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情況,肯定是檢測儀出問題了,自己怎會帶什麼違禁物品呢!日貨日貨,日~你的頭!楚南暗暗罵道。

什麼情況,肯定是檢測儀出問題了,自己怎會帶什麼違禁物品呢!日貨日貨,日~你的頭!楚南暗暗罵道。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蹭蹭——幾個島國武士已經圍上了楚南,雖然還沒出手,楚南已經感覺到個個氣勢逼人,的確有高手的風範。

“這位先生,麻煩你把口袋的東西拿出來。”爲首的安保人員不客氣地說,雙眼警惕地看着楚南。

“我的口袋,只有幾十塊,有點拿不出手。”楚南揶揄說,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明明是檢測儀出問題了,什麼違禁物品,還想賴在我身上不出。

“先生,你再不拿出來,我們就要出手了!”威脅!我難道怕你們不成,但是楚南一想到自己是來踩點的,儘量別和他們起什麼衝突,不然接下來不方便繼續踩點。

楚南一摸自己的口袋,我靠!嚇了一跳,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件硬~邦~邦的東西,跟手小指頭一般粗~長。他的動作遲疑不動了,臉色變了又變,是什麼人,竟然能瞞過一個武士三級的武林人士,把這麼一大的東西神不知鬼不覺的放進自己的口袋,絕對是武林高手!

難道是那個有着雙重人格和雙重美麗的妙齡少女?不過怎麼看都不像啊,她的年齡絕對不會超過十八歲,除非像文馨一樣出生在武林世家,不然功力絕對難以超過自己。

他偷偷瞄了一眼,那個妙齡少女,她的嘴角泛起絲絲似笑非笑的神情,既有點惡毒又有點刁鑽,更多的是玩世不恭……

(前兩週都是文字推,本週有兩個圖推,一個文字推,並且都是在比較顯眼的地方,感謝劍痕編輯的同時,琴子暗暗告訴自己,用心寫好每一章吧,這樣才能對得起編輯的賞識和朋友們的喜愛,先收藏一個,好嗎?希望朋友們看書時先登錄一下,幫我沖沖新書榜,謝謝!) 楚南被帶進了審訊室,一個嘴角留着鬍子的島國武士操着不流利的中文,說:“你的,怎麼有這個幹活?”

“我的,不知道是什麼幹活!”楚南學他的語氣說,他是實話實說,真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後來又問了一會,問不出什麼,那東西自然被沒收了,楚南被推了出去,並且被列上了黑名單。本週以內,他肯定進不了這個展覽廳了。

楚南憋了一肚子氣,腦海中總浮現那妙齡少女似笑非笑的面容,嘴角上的小痣,耳朵上的香奈兒耳墜,還有小麥色的膚色……應該是她與自己擦身而過的時候陷害自己的,怪就怪在自己當時被她美色所俘虜,真是色字上面一把刀啊!

素不相識,無冤無仇,就下這狠手,真是一個蛇蠍女!下次見她一定要先什麼後什麼。楚南心中問候了她祖宗十八代。當然只是想想而已,沒有罵出來,畢竟是跨世紀大學生,素質沒有那麼低。

白天肯定沒辦法再進去了,晚上繼續踩點,幾百件啊,基本上都是華夏祖宗留下來的寶貝。竟然連舍利子都有,還有拳頭般大小,聽說舍利子越大,其主人在世時的修爲就越高,不知道是哪位高僧坐化後留下的。

還有那殘卷,一定是獨孤九劍的其他招式,這次豁出去了,龍潭虎穴也要闖一闖。

楚南打定主意後,回情人居安心練起功來,聽文馨老婆說,只要打通陽維脈,內力方面就算是進入武魂一級。

不知不覺,楚南進入了內視的狀態,也就是說在這種狀態下,自己能“看見”自己真氣流動的方向和大小。他還是按照衝破帶脈的方法,引下丹田之真氣由下往上衝陽維脈,引中丹田之真氣由上往下衝陽維脈,可是衝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

文馨女神昨晚不是說我已經可以完全自如的掌控十年功力了,怎麼連陽維脈都衝不出去呢,是不是方法不對頭?

