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至此,洛凡馬上就興奮了起來,開始試着按照對方領域的強弱改變起自己的殺意程度來。

一念至此,洛凡馬上就興奮了起來,開始試着按照對方領域的強弱改變起自己的殺意程度來。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可是事實並沒有洛凡想像中的那麼簡單,着手一試,他的殺意還是那樣強就全強,弱就全弱,只見現在的他這一瞬被控制了,下一瞬便又加強殺意立即破開了,忽強忽弱的亂變了起來。

“這小子在搞什麼!難道他自己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殺意嗎?怎麼會這麼的不穩定?”

不同於洛凡試得不亦樂乎,對面的百里祥逸一下子就疑惑了,因爲在他的理解中領域之力只要一放出來,有多強身體周圍就是多強,最多也就是可以改變範圍內局部的強弱,以區分敵我。

但洛凡這算是怎麼回事?!一會讓自己給控制,一會又強勢的奪回控制權,你說他不懂得使用殺意吧,那隻要一被控制就瞬間又變強破開怎麼解釋?可是要說他會使用殺意吧,那有哪有隨意的就敢讓自己領域控制的危險做法呢?

不過雖然百里祥逸搞不清楚洛凡現在的想法,但是有一點他還是確認的,那就是洛凡既然能破開他尊級高階的領域之力,那就說明洛凡的殺意在某一時間已經達到了和他同一級別的強度.

“我勒了個去!還是不行,算了,看來一時半會是搞不明白了,以後在說吧!”

試了幾次之後,毫無一點辦法的洛凡心裏暗罵一句後,直接穩定在了最強殺意上向着周圍的領域之力衝了過去.

一米,二米,三米!

此時洛凡和百里祥逸之間的距離剛好是六米,而在洛凡用出了最強意境攻擊後,剛好在身前三米的距離停了下來,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什麼!居然真的是可以媲美尊級高階的殺意強度!孃的!二十歲的尊級高階,這還是那個沒落千年的影族嗎?要知道大陸第一世家獨孤卓軒那小子也就是剛剛突破尊級而已,這小子還是人嗎?!太扯了!”

百里祥逸見到洛凡的殺意竟和自己的領域之力拼了個奇虎相當平分秋色,當下剛纔那教訓之心就被無比的震驚所取代了,此時再看向洛凡時再也沒有了先前的蔑視,做爲一個縱觀全局的世家族長,他現在震驚的不僅僅是洛凡那妖孽的實力,而是思考到了更深的一層,那就是影族真的如自己想象中那麼弱嗎?

洛凡有現在的實力,那根本就不是一句簡單的天賦高就可以達到的,這後面能體現出來的東西太多了,高等級的修煉功法,恐怖的修煉資源,影族既然能培養出洛凡這樣的妖孽,說明影族的底蘊絕對不會輸於超級世家,能出洛凡這一個,誰又能保證不會出第二個,第三個?這還是年青一代的水平,那老一代的呢?

還有就是影族千年沉浸,爲什麼現在突然又高調的現世?難道他們已經有了完全和幾大世家相抗衡的實力嗎?

“好了,沒想到你實力已經達到了這樣的程度,還真是讓我吃了一驚呀!現在收了你的殺意吧!”

想到此處百里祥逸一下子便冷靜下來,此時心中在也沒有了先前的怒意,而是重視起洛凡所說的結盟一事了,言語中潛意識已經把洛凡當成了平級強者,直接就把本尊換成了我這個詞。

“你剛纔說是代表影族來找我進行聯盟,我想問下你真的可以代表影族嗎?還有我憑什麼相信你?又或者說你們影族憑什麼認爲有和我們百里家同盟的資格?”

見洛凡聽到自己的說話後,瞬間就毫無防備的收了殺意,百里祥逸不禁被他的魄力和果決又高看了一層。

“族長大人,關於這點小子沒什麼可說的,相不相信全取決於您的一念之間,不過小子覺得您還真沒有什麼好選擇的餘地,呵呵.”

洛凡見百里祥逸並沒有趁機攻擊自己,知道事情已經成功了一半了,心裏頓時大定笑了出來.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呢?你這樣和我說話,難道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還是以爲我百里世家真的會在意你們那個所謂的影族? “族長大人,現在大陸的形式您比我清楚,廢話小子就不多說了,我只想問您一旦戰起,百里世家將何去何從?”

“這就是你接近素心的目的?!”

聽到洛凡的問話,剛剛冷靜下來的百里祥逸眉頭一皺,心中的殺意毫不掩飾的就散發了出來,語氣瞬間就冰冷了起來.

