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的興奮,讓杜夢晴倒是心情大好。

一時間的興奮,讓杜夢晴倒是心情大好。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林傑碎碎念着上了車,總算是過了這一關。車子飛馳着朝着小鎮的方向駛去,一路上杜夢晴的心情都很好,甚至都哼起了小曲兒。

“對了,我爸和你都說什麼了?”

“說你嫁不出去,讓我趕快收了你,免得繼續禍害世間了!”林傑撇撇嘴,對於真實的談話內容全部掩過,儘管不知道老狐狸杜局長爲什麼會找他說那些,但能夠猜到,顯然是不想讓杜夢晴知道的。

“臉皮真厚!”杜夢晴翻了個白眼,顯然是對這些並不相信,倒也沒有繼續追問。

安然回到了餐館之中,林傑先行將杜局長那費解的一番話丟到了腦後,小心翼翼的將庚鋼和玄金拿了出來,放在了牀邊,心神轉動,溝通了系統。

“你確定是這兩個東西吧?”

“你居然在懷疑係統的能力麼?”系統難得的鄙夷了一句,林傑乖乖的閉了口,畢竟相比之下,這傢伙還是比他厲害的多。

“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夠升級我的漁船,總不能說把這個丟到漁船裏,就可以了吧?”林傑撇撇嘴,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這東西又不是系統的升級券,絕對有別的方式,類似升級魚竿那般,萬一用錯了方法,可就是拜拜浪費了。

“很簡單,你只要將這些東西煉化,均勻塗抹在漁船上就可以。”系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林傑的臉色卻是變得凝重下來。

“這個叫簡單?”

他瞪大了眼睛抓着那堅硬鋒利的玄金和庚鋼,喃喃的自語道:“煉化成水,你以爲我是什麼?還會吐三昧真火的麼?”

“三昧真火以你現在的能力還差得遠了,距離那個級別,堪比天地之差。”系統哼了一聲,滿是不屑的口氣頓時讓林傑閉嘴。

敢情這傢伙還真見過三昧真火?

“你拿到的這個玄金和庚鋼並不是很純淨的礦物質,雜質很多,只需要尋常的火焰熬製,就能夠煉化,另外商城之中有着助熔劑,你可以選擇購買。”

話音落下,系統便是再也沒了半點聲音,林傑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事到如今,也只好是去翻看系統的商城。

誰知道任務完不成會有什麼樣的懲罰,哪怕沒有親歷過,也不敢去嘗試。

一個連三昧真火都見過的怪傢伙,說不定真的能夠噴出三昧真火來,那豈不是連他的腦子都燒乾淨了,簡直比被殭屍吃了還要可怕。

“臥槽!你丫絕對是故意的!”

然而,當他看到商城中助熔劑的報價之後,還是忍不住爆了粗口,臉上滿是無語之色。僅僅一隻助熔劑,還是最少量的,就需要80個點券,折算下來,足足是八十萬!

幾乎是一瞬間,將他的家底全部掏空了。

林傑緊咬牙關,才忍痛將八十萬全部兌換了商城點券,將那一小隻助熔劑拿到了手中,也不過是一隻固體膠的大小。

眼睜睜看着紅通通的鈔票,就換成了這麼一個小玩意兒,林傑只感覺心在滴血。

瑪德果真是禍福相依,這傢伙說不定就是拿自己來斂財的!

儘管心頭這般思索,但還是起身鑽到了廚房之中,找了一口趁手的鍋,便是大步走出了餐館,直奔李大壯的家中。

這件事要儘可能的保密,相比人流較多的餐館,李大壯的家中倒是顯得安全很多。

“傑哥,幹嘛去?”才走沒幾步,便是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循聲望去,正是連續幾日都跟在身後的何老三,正帶着一幫小弟,笑吟吟的走過來。

“老三來的剛好,走,給我幫忙!”

“好!”

何老三跟隨林傑這幾天,一直都沒做什麼實質性的事情,一聽到林傑居然有事找他幫忙,心頭那叫一個歡喜,上前就抓起了林傑手中的鍋,興奮的跟在身後。

林傑淡淡一笑,帶着一行人浩浩蕩蕩朝着李大壯的家中進發。 在一幫人的幫助下,很快便是將漁船擡到了李大壯的小院之中,隨後就在小院之中壘了一個簡單的爐竈,架起了鍋子,開始熬製玄金和庚鋼。