楚南又將真氣調換了一下衝擊的位置,下丹田真氣由上往下衝,中丹田之氣由下往上衝,衝了幾次總是到關鍵的時刻,功虧一簣。

看來“抓兩頭”的方法對於衝破陽維脈不管用,這兩股真氣又合併不到一塊。能不能來一個先鋒軍和主力軍呢,就是相當於高中哲學學過的“次要矛盾”和“主要矛盾”,先讓先鋒軍打頭陣,再在適當的時機,指揮主力軍一舉攻克城池。

讓那個真氣打先鋒呢,自己的紫霞神功畢竟纔到第三重,聽文馨辣妹說,都是基礎等級。好吧,那就用紫霞神功做先鋒打頭陣,然後用情人體的十年功力……

楚南打定主意,馬上收攝心神,下丹田紫霞神功……攻擊!中丹田情人體十年功力……攻擊!

“轟”的一聲,陽維脈豁然打開,楚南全身一震,似乎進入了另一個空間。原來武士三級到武魂一級,不單單是一個層次的突破,而是一個大等次的突破。

楚南睜開眼睛,彷彿能分辨出瀰漫在空中的空氣,哪些是氧氣,哪些是二氧化碳,哪些是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窗外的鮮花更鮮豔了,綠葉更綠了;還有那屋外菜園裏的蟲鳴,是那麼清晰而有節湊;還有那清風,甚至他微微感受到了地球的轉動……

原來世界是如此的美麗和奇妙,以前怎麼沒有發覺呢!

楚南長嘯一聲,跳了起來,耍了幾遍破箭式,跟以前的感覺大大不同,華山掌門師傅說沒錯,只有打通了陽維脈才能體會到破箭式的精髓。

看看天色已晚,楚南絲毫沒有肚子餓的感覺,走出屋外,看見四周沒人,提氣一躍,高達六七米,足足有兩層樓高,然後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輕輕鬆鬆落在十多米外。

輕功隨着內力等級的提高大大進步了,但是到底有沒有一種可以專門施展輕功的方法呢?也就是說,以現在的內力等次,可以躍出十二米外,如果配合某種輕功的方法,如傳說中的武當山縱雲梯,能讓自己躍出十五米或二十米。

按文馨老婆的說法,輕功是不用刻意去練的,是水到自然成的,可是此刻的楚南竟然有點不信了,嗯!巫流水的天山輕功就不錯,有機會請教請教他,看看他能不能擯棄門戶之間,給自己指點一二,不然給他錢也行,他自己都說自己只認錢!

此刻楚南已經走到了寒流橋上,一個熟悉的身影與他擦肩而過。

誰?原來是張局,張德服。他去哪裏呢?看他行色匆匆的樣子。會不會去與情人幽會呢?2014、2015、2016年這幾年,下臺了不少貪官污吏,很多都是被情~婦曝光不雅照開始的。看着張德服那肥腸滿腦的樣子,楚南心裏就來氣,跟蹤跟蹤看看,有機會自己也做一回舉報人,能讓一個貪官下臺的話,也算是功德無量!

跟蹤張德服這樣沒有武功的人,對於楚南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只見張德服來到一個不起眼的公共電話亭,插入IC卡。

竟然偷偷摸~摸來這兒打電話,肯定是說些見不到人的事。楚南撇撇嘴,在接近張德服的一棵大樹下藏匿好身子,運足真氣到耳朵,他的耳朵一下子變成了雷達一樣,不但清晰地聽到張德服的聲音,而且連電話頭那邊的聲音也句句不漏。

“讓你做的,搞定了沒有?不然不但廢了你,連你兒子都廢掉。”電話那頭說。

“這位好漢,別……我一定會盡力的。但是我……只能搞到一些,您爲什麼不直接找展覽中心的主任呢?”張德福戰戰兢兢說,他應該見識過電話那頭那個人的厲害,不然不至於那麼害怕。

原來是一個慫蛋,受了威脅做了別人的傀儡,真是有點可憐……咦,怎麼牽扯到了展覽中心呢?難道……也和盜寶有關?楚南邊聽邊想。

“怎麼找他啊,他最近在展覽中心足不出戶。不過……我聽說你是他的好友,你明天一定要去找他,多套些出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電話那頭說完,又傳來一陣得意的笑聲。

“是,是,明天一定去找他;好,好,儘量多套些出來!”正德福唯唯諾諾了一會就掛了電話。

(前兩週都是文字推,本週有兩個圖推,一個文字推,並且都是在比較顯眼的地方,感謝劍痕編輯的同時,琴子暗暗告訴自己,用心寫好每一章吧,這樣才能對得起編輯的賞識和朋友們的喜愛,先收藏一個,好嗎?希望朋友們看書時先登錄一下,幫我沖沖新書榜,謝謝!) 張德服打完電話,神色匆匆離開。

要不要再跟蹤呢?反正現在去踩點還太早,跟上去看看吧,或許還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只見張德服穿過了幾條巷,走進了一棟獨座的房子,雖然比不上文馨那豪華的別墅,但是規格和裝修也算不俗。

難道這是他家?楚南一個飛身,輕鬆飄落在二樓的窗戶外,透過窗戶縫,房子裏面的情景,讓他驚訝不已。

裏面那個坐在張德服懷裏的女人,怎麼越看越眼熟,滿頭的秀髮,性~感的紅脣,嬌~媚的雙眸……哦,想起來了,原來是參加過非誠勿來交友節目的女嘉賓,叫什麼名字就忘了,她怎麼?