洛凡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樂正家要是和獨孤家開戰,紛爭一起,到時百里家肯定不能置身事外偏居一域的,可是世人皆知愛好和平的百里家一直就和野心勃勃的樂正家不對眼,和其同盟那自然想都不用去想。

而投靠另一方獨孤世家,換成以前也許還可以,但現在素心已失身於他,連姻之事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就算是勉強同盟了,相信事後獨孤家也會因爲此事記恨百里家的,搞不好還會成爲獨孤家第一打擊的目標,所以現在百里家可以說是左右不討好,哪邊也去不了了.

百里祥逸在明白了洛凡的意思後,馬上就聯繫到了他接近素心的用意上了,如果洛凡這個心機深沉的小子,真的是因爲這個才接近素心的,他已經決定不計後果的也要將洛凡斬殺!

“族長大人,您又何必掩耳盜鈴呢?!素心這件事情不論有沒有發生,相信睿智的您也早就想到了哪邊都靠不住的,雖然小子不否認之所以找到您的百里家同盟,素心的事情確實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但是這決不是我接近素心的目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也就不會不計生死的送上門來了,還有影族和現在的百里世家處境一樣的尷尬,不知道您以爲是不是?”

“哼!難道我百里家就不能聯合無爲域的東方世家嗎?這樣一來不僅可以自保,說不定還會成爲實力最強的一方,何必要選擇和你們這毫不知根底的影族合作呢?”

其實這纔是百里祥逸對洛凡口中的影族真正的試探,他要知道洛凡究竟對現在的形式瞭解多少,而洛凡下面的回答將直接影響到他的選擇.

“和東方家合作?您是在說笑嗎?說句不好聽的,東方家只要不傻的話,他們和那兩家哪個合作,也比和你們百里家合作效果要好的多!更何況,您就真的以爲東方家是一隻好欺負的綿羊嗎?也許東方家纔是那最危險的餓狼也說不定,呵呵.”

洛凡在聽到百里祥逸這個問題後,又笑了,因爲百里祥逸這樣一說就是隱晦的表示他們是真的不打算與樂正或獨孤家合作了,所以洛凡就投桃報李的說出了對東方世家的看法.

“嗯?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東方世家會是最危險的餓狼?難道你知道些什麼?”

果然,百里祥逸並不知道東方世家那血蛭的祕密,同大陸上所有人一樣都被其低調的外表所迷惑了,再聽到洛凡那隱晦的提醒之後,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嚴重性,很是鄭重的問了出來.

“族長大人的意思是同意和影族結盟了?”

“呃!這……算了,當我沒問過吧!你不是想見素心嗎?跟我來吧!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去的,呵呵.”

洛凡的意思很簡單,想知道可以,那除非你先和我影族結盟信息共享,不然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們百里家?

而百里祥逸更絕,想讓我就這麼的輕易地答應你,想都別想,反正你如果對素心是真心的,那我就不相信你會看着百里家吃虧,你不是逼我表態嗎?那我就同樣的還以顏色逼你做出選擇,就是不提結盟的事情。

如果你在見了素心之後還是不說,那也就說明你就是對素心用心不良,還有一點就是,素心閉關之地正是百里家最核心的位置,洛凡要是真正明白超級世家內情的話,肯定會明白那裏可不是他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了.

“那就謝謝族長大人了,能到一般人不能去的地方,還真是有些激動,只是希望不會被偷窺纔好,呵呵.”

洛凡若有所指的輕笑了一句,便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別看此時洛凡那雲淡風輕的樣子,其實心裏早就罵開了“我勒了個去!這個傢伙還真不好對付呀!想嚇唬本公子,門都沒有!看看誰先沉不住氣,哼!”

通過剛纔那一番言語交鋒,洛凡現在已經完全的確認此時的百里世家,就像自己判斷的那樣處境尷尬,他相信百里祥逸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輕易的就得罪自己那一無所知的影族的,而且讓自己見素心這件事情,其實就是他對結盟之事動心的另一種表現而已.

早在先前跟隨守衛進入百里家時,洛凡就發現府邸的前院極具奢華,遠比董家和白家那一流世家大氣華麗的多,一看也不是一個檔次上的,這還不是最大的區別,最讓洛凡疑惑的是一路行來除了幾處明面上的定崗和流哨外,他根本就沒有發現一個暗樁!

堂堂的超級世家會這樣的疏於防範嗎?洛凡當然不信!

