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爪沾到了李海冬的衣襟,尖利的指甲似乎已經穿透了李海冬的衣服,觸摸到他的肌膚了。德古拉的爪子上可是沾着吸血鬼的劇毒,只要被毒液進入血液中,立刻變會成爲吸血鬼的奴隸。

利爪沾到了李海冬的衣襟,尖利的指甲似乎已經穿透了李海冬的衣服,觸摸到他的肌膚了。德古拉的爪子上可是沾着吸血鬼的劇毒,只要被毒液進入血液中,立刻變會成爲吸血鬼的奴隸。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德古拉的速度不但體現在身法上,他對週遭事物的觀察也是細緻入微的。李海冬臉上露出一絲嘲諷的笑,他的手腳根本沒有任何的動作,整個身體都是破綻,完全暴露給德古拉。

德古拉似乎已經看到了李海冬變成自己奴隸後任憑自己鞭打的爽快畫面,可是就在他的美夢要成真之前的一瞬,李海冬胸口的衣襟處,一個白色的小鳥頭微微露出來,張開了小嘴。

若是沒有那隻小鳥,一切將會有多麼完美啊。這是德古拉迎面被一團烈火擊中後的第一個想法。而隨後而來的則是高溫灼燒帶來的劇烈疼痛。他哀嚎着從高空跌下來,灰頭土臉狼狽不堪。李海冬連手指頭都沒動,光靠胸口口袋裏的一隻小鳥就差點把他烹調成烤蝙蝠。雙方實力和氣度上的差距從第一招的交手就顯而易見了。

李海冬輕輕的落了下來,手臂一揮,化爲黑色利刃指向德古拉。

“起來,繼續。”李海冬的話簡短而有力,帶着震懾人心的力量。

德古拉咬緊牙關爬了起來,他的目光陰毒的投在李海冬的身上,怒吼一聲,身上的披風猛地膨脹起來,翅膀鼓動,欺身衝了上來。

吸血鬼的牙齒自然是最強大的武器之一,除此之外,他們所擁有的魔法力量也是十分驚人的。德古拉在衝向李海冬的過程中,身上的魔力涌動不已,好似一波波的潮水般在身後掀動起巨大的氣浪來,而他的兩隻利爪上也閃動着綠油油的光彩,兩個強大的毒系魔法匯合着吸血鬼身體裏產生的毒素醞釀生成,隨時可以發動致命的一擊。

眼看就要迫近李海冬,眼前一花,那讓德古拉恨得咬牙切齒的人影卻不見了。德古拉心頭一緊,再想回頭已經來不及了。李海冬的虛影在他的身後刷的閃現出來,凌空一掌切了下來。

金之靈的鋒銳迫近在後腦上,先是感覺到一陣冰涼的風,隨即就是肌肉和骨骼上的輕輕一涼。

一切歸於靜寂,李海冬遠遠的在空中飄蕩了一圈,回到德古拉的面前。德古拉的身軀停在空中,不敢動彈。他感覺到從脖頸後面開始裂開的一道傷口,一定有一道紅色的細線在脖子上慢慢的擴大,直到環繞整個脖頸,然後他的頭顱就會向一顆石頭一樣落下來。

驚恐充斥了德古拉的思想之中,金之靈太鋒利了,快到連肌肉骨骼和血管都沒有察覺到已經被破壞,那些神經居然還能起作用,但只要一點點的外力,立刻會解決掉德古拉脆弱的生機。

“唉……”李海冬嘆口氣,收起了所有的靈力,那些德古拉引爲心腹的吸血鬼們看出情況不妙,落荒而逃,連回頭看一眼他們主子的情意都沒有。

德古拉知道已經無法挽回,他想努力的挺直身體,纔剛一移動身體,脖頸就開始噴出血來,頭顱緩緩的向一側傾斜過去,終於再也無法穩定,噗嗤折斷,摔落下來。

身體也隨着頭顱一起從高空栽落,摔在獄界的土地上,鮮血流淌的到處都是,史上最強的一位吸血鬼伯爵就這麼悲慘的死去了。

李海冬飄然落下,撿起德古拉的頭顱來,見上面的雙眼死死的瞪着,顯然死的十分不甘心。

李海冬輕輕一拂,將他的雙眼合上,嘆口氣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又該怪誰?”

