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月輕車熟路,帶著眾人率先飛掠了出去,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南宮月輕車熟路,帶著眾人率先飛掠了出去,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唰唰唰。

奪天少爺等人降落到了一片開闊的地方,突然十餘頭長生境的妖魔一同出手,咔咔咔,空間產生了裂痕,一個通道被打開了,是進入玄祖遺迹的通道。

本來玄祖的傳承被方妙音得到,玄祖的遺迹也徹底被封閉,沒有任何進入的可能,但是有蠻力強行打開,也能進入。

上次玄祖的遺迹開啟時眾多奪日月奪虛空境界的高手一同出手,好不容易才勉強提升了進入遺迹的限制,讓八次蛻凡的人能夠進去,而眼下的奪天少爺等人,輕輕鬆鬆打開了玄祖的遺迹不說,還一鑽就進入了其中,可以看出長生境和奪天境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奪天少爺已經來過這裡一次,同樣輕車熟路,進入遺迹之後縱身一躍,在跳躍之間便穿過骨山,飛過血海,渡過魔鬼森林,闖過迷宮之城,最後輕輕鬆鬆就來到了那座擁有祭壇的重力山面前。

修為越高,在重力山所受到的重力也就越大,但是達到奪虛空的境界,已經可以調動虛空之力,哪裡會受到什麼重力的影響,何況還是一群長生境的老妖怪。

奪天少爺等人降落到白骨祭壇之上,先後在一陣白光中消失,是被傳送走了。

唰唰唰。

南宮月等人出現在了一個狹小的空間里,在那空間深處,大地產生了一道猙獰的裂痕,在那裂痕深處,有密密麻麻的符籙,似乎在封印著什麼。

這裡正是通往盤魔地獄的通道。

上一次方妙音收走了玄府,盤魔地獄的通道就差點爆發,後面這個通道被大陸上的高手用一萬斤鎮魔石成功修復,認為盤魔地獄中那些惡魔就算再強,也不能再把封印衝破,於是大陸上的人便忘記了這裡還有一個地獄通道的事情。

現在奪天少爺等人悄悄來到了這個通道前,是要把封印毀掉,徹底將盤魔地獄的通道打開,讓裡面的惡魔大軍降臨,讓大陸生靈塗炭。

「我們開始吧。」

奪天少爺來到了被封印的通道面前,聯合其他長生境高手,配合黃泉宗宗主的密語,開始對封印符籙的通道進行攻擊。

轟隆隆!整個地底頓時產生了強烈的震動,好似發生了十級地震。

嗚嗚嗚。

這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空間,這個空間里到處鬼哭狼嚎,魔風徐徐,甚至有靈魂風暴吹拂,正是傳聞之中的盤魔地獄!

此時此刻,在盤魔地獄的深處,有上億頭惡魔大軍正在集結,並且有越來越多的惡魔從各個方向如蝗蟲般飛來,集結的數量還在上漲。

惡魔大軍等在這裡,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突然之間,前方的虛空產生了波動,讓所有的惡魔全部大喜,「行動了,是神州大陸上的奪天少爺他們行動了,哈哈哈,多少年了,終於能再次殺進神州大陸了,先把神州大陸攻佔,再慢慢攻佔其他大陸,統治整個飄渺位面指日可待。數萬年前我們好不容易發現一個空間漏洞,可以進入神州大陸,誰想被一個叫玄祖的人類高手發現,利用一件驚世寶物將我們封印,等待了數萬年,我們終於又等到了進攻人類大陸的機會。」

「我阿摩修,作為這次惡魔大軍的統帥之一,目的有兩個。」

一頭站在惡魔大軍前方的三頭六臂惡魔滿臉殘忍,「其一,就是幫助奪天少爺,殺死一個叫葉陽的人,其二,就是找到那件曾經把通道封印的玄府,那是一件絕世寶物,幾位大人指名點姓要的東西,不管在誰的手裡,必須搶奪回來,至於攻佔大陸的事情,就交給其他統帥了。」 咔擦。+◆

