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小子要氣死老子不是?”雲鶴幾乎要跳起來了,指着萬一說道:“這些年,屠龍殿四處滅殺武道天才,甚至連醒魂者也不放過,難道你就沒聽說過,屠龍殿的口號就是‘滅華夏武道,斬華夏龍魂’嗎?屠龍殿是天組的敵人,是華夏的敵人。”

“你……你小子要氣死老子不是?”雲鶴幾乎要跳起來了,指着萬一說道:“這些年,屠龍殿四處滅殺武道天才,甚至連醒魂者也不放過,難道你就沒聽說過,屠龍殿的口號就是‘滅華夏武道,斬華夏龍魂’嗎?屠龍殿是天組的敵人,是華夏的敵人。”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萬一雖然不知道身爲屠龍殿殿主的父親爲什麼要立下這個口號,但萬一想來,父親那樣做,多半和報仇有關係,當即道:“我不知道那些,我只知道,我是辰野的兒子,辰野是我的父親。”

“你……”

雲鶴這次算是真的被氣得跳了起來,那樣子和一隻猴子完全沒兩樣了。

唐老爺子語氣沉着的說道:“萬一,屠龍殿這些年的所作所爲,早已經震動了華夏頂層,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屠龍殿是華夏,是天組必須要滅殺的對象,他們和魔門都是華夏的毒瘤,你要知道,你現在是天組的組長,你要對得起自己的身份,你要對得起華夏。”

“哦,你們的意思就是說,我要爲了華夏,爲了我這個所謂天組組長的身份,去殺了我爸?”萬一眼神掃了掃唐老爺子三人,而後斬釘截鐵的說道:“如果是那樣的話,這什麼勞什子天組組長不做也罷。”

“你小子……你小子說什麼渾話呢?”雲鶴氣得那下顎下用鬍子編織的小辮子都要立起來了。

萬一理也沒理會他,右手一翻,軒轅劍劍柄便出現在手中,說道:“我這次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會立刻向青龍請辭。”

萬一隨手將軒轅劍劍柄向唐老爺子一丟,而後身形化爲一道金光便向蓉城方向飛去,這把唐老爺子也是氣得不輕,一張臉一抽一抽的。

“臭小子,這臭小子,要反了,要反了。”雲鶴看着萬一遁走的方向,大吼大叫着。

青顏此刻說道:“如果屠龍殿主真的是當年的辰野,又真的是萬一的父親的話,那這是就真的難辦了,屠龍殿主經營十多年,肯定是爲了向軒轅家尋仇,這次屠龍殿前來奪去軒轅劍劍柄,莫不是他們已經和魔門達成了某種協議,如果真是那樣,我們必須立刻通知青龍以及軒轅家。”

青顏是在場唯一的女性,話雖然不多,但卻句句點中要害,看得透徹,唐老爺子深吸了一口氣,將軒轅劍劍柄收了起來,而後沉聲道:“屠龍殿主是當年的辰野,萬一又是他的兒子,這的確讓人匪夷所思,如今就怕萬一顧念親情,如果他不顧一切與屠龍殿聯手,一起對付軒轅家,恐怕軒轅家危矣。”

“那臭小子要真的是那麼不識大體,老子一定要親手滅了他。”雲鶴一臉氣憤的說着。

“萬一身上有着軒轅家的血脈,體內更孕育着千年不出傳承的太古至尊五爪金龍龍血,如今他體內的龍魂已經覺醒,他的力量會與日俱增,神通也會逐漸復甦,假以時日,就算是我們三人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青顏一臉慎重的說着。

“怕什麼,我們三人不行,還有崑崙牛鼻子,再說,不是還有崑崙的誅仙大陣嗎,那小子再強,還能強過地仙?”雲鶴一臉已經做好了防範的樣子。

唐老爺子嘆了一口氣,說道:“華夏的龍魂萬人中也未必有一人能覺醒,如今,好不容易覺醒了一位至尊龍魂,如果真用誅仙大陣將他滅殺,這無疑是我們華夏的損失啊,如今,我們還是將這事彙報給青龍,讓青龍和上面說吧。”

“也只好這樣了。”青顏點頭說着。 當十名少男少女,跟隨許諸離去之後。

神殿四方,快速閃動着黑色身影,直奔李易而來。

只見十八人,齊齊落在了李易身前,單膝跪拜,低聲呼道,“拜見大將軍。”

李易小手一揮,詢問道,“怎麼樣,可探查到了東西兩門的實情?”