儘管李大壯和何老三一行人很是訝異,但依舊是默默不語,靜靜的看着林傑忙活。經過這段時日的見聞,他們對於林傑已經是信奉如神。

哪怕這看上去無比荒謬的事情,只要是落在林傑的手中,就顯得不那麼的驚世駭俗了。

林傑此時心頭也是充滿了焦急,雖然有着助熔劑的扶住,但是庚鋼和玄金的堅固,可不是其他金屬可以相比的,要不是系統的信誓旦旦,他怎麼也不會相信這東西居然能夠煉製成液體。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火辣的日頭在不覺間已經是偏向了西方,何老三一衆人也是百無聊賴的坐在院落中,倒是沒有一人發牢騷,讓林傑心中也是一喜。

直到星羅棋佈,殘月懸空的時候,鍋子裏終於是出現了一汪金墨二色交錯的液體,隱約還能夠看到月光下有着絲絲縷縷的霧氣升騰,透出一股鋒利的氣息。

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散發出的殺伐之意。

“這樣就可以了吧?”林傑暗自嘀咕了一句,終於得到沉默了大半日的系統的迴應之後,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好歹那八十萬沒有白花,這點不起眼的助熔劑還是有用的。

“接下來要怎麼做?”

“直接塗抹上去就好了。”

收到系統的指點,林傑便是招呼何老三和李大壯一幫人,各自找了器皿將這一鍋粘稠的液體分開來,在他的指點下,仔仔細細的塗抹在漁船的各個位置。

甚至沒有放過一寸一毫之地。

說來也是巧了,當他將漁船所有的地方都塗抹一遍之後,液體剛好用完。不過對於這些林傑也並沒有太過在意,更讓他疑惑的事情在於,塗抹了液體的漁船,並沒有看到任何實質性的變化。

“我說你該不會是故意坑我的吧?”何老三一衆人只當作這是一種特殊的漆料,自然不會有更多的期待,幫忙過後便是各自散去了。

“你以爲這是什麼?特效藥?還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麼?”系統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道:“庚鋼和玄金不過是尋常的堅硬類礦石罷了,本就需要足夠的時間來展示他們的效果,更何況,你這個還都是摻雜了不知道多少雜質的殘次品,少說也得七八天的功夫,才能夠有所顯現!”

“原來是這樣。”

聽到系統的解釋,林傑勉強接受了這個現實,先行將漁船安置在了李大壯的家中,以免被有心人覬覦,這可是耗費了他不少功夫改造過的,相比最新出廠的都猶有勝之而無不及。

總算是完成了這一項工作的林傑,囑咐了李大壯和何老三幾句,便是回去睡覺了,一天的折騰,對身體依舊是不小的負擔。

接下來的幾天裏,林傑除了忙活餐館的事情,便是定時去查看漁船的變化,順便修煉一下漁夫八式,上次的教訓讓他有了警醒,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事實果真如系統所解釋的一般,連續三天過去,都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上面那一層金墨二色的塗料,明顯暗淡了幾分,就像是被漁船自身吸收了一般。

林傑對此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好在漁船已經顯現出變化了,他也稍稍放下心來。

這一天,就是和孫思明約定去參加聚會的時候了,不過這一次林傑倒是沒有接受孫思明來接的想法,而是自己開着何老三的一輛麪包車朝着南山會館的方向慢慢駛去。

對於開車,林傑還是很熟練的,而且有一輛自己的車子,也能夠避免發生上次那樣的事情了。

天色漸漸的陰暗下來,耀眼的驕陽殘留下的最後一抹紅霞,都是漸漸潰散不見,漆黑的夜幕完全的籠罩下來,都市的夜晚緩緩拉開了帷幕。

根據地圖指示,林傑終於是找到了南山會館的位置。然而他纔剛剛下車,就被保安攔在了門口,說什麼也不讓他進去。

“我真的是來參加聚會的。”

林傑撇撇嘴,一臉的無奈。他的身後,那一輛灰白的麪包車,在一衆光鮮豔麗的豪車之中顯得十分扎眼。

“別逗了,你知不知道,裏面隨便喝一杯都比你這個破車要貴,行了,別搗亂了,要送貨就去後門,不送就趕快走,驚擾到了其他的客人,可不是你所能夠擔待的起的。”保安說着都揚起了手中的警棍,明顯威脅道。

他來這地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每天所接觸的都是公子哥兒,各種有錢人,幫他們泊車引路,心中也潛移默化的多出來一種優越感,自然是有些看不上林傑這樣的人。

林傑也懶得和這麼個傢伙計較,道:“消費多少無所謂,反正有人請客。”

“哈哈哈!”保安一聽這話放聲大笑,道:“行了行了,快別充大頭了,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 理由也都差不多,到最後還不是想去裏面順點東西麼?還有人請你吃飯?除非那人腦袋被門夾了!”

“你是在說我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會館裏面傳了出來,隨之看到幾個人影走了出來,說話的正是孫思明。

他得知林傑要自己過來,估摸時間也差不多了,剛準備出來相迎,沒想到就看到了這一幕,登時心頭一怒,臉色就沉了下來。

“孫少,我……”

啪!

