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眼下,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了。不難想象,當回到地元宗的時候,教主天元子會對他做出怎樣的事來,想必一定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吧!?畢竟真皇階的法器用料極為講究,整座古教也只有幾件而已,一但損壞那便是一種重大的損失。

但眼下,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了。不難想象,當回到地元宗的時候,教主天元子會對他做出怎樣的事來,想必一定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吧!?畢竟真皇階的法器用料極為講究,整座古教也只有幾件而已,一但損壞那便是一種重大的損失。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吼!」就當眾人還處於震驚中的時候,前方的殿宇中再度噴薄出黑色的煙霧來,席捲向四面八方!

這一次,當黑霧散開后,出現的竟是上百頭軀體比山嶽還要龐大的黑色巨狼!

細看來,它們的軀體上皆是密布有晦澀而詭異的符號,一雙眼眸更是狀若血湖般,鑲嵌在了虛空中,無比的可怖!

「天,我沒看錯吧,這些傢伙竟然都有著半步皇者的修為!」一些武者發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此刻,不止是其他人,連洛茗的心中也沒底了。雖然現在的他已經有了半步皇者大圓滿的境界,但面對如此龐大數量的大軍,他還是難以與之對抗,就算是加上幾位古教的首領,也增添不了幾分勝算。

更主要的是,誰都無法預料到,那浮空的殿宇中究竟還會召喚出怎樣的東西來!

「事到如今我們只能拼了。」天目宗的首領低語,面沉如水。

其他的幾位首領聞言全都沉默了下去,並未言語。現在的這種局勢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操縱的了。面對上百名有著半步皇者境界的敵人,饒是一位虛皇出現也無法駕馭的了。也就是說,他們的全軍覆滅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頭號甜妻:早安,小叔叔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那做殿宇中還會召喚出怎樣的存在來,也許是虛皇,也許是靈皇!

「嗡!」正在此刻,那座殿宇突然移動了起來。它像是內蘊一尊神祗,又像是有人操控般,徑直的向著人們的方位移動而來!

「難道說接下來還會有什麼變故發生嗎?」藺涯顫顫巍巍的說道。

「嘩!」浮空殿宇在這時停了下來,它那扇古老的大門突然出現了一道縫隙,竟是對著眾人緩緩的敞開。

「傳說中神明的寢宮,究竟要重現於這個世間了嗎!?」凌公子神色激動,彷彿忘記了其它,忘記了自身還處於險境中。此刻在他的眼中只有這座殿宇的存在。

「咯吱!」終於,殿宇的大門在所有人的眼皮下徹底的打開,而裡面的景象也映進了在場所有人的眼帘。

「那是…神明的屍體!?」有人大叫,激動到無以復加,恨不得立刻出現在那座殿宇中!

「我也看到了,那絕對是太古神的屍體!!」一時間,場地中變得躁動了起來。所有武者的眼中儘是貪婪之色,完全忘記了前方還有著重重危險在等待著他們。 殿宇懸空,高臨九重天,如同自神界降下,出現在這充滿污穢的凡塵中。

此刻,那宏偉宮殿的大門徹底的敞開,裡面的景象對於所有武者來說都是一種極為強烈的視覺性衝擊。

先不說當中數不清流光溢彩的器物,與鑲嵌滿神玉的內部牆壁。光是當中所釋放出的柔和的神道規則便已經讓許多武者魂不守舍了。

不難看到,在殿宇的中心,安放著一座上下皆為神料鑄成的床榻,而在上方赫然有一具疑似神明的屍體靜靜地躺在那裡,像是石化了一般,沒有任何的生命波動。

這一幕,著實讓許多武者震驚與心動,饒是洛茗也被那具屍體所震撼到了!因為不出意料的話,那神料鑄成的床榻上所放置的屍體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神明!

「吼!」在這時,殿宇下方的上百頭黑色巨狼動了,它們的周身雖散發出腐朽的氣息,但其神威卻是可怕無邊,是真正意義上的擁有著半步皇者的境界。

戰鬥再度開始,即便是人們被殿宇中的那具神明屍體所深深地誘惑,但也不得不正視他們將要面對的東西。

上百頭半步皇者境的黑色巨狼,這是一種極盡強悍的戰力,就算是一座,甚至兩座古教都不可能擁有的底蘊。

在場的所有武者,自從踏上武者修行的道路來,沒有任何人見到過眼前的這種陣仗,即便是羽奎,天目宗首領這樣的大人物也屏住了呼吸,握緊了手中的武者,神色萬分凝重。他們清楚,能否踏進上方的殿宇,得到神明所留下的物品,或許全部都要看這一戰了!

