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拔了幹什麼?”程筱筱連忙道。

“你拔了幹什麼?”程筱筱連忙道。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王浩吃了口東西,“吃東西可比掛藥恢復的快多了,辦一下出院手續,可以出院了吧。”

程筱筱道,“你等着,我去叫大夫來。”

不多時,大夫急匆匆走了進來,發現王浩拔了輸液管。

“你這不是胡鬧嘛!你現在還需要靜養,雖然沒有傷及內臟,但是也不容小覷。”

王浩吃了口東西,“沒那麼邪乎,大夫,能出院了吧。”

醫生皺着眉頭,“暫時還不能。”

“爲啥啊。”

醫生頓了頓,“你是軍人?”

王浩咧嘴一笑,“不是。”

醫生眉頭擰成了一疙瘩,“你身上的傷痕一半以上都是槍傷,而且你體內還有沒有取出來的彈頭和彈片,我建議你做手術取出來。”

這話說出來之後,場中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了王浩。

“大夫,你扯呢吧,我二哥怎麼可能身體裏面有彈頭。”王改繃着眼睛道。

醫生看了眼王浩,“這你得問你二哥,別問我。”

王改瞪着王浩,“二哥,真的假的?”

王浩吃了口東西,把手上的殘渣扔進嘴裏。

“沒那麼邪乎,沒別的事兒就可以走了是吧。”

程筱筱一把摁住王浩,“你給我乖乖坐着。醫生不讓走,你哪也不許去。”

王浩拍了拍自己,“我真沒事兒了,只要傷口沒感染,一切都沒問題的。走吧走吧,老四,去給我把出院手續辦一下。我住不慣醫院。”

王改道,“大夫,我哥身體裏面的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醫生搖搖頭,“不好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等上了年紀,肯定會關節脹痛,這是必然的。”

王改關注點並不在這裏,“對生殖系統有沒有影響,就是換句話說,子彈沒有打到前列腺和腎吧,不影響我老王家傳宗接代吧?”

醫生黑着臉。

“這個不影響。”

“那就沒事兒了,我去給你辦出院手續。”

醫生的臉徹底黑了。

王浩轉頭,“我衣服鞋子呢?”

“不許走!醫生不讓你走你就不許走!”程筱筱皺着小眉頭道。

旁邊的楚雨晴也跟着道,“王浩,你還是聽醫生的話吧,儘早治療。不然免得老年免疫力下降,會得各種各樣的病。”

王浩穿上鞋。

“沒事兒,小意思。”

醫生無奈的搖搖頭,“如果你想取出彈頭的想法隨時可以來。

我和筱筱的父親是故交,不會看着我老朋友的女婿這個樣子。”

王浩愣了一下,隨即咧嘴一笑。

“謝謝您嘞。”

楚雨晴神色平靜如水。

程筱筱還想說什麼,安然卻是道。

“筱筱,王浩這麼大的人了,肯定會有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不把自己當回事。他自己想取出來的時候肯定會取出來的。”

王浩眉頭一挑,沒想到安然竟然會幫着王浩說話,這還是第一次,掃了眼安然,發現安然還是有點心虛,王浩當時就樂了。

安然擺明了就是獻殷勤,之前被王浩偶然間捉姦在牀,心裏面發怵,怕王浩把他的事情抖落出去。

王浩掃了眼楚雨晴,沒說什麼。

穿上衣服。

“謝謝劉大夫。”

醫生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姓劉?”

王浩咧嘴一笑,“這不胸牌上面寫呢嘛。”

劉醫生一拍腦門,“筱筱啊,你這個男朋友啊,也不知道你以後能不能降得住。”

程筱筱把王浩的東西都收拾了一下,“劉叔叔你放心吧,肯定能。”

一切收拾妥當,衆人出了醫院。

安然找了個藉口,說是買了電影票,帶着楚雨晴直接走了。生怕和王浩多待一秒被王浩戳破。

王浩本來要開車,但是楞被程筱筱扶進了後排坐着。

“你是傷員,不能動。”

王浩摸了摸口袋,“我煙呢?”

“你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不能抽菸不能喝酒不能吃任何辛辣刺激的食物。”

王浩一臉懵逼,“沒必要吧程總,真沒你想的那麼嚴重。”

“不行!從現在開始,你的一切起居生活都由我負責。”

王浩躺在後排,“你這是幹嘛呢程總。”

“我不是程總,我是你女朋友!”

“什麼時候又成我女朋友了?”

王浩降下車窗看着外面風景。

“從那天晚上開始就是了。

不是假裝情侶,這次是你正式女友了!”

王浩望着窗外浮光掠影。

“程總,別介啊,我同意了嗎您就這樣,你這是單方面仲裁啊。”

程筱筱通過後視鏡看着後面的王浩。

車子緩緩停了下來。

“王浩,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傷害了你的事情,我現在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絕不會犯以前的那種錯誤了。

我追你。

對了,那天晚上我給你表白,你還沒說願不願意呢。”

王浩茫然很久。

緩緩回過神的時候,發現程筱筱已經下了車,繞到了王浩這一邊。

伸手在王浩旁邊車窗上輕輕敲了一下,“還認不認得這裏?”

王浩看了過去。

是個廣場。

這會兒已經有老大爺老大媽過來跳廣場舞了。

之前在這裏,程筱筱讓王浩下車給程筱筱表白。

沒想到程筱筱把車開到了這裏。

程筱筱蹦蹦跳跳的朝着廣場跑了過去。

和那邊的老大爺老大媽商量了一些什麼。

從旁邊拿過來話筒,程筱筱清了清嗓子。

“王浩!我喜歡你!”

“王浩!我喜歡你!”

“王浩!我喜歡你!”

王浩看着笑容燦爛的程筱筱,一時間又陷入了無盡的恍惚。

一個女孩子,竟然能夠當衆做出這種事,實屬不易。

程筱筱蹦蹦跳跳跑了過來。

“現在同意了嗎?”

王浩回過神,咧嘴一笑,“走吧程總,我餓了。”

程筱筱也不氣餒,“我會讓你同意的!”

跳上車。

半路上,王浩目光一轉,“這不是去我那兒啊。”

“去我家。”

“別!去你家幹嘛!”王浩連忙道。

“你受了傷,需要人照顧。”

程筱筱道。

王浩再度道,“我真沒事兒,我不用人照顧。”

程筱筱堅決搖頭,“不行!

你是不是還惦記你那個風韻猶存的女鄰居呢?

你休想!

你只能是我程筱筱的!” 王浩搓了把臉。

“大姐,我認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