隨著一聲巨響,那封印盤魔地獄通道的符籙,終於產生了裂痕,最後在奪天少爺等十餘名長生境高手的聯合下,徹底潰散。

轟隆隆,一個黑漆漆的巨大通道,嗚嗚嗚的顯現在了眾人面前。

「打開了!」南宮月神色一喜,彷彿看見了葉陽慘死在惡魔大軍手裡的一幕。

嗚嗚嗚。

魔風徐徐的盤魔地獄深處,集結的數億頭惡魔大軍看見通道的打開,臉上都出現了無盡的狂喜。

「哈哈哈,通道開啟了。」

「多少年了,通道人類大陸的通道終於被徹底打開,我們盤魔地獄終於能進攻人類世界了。」

「走,去把神州大陸上的人類奴役,讓他們為我們做苦力,供我們吸食修鍊。」

密密麻麻蝗蟲般的惡魔大軍,在幾頭長生境的惡魔統帥帶領下,如潮水般湧向了那虛空中出現的蟲洞。

這是真正的蟲洞,連接在神州大陸和盤魔地獄之間,以前被盤魔地獄的惡魔偶然發現了這個蟲洞,但是還沒來得及通過這個蟲洞進攻,就被玄祖以玄府將蟲洞封印了,直到今天,通往神州大陸的通道徹底打開。

走!

數之不盡的惡魔從盤魔地獄中湧進了那黑漆漆的通道深處,是前往神州大陸去了。

那頭擁有三頭六臂的惡魔『阿摩修』,此刻手一揮,也帶著三千萬惡魔大軍,降臨到了神州大陸。

他此次進入神州大陸的目的只有兩個,其一是協助奪天少爺殺死一個叫葉陽的人,其二則是將遺失的玄府找回來,至於進攻大陸的事情,自然有其他統帥去做。

「好多,好多惡魔…」

看著密密麻麻的惡魔如潮水般從地底深處的通道里湧出來,站在地表的黃泉宗宗主等人就算再有準備,也不禁被嚇了一跳。

見到那上億的惡魔數量,他們一下便知道,這個大陸,算是完了。

黃泉宗宗主才不管什麼大陸會不會淪陷之類的事情,他只想殺死葉陽,如果幾個月之內還不能把葉陽殺死,到時候誅殺令的詛咒爆發,死的就是他自己,為了自己活命,他哪裡管得了那麼多,何況他黃泉宗在以前就讓大陸生靈塗炭,再次做這種事情可謂是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至於萬魔老祖這些來自冥獄海的長生境妖怪,他們本來就是十分邪惡的妖魔,讓惡魔大軍降臨剿滅人類更是求之不得。

而奪天少爺和南宮月,這兩人明明是人類,卻也表現得十分不在乎,為了殺死葉陽,已經入魔了。

「誰是奪天少爺?」

惡魔大軍降臨的瞬間,三頭六臂的阿摩修從地底升騰而起,立即發出了一聲大喝。

「我就是奪天少爺。」奪天少爺並沒有因惡魔大軍的降臨而受到絲毫影響,至始至終滿臉的淡然。

「你就是本帥要協助的人?」阿摩修看了眼奪天少爺,心中猛地一驚,在和奪天少爺對視的瞬間,他就知道眼前這個別看連肉身劫都還沒渡過的人,其實是一個絕世高手,不過他已經達到了長生境第五劫『超凡劫』,就算奪天少爺再強,他也完全不用放在眼裡,不過他並沒有對奪天少爺表現出任何不屑:「就是你聯合黃泉宗宗主,幫我們盤魔地獄打開了進攻人類大陸的通道?幾位大人很高興,你很不錯。我盤魔地獄說到做到,讓你擔任進攻大陸的先鋒,同時上面的大人派我來協助你,幫你殺死一個叫葉陽的人類。」