第二日一早,德古拉伯爵被李海冬擊殺的消息就傳遍了獄界,東牢的獄霸們非常明智的沒有任何的表示,西牢則同仇敵愾的發起了對噩夢森林的報復性騷擾。小打小鬧的進攻和騷擾並沒有對李海冬造成什麼困擾,反而堅定了他拿西牢開刀的想法。

不過東牢當然不會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他們派來了代表,向李海冬問詢他到底想做什麼。

“很簡單,做朋友。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敵人。”李海冬很真誠的對面前的東牢代表墨敵道。

墨敵沉默了一會:“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既然想做朋友,應該先談判,爲什麼直接使用這麼雷霆的手段?”

“我想西牢的那些獄霸們怎麼對待我和善的建議你也看到了,我先禮後兵而已。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委曲求全得到的尊重,更沒有忍氣吞聲換來的真誠友情!如果有人真的得寸進尺,那麼我就要和他拚命!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拚盡全力去打他、踹他、抓他、咬他,直到把他打怕、打慌、打虛,直到打得他終於明白,想欺付我,想對付我,就要付出最慘痛的代價。”李海冬每一個字都用了很大的力氣,墨敵聽在耳中,感受到他的氣勢,竟然無法反駁。

“所以,選擇做我的朋友還是敵人,是現在就做朋友還是跟我打一架再做朋友,完全在於你們。”李海冬表明了態度。

墨敵冷汗直流:“我會回去和大家商量的。”

“期待你的好消息。”李海冬彬彬有禮的送墨敵走出談話的別墅,在外面的草地上,經過十幾日新式武器訓練的老鼠會成員們已經列好了隊伍,數千人的龐大陣容讓墨敵腦門上的汗更加的恣意。

“希望沒有嚇到你。”李海冬微微一笑,“我們要和西牢開戰了。”

天下歸凰 他說着身子輕飄飄的升到足夠所有人都能看到他身影的半空之中,深吸一口氣,從乾坤袋中取出德古拉伯爵那已經被風乾而癟癟的頭顱,對着下面密密麻麻數千獄界的囚徒大聲的道:“聽我號令,今日起,開戰!”

山呼海嘯一般的響應,數千囚徒立刻在帶隊頭領的分配下分成衆多的隊伍,向着獄界四面八方出發而去。

顛覆獄界,顛覆天界,顛覆陰謀,顛覆這個世界上所有不合理的存在,一場顛覆之戰,就此拉開帷幕。

(第十一集完) 如火如荼的戰鬥在獄界的四面八方同時打響,比起上一次東西牢的戰鬥來聲勢更加的浩大。所有的戰鬥都集中在西牢的土地上,雙方實力上的差距使得西牢的獄霸們並不想正面迎戰,他們很快就分散爲很多的小部隊,在獄界的廣袤土地上打起了游擊戰。

李海冬很明白西牢獄霸們的想法,實力上的對比以及人心的潰散使得西牢的獄霸們如同喪家之犬。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對勝利抱有幻想。如果李海冬是他們,一定會在暗中集結最強大的力量,對老鼠會的指揮部進行突襲。

這是個簡單的戰術,也是最實用的戰術。在實力明顯弱於對手的時候,擒賊先擒王這種屢試不爽的招數相當的管用。

不過李海冬也不是傻瓜,戰局一開始,他就將指揮權分配出去,自己悄然的潛入噩夢森林去了。他不是逃避戰鬥,而是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噩夢森林的最深處,朱雀和黑龍的傷勢正在一天天的好轉着,儘管有各種靈丹妙藥和黑龍自身龍涎水的滋養,他們依舊經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漫長的恢復過程,可以想象九天十地烈陽陣的殺傷力有多麼的兇殘。

李海冬一出現,朱雀就笑道:“可別叫我的寶寶看到他媽媽這副狼狽的模樣。”

“那我就不讓他出來了。”李海冬在胸前的口袋上一按,就聽到小白羽發出不滿的咕噥聲。

“傷勢如何了?”李海冬來到朱雀的身旁,看到她皮肉上的傷已經基本結疤了,但是昔日那漂亮壯觀的羽毛卻變得稀稀落落,只有不多的幾根。

“還好了,想要長出一身的火羽,還要一千年呢。”朱雀不無惋惜的道。

黑龍一旁嘿嘿笑道:“生的那麼漂亮有什麼用,還是老子皮糙肉厚的好的快,也不用心疼那勞什子的羽毛。”

李海冬看着黑龍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嘆口氣道:“你們這對老冤家同生共死過,怎麼還是一副死敵的模樣啊?”