「殺!」隨著幾位首領的一聲令下,殘存的幾百名人類武者再度組織了起來,與上百頭黑色巨狼展開了強有力的作戰。

人類的武者陣營,雖然在人數上佔有絕對的優勢,但除卻幾位首領外,達到半步皇者修為的也只有二三十名而已。

不得不說,雙方的實力真的是相差甚遠,人類武者如果想要獲得勝利不僅僅是要靠運氣那樣簡單,最重要的是,他們可能會因此而付出慘重的代價!

黑霧滾滾如狼煙,法則如虹密佈於九天,雙方陣營的戰意都在瞬間提升到了制高點,每一位武者皆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沒有絲毫的保留。

對於這場戰鬥來說,人類武者的陣營,傷亡必定是極其慘重的,因為僅僅是剛剛交戰而已,便有著數十名低境界的武者被碾壓成了血泥,當中竟包含著十餘位名宿領域的強者。

反觀黑色巨狼的陣營,在幾位首領與洛茗強有力的攻勢下,只有少數的傷亡而已。畢竟雙方的境界相仿,饒是以羽奎,凌公子這般的強者也不可能將境界達到半步皇者境的黑色巨狼當成牛羊般斬殺。

若是對方只有幾十頭的話,在幾位首領與洛茗的聯手下定會非常容易的將其攻破,但眼下這上百頭的數量實在是讓人感到頭疼。

不過好在,唯一讓洛茗等人感到慶幸的是,那根流轉有神道符文的銀白色豎角在發動一次攻擊后便處於待命的狀態,並沒有任何進攻的趨勢,就連光芒也是比先前暗淡了數分。雖然洛茗不知道這究竟是因為什麼緣故,但這樣已經是極好了。不然的話,若是這根銀白色豎角再度發動攻勢,人類武者的陣營必定會於頃刻間瓦解,就連特也未必能夠幸免於難。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黑色的巨狼已經被洛茗與其他的半步皇者解決掉了半數。但人類陣營卻已是損失慘重,斃命的武者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二。

眼下,這種局勢相當不樂觀,因為強如羽奎這樣的大人物都已經負傷,而半步皇者亦是殞命了多人。難以想象,如果繼續戰鬥下去的話,他們的人馬是否會在此全軍覆沒!

「咔嚓!」就當許多武者絕望的時刻,這座樓闕的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呈現在了人們的面前。接下來,天空中的裂縫越來越多了,當中更是有著威能絕倫的皇者威釋放開來,席捲向整片小世界。

「難道說…」洛茗驚詫,目不轉睛的看向那個方位。

「轟隆隆!」終於,在數息的時間后,那片區域的虛空分崩離析,變得四分五裂,當中迸射出上萬道神光,照耀向各個角落,讓黑色巨狼發出了不安的嘶吼聲。

「是長老他們,我們得救了!」天目宗首領激動的說道。

不只是他,羽奎,地元宗首領等亦是欣喜若狂,激動的渾身都在發顫。他們清楚,那即將出現於此的赫然是各自古教的虛皇境強者!

「砰!」隨著一道劇烈的轟鳴聲,虛空徹底的炸開,而十名武者也自外界踏了進來,居高臨下的看向前方的敵人。

「看來我們的運氣還真是不錯,他們找到了最後的一枚鑰匙。」凌公子微微一笑。

需知,想要通往神明的寢宮,必須要在迷蹤花海中得到傳說中神秘的金色鑰匙。而這些鑰匙總共只有九把,此次包括五大古教,洛茗與天靈子在內已經消耗了八把,也就是說幾位虛皇境強者在關鍵時刻找到了第九把鑰匙,特來此地營救自己的人馬。

一時間,歡呼聲四起,看到了各自勢力長老的出現,殘餘的武者們激動到渾身在顫抖,不停的歡呼著,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

如此一來,面對前方的黑狼軍隊,他們便不會再有任何的懼怕。因為有十位虛皇境的強者在場,他們絕對能夠橫推一切

!「一群螻蟻!」魔淵的長老低喝,直接探出一隻黑色的大手,向下方的黑狼軍隊籠罩了下去。

「轟隆!」在一位虛皇強者的攻勢下,當場就有著十餘頭黑色巨狼斃命,重化成滿天的黑霧。

接著,其它古教的長老亦出手,虛皇的威能浩蕩天上地下,讓黑狼軍隊在頃刻間節節敗退,死傷殆盡!