“張局啊,怎麼好幾天都不來,人家想死你了!”嬌滴滴的聲音足以讓很多男人抓狂,而此刻的楚南卻感到無比的噁心。前世的自己剛到這所大學的時候,就曾聽說有個別女大學生爲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吃得好,穿得漂亮,竟然寧願給人包養。當時的自己還不信,堂堂大學生,即使算不上天子驕子,也不會墮落到這種地步吧。

“近來忙啊,剛上了幾個項目,動不動就要簽名……”此刻的張德服早已經恢復了財大氣粗的人模狗樣,邊撫摸對方的翹翹性~感的臀~部,邊把大嘴往前湊去。

有首歌是這麼唱的,都是月亮惹的禍;我看未必,其實一切都是虛榮惹的禍!

楚南實在看不下去了,飛身躍下樓走了,心頭充滿了感慨,還有絲絲的迷茫和無奈!發生這樣恬不知恥的事情,是張德服的錯,還是那個女大學生的錯,可是……一個巴掌怎麼打不響呢!

想起張德服剛纔那個可憐樣,楚南其實已經動了惻隱之心,本想放過他的,只要他不慫恿張高明再去打擾辜箏。可是剛纔的情景,讓楚南不得不改變了剛纔的想法。起碼砍掉一巴掌,讓另外一巴掌暫時無處可打……

子時已到,好一個月高風黑晚上,楚南調整了一會心情,已經站立在展覽中心外面的黑暗處。

目的地,五樓的展覽廳,從大門口肯定沒辦法進的。從五樓的窗戶,也是沒有辦法進去的,每個窗戶都燈火通明,下面肯定就是真槍實彈的島國僱傭兵,除非會隱身。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攀越上幾十層的高樓,再找……

楚南想到這的時候,眼前黑影一閃,飛身上樓,輕鬆一點窗戶欄杆,徐徐上升。這……也行!

如果是還未進入武魂等級的話,楚南也許辦不到,現在倒可以試試。楚南一運真氣,腳踩輕功,也學黑影的方法,腳點窗戶欄杆的時候,換一口真氣,然後徐徐上升。剛開始時他還是小心翼翼,飛昇了幾層樓後,越來越熟悉,意到真氣到,原本沒有可能做到的事,此刻輕鬆完成。

真的辦到了,蜘蛛俠也不過如此!楚南差點大叫起來。

楚南轉身看了一眼腳底下燈火閃爍的A市,雖然是11點多了,但路上還是車流如水,寬闊的寒流江在燈影搖曳下更顯年輕活力……

驀然想起前世的自己是患有恐高症的,今生怎麼不治而愈了呢!

無聲無息,蒙面黑影接近,氣勢逼人,籠罩楚南的全身。楚南不退反進,運起中丹田真氣,一招破掌式以力借力。“咦”的一聲,對方似乎吃了一驚,改用腳攻……他們以快打快,一眨眼,他們已經打了幾十招,各有攻防,可以說平分秋色。

“人傻傻的,身手還不懶!”蒙面黑影倏地停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坐在頂樓的邊緣,緊身的夜行衣下,身材玲瓏畢現。

難道是雌的?

蒙面人見楚南愣愣在站在那裏,隨手撕掉蒙紗,微微的燈光下,高~挺精緻的鼻樑下,擁有一雙熱情似火的紅脣,她的一隻耳朵上還掛着香奈兒的耳墜,顯得有點可愛,似笑非笑的面容,還有小麥色的膚色……

“原來是你,小魔女!”楚南眼中閃過驚訝的神情,心想今天陷害自己之人也肯定是她了,未曾相識就出手陷害人,不是傳說中的小魔女是什麼!