「超凡劫!」奪天少爺心中一震,表面淡淡的道:「你大概就是之前和我談過話的阿摩修了,你只是起到協助作用,葉陽我會親手殺死,等我渡過肉身劫,那葉陽縱然手段再多,也必死無疑。不過我渡過肉身劫還需要一段時間,就趁著這段時間,先把那小子逼出來再說。」

「怎麼逼?」阿摩修道:「我們一離開這個遺迹,立馬就會被大陸上的高手感應到,到時候戰火立馬就會打響,消息傳遞出去,如果被那個葉陽知道,被他逃跑了怎麼辦?」

「這還不簡單?」南宮月在這時候開口了,冷冷一笑道:「葉陽重情重義,莽夫一個,我們可以從他背後的宗門下手。阿摩修,你不是可以統領三千萬惡魔大軍么?可以帶著這三千萬惡魔大軍,把葉陽的炎陽宗團團圍住,到時候把葉陽逼出來還不輕輕鬆鬆?我似乎還聽說,你盤魔地獄似乎在找一件叫『玄府』的東西,我知道玄府是什麼,是一名叫做玄神老祖的神靈的寶物,是一件神器。我也知道玄府落到了什麼人手裡,是落到了一個叫方妙音的人手裡。阿摩修,大概你還不知道葉陽和方妙音是什麼關係,兩人是師兄妹關係,你對付其中一人,就相當於同時對付兩人。」

「什麼,你知道玄府的下落,是在一個叫方妙音的人手裡?」

阿摩修神色一喜,那牛眼般的眼睛深處立即出現了濃濃殺機:「好,真是天助我也,就把那什麼葉陽和方妙音一起逼出來,全部殺了。」

「事不宜遲,那我們走吧,把炎陽宗圍了再說。」

擊殺葉陽,黃泉宗宗主那是迫不及待。

嗖嗖嗖。

黑壓壓一片的惡魔大軍離開了遺迹,開始朝著四面八方進攻,有一頭長生境的惡魔統帥,帶著一千萬惡魔大軍,開始對南域進行攻佔。

南宮這種偏野之地,一個奪天境就是無敵人物,何況一頭長生境的惡魔,加上足足一千萬奪天境的惡魔高手,將南域控制幾乎要多輕鬆有多輕鬆。

而奪天少爺,則是帶著阿摩修以及三千萬惡魔大軍,前往了中域,是要把炎陽宗圍住,將葉陽逼出來。

就在盤魔地獄里的數億頭惡魔大軍降臨神州大陸的時候,葉陽還在神州大陸的邊緣地帶,對閻羅之水進行吸收。

他並不知道外界所發生的事情,心神全部沉浸在了修鍊之中。

一斤斤的閻羅之水,快速被葉陽煉化著。

時間一晃,已經到了兩天之後。

轟隆隆,九十九萬斤的閻羅之水,終於被葉陽全部煉化。

他並沒有突破到奪生死的境界,不過遠古巨龍之力達到了八十八頭,也算不錯。

他現在距離第九奪奪生死的境界,只有兩步之遙。

別看只有兩步,但他所需要的能量是前面蘇醒的微粒加起來的總和。

葉陽總共從閻羅殿得到了一百萬斤閻羅之水,修鍊用了九十九萬斤,還留了一斤用來對龍王塔進行修復。

一斤完全足夠了。

「閻羅之水,太乙真石,洪荒之心,萬年寒髓,全部被我得到了,現在只差菩提之珠這最後一種材料,我就能將龍王塔進一步修復!」

葉陽並不激動,知道尋找菩提之珠十分困難,短時間內想要尋找到是不可能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在神州大陸的邊緣地帶,有一座山脈,名為洪荒山,是洪荒時期大戰遺留下來的山脈,聽說那裡出現了很多奇迹,不知道有沒有菩提樹的蹤跡?」

葉陽身軀一動,人就消失在天邊,是前往了洪荒山。

只要能找到菩提樹,就算菩提樹沒有開花,沒有結果,他也能憑藉龍王塔的能力,讓菩提樹快速開花結果,最後輕鬆就能得到菩提之珠。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得找到菩提樹才行。

