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三小姐開恩,不要再讓我頂著碗了!」僕人的聲音不大,百步之外三小姐的神識卻感應的清清楚楚。

「求三小姐開恩,不要再讓我頂著碗了!」僕人的聲音不大,百步之外三小姐的神識卻感應的清清楚楚。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怎麼?」三小姐冷笑一聲,「你竟然敢質疑本小姐的實力!」

「沒有沒有!」僕人乍一聽到三小姐的聲音提高了八度,嚇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小的不敢!」

三小姐後退了二十步,微微的喘了一口氣,「頂起那個小碗!」

僕人看到自己的身邊有一個小碗,大小隻是剛才那個碎碗的一半,「三小姐,請不要……」

「頂起來!」三小姐的聲音有點不耐煩,陰之氣漸漸凝聚,對準了那個顫顫巍巍的小碗。

僕人所踩著的地上濕了一片。

嗖的一聲,長箭斜斜的穿過僕人的頭髮,將他頭頂上的小碗射的粉碎,僕人面如土色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真是神箭手!」一個聖者級別的高手翹起了大拇指,「我想三小姐一定能夠參加龍族禁地的歷練!」

此刻最興奮激動的莫過於這個身穿粗布衣服的僕人了,他今天已經頂了三次碗,算是圓滿的完成了任務。

「今天終於可以回家了!」看著夕陽下的餘暉,他的臉上溢滿了神采,「今天是發工錢的日子,十歲的兒子好久沒有吃到肉了。」

三小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她的嘴角溢滿了笑容,龍族四公子之一的壇封因為泄露了軍事機密,已經被剝奪了資格,這樣一來,龍族之內,年輕弟子之中,除了另外三個公子,就數著自己最出類拔萃了。

「不過保險起見,我覺得還是再練一練!」三小姐的心頭莫名的出現了一個人的影子,前些天在九幽內域的時候,他著實讓自己除了大丑,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讓自己沒有還手之力,而且還一招讓陸青明變成了殘廢。

「林辰!」三小姐將牙齒咬的格格響,「最好不要犯在我的手裡,否則我一定要食你肉寢你皮!」

一股陰冷的殺氣從三小姐身上散發出來,眾人心頭微微一驚,「三小姐已經有三星聖者的實力了!她這些天的進步可真快。」

至於為什麼能夠突飛猛進的原因,其實她貼身的守衛心裏面很清楚,自從三小姐在九幽內域被嚴重的損害自尊心之後,她就聞雞起舞,一天到晚的纏著守衛們教她兇猛的戰技,還拿了龍族地階高級的龍神弓,據說弓身是由龍骨製成,以固化的龍鬚作為長箭,威力跟普通弓箭自然判若雲泥。

僕人向三小姐行了個禮,說道:「小人告退!」便轉身往回走,這裡的氣氛明顯不適合一個小小的僕人。

「慢著!」三小姐把手一搖,「我還要再加練一次!」

三小姐的聲音在僕人的耳中幾乎變成了喪鳴。僕人的身體明顯一顫,哆哆嗦嗦的回過身來,抱歉的說道:「小人的任務已經完成……」

「你他媽的怎麼那麼多廢話!」一個赤著上身,肌肉腫脹的跟水桶似的武者厲聲喝道。他邁著威武的大步,每一步地面都是一陣顫動,顯示出強大的陽之氣,地面上的千年古磚在他的重壓之下碎裂。

「想不到楊力的修為又高深了一層,怕是有七星聖者的吧。」一個中年人的臉上微微變色,吃了一驚。

楊力走到僕人的面前,僕人明顯被嚇得不輕,他咬著自己的舌頭,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不要動!」楊力從旁邊拿起一個更小的碗,這種碗在炎龍府裡面是用來品酒的,因此口徑非常小,大概只有拳頭那麼大。三小姐向後邁了一百步,隨後又邁了三十步。

「二百五十大步的距離,即使是龍族最優秀的神射手,也僅僅在兩百步左右徘徊……」楊力看到三小姐的身體幾乎小成了一個黑點,如果不是神識感應,他根本就不知道兩人之間的距離。

