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觸犯了仙城條例,按例即便不是處死也是要廢去一身修為的。在這羅天一身打扮顯然是更天界修士模樣,絕不是這異域異民。那便是魁拔家族子弟,甚至於從一言一行來看還是家族中頗有身份的存在。

他們已經觸犯了仙城條例,按例即便不是處死也是要廢去一身修為的。在這羅天一身打扮顯然是更天界修士模樣,絕不是這異域異民。那便是魁拔家族子弟,甚至於從一言一行來看還是家族中頗有身份的存在。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對於修士而言,一身修為被廢又和殺了他們有何二般?

「沒什麼要說的了?那便去死吧!」羅天不願浪費口舌,法劍落下又是一顆頭顱。

羅天早已用『降』字法則真言壓制了四人靈力,剛才誅殺凝神巔峰便像屠狗一般,這凝神窺視於羅天一個級別的修士更是毫無反手之力。

現在的羅天雖然僅僅是凝神窺視期靈修,但是自身本就特殊修鍊的紫雲訣也是更天界數一數二的巔峰法門;加之識海《更天殘卷》金符的加持,單以自身實力便能夠和凝神境凝鍊期修士相當。

若是算上羅天一身特殊的法能資材,雖然不能瞬間誅滅凝神境極限強者。但是要殺巔峰期的存在還是很輕鬆的,要是偷襲的話極限存在也是很有可能的。

瞬息誅殺兩名修士,羅天回頭看向愣在原地的其他兩名灰袍修士淡淡的看著。

這兩名灰袍修士已經被羅天兇悍的行事嚇呆,在他兩人看來即便是修士不和;在這異域也是絕不會下殺手的。

畢竟,怎麼說大家都是魁拔家族之人,算得上是同門了。

可他們怎麼都沒想到,羅天從他們衝進來不過眨眼就殺了兩人。

嗚嗚……

大廳中忽然響起一陣哭啼聲,兩名灰袍修士轉頭看了一眼。

正是石殿角落裡已經麻木的三名**少女,此刻她們正抱著一名**少女放聲嚎啕大哭。

那被抱著的女孩,七竅流血眼白上翻顯然已是斷氣了。

「這……」

此前兩人察覺有人侵入,便急急衝來本以為是有異族強者入侵;現在見此場景立時便明白了過來。

對視一眼,下一刻兩人都苦笑著收回了法器,散了道法。

羅天見兩人如此便知道兩人似乎對此事並不知情,隨即也收了法劍並不多言。

「修友,這件事我等並不知情……」其中一名年長的修士上前拱手道。

羅天心中雖有思量,但並不認為兩人對自己誅殺的兩人所作所為一點都不知情。要知道他可是聽到兩人不少對話,結合剛才兩人對自己的理由;很明顯這麼做不是兩人第一次了。

見羅天並無言語只是冷冷的看著自己,那年長修士搖頭無奈的開始解釋。

原來此處寶源城堡卻是是統治四方五千里的家族據點,而被羅天殺死在黑色岩石王座前的是城堡的堡主熊三;乃是家族征戰中存活下來的老人。

除了熊三其他幾名修士包括被羅天殺死的哪位,都是後來才徵兆來的修士,換而言之都是魁拔家族派來統治黑雲流沙域的修士。

凡塵有言:天高皇帝遠。

在這裡經過年長修士的敘說,羅天對這句話算是有了深刻的體會。

一切的一切都無需多說,羅天不過淡淡點頭便不再多言。

「我們也沒想到,堡主竟會荒唐到如此地步……」年長修士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角落裡瑟瑟發抖的異族少女。

這些少女可都是經過選拔送往仙城的,魁拔家族雖然對異民百般壓制防止其反抗統治;但為了安撫這些異民,都是會要求這些部落選拔一些資質不錯的部民少男少女送往仙城以便教化的。

可他們哪裡想到,他們的堡主竟然將這些少男少女當成了玩物。

那些少男現在不見蹤跡,想來八成是被抽了精血抹殺了。

而這些少女,心靈受創哪裡還能踏上修途……

此事本就與羅天無關,對他而言不過是隨手除了一個家族敗類;隨即便說明來意。

是為了借道傳送陣好趕往仙城黑雲流沙城。

兩名修士立時恍然大悟,好像想到了什麼一番詢問后均是表情精彩。

羅天訊問后才得知,他們三天前便得到仙城信告。要求查找兩人下落,兩人之所以閉關就是為了調整狀態以便外出尋訪兩人蹤跡。

沒有想到兩人卻是主動找上了門來。

羅天聽后也是意外,不過也沒有什麼驚訝。畢竟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黑袍總管下令尋找自己行蹤也是必然的過程。