開始他還以爲這是百里家外鬆內緊,把所有的高手都安排到了家族內部的核心區域,可是此時緊跟在百里祥逸這個族長身後,越是不斷的向着內院深處走去,他就越是覺得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百里家內院深處格外的寧靜,假山,流水,石屋,花草,古樹,完全沒有了前院那富貴門第的景象,就好像一處與世無爭的世外桃園一樣,充滿了天然樸實的意境,而關鍵的是他依舊沒有感覺到什麼高手的氣息,甚至連偶爾見到走動中的僕人都感覺不到其實力了.

“不對!這絕對不正常,這其中一定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原因,難道是所謂半神級強者的手段?”

洛凡可不以爲內完中連個僕人都會是感覺不到實力的尊級高手,所以馬上就把這讓他無法解釋的現象,一下子歸結到了那從東方一劍處聽來的超級世家最強的底牌–半神!

“好了,我就帶到你這裏吧,看到沒有,前面那處黑色的石屋就是素心的閉關之所,你自己去見她吧,給你半個時辰時間,還有別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明白嗎?”

片刻之後百里祥逸停了下來,直言警告道.

“請族長大人放心,小子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還有,不管這次合作的事情成與不成,小子都會記得您這次的通融的,謝謝.”

再知道馬上就可以見到伊人了,洛凡這次正式的對着百里祥逸行了一個晚輩禮,這才向着那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屋走去.

“誰?”

由於洛凡那影族的特殊體質,所以直到傳來了那低沉的敲門聲,正端坐在石牀上走神的素心才反應了過來,秀眉一皺,疑惑的問了出來.

“是我!”

聽到伊人那一如既往的空明之音,洛凡激動了,呼吸不禁的一下子快了許多.

“啊!你。。。不,這一定又是在做夢了,他怎麼可能來這裏呢!”

“素心,真的是我!不信的話你打開門看看呀!”

“洛凡!”

再次聽到洛凡確認的素心一閃身就急忙打開了那塵封了兩年的石門,當看清面前那消瘦了很多的身影后,喜極而泣的她瞬間就撲到了洛凡的懷裏。

門開後,洛凡還沒來得及要說點什麼,就感覺到懷中傳來了那久違的柔軟,當下就把千言萬語化成了緊緊的擁抱,沉默了下來.

“好了素心別在哭了,你瞧我給你帶什麼來了!”

片刻後,洛凡感覺到懷中的素心還是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後,輕輕的拍了拍伊人的後背,心念一動,那朵碩大的白玉迷花就出現在了手中.

“呃,難道你不喜歡?”

兩人剛剛分開後洛凡沒想到素心在看到迷花的一瞬間,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秀眉緊皺的同時就盯在了自己的身上,這種表情哪裏有一點喜歡的意思,見此洛凡馬上有些尷尬的問了出來.

“你見過我父親了?你和他說了什麼?”

原來素心從突然重逢的激動中清醒過來後,頓時就想到了這可是百里世家的禁地呀,洛凡是影族的事情,她可是知道的,而現在洛凡卻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帶他過來的,而這個人也只可能就是她身爲族長的父親!

父親的爲人素心又怎麼會不清楚呢?!她可不相信這位族長大人會這麼輕易的就同意洛凡和她見面的,而且現在既然已經確定了洛凡就是那個和自己好的人,一直在意這件事情的父親又會怎麼對待洛凡呢?想到這些,素心哪還有去欣賞迷花的心情,一下子就爲洛凡的處境擔心起來.

“呵呵,原來你是在擔心這件事情呀!不錯,我是見過令尊了,其實我這次來就是向你父親攤牌的,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有分寸,相信我,也相信你父親,你就別多想了,好嗎?”

看着面前那梨花帶雨的素心,洛凡心中一痛!當下就覺得更加的愧對伊人了,一把便又緊緊的把她擁入了懷中。。。。。。 與此同時,百里家禁地的另一處石屋之中,剛剛離開的百里祥逸正站在一個身穿粗布麻衣的中年男子身後,而這個看起來和他年級差不多的中年男子身前卻憑空正出現了一幅畫面。

面面中的影象正是洛凡和素心,如果洛凡在場的話,一定要吃驚的叫出來,因爲此時他的樣子就是像是貼在他臉前看一樣,別說是面部的肌肉了,就連他的眼睫毛都可以數清楚了,而且在這間密閉的石屋中,不時的還傳出洛凡他們清晰的聲音,其實效果就像當初從白虎身上得到的留像石一樣.

“老祖宗,您看這個年青人怎麼樣?”

