人的方向爆衝而來,看向凌羽的目中更是嗜血的光芒,彷彿凌羽已經是他的劍下亡魂。

就在這時,凌羽身後的齊建白也是突然開口道。

“首席師兄,此人名叫萬血靈,從他八歲出頭開始,也不知道殺過了多少人,聽說他最擅長的便是殺戮劍意,甚至爲了修煉劍意,他將自己的父母妻兒全都斬殺,近乎於魔,師兄要小心。”

聽到齊建白的聲音之後,凌羽點了點頭,但是目中卻閃過了一道鄙夷不屑。爲了一種劍意便將自己的至親都拋棄,這人還真不是一般的畜生。

只見那道血色身影在來到凌羽的身前之後,那鮮豔的嘴脣一咧。

“你那三個師弟就是本人抓的,其實本來是想要把他們全都吃了來着,可惜那明華上人迂腐,嘿嘿,不過現在就不同了,恐怕我把你們三人全都當場吃掉恐怕也是無人願意管了。”

一身血袍的大漢說完還舔了舔自己那鮮豔的脣,但是卻讓凌羽身後的齊建白齊齊感到一陣惡寒。 那萬血靈在到達凌羽的面前之後,手中的血劍便一個狠削,劍路詭異,整個血劍就彷彿穿越了空間一般,在出劍的同時便已經來到了凌羽的面前。

看着那血色劍尖距離凌羽那刀削一般的臉龐越來越近,而凌羽還依舊保持着原來的動作,萬血靈不由得嗜血的舔了舔自己的脣,彷彿凌羽的肉垂涎萬分。

而凌羽則是萬血靈的到來視而不見,彷彿對那近在咫尺的血劍毫不在意。

但是就在那柄血劍將要劃破凌羽的臉龐之時,那原本激射而來的萬血靈身影卻是突然爆退,面上也是瞬時變得蒼白無比。

只見一柄劍鞘破空而來,輕輕鬆鬆的樣子,彷彿上面根本沒有一絲的力道,但是它剛出現便已經來到了萬血靈的眼前。

還不等萬血靈退離,那柄青銀色的劍鞘卻是猛然間加速,在萬血靈那驚駭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瞬時便點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只見那柄青銀色劍鞘也只是輕輕的在萬血靈的咽喉之上點了一下,然後便一個迴旋回到了凌羽的手中。

看着那在凌羽手中猶如玩具一般不斷的盤旋着的連鞘長劍,萬血靈用手緊緊捂着他的脖頸,雙眼突出,滿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依舊一臉淡然的看着前方的凌羽。

萬血靈那拿着血劍的左手顫顫巍巍的舉起,但是他那捂着脖頸的右手指縫之中卻是一股股止不住的鮮血涌出。

看到那萬血靈此時那顫抖不止的身軀,他身後的明華上人等人頓時齊齊面色一變,雖然不齒於和萬血靈這樣的半邪半魔之人爲伍,但是萬血靈的修爲實力卻毋庸置疑在衆人之中處於中上的水平。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人居然也是被凌羽一劍封喉,而且凌羽出手的時候,他們二十多人居然都沒能看清楚凌羽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一時之間,全場雖然有着總數三十多人,但是整個大廳之中卻是一片寂靜,只有那萬血靈的屍體倒下之時所發出“嘭”的一聲。

明華上人看着那倒地的萬血靈,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就連他兵玄境的修爲居然都沒看到剛纔凌羽到底是如何出劍的,只能看到一柄青銀色劍鞘被凌羽輕鬆收回。

看着自始至終甚至都沒有施捨給萬血靈一個目光的凌羽,明華上人不由得心中一涼。他萬萬沒想到這次的洞府之行之中居然還有着凌羽這樣的異數,就是不知道凌羽到底是哪個勢力的弟子,居然不聲不吭便已經有了如此強橫的弟子,威勢甚至已經蓋壓同輩。

看着凌羽依舊冷冷的往這邊看來,明華上人的心中不由得一突,顯然凌羽並沒有將剛纔的事情放過,而且只萬血靈一人顯然還不足以熄凌羽之怒。

只見明華上人雙目一轉,然後便彷彿想到了什麼。對着他身後的幾人暗暗點了點頭,然後便只見明華上人幾人的身影在悄無聲息的後退,退到了幾個原本位於最後的修士身後。

“道兄既然是想要找到傷你師弟的罪人,那一個萬血靈顯然並不足夠,以貴宗弟子的實力豈是一個萬血靈便能夠製得住的?爲了明哲保身,我們甘願將這幾位罪魁禍首交出。”

那幾位修士在明華上人退到自己身後的時候便已經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而當明華上人開口之後卻更是面色大變,紛紛下意識的轉身祭出自己的武器。

“明華,我艹你祖宗,你居然敢誣···”

但是還不等那四人的話說出口,他們身後的明華上人等人手中那早已經準備好的武器便齊齊祭出,一道道磅礴的靈力毫無阻礙的穿過四人的抵擋,將那四人直接轟成了血渣。

自始至終凌羽都只是冷眼看着那發生的一切,只那四個人被推出來的時候略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然後便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依舊處於人羣之中的明華上人一眼。