三小姐將手中的長弓扔在地上,從自己的後背中抽出一個弓袋,從弓袋內拉出一把渾身火紅的巨弓來,這把弓比剛才的那把至少大了一倍,光是氣勢,就非常駭人。

「龍神弓!」那些守衛們立刻沸騰,「想不到三小姐為了練箭,真是下了血本,竟然把炎龍族的鎮門之寶給拿了出來。

從箭袋內抽出一支漆黑的長箭,三小姐深呼一口氣,右手一擺,楊力連忙走開,他沖僕人說道,「你他媽的不要亂動,否則,嘿嘿……」

龍鬚箭配龍神弓,三小姐前後腳邁開,彎弓搭箭,一股雄渾的陰之氣立刻爆棚,弓身被緩慢的拉開。

單親媽咪試試愛 陰之氣凝聚的越來越多,三小姐的臉憋得通紅,龍神弓被拉到了一半左右的時候,任她再怎麼用力也不能再將弓拉動一絲一毫。

「呀……」三小姐的牙齒咬的咯咯響,眉毛和眼睛皺成一團,她的右手已經變成顫顫巍巍,似乎駕馭不了龍神弓巨大的反彈之力。

終於又將巨弓拉開了一點,三小姐再也堅持不住,一聲清叱,龍鬚箭瞬間離開弓身,巨大的破空之聲彷彿是一條真龍在嘶吼。

長箭飛快的速度帶動周圍的空氣形成一股強烈的氣旋,依附著長箭飛行,長箭剛一離開弓身,就傳出來一聲清脆的巨響,三小姐嘴角一喜,露出歡愉的神色。

嗤嗤幾聲,後周圍的空氣才算是徹底的平靜了下來。

眾人面面相覷,一陣心驚,地階高級的龍神弓在一個三星聖者的手裡威力就強悍若此!

「三小姐的箭法可以問鼎龍族最優秀……」看著滿地的碎片,楊力的聲音震蕩不已,「不,九幽之地最優秀最年輕最美麗的神射手!」

「走,過去看看!」三小姐庄輕雲把龍神弓背在背上,邁著細碎的步子,在一群家丁的簇擁下朝二百五十步之外走去。

二百五十步之外一片狼藉,血腥的氣息鋪滿周圍的空氣,三小姐厭惡的皺了皺眉頭,用袖口捂住自己的鼻翼,「威力果然驚世駭俗,那個小子要是敢落在我的手裡,我一定讓他變成碎片!」三小姐恨恨的說道。

楊力微笑著看了滿地的碎肉和碎衣服,剛才他看的明明白白,龍鬚箭離弦的那一剎那,便帶動起周圍的狂風,形成一股強烈的氣爆,長箭準確無誤的射穿了小碗,長箭下方凝成的氣爆登時將僕人撕得粉碎,他甚至沒有來得及發出最後一聲慘叫便已經被碎屍萬段。 「看這個僕人也怪可憐的,送二十兩銀子給他的家人,」三小姐朝一個點頭哈腰的人吩咐道,然後轉身離開,她要向自己的母親報告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

「對了,楊力,今晚要辛苦你一下,到沽月樓把我父親請來,要他早點回來,」三小姐轉過身,「不要告訴他為什麼,聽到沒有,」

楊力腫脹的肌肉一擰,立刻變得盤根錯節,「包在我的身上,請小姐放心,」

「來呀,把這裡打掃乾淨,」那個點頭哈腰的人朝練武場幾個收拾破槍殘棍的奴僕說道,同時他從袖子裡面掏出十兩銀子,遞給一個拿著大鐵鍬的僕人手中,「十兩銀子交給五狗子的家人,」

……

炎龍府練武場之外的一個小巷子里,一個滿臉污垢,渾身惡臭的人獃獃的坐在地上,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強大的神識將炎龍府練武場之內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

龍鬚箭離弦的那一剎那,他把雙手捏的直響,嘎吱嘎吱的骨頭聲音清晰可聞,緊接著他聽到了嗤嗤的聲音,強大的神識感應到漫天飄散著鮮紅的血,

鮮紅的血,比最充沛最純正的陽之氣還要觸目驚心,

他蹲坐在地上,地面的青磚被他踩得稀碎,他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嘴,他怕發出最驚寒最爆裂的聲音,