短短的一分鐘內,前方的黑色巨狼幾近全軍覆沒,只剩下數頭而已。而那上千名的狼頭士兵,已然被虛皇的法則所波及到,全部煙消雲散,連一名都沒有剩下。

虛皇境強者的手段果真讓人拜服,在這般短的時間中便扭轉了局勢,讓武者再度看到了希望。

「趁現在,去那座殿宇中!」一位虛皇強者低喝。

「明白了長老。」凌公子淺笑,手持晶瑩的豎笛,首當其中,第一個便躍上了高空,出現在殿宇的門前。

緊接著,羽奎等首領緊隨其後,一同出現在了凌公子的後方。

此刻有虛皇強者做掩護,想要得到殿中的神物無疑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吼!」然而就在這時,黑霧洶湧,場地中再度有如洪般的煞氣出現,席捲而知,讓虛皇境的強者都皺起了眉頭。

黑霧滔滔,那是數十尊比山嶺還要龐大的雙頭魔狼,踏日月星辰而來,虎視眈眈的看著虛空中的幾位虛皇境強者。

「麻煩了,那些都是虛皇境的生靈。」天目宗首領微微蹙眉。

「不要管我們,趕緊奪得神物要緊!」一位天目宗的長老厲喝道。

「曉得了!」在接到各自古教長老的命令后,幾位首領迫不及待的紛紛衝擊殿宇,欲率先得到當中的神物。不過他們目標基本一致,首當其中的便是那座床榻上的神屍!

洛茗已然放棄了其它,在幾位虛皇與雙頭魔狼交戰的時刻衝上高空,欲踏進那座浮空殿宇中。

「小輩,我可沒答應讓你進去!」森冷而無情的聲音傳來,讓洛茗的身形不由得一滯。 烏黑的煞氣洶湧澎湃,一位黑袍老者追趕了上來,目光陰鷙的看向洛茗。他看起來能有七十餘歲,精神矍鑠,面容上密布有可怖的魔紋,一雙手掌乾枯如朽木,渾身上下都釋放出一種讓人悚然的氣息。

「小子,你殺了我教的魔魂子,更是間接害我魔淵的人馬全軍覆沒,就想這樣一走了之嗎?」老者低喝,眸中的殺意裂天崩雲。

「滾開!」洛茗同樣憤懣,當即便化成金色的半圓,俯衝向這位魔淵的虛皇境強者。

上方,羽奎等幾位首領已經進入了神明的寢宮,而眼下此人竟是出手阻攔,無異於在間接奪走洛茗能夠獲得的機緣。

「今日我必誅你!」老者大喝,體內的皇者威如同洪流般洶湧而出,席捲向衝來的洛茗。

在此刻,虛空變幻,日月星辰倒轉,方圓十里內瞬間變成了烏黑如同冥界般的死域。很顯然,這是老者所展開的法則領域,影響到了此地的場能,要對洛茗造成無形中的可怕壓力!

「老東西,去死!」洛茗怒喝,一雙金色的拳頭壓蓋日月,貫徹古今未來,讓天宇崩壞,場域劇震,十方雲朵潰散開來。

不得不說,洛茗已然動了真火,所以直接便施展出強大絕倫的攻勢,剛猛而霸烈,不打算給魔淵的老者任何反擊的機會。雖然他的對手為一位虛皇。但現在的洛茗卻已經不懼了,因為他已然成為了一名半步皇者,加上天驕的戰力,足以橫推一切!

「轟隆!」天搖地晃,許多武者腳下的地面皆是崩裂開來,就連下方在戰鬥的幾位虛皇強者都是不由得將目光移向了這個方位。

在那裡,神光洶湧,虛空寸寸的斷裂,魔淵老者所施展的黑色的領域開始扭曲開來,當中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化成恐怖的漣漪擴散而出,讓許多人悚然。

一位虛皇強者與一位絕頂天驕的碰撞果真不同凡響,不論結果如果,這一戰已經足以記載到梵界的史冊中!