朱雀和黑龍同時“切”了一聲,李海冬知道化解不了他們之間的恩怨,隨口又說了兩句,奔申公豹隱居處去了。

前方一團火紅的霧氣冉冉升起着,越是靠近,越能感受到一股滾燙的氣息來。李海冬加快了腳步,很快越過一叢被炎熱烤的枯焦的林地。眼前的空地上,便出現了一幕激動人心的景象。

申公豹席地而坐,他的身後是蔓延開來的混沌黑洞,而他的身前,則是一個巨大的爐鼎,爐鼎周圍熊熊的烈火燃燒着,不知已經燒了多久。

“小子來了?”李海冬一現身,那爐鼎就開口了,正是聚元子的真身聚元鼎。

“剛剛佈置完畢,外面現在正打得熱火朝天呢。你這裏進行的如何了?”

“一切順利。”聚元子得意洋洋的道,“多虧了申公豹的混沌黑洞,不然哪裏有這麼快。想當年我煉化東海神針鐵,可是費了三年零六個月的功夫啊。”

“那什麼時候才能讓精血和法寶熔鍊呢?”李海冬問道。

“大概還要一個時辰。”聚元子道,“一個時辰之後,等你的精血和法寶融爲一體之後,我就可以看到這天下第一神奇的法寶是個什麼模樣了。”

申公豹一旁笑道:“小子,我可是從來沒想到法寶能這樣煉,你也算前無古人了。”

李海冬嘿嘿一笑:“天界已經老朽了,若是沒有這些新鮮東西,哪裏還成個樣子。”

聚元子不再說話,爐鼎之上的火勢越來越猛烈,鼎身不住的顫動着,似乎在醞釀着什麼大動靜。

李海冬靜靜的守候在一旁,眼中充滿了期待。前人所煉製的法寶雖然五花八門,但也脫離不了器物之用。不過有了法寶護身,如李靖之輩,實力陡然增加一個級數,就絕不是李海冬所能戰勝的。吃了大虧的李海冬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幅度提升自身實力的好機會。而且他所構思的法寶,也讓申公豹和聚元子大爲驚訝。他們也想看一看按照李海冬的方法造出來的法寶,究竟會是個什麼樣子。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聚元鼎上的烈火漸漸熄滅,終於恢復了平靜。申公豹也長出一口氣,將一直幫助熔鍊的黑洞收起來。

聚元鼎抖動一下,鼎蓋轟隆隆的打開,聚元子道:“小子,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他說話間,一個龐然大物從爐鼎之中冉冉升起,不是別的,正是李海冬親手製造出來,又經過聚元鼎數次鑄造而成的蓬蓬。

李海冬知道這是法寶出爐的關鍵時刻,像這種藉由旁人熔鍊出來的法寶,都需要持寶人本身的精血和法寶進行融合,日後才能融爲一體,遙相呼應。他不敢怠慢,牙齒一合,將舌尖咬破,一道本命真元精血如同血箭一般射出去,正中蓬蓬的身上。

此刻的蓬蓬已經完全不同了,雖然還保持着巨大的形態,可是全身上下都被重新打造過。按照李海冬的構思,這是一件集古今殺人武器大成的法寶,其中不但擁有西方鍊金術賦予生命的神奇,又有現代科技毀天滅地的威力,再加上東方修真古術所特有的法寶和仙人本身的天地感應。這樣三種巨大的力量融匯一體,一旦真的變成一件得心應手的法寶,那還得了?