“我靠,你這個人怎麼了,一見面就罵人。”那少女怒目圓睜,又想動手的樣子。

“哪敢罵你啊,叫你小魔女那是誇你。誇你可愛,可愛的今天第一次見面就陷害我。”楚南沒好氣地說。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那麼記仇呢。我今天是想歷練歷練你,多經歷點事才能早點成熟。”少女振振有詞說,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

“臥~槽,好像你還有理了,再說……誰說男子漢就不能記仇的!”楚南搖了搖頭,知道碰到對手了。

“算了,今天的事不跟你計較了,你說說跟蹤我~幹什麼?”小魔女把厚顏無恥發揮到極致,誰不跟誰計較!

“去,大路朝天各走半邊,誰跟蹤你了。”楚南眉毛一揚,撇撇嘴說,滿臉不以爲然。

“這……這幾十層的高樓,是大路嗎?”小魔女嗷嗷叫。

“這……這恰恰就是大路,還是韓紅演唱的《天路》呢!再飛躍上去就是天了。”楚南邊說邊指了指樓頂上的星辰。

“什麼情況?今年發個人首張專輯《雪域光芒》的韓紅,她什麼時候唱過《天路》?”小魔女竟然是個歌迷,韓紅在1997年發首張專輯《雪域光芒》,她都記得一清二楚。

“幾年後吧,要不要唱兩句給你聽啊。”楚南自己也暗暗好笑,打了一會架,鬥了一會嘴,竟然聊起唱歌來。

“來兩句,唱得好,打賞!”小魔女跳了下來,興致勃勃的樣子。

楚南搖頭苦笑,無奈之下隨意唱了幾句《天路》裏面的歌詞。

“好!唱的一般,歌詞很好,我叫秋詩音,爲了打賞你,我們合作吧!”

秋詩音,那麼有詩意的名字怎麼讓這個小魔女給起了呢,老天爺啊!

楚南也介紹了一下自己,然後來一個惡意的賣萌:“臥~槽!我們能合作什麼呢?”

“你今晚來做什麼,我們就合作什麼。”秋詩音也不直說。

“誰做老闆?”楚南眉頭一皺問。

“當然我做老闆!”秋詩音斬釘截鐵說。

“憑什麼?”楚南不服。

“事成之後,我可以付給你二十萬!”秋詩音淡淡一說,卻打中了楚南的心坎。

“可是……我信不過你!”想起今天這小魔女的所作所爲,楚南心裏沒底了。

(前兩週都是文字推,本週有兩個圖推,一個文字推,並且都是在比較顯眼的地方,感謝劍痕編輯的同時,琴子暗暗告訴自己,用心寫好每一章吧,這樣才能對得起編輯的賞識和朋友們的喜愛,先收藏一個,好嗎?希望朋友們看書時先登錄一下,幫我沖沖新書榜,謝謝!) “明天見面時,我先付10萬塊給你,無論成功與否,10萬塊都歸你,這樣還信不信呢?”夠大氣,夠闊氣!很明顯秋詩音是談判的高手,還沒合作,就先付一半款,誰不動心。

“怎麼看中我?”楚南摸~摸鼻子,微微一笑。

“裏面的槍手其實可以忽略不計,而那幾十個忍者,尤其裏面有三個是高手中的高手,每個晚上都住在展覽中心的五樓大廳,當然……都不是本姑娘的對手,只是難纏了點,讓你加進來呢。和今天一樣,只是想歷練歷練你,多經歷點事才能早點成熟。”

臥~槽,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你不擔心我拿着10萬塊走人了?”楚南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秋詩音挺胸擡頭,秀眉一揚,渾身每個細胞都洋溢着自信的光彩。

楚南不着痕跡地看了一眼小魔女豐滿的前胸,爲了20萬,以後還是儘量不看她的臉,仰頭說:“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去!還討價還價。說說看。”秋詩音翻了一個白眼。

“裏面一本殘卷,必須歸我。”與這個魔女合作,要上船先講價,不然肯定吃虧。

“古劍譜?”原來秋詩音白天也注意到了。

“也不算絕妙的劍譜,只是喜歡收藏而已!純屬個人愛好。”楚南撇撇嘴說。

“沒問題,我只要那顆舍利子,其他一切隨你拿。”

楚南想不到秋詩音那麼爽快,心中一動,那顆舍利子到底是什麼神物呢?

“也不算什麼好東西,只是喜歡收藏而已,純屬個人愛好!”秋詩音似乎看透了楚南的心思,也學楚南的口氣耍逼了一下。

真是棋逢對手!

“老闆,何時動手?”楚南鞠躬說。

“此處風大,我們還是找個地方喝一杯吧。”秋詩音也不正面回答楚南,看來她似乎另有打算。

深夜喝一杯,不禁令人浮想聯翩。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