推出一些可有可無的小卒子,讓自己再無法追究下去嗎?這位明華上人倒是一位梟雄。

揮手止住自己身後齊建白三人想要說出的話,凌羽朝着那明華上人微微拱了拱手,然後便直接帶着齊建白三人在這大廳的一個角落盤坐了下來。

看到凌羽沒有再繼續追究下去,明華上人以及他身邊衆人不由得齊齊鬆了口氣,旋即便有些不屑的看了已經盤坐在地的凌羽一眼。

任你實力高強又能怎樣,在我們衆人的面前還不是要縮着脖子做人。

凌羽身邊的齊建白三人,都對凌羽的舉動感到有些不解,但是他們卻也知道,以現在他們三人的力量去抗衡對面二十多人實在是有些勉強,更不用說對面的那些弟子都是各大勢力的寶貝疙瘩,如果被凌羽擊殺幾個,恐怕就連烈火宗也會受到牽連。

執宮 對於對面明華上人等人的視線,凌羽卻彷彿根本感受不到一般。他雖然忌憚,但是卻不是忌憚那些年輕弟子,凌羽忌憚的是他們背後的勢力,如果不是他們背後的勢力,恐怕今天就算是全部將他們擊殺在此,凌羽也不會生出任何的愧疚之心。

雖然就算是得罪了一兩個勢力,對於凌羽來說也是無關緊要,他背後不僅有着烈火宗,更還有着玄影衛,但是凌羽卻也沒必要主動招惹。

自從從那石梯上離開,凌羽便沒仔細探查過自己的身軀,現在卻是終於有時間好好探查一番。

雖然早就有所預料,但是當凌羽查探到自己體內的情況之時,卻依舊被自己體內的景象所驚訝到。

只見凌羽的經脈之中,原本那漆黑的靈力,此時卻是漸漸的和那些乳白色的內力糾纏到一起,其中更是有着一絲絲無形的魂力混雜其中。

雖然那些混雜的靈力只有那怕一絲絲,但是凌羽卻依舊能夠感受得到那股力量之中所蘊含的龐大威能。

對於自己體內的那股能量,凌羽不由得沉吟,在前世的一本古籍之上他倒是看到過類似的記載,記得這股力量名喚神力。 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那股不穩定的力量,凌羽不由得驚異萬分,沒想到自己現在也不過是玄羅境而已居然便已經掌握有一絲神力。

在前十的那些典籍上,他可是看到過,整個天權大陸就算是最天才的修士也是到了兵玄境才能夠掌握三力合一,其餘的那些修士更是隻能夠到玄王境才能夠掌握。

而且據凌羽所知,掌控神力的時間越早那麼便代表修士越有可能突破到玄帝境,在玄王境之後三力合一的程度如果達不到十分之三的話,那麼便代表這位修士很可能一生也突破不了玄帝境。

除去那些久遠的事情,就現在凌羽掌控了這一絲的神力,雖然這一絲神力還不及凌羽全身靈力的千萬分之一,但是卻也已經現出了幾分霸道。

凌羽只見自己的丹田之中,那絲神力的周圍普通的靈力根本不敢靠近,形成了一片小小的空白。

只是用靈識稍微掃了一下,凌羽便能夠感受得到那絲神力之中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凌羽估計,如果將這一絲神力灌注到自己手中長劍之中,恐怕自己一擊的威力起碼也要暴增百十倍。

不過這地方卻不是很好的試驗場所,要不然凌羽恐怕早就忍不住起身試一下自己體內那絲神力的威力了,現在凌羽因爲自己體內那浮動的根基還沒有徹底解決,所以沒有辦法提高自己的修爲。

要想繼續提高實力,凌羽沒有辦法也只好將自己的希望寄託於自己體內的這絲突然出現的神力上面了。

在看到凌羽四人尋了一個無人的角落坐下之後便再也沒有多說什麼,明華上人等人頓時齊齊面上一喜,然後紛紛再次分組一人守在一個大門的門口。

凌羽進來之後,因爲明華上人他們反而沒有觀察完此地的景象,只是粗略的打量了一番便被萬血靈給打斷,現在細細的查看卻只見這大廳之中居然有着八個不同方位的大門,分別對應着八卦的方位。

對於此地居然沒有出口,凌羽不由得感到詫異,但是卻是沒有主動去詢問什麼,只因爲此地他一位能夠信得過的人都沒有,而他身後的齊建白三人也都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顯然也是並不清楚此地的構造。

打量了一下此地那明顯精雕細刻的大廳牆壁,凌羽不由得一聲輕咦。

只見那些牆壁之上如果細看的話居然能夠看到一絲絲淡淡的紋路,就像是被人無意識的刻畫在上面一樣,但是凌羽的目光卻是敏銳的穿過了那些細紋,感受到了那些細紋之下所蘊藏着的一股股霸烈的氣勢。

“是一套拳法。”

凌羽看着周圍那八面牆壁,越看越入神,身軀也彷彿不動古鬆一般。

但是就在這時,凌羽身後的齊建白的話卻是突然傳入了凌羽的耳中。

“師兄,那些壁畫你可別真的看進去,一旦看進心裏去那就算是再強的人也救不回來,那些壁畫之中蘊含着一些拳法之類的,但是卻是雜亂無比,不僅不能幫助人修行,最後反而會筋脈衝突而亡。”

聽到齊建白的話之後,凌羽不由得蹙了蹙眉,將自己的視線收回,然後轉向了齊建白。

“聽說,這洞府在一百年前便出現過,那時候很多的年輕修士都來過,更是參悟出了那壁畫之上的拳法,更甚至在那壁畫上參悟出刀法、槍技、劍法。但是那些修煉的人最後都是氣血衝突而亡。”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