李海冬的真元精血一沾到蓬蓬的身上,立刻騰起一片黑色的霧氣來,這霧氣越來越濃烈,將蓬蓬整個的籠罩在其中。蓬蓬的合金身體再閃閃發光,光線從霧氣之中透出來,帶着一股來自幽冥的味道。

的確,鍊金術本就是帶着一股子神祕的氣息,這一次李海冬又把從人間弄來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都一股腦的裝配在了蓬蓬的身體之上,那種兇戾的氣息更是驚人。現今帶着混沌之力的李海冬精血和這兩種氣息混合在一起,那種殺氣騰騰的氣息沖天而起,真可謂是驚心動魄。整個噩夢森林都被這種氣息壓迫住,所有的樹都壓低了枝葉,沒有一隻獄獸敢於再發出聲音。就連遠在獄界各處正在殊死搏鬥的神仙妖魔也都停止了戰鬥,驚駭的看着遠處噩夢森林的中心部位,一團黑氣在慢慢的凝結。

“這就是海冬的法寶嗎?”俞白眉和羅剎驚訝的望着那團顯眼的黑氣,身上的壓迫感日漸凝重。

“好強大的殺氣,他又做了什麼?”東牢的獄霸們驚歎的道,他們的內心之中,越來越慶幸沒有直接跟李海冬爲敵了。

西牢那些正在籌謀着擒賊擒王的獄霸們駭然的感受着這股殺氣,噤若寒蟬,所有人都在重新的分析着局面。那個李海冬,真的是我們能輕易對付的嗎?

李海冬仰望着那在黑霧中漸漸變形的蓬蓬,感慨萬千。當初他異想天開的利用鍊金術裏的方法造出蓬蓬來,沒想到今日會把它化爲自己的護身法寶。想到那玲瓏寶塔在李靖手中的威風八面,他就頗爲期待蓬蓬將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飛越。

“熔鍊!”聚元子發出一聲喊,一團紅光爆起,將黑霧籠住。蓬蓬乖乖的回到聚元鼎中,烈火再次燃起。李海冬忙再咬一口舌尖,第二道精血射出去,正灑落在火焰之中。本來通紅的火焰被精血這麼一澆灌,火苗都變成黑漆漆的。瘋狂的火舌在聚元鼎周圍環繞着,鼎內的蓬蓬得到李海冬的精血之後,再經過熔鍊,將精血之力全數融入合金身體之中,這才能跟李海冬內心呼應,變爲他身體的一部分。

半個時辰之後,黑火在最鼎盛的關頭突然熄滅,聚元子大叫一聲:“出關!”

李海冬憋住勁,等到鼎蓋一打開,立刻將第三道精血噴出去,正好全數射在出關的蓬蓬身上。

蓬蓬的身上黑光大盛,完全如同一尊黑色的戰神,精血灑在他的身上,慢慢的融進他的合金身體之上,在他的軀殼之上留下一道道的黑色痕跡。那些痕跡組成了古怪的圖案,正是李海冬和蓬蓬血脈相連的依據。

三道精血徹底的將蓬蓬收爲李海冬的法寶。從此不離不棄,人在寶在,人亡寶亡。

“主人……”完全和李海冬連爲一體的蓬蓬從空中落下來,穩穩的降落在李海冬的面前,單膝跪地,完全是一副忠心耿耿的奴僕的模樣。

“很好。”李海冬喜笑顏開,走上前撫摸着蓬蓬那最完美的身體,堅固的合金軀體在聚元鼎三番兩次的熔鍊下,再加上李海冬裏混沌之力和金之靈的力量,終於成就了金剛不壞。

聚元子恢復了真身,氣喘吁吁的道:“小子,這次可差點要了我的老命,你怎麼謝我?”

李海冬指着蓬蓬道:“這是你的作品,日後提起這件驚世駭俗的法寶來,每個人都會豎起大拇指說一句‘聚元鼎真厲害’,難道這份謝禮還不夠嗎?”

聚元子捻着下巴上的幾根雜毛,若有所思的道:“說的倒也有道理啊,老子的名氣豈不是要比煉出火眼金睛的七哥還要大了?” 申公豹一旁笑道:“海冬啊,你還真是個奸商。”

李海冬哈哈笑道:“不要錢不用出力氣的這種榮譽,師父你若是喜歡,也送你幾個。我這裏有都是。”

申公豹嘆口氣搖搖頭:“你的生意都做到我的頭上來了,唉,想到那些獄霸們不知好歹的要跟你作對,再看到你這件法寶,真替他們捏一把汗啊。”

“師父,一會我去試驗法寶,你去不去看?”李海冬笑道。

“我還要和無暇子普羅米修斯他們商量破獄界的辦法,可沒有時間看你胡鬧。何況你有了這件法寶,只要不遇到至尊天神,普天之下只怕沒有你的對手了。我就不去看那種必勝之戰了。”申公豹道。