保安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一巴掌忽然扇在他的臉上,直接扇的他頭暈轉向,徹底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出手那人,訥訥的道:“孫二少,我……我沒罵你啊!”

這人他哪裏會不認識,孫家的二公子,南山會館的常客,更是這裏的貴賓,連大堂經理看到了都得畢恭畢敬的,哪裏是他所能夠得罪的,連忙哭喪着臉解釋。

“我大哥請他吃飯,你罵我大哥,不就是罵我麼?”孫思華反手又是一記耳光,保安的臉當下就腫了起來,整個人也是徹底愣住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還真的有人請林傑吃飯,還是他根本招惹不起的孫家。

“算了。”孫思明擡手攔住了孫思華,擺擺手道:“你以後對客人都看準點,可不要怠慢了我的客人。”

不溫不火的兩句話,卻是被兩記耳光還是要來的響亮,孫家的能量哪裏是他一個小保安所能承受的,只要孫思明一句話,別說他在這裏幹不下去,恐怕都要離開南海市了。

當下連連點頭認錯,點頭哈腰的將三人迎了進去,只是擡頭的時候,目送着林傑的背影,露出了一絲怨毒之色。

“對了!”

不巧的是,林傑忽然轉身,將一把鑰匙丟了過來,道:“把我的車放好,這可是我的寶貝,要是出了什麼岔子,我可要找你算賬的。”

“沒聽到麼?不想幹了?”

小保安聞言一愣,心頭還在猜測林傑是不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孫思華直接劈頭蓋臉的一句喝罵,他便是再也不敢有一絲多餘的想法,接過鑰匙小跑着去泊車了。

在孫思明的帶領下,三人朝着會館的正廳而去,以孫思明的身份,無論是從實力還是面子,自然是要選擇最高檔的地方。

“林先生,這就是我那不爭氣的弟弟,上次的事情實在是對不住,今天特地帶他來給你賠個不是。”走廊裏,孫思明忽然開口,倒是讓林傑眉頭一挑,沒想到這麼一件小事,孫思明居然記掛到現在。

“林大哥,之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對,請你見諒,要打要罵隨意。”孫思華一改剛剛的強硬之色,尤其是說道最後的時候,明顯偷眼看了孫思明一下,想來是被教訓的不輕。

“看我幹嘛?林先生要打你就乖乖受着,不爭氣的東西!”孫思明哼了一聲,後者連忙低下頭去,不敢再發一言。

林傑見此情形笑了笑,拍拍孫思華的肩膀,道:“不必了,你要道歉不如去找人家姑娘道歉,我也就是幫個忙而已,再說要是真喜歡就去好好說,這種手段,可就不像是個男人了。”

“是是是!”聽到林傑並沒有懲罰自己的意思,孫思華的心頭頓時大喜,連連點頭。

“還不去照辦?”喜意還沒涌上胸口,孫思明一盆冷水已經是從頭落下。

孫思華苦着臉,道:“我還沒有參加聚會……”

“有你什麼事?去不去?”

“我走了!”孫思明話音才落,孫思華已經是起身朝着會館外衝去,生怕慢走一步,又是一頓暴揍,他可不想再承受一次了。

林傑在一旁看的也是目瞪口呆,這個孫思華倒還真是個活寶,簡直和方明華有的一拼。

“不爭氣的東西,讓林先生見笑了,已經到了,我們進去吧?”

“好。”

對於孫思明的處理,林傑沒有過多在意,這畢竟是別人的家事,相比之下,倒是大廳裏的這一場聚會,更能引起他的興趣。

不知道這一次,又會遇到什麼有趣的人呢? 推開大門,迎面而來的便是嘈雜熱鬧的氛圍,熙熙攘攘的人羣三個成羣,各自交流着什麼。隨着大門的打開,空氣突然安靜下來,幾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瞬間移轉到門口的位置。

“他怎麼也來了?”

“難道真以爲自己贏得一點噱頭,就是南海市的一號人物了麼?”

“看來今天的宴席,有的一場好戲看了。”

幾個衣冠楚楚的公子哥,眯着眼睛打量剛剛進門的林傑,竊竊私語,傳遞着各自的想法。也有不少,稀稀拉拉的落入了林傑耳中。

對此,他只是一笑置之,這種閒言碎語多了去了,他一點都不在意,若就爲了這一點牢騷之語去計較,那他與這幫人,也就沒什麼區別了。

看着一如既往淡定的林傑,孫思明的臉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滿意的笑容,壓低了聲音道:“這一次的宴會雖然是我主持的,不過最大的目的還是爲了給幾個朋友接風,順便想介紹給林先生認識,現在看來,似乎有點唐突了,還請林先生不要介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