百里祥逸一躬身對着前面那面上平淡如水的中年人恭敬的問道.

“此人身具王者之運勢,鋒芒內斂,而且我觀此人靈魂之強勁,實在是遠超了正常人的水平,以二十歲之齡就已經達到了那個臨界點上,小祥逸呀,你知道這代表着什麼嗎?”

中年人對百里祥逸的稱呼直接的就默認了,空明的聲音在屋中迴響起來。

“那個臨界點?!老祖宗的意思是他也是有機會突破那道關的人?”

百里祥逸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麼震驚的事情,一下子失聲叫了出來.

“不錯!這纔是他真正的價值所在,你剛纔不是說他是代表影族來談合作的事情嗎?我想憑他的天賦絕對不是在騙你,他有那個資格!現在既然是你在當家,那我能給你的建議就是,此人眉間帶煞殺氣太盛,不爲友也最好不要爲敵。”

“老祖宗,我也看出他應該是對素心動了真情了,您覺得我們有沒有可能憑素心的關係將其掌控?”

“小祥逸呀,機遇和風險是並存的,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你就別在這裏自欺欺人了!拿我這老不死的開涮是不是?你要是真的還沒有下決定,那不如我現在就出去幫你把他滅了?!”

“呵呵,老祖宗算我沒說還不行嘛!好了,我知道怎麼做了,孫兒告退!”

。。。。。。

“素心,爲什麼要把門關上呀,我來時可是答應過你父親的,只是見一面說說話而已,以後的時間還長,等我把後面的事情解決了在。。。好嗎?”

洛凡被素心拉進屋中後,見到伊人把門關的死死的,以爲她是想那啥親熱一下,當下便苦着臉說了出來.

其實洛凡自然更想對伊人溫存一番,表達一下思念之情,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這裏,見到素心沒事後放心的同時,就開始思考起接下來怎麼去面對百里祥逸的事情了。

再說百里世家的古怪他現在還沒有搞清楚,說不定現在正有哪什麼神祕的半神級強者正在邊上監視也說不定,他可不想來場真人秀,更重要的是自己被看了還好說,這不是還有素心呢嘛,這要是事後讓她知道自己正被監視着,那還怎麼見人呀!

“啊,你!你想那去了!我只是有些話想問問你,不想讓別人聽到而已!”

素心剛把門關好,就聽到洛凡那直白的話語,當下就知道洛凡是誤會她了,本來因爲終日不見光而略顯蒼白的臉,頓時就嬌羞的升起了一團紅雲,不好意思的低着頭急於解釋的叫了起來.

“呃,這樣呀,我還以爲你是太想我了呢!嘿嘿,不過關上門就不能被高手聽到了嗎?你拿高手當什麼了,這麼小小的。。。。。。不對,素心你是說只要關上門,別人就聽不到我們說話?”

洛凡說着說着,猛的就想到了什麼,素心的聰明他不是不清楚,又怎麼不犯這樣低級的錯誤呢?

還有就是不想讓別人聽到完全可以通過靈魂傳音呀,爲什麼還多此一舉的非拉到屋中把那個在自己眼中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的屍門關上呢?

“不錯!現在整個家族都處在老祖宗的結界之中,只要是不在這種特殊的石屋之中,那什麼事情也不會瞞過他老人家的,就連靈魂傳音都不行!”

果然,素心的回答馬上就驗證了洛凡心中的想法.

“你家老祖宗?結界?難道這就是那所謂的半神級強者的手段嗎?”

“啊!洛凡你怎麼知道有半神級強者的?還有既然知道半神級強者的存在,那怎麼還敢來家族中找我?!難道你不知道現在你們影族已經被所有的超級勢力所關注了嗎?”

“呵呵,這話說來就長了,事情是這樣子的……”

雖然洛凡現在已經知道只要在這屋中說話就不會被偷聽,但是還是選擇了用靈魂傳音給伊人解釋了起來,這樣一來從心裏上感覺更安全,二來說起來也節省時間.

就這樣洛凡把他從學院離開後的事情撿着重點說了出來,其中自然包括路曉語和紅衣的事情,而關於影族的族地和血蛭能力等關係到他和影族機密的事情卻提也沒有提。

不是他不相信素心,而是他還是在心裏忌憚着那神祕的半神級強者,再有就是現在還不知道最終和百里祥逸攤牌的結果,這些事情一旦說出來,除了增加自己底牌暴露的機率外,根本就沒有多大的意義。

“什麼?你說你在幻寵島上不僅遇上了獨孤卓軒,甚至還殺了隨行的七個獨孤家子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