“我去我去!”任何熱鬧都不肯錯過的聚元子歡天喜地的叫起來,“這法寶可有我一大半的功勞呢,第一仗我是絕不會錯過的。”

“那好,那就跟我一起去。我倒想知道是哪個那麼倒黴第一個碰到我。就拿他的血給我的法寶開刃了。”李海冬躊躇滿志,一揮手中的乾坤袋,將蓬蓬裝了進去。

看到李海冬和聚元子化作兩道精光飛走,申公豹苦笑道:“做他的對手……可要倒黴了。”

獄界之中以魔谷的物產最爲豐富,一旦開戰,魔谷就是資源貧瘠的獄界中人人垂涎的補給之地。如今魔谷正好在西牢的掌握之中,就成了李海冬打草驚蛇的第一選擇。

西牢的獄霸們並不蠢,他們當然知道魔谷會被作爲首要的打擊目標,當血隱神君帶着龍言尊者和不鏽真人等一干人馬來到魔谷的時候,這裏一片靜寂。魔谷的谷口處一片狼藉,顯然經歷過一場匆忙的潰逃。

“跑了?”血隱神君氣鼓鼓的道,眼看着俞白眉和羅剎帶領人馬直撲西牢的老巢,他這裏卻撲了個空,實在有些氣悶。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魔谷裏一定會留下很多的資源,咱們若是劫過來,也算是大功一件。“龍言尊者出主意道。

“好,大家進去搜一圈,看看有什麼好東西。”血隱神君貪財之極,當然不會錯過這個中飽私囊的好機會。

他身後的衆多神仙見有便宜可佔,蜂擁而入,搶掠起來。血隱神君站在谷口,總覺得有些不自在,對不鏽真人道:“你帶一隊人四處去瞧瞧,可別中了埋伏。”

不鏽真人滿口應着,帶了數個斥候飛上空中游弋起來。

血隱神君安排了崗哨,這才放心下來,跟龍言尊者衝進谷裏,見到草藥和礦石便裝進乾坤袋裏,不過片刻就收穫頗豐。

正拿的高興,猛聽外面一聲巨響。不鏽真人的大叫聲隨即傳來:“有埋伏!”

衆神仙都愣了,慌忙的往谷外衝去,哪裏知道敵人來的飛快,轉眼間空中就佈滿了一層黑氣。

“黑山老妖!”血隱神君怒道,他將手上還沒來的及放好的東西一扔,身體猛的鼓了起來,變成個蛤蟆的模樣,大叫道:“大家快搶佔有利的地形,別叫他們給堵在谷裏。”

血隱神君說罷,身體一縱,如同一隻血紅的癩蛤蟆般直衝上雲霄,撞向那一層遮天蔽日的黑幕。

龍言尊者帶領一干人往谷口衝去,纔到谷口,就見不鏽真人且戰且退,往谷中退卻而來。

他的身後是一隻堪比朱雀的大鳥,身形巨大,金翅鋼啄,目光炯炯,翅膀扇動之間帶起一道道的火焰和殺氣。

“金翅大鵬鳥!”龍言尊者一驚,眼看西牢的獄霸出現兩個,這一次只怕要糟。

不鏽真人雖然是老鼠會高層,但平日裏只顧着收取好處胡吃海喝,修行之上到底落下不少。和金翅大鵬鳥打了幾個回合,心裏發怯,轉身就逃。

“哪裏走!”半空裏一聲喊,一條鐵棍從雲中落下來,正砸在不鏽真人腦袋上,將他打的**迸裂。

“六耳獼猴……”龍言尊者停下腳步來,他可沒想到會遇到兩個獄霸級別的高手。

“嘿嘿,老鼠會的老鼠們,納命來吧,我會叫你們後悔投錯胎的。”金翅大鵬鳥一聲長鳴,口中噴出濃烈的火焰,將谷口完全的封住,截住了他們的退路。

此刻在空中,血隱神君正在黑山老妖佈下的重重黑霧之中掙扎着。他如今的道行也在二十萬年以上,已經達到了帝君級別,雖然距離獄霸們還略有差距,但也相距不多。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