「小畜生,給我去死!」虛空大裂縫中,魔淵老者雙眸化成兩座如同深淵般的死亡黑洞,在這座法則領域中逐漸放大,擠壓滿了整座虛空,干擾了此地的場能,讓許多地方都崩裂開來,十不存一,滿目瘡痍。

「該死的是你!」洛茗大喝,體內的靈氣瞬間被抽空了半數,轉化成精純的神力,加持在將要施展的神術上。

虛空爆鳴,洛茗化成一柄數丈長的黑色神劍,橫貫在蒼穹中,其光芒壓蓋了日月,其威能強悍絕倫,讓山川河流都在倒轉。

與虛皇境強者對決,洛茗並沒有保存任何底牌,直接施展出他最強攻擊的神術,《大荒屠魔錄》的至高奧義斷罪,欲對魔淵的老者進行天之審判!

「轟隆!」長空爆鳴,兩座黑洞碾壓而來,像是兩座龐大的磨盤般,席捲向橫貫而來的黑色神劍。

在這一瞬間,時間像是靜止了,許多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那籠罩方圓十里的黑色法則領域瞬間傾塌,如同一件工藝品般寸寸斷裂,化成大片的齏粉。

緊接著,一具屍體向下方重重的跌落下來,降落在戰場中,瞬間便被淹沒,被雙頭魔狼的軍隊踐踏成血泥。

「天,是我眼花了嗎?一位少年屠掉了真正的皇!」有武者低吼,聲嘶力竭,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這是要逆天了,還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我知道了,這絕對是一位天驕,不然何以屠皇!」

人群中,徹底沸騰了起來。因為此戰的結果已經落幕,而死去的竟是魔淵的一位長老。這種戰績舉世罕見,縱觀整座梵界古往今來也並沒有幾人能夠像洛茗這般,以低境界屠皇。

而此刻,當事人洛茗早已衝上了高空,來到了那座浮空殿宇的近前。

在外面可以看到,羽奎,凌公子等首領早已站立在殿宇的中心處,不過他們卻被一座特殊的法陣所阻,不能順利的到達那座床榻的近前。

洛茗見狀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任何的猶豫,徑直來到了這座殿宇中。

「是你!?」地元宗的首領見到洛茗,臉色瞬間便沉了下來。在他的眼中,洛茗殺死了地元宗的數十名精銳弟子,絕對是該教的大敵!

但是現在已經不同了,他雖然恨極了洛茗,但想到對方能夠殺死魔魂子,心中瞬間沒了底。

「是我。」洛茗回答,只是微微瞥了地元宗武者一眼,而後繼續向前方走去,完全視他於無物。

「你這傢伙…找死!!」地元宗的首領憤懣。雖然他心中有些懼怕洛茗,但對方的這種做派著實是讓他不爽!

「嘩!」法則符號閃爍,地元宗首領在此刻猛然出手,右手握成龍爪狀,向洛茗的脖頸狠狠地抓了過去。

「聒噪!」洛茗蹙眉,猛的回過身來,效仿地元宗首領的動作,反倒是將他的脖頸抓住,像是提小雞仔般讓他停滯在了半空中。

「放開我!」地元宗的首領怒喝,心中驚恐萬分。被一介小輩這樣擒住,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洛茗只回應了他這樣的一句話,而後右手猛然發力,竟事在地元宗首領那絕望的神情中將其脖頸狠狠地扭斷。

「噗!」鮮血如瀑般噴洒,一部分濺落在地面上,另一部分則是濺在洛茗的衣袍上。一位半步皇者境的武者,在洛茗的手中是這般的不堪一擊,甚至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太過讓人震驚。

一旁,羽奎,凌公子與天目宗首領見狀莫不震驚。他們皆是獃獃的看向洛茗,看到地元宗首領被殺的那一幕,他們覺得自己的呼吸都是一窒。

然而洛茗卻並沒有在意他們幾位首領所想,他只是在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情罷了。對於地元宗首領這樣,多次想要置自己於死地的武者,他不需要有任何的手軟,任何的同情,直接斬殺了就是,何必在乎用怎樣的手段,何必在乎別人的看法。

離近了能夠看到,橫亘在洛茗面前的赫然是一道略微有些透明的法則屏障。它如同一卦天幕般,橫亘於此,雖沒有任何殺傷力,但卻也難以讓人接近。這相當於一種無形中的禁忌屏障,應該為神明所布置,恐怕連教主來了都難以通過。

這下子,可是難倒了洛茗,難怪幾位首領合力都不能通過,如此看來也的確合情合理。

也正是這個時候,洛茗開始打量起屏障後方的布置來。

在那裡,有一座神料打造的床榻,上方赫然放置著一具疑似神明的屍體。他或者是她,渾身上下都籠罩都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華,身穿極其古老的太古時期衣袍,至於面部則是有些模糊,讓人無法辨別。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