洪荒山,距離葉陽所在的地方並不遠,他用了數十個呼吸,就來到了一片荒涼的深山中。

洪荒大戰雖然過去了上百萬年,但洪荒山還遺留下來了那種時期的硝煙氣息,壓抑的氣氛幾乎要令人發瘋。

不過葉陽進入洪荒山如履平地,沒有受到絲毫影響,他將靈識放射到極限,最後一臉的失望,雖然他在洪荒山之內感應到了很多稀有的天材地寶,甚至還有一些強者遺留下來的洞府,但是他想要的菩提樹,連半點影子也沒有。

「總不可能偌大個大陸連一株菩提樹都找不出來吧?」

葉陽皺起了眉頭,知道再這樣尋找下去也不是辦法,只能發出天價懸賞,看有沒有人手裡有菩提之珠了。

「少宗主,不好了,好多,好多惡魔殺上門來了。」

就在葉陽一臉失望的時候,一個驚恐的聲音突然從他身上的傳音玉簡里響起。

「怎麼回事?」葉陽一把將懷裡的傳音玉簡取了出來,聽到裡面弟子說話都在顫抖,炎陽宗遇見了好幾次被圍攻上門的事情,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門下弟子這樣驚恐過,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此時此刻,炎陽城外,出現了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的惡魔大軍,足足三千萬,將炎陽城天上地下四方八方圍了個嚴嚴實實,每個方位都有長生境坐鎮,儼然將炎陽城包裹的水泄不通,就連葉陽來到這裡,也沒有絲毫接近的可能。

此刻的炎陽城裡,一群群弟子望著天上那黑壓壓一片的惡魔大軍,臉上都出現了驚恐之色,彷彿見到了末日的來臨,一名弟子手裡拿著傳音玉簡,近乎絕望的道:「少宗主,三千萬,我們炎陽宗被三千萬惡魔大軍包圍了,是奪天少爺,還有南宮月,是這兩個人帶著惡魔大軍殺回來了。」 轟隆!

聽見傳音玉簡里炎陽宗弟子傳出來的驚恐聲,葉陽整個人頓時如五雷轟頂,這一連串的話語對他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他實在沒有想到,敗在他手裡的奪天少爺,居然短短不到一個月又殺回來了,而且還帶了三千萬惡魔大軍。

就算是整個神州大陸,也沒有如此數量的惡魔,奪天少爺是從什麼地方找到這麼多惡魔的?

一種不祥的預感,悄然在葉陽內心升起。

他來不及多想,連忙將龍王塔祭出來,而他自己則是鑽入了龍王塔深處,要憑藉龍王塔在空間里跳躍的能力,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炎陽城。

他要看看,到底奪天少爺是從什麼地方弄來那麼多惡魔的。

嗚嗚嗚。

就在葉陽快速接近炎陽城的時候,神州大陸的南域已經徹底淪陷,在幾千萬奪天境的惡魔大軍下,加上一頭長生境第五劫超凡劫的惡魔出手,整個南域就算有再多的隱藏勢力,也沒有半點反抗的可能,輕輕鬆鬆就淪陷在了惡魔大軍的手裡。

與此同時,有更多的惡魔大軍源源不絕的從盤魔地獄里湧現出來,如潮水般湧向四面八方,令得整個天地都變得暗淡下來,見到這一幕的萬千生靈,都知道末日到了。

「惡魔,好多惡魔。」

「這麼多惡魔,是從哪裡出來的?」

「難道又有地獄進攻我們大陸了?」

見到天穹之上黑壓壓一片的惡魔,不管是人類還是妖獸,臉上都顯現出了驚恐之色,這種場景他們實在太熟悉了,以前天魔屍度進攻大陸的時候,就有數之不盡的煞魔憑空出現,而現在更是出現了數億頭惡魔,只要是個人都知道肯定是地獄里的惡魔進攻了。

短短半個時辰之內,盤魔地獄進攻大陸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神州大陸。

就在人人自危的時候,葉陽已經回到了炎陽城。

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