「能否像流沙城發出信決,告知乳清情況?」羅天看著年長修士問道。

年長修士頗為激動,那通告中可是多有提起豐厚的獎勵;聽到羅天的詢問自然不敢怠慢,能夠讓仙城發出通告尋找的人身份在家族中地位不言而喻。

「自然可以,在下這邊去向仙城報喜。」年長修士的語氣立時便低了一等,自稱『在下』。可見已經認定了羅天身份絕不一般,轉身離開的剎那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頭對羅天問道:「這個……修友,不知你的那位同伴?」

「哦,我那位朋友有些不便出現。稍後會與我一起從傳送陣離開。」羅天知道他指的是赤蓮,早已想好託詞直接道。

年長修士和同伴收拾了庭中血跡和屍體,然後便悄然離開並且帶著那幾名神志不清的少女一起離開。

對於這些少女以後的情況,說實話羅天並不關心。畢竟這些少女都是異民,羅天可是更天界的修士在這異域中;本就是異民眼中的異類折實難以融入本心,能夠出手殺了熊三這個敗類已經是做得『過分』了。

等到兩名修士離開,羅天身旁一道黑袍逐漸自空擋的空間里顯現;正是恢復一身黑袍打扮的赤蓮。

這赤蓮的黑色法袍也是一件寶物,竟然是用變色龍獸的膚皮煉製;有著隱身的奇妙玄虛。

赤蓮出現后倒是沉默一言不發,羅天倒是對那名至今未曾樓面的巡察使有些好奇。

巡察使職責便是巡查四方靈堡,探查是否有違反仙城條例的事情。

一般而言像寶源城堡這類的據點靈堡中一般只有四名修士,年長修士也對此作了介紹。而那名在羅天靈識中多出來的哪位,則正是恰好巡查到此的巡察使。

這也間接的道出了為什麼羅天闖入堡中,而那名羅天無法探明的修士一直不露面阻止的緣故。

巡察使可不是打手,又怎會出手幫助堡中的修士。

羅天見赤蓮撤去隱身法能后一言不發,也不知道該如何搭腔。剛才一名少女的遭遇卻是又有些殘酷,赤蓮也是女子心情可想而知。

不過,都是修鍊之人羅天覺著赤蓮儘管心中不快,想來也沒有什麼影響。

「我隨便走走……」

赤蓮不語氣氛難免有些尷尬,羅天隨便尋了個理由便從十點鐘走了出來。

石殿本就在靈堡中央,若是宅院便是正廳所在。

殿外是一串走廊,三條通道正好對應石殿大門左右正前三個方向。

正在茫然耳邊忽然傳來一道聲音:「修友,可是這批進入這黑雲流沙域歷練的修士?」

這聲音輕快透露著淡漠,與他聽到的靈堡中其他修士的聲音大不相同。

羅天淡淡一笑便知道此人是誰,對著虛空微微一拱手道:「羅天,見過巡察使!」 羅天心裡還在向著這名神秘的巡察使,沒想到巡察使現在竟是主動找了上來。

「不知道剛才我出手滅殺那堡主時,他不肯露面。現在忽然傳音與我又是為何?」羅天想著度著緩緩的步子向城堡深處走去。

穿過一串長廊,羅天推開一處木門後進入一道旋轉向下的階梯。

階梯旋轉向下,兩邊黑色岩石石壁鑲嵌著照明石散發著淡淡的乳光,光線既不刺眼也不顯得昏暗;但是下方卻有一股幽冷的微風向上刮來。

甚至於羅天都能看到自己口鼻間呼出的冷氣。

寂靜的走廊內回蕩著羅天空蕩的步子,穿的悠遠深邃。

羅天沒有可以刻意計算自己究竟走了多久,總之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道石門。向下的石階也到了盡頭,此處的冷風更甚石門上都結出了冰渣都不知道多久沒有開啟了。