「你是一個僕人,但我要為你準備最隆重的葬禮,」渾身污垢的人站起身來,一步一步朝著陰暗的街道走去,

夜晚沒有月光,愁雲慘淡,西風陣陣,最適合殺人,

此刻已經是夜深人稀,一個**著上身的人在急速奔跑,他的胸前紋著一隻老虎,巨大的虎頭彷彿有吞吐天地的雄姿,隔得老遠就能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氣,

路上稀少的行人紛紛讓路,「砰」,一聲沉默的響聲,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被他一拳打飛,老者一聲慘叫,口中的鮮血將空氣染得通紅,

為了保證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到達目的地,他在一條直線上疾馳,任何敢於擋路或者沒有及時避開的人,都被他一拍拍死,

「七星聖者的威力,凡夫俗子們,顫抖吧,」他足下加力,在眾人驚恐的神色中沖向黑暗,

魂斷橋邊,一個渾身污垢的年輕人站在橋中央,身上散發著惡臭,渾似一個乞丐叫花子,

雖然他的身體單薄,但是精神十足,臉上有一股淡淡的光輝在流轉,雖然殺氣外露,但是神態安詳,

「好強烈的殺氣,」奔跑中的楊力立刻停了下來,遠遠的看到了站在斷魂橋頭中央靜靜等待著的乞丐,

兩人的目光相對,楊力感覺到這個人的眼神很熟悉,似乎是在哪裡見過,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

「管他是誰,」楊力的內心暗暗的罵了一句,「敢於擋路的,殺了再說,」

「你叫什麼名字,」年輕人輕聲問道,雖然他渾身酸臭,身體單薄的跟病秧子差不多,但是氣息毫不紊亂,

楊力瞅著眼前這個乞丐,心想他跟別的乞丐也沒有什麼區別,都是衣衫襤褸加渾身酸臭,但是他的身上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殺氣,

「怎麼,死了之後化成厲鬼想找老子報仇,」楊力呵呵的笑道,

年輕人輕輕的抹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我不想你的墓碑上沒有你的名字……」

楊力的身軀一震,隨即勃然大怒,今天真是點背,竟然被一個死乞丐爛叫花子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找死,」楊力渾身爆發的肌肉盤根錯節,彷彿是千年老樹藤一般,非常駭人,

「霸陽之氣,」楊力的拳頭一揮,周身順便變得赤紅,一股強烈的陽之氣瞬間爆棚,朝年輕人瘦弱的身軀打來,

轟的一聲,空氣一陣瀰漫,橋下面發出撲通撲通石頭落地的聲音,堅硬的的斷魂橋的橋頭被楊力霸道的一拳給轟碎,看著煙塵瀰漫的橋面,楊力哈哈大笑,「叫你裝,我還以為你真有兩把刷子呢,堅硬的大理石都被我一拳打成了齏粉,血肉之軀又怎麼能夠擋住我七星聖者的實力,」

楊力捏著自己的拳頭,「實力是九幽之地的通行證,沒有實力就裝,還是歇歇吧,」

「你說的很有道理,實力能夠決定人的生死,」年輕人的聲音在楊力的身後響起,雖然不大,但是很平靜,「就像今晚的你我,」年輕人指了指猛然回頭,驚訝不已的楊力,又指了指自己,

「你到底……是什麼人,」楊力的聲音顫抖,就像今天下午死去的那個僕人一樣,

「一個來取你性命的人,」年輕人雙手一夾,一個從樹上飄落下來的葉子被緊緊的夾在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這枚黃葉,不沾上鮮血,是不甘心就這麼落地的,」