“回大將軍,東城門樓,的確有一萬多名大食步卒。”

“每隔兩個時辰,便會換一次崗,接替城樓上的大食守兵。”

“回大將軍,西城門樓只有五千不到的守軍,與東城門樓一樣,也是每隔兩個時辰換崗一次。”

“末將並未探知道,其餘一萬大食步卒去向。”

燕雲十八騎中,燕一與燕九,各自回答了李易,便不在開口,沉默的站在那裏。

如同雕塑。

“這就奇怪了。”

聞言。

李易摸着已經瘋白髮,眉頭輕輕皺起。

根據大食兵卒黑爾所交代的,斯珀爾城,應該有三萬步卒。

東西兩城門樓,應該都有一萬餘人。

而現在西門樓卻只有五千人。

這讓李易感到了一絲不妙。

要是不能具體知道這一萬人的蹤跡,一旦他攻入斯珀爾城,突然冒出來劫殺李易的後方。

那麼不僅李易與麾下將士難逃,就別說解酒百姓了。

“此事我知道了,你們繼續潛伏東城門附近,等待吾的信號,隨時爲吾打開城門。”

“退下吧。”

疑惑不解的李易,只能先如此決定。

等他回了營地,聯繫白起問問。

“末將遵命。”

燕雲十八騎,齊齊躬身。

隨後原地飛掠,消失在了神殿之內。

這時。

典韋走上前問道,“大將軍,我們是否繼續在斯珀爾城探查一番?”

“不用了。”

李易放下了小手,搖頭道,“斯珀爾城我們待的越久,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就連燕雲十八騎都探查不到的信息,我們留下也不會有什麼收穫。”

“先回營地,在從長計議。”

“諾。”

隨即李易望向了黑幕,翻身下了枯井,向山林之中的營地趕回。

然而。

李易卻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有人在計算他。

在斯珀爾城,城主府內。

幾名蒙面人,正在與斯珀爾城,守城大將與城主,密議。

“唐人,我已經按照你們說的,把西城門的守軍,全部安排到了東城門附近的平民房中。”

“若是你給的情報是假的,我想你們知道後果!”

“恩特城主,放心,我說過李易要來奪取斯珀爾城,那就是真的!”

“而且,我沒有必要在這裏跟你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誰知道你們唐人怎麼想的,要知道,我們大食可是入侵過你們大唐安西。”

“威廉將軍,我並不關心安西百姓的死活,我只關心,我的任務是否能完成。”

“那本城主,就拭目以待!”

“好,告辭!”

簡單含有不信任的談話完結,黑衣人便帶着麾下五名同樣裝束的人離開了大廳。

走的很利索。

“恩特,爲什麼不留下他們,他們既然說出了此消息,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不是嗎?”

滿臉鬍鬚的威廉,眯眼看着黑衣人離去,眼眸中寒光乍現。

“不,威廉你想錯了。”

而他身邊的面白無鬚的恩特,卻皺眉道,“他們比你想象的更有用。”

“你想,如果大唐朝堂要是知道了,有人想謀反,順帶出賣大唐,借我們之手除掉異己。”

“你說,大唐會不會混亂起來?”

“原來如此!”

威廉恍然,隨即又不解的道,“那抓住他們,不是更有用嗎?”

“不不。”

恩特搖頭,“那樣只會打草驚蛇。”

“你放心,他們跑不了的,只要等待滅掉到來的李易,纔是收拾他們的最好時機。”

威廉聽得頭疼,陰謀詭計他不在行。

於是點頭道,“行吧,一切你來定。”

“不過,這話說回來,李易那個小王八蛋還真是厲害,居然連滅我們大食勇士數十萬。”

“並且將安西與石國重新納入大唐疆域。”

“我在想,年僅八歲的他,是吃什麼長大的!”

威廉說起李易,眼眸中盡是驚駭。

到現在,他還是無法想象一個小孩子會這麼厲害。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恩特也是心驚,眯眯眼道,“這斯珀爾城,會是他的葬身之地!”

“而且,國內的指揮部,就是一羣豬玀,現在打不過就跑了,害的我們斯珀爾城來對抗李易。”

“要不是那些黑衣唐人告知,你我恐怕還矇在鼓裏,指不定到死的那天才知道是李易殺來了。”

說完。

恩特握緊了拳頭,狠狠的砸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心中怨恨不已。

“好了,西方兩個地區叛亂,夠指揮部那羣人喝一壺的了,指不定會死幾名神使呢。”

“我們只要守住斯珀爾城,幹掉李易就行了。”

“走,我挑選了幾個女唐奴,我們喝酒去。”

威廉一撫自己的鬍鬚,勸慰了幾句恩特,便拉着他走出了城主府,嘴角浮現絲絲暴虐。

另一邊。

之前走出城主府的黑衣人,祕密潛行到了一處客店內,坐在了一起。

只見帶頭的男子道,“這兩日你們都小心點,城主府的那兩頭豬玀,可不是傻子。”

“我們利用他殺李易,他們同樣在利用我們,別給他們逮到機會,不然主上會很被動的。”

“到那時,我們萬死難辭其咎。”

五人聞言,其中另一男子道,“大哥放心,李易身死時,也便是城主府兩頭豬玀死期。”

“他以爲派人盯住我們,我們就在他們的掌握之中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