羅天也是好奇,此前那年長修士對這名巡察使言語不詳好像刻意隱瞞著什麼。

此刻看到這許久未見開啟蹤跡的石門,心中的好奇之心更甚。

咔咔……

忽然石廊開始輕微晃動,羅天面前的石門開始顫抖;隨著『咔吧』以及噼里啪啦的冰碎聲,石門開始緩緩開啟。

一股股至寒冷氣呼呼的便向外冒出,不過瞬息之間羅天呼出的哈氣變成了紛飛的冰晶,因為沒有運起護身罩氣便連眉毛睫毛都浮白一片。

這股寒氣極為陰冷,若不是羅天本就是修鍊者且實力不低;單是這一衝修為低不夠精純的修士恐怕就要受了內傷,若是凡人恐怕此刻已經沖了冰屍雕像。

「這股冷氣可是至純的陰冷玄氣,難不成這名巡察使是修鍊至寒至陰功法的修士?」

羅天想著一步邁進了敞開的石門,門內一片浮白有些刺目。稍稍凝神羅天發現自己竟然置身與一片冰天洞窟之中,那刺目的浮白均是化作冰晶的玄晶寒氣。

嘶——

饒是羅天早有準備也被面前數目驚人的冰玄晶嚇了一跳,冰玄晶乃是至寒之氣凝結而成;也是修士修鍊極其不凡的寶物。

其功效在特殊方面,甚至比靈石更加奇妙。

這特殊方面自然是自對修鍊至寒至陰功法的修士而言,若是普通修士或者修鍊炎玄純陽類功法的修士,恐怕就不是大補。 重生之貴門嫡女 寒氣侵體乃是大大的不妥。

另外,這冰玄晶也是煉器煅物不可多得的靈材。特別煉製凝神醒神類寶物,若是能夠加入一些此物其功效便能夠提升三成不止。

冰天洞窟面積不大,羅天約莫在十數畝大小乃是一個天然洞窟。

羅天聯想到來時看到靈堡的外形坐落,立時便大膽推斷這寶源城堡之所以坐落於此;恐怕就是為了這處冰玄洞窟了。

「黑石有封閉玄氣的奇效,並且堡中有聚靈陣運轉;看來正是為了隱藏和保護這處冰天洞窟。」羅天眼中有感也是激動,恰好他正在尋找將混沌靈珠煉製成本命法器的寶材靈資,眼前這巨量的冰玄晶不正是不可多得的靈材嘛。

「你是魁拔家族本族子弟?」

一道聲音自冰窟中回蕩,羅天循聲望去正好瞧到一白衣青年緩緩度步而來。

青年一身白衫顯得利落樸素,根本沒有羅天印象中修鍊至寒至陰功法修士的那股陰霾之氣。

「若這人不是修鍊了至寒至陰的功法,卻在這洞窟中兩年不出究竟為何?為了這冰玄晶?」

羅天看著那白衣青年修士,心裡暗暗尋思:「若是為了冰玄晶,大可以採納一批帶走。要知道修士雖然可以避寒,但對於沒有修鍊至寒至陰功法的修士而言,寒氣入體久而久之那可是非常不妥的。」

「晚輩羅天講過巡察使。」羅天待對方走至身前丈許便拱手道。

對方修為並未刻意隱藏,乃是化神境強修。

此等強大修士縱使知道對方不會有何惡意,但本著『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想法;羅天這一聲恭維一則表達對對方的尊敬,二則也是暗示對方不可在靠近,這丈許距離已是他所能接納的極限。

白衣青年冷眉橫劍,眉宇間有著淡淡一道紅色印記。

這中功法印記更天界修士中並不少見,大多是修鍊了某種功法;以特殊的功法將某種氣息凝聚眉心造成的。

一般這處印記都有著特殊的功效。

就是羅天修鍊的紫雲訣,待到修鍊到第七層境界也是會有紫色烙印出現在眉心處的。

不過,羅天現在也不過修鍊到第五層。第六層也不過是最近突破凝神境后,才開始修鍊至今還未能夠全部參悟融合;更別提修鍊了。

有功法烙印,便足以說明對方本身修鍊的功法已經略有成就;其實力更不容小視。

白衣青年相貌因為一身白衣的緣故略顯清冷,加上四周熒光閃閃的冰玄晶更是抹上了一層晶瑩顯得冷峻。聽到羅天的恭維,自然明白羅天所暗示旋即停下了步子。

其實,以他化神境修士的強大本可以不理會羅天的暗示;哪怕他真的動手羅天恐怕也不一定敢接。而且真要動手,羅天絕無勝算便連逃跑恐怕都不能。

羅天法則真言雖然逆天,可不代表著無敵。受自身修為限制,對於化神境這類強修法則真言的效果恐怕不會有他大作用。

修為等級卻是提升,向羅天此前那種誇越境界滅殺修士的事情便越難辦到。

特別化神本就是另一層不可思議的修為本質變化。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