「休想,」楊力怪吼一聲,再次出手,先發制人,劇烈波動的陽之氣凝結成一枚長槍,槍頭紅光閃爍,聚滿了充沛的陽之氣,「下地獄去吧,」

年輕人手指一揚,黃葉遽然從手中飛出,砰的一聲,黃葉穿透槍頭,斜斜的刺向楊力的右側手臂,飛行的角度極其刁鑽,

「啊……」一縷縷鮮血當場滲了出來,楊力慘叫一聲,捂住自己的右臂,**著的胸膛全是汗珠,

楊力凝聚精神,心想眼前這個年輕人的修為之高,遠在自己之上,想要擊殺自己,當真是跟踩死只螞蟻一般,

經過斷魂橋的人們看到眼前這一幕,哪裡還敢經過,都遠遠的躲在一旁,悄悄的觀察著戰況,

「那個不是龍族三小姐的貼身守衛楊力嗎,」

「是啊,他一向在這裡橫著走,無人敢惹,在每家的買賣鋪戶強行收保護費,可是大賺了一筆,」

「這個年輕人真是不要命,不過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他好像沒有吃虧,」

「那個乞丐好勇敢,連他都起來反抗這個惡霸了,」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輕輕的說道,「希望他吉人天相,逢凶化吉,」

西風漸漸的緊了,遍地堆積的黃葉被驟風吹起,形成各種各樣的形狀,看客裡面一個人打了個噴嚏,他似乎是著涼了,

「動手吧,你看那些看客都著涼了,」年輕人的聲音依然平淡,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沒有一個結果我想他們是不會走的,」

年輕人話音剛落,楊力一個轉身,立刻向回竄去,心裡不斷的盤算著,這個年輕人的修為比我高,輕身功夫不見得比我好,

他縱身一躍,離地十丈,身體的後背各自神展出一個長長的血紅色的翅膀來,這對翅膀是由巨大的陽之氣凝聚而成,片刻之間就已經消失不見,

「只要飛回炎龍府,我就有希望,」楊力把翅膀拍的極快,瞬息之間就已經到了千丈之外,他回頭看去,近處的幾十丈沒有那個年輕人的影子,心裡當時就安定了下來,

「嘿嘿,你的輕功果然不行,」楊力自言自語的說道,遠遠的看到了炎龍府燈火通明的內院,楊力的翅膀忽閃幾下,突然眼前浮現出一個人影,

是那個年輕人,他自己一個人站在炎龍府朱漆的大門前,手中那個一枚泛黃的樹葉,臉上帶著一絲揶揄的表情,

「不好,」楊力心裡暗叫一聲,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年輕人手中的那枚黃葉帶著一股勁風向楊力襲去,那股力道雄渾的勁風,剛中有柔,柔中有剛,而且力量之大,根本無法抵擋,

楊力提到了心的嗓子眼再也沒有落下,他被黃葉穿入,巨大的力量將他牢牢的固定在炎龍府門外一顆楊樹上,

「我叫林辰,」年輕人朝著掛在樹上的屍體輕聲說道,「歡迎做了厲鬼的你來找我,如果你還敢敲我家大門的話,」

年輕人回過頭來,看著朱漆的大門,暗暗的說道:「想不到我林辰重操舊業的感覺會這麼爽,」

……

「這個楊力,怎麼這麼不靠譜,」三小姐生氣的說道:「日上三竿了,沒想到他竟然還沒有把我父親給請過來,」

「三小姐請息怒,楊力那點臭毛病,您又不是不知道,」一個丫鬟勻速的給三小姐錘著肩膀,「男人都那樣,可能他昨晚太狠……現在還沒有起床……」

「等他回來我非得好好教育他,」三小姐惱怒的說道,「好心情都讓他給破壞了,」

忽然,大門外傳來一聲驚叫,緊接著喚人幫忙聲此起彼伏,三小姐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這麼嘈雜的喧囂,更是不厭其煩,「誰在外面喧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猛地推開房門,三小姐庄輕雲差點跟跑過來的老管家撞到了一塊,「三小姐,不好了……門外的大楊樹上發現了楊力的屍體,」

庄輕雲的身體一震,向後向後退了幾步,看著老管家一臉著急的樣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外面喧鬧的聲音更大了,三小姐身體一閃,人已經到了朱漆大門,抬頭向大楊樹看去,樹上掛著的人非常熟悉,不是楊力,卻是哪個,

「這怎麼可能,」庄輕雲失聲的說道, 清晨的第一縷光線照過一個破屋的時候,一個渾身污泥,散發著刺鼻惡臭的年輕人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這幾天幾乎沒有合眼,正在衝擊的最後關頭,容不得絲毫的馬虎大意或者是懶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