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子能在圍攻中確保基地堅持兩個時辰,看起來仍然遊刃有餘,如果不是為了基地他該有主動攻擊敵群的能力。依我看東太基地可守。」

「此子能在圍攻中確保基地堅持兩個時辰,看起來仍然遊刃有餘,如果不是為了基地他該有主動攻擊敵群的能力。依我看東太基地可守。」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同意!青系方面也因為此子創造的奇迹改變作戰計劃,許問峰帶領的軍團申請支援作戰已經被准許,既然金天使和白問神帶領的神殺團有決心支援東太星系基地,我看可以批准。」

「不錯,東太基地能夠守住,就能拖住花園精靈族大量的戰鬥力,同時把握敵人更多調動信息,如果東太星系以西的亂石帶突圍戰鬥成功,必定能夠讓花園精靈族放棄突襲之戰主動撤退。」

「我也贊同諸尊的意見,東太基地丟失將會讓戰局走入長久僵持的消耗局面。東太基地不失,花園精靈族就會喪失最後有利條件,必然會撤退。」

「既然諸尊意見一致,那就讓金天使和白問神帶領的神殺團支援基地。」

……

「這裡是紫系統戰部,三分之一刻鐘后。金天使和白問神兩位團長將會前往支援,保持密切聯絡。」

天舞尊精神一振。終於等到了!她忙道「東太星系基地收到。隨時準備關閉絮亂干擾陣,當支援抵達立即發動時空干擾符。」

……

基地上方,恆毅仍然維持十息一次的死亡之劍萬道光束爆發。

周圍的敵群,試探性的幾次想要衝鋒,但是當恆毅轉身面對他們的時候,那些人又都急忙退縮。如此三番五次,終於還是沒有人敢帶頭送死。

歷練珠里,天舞尊說了紫系派來支援的事情,聽說來的是金天使和白問神。恆毅十分高興。

在這裡快四年了,距離當初跟金天使的匆匆一面之緣過去了三年多。

想不到,這一次能夠跟兩人在東太星系這裡並肩作戰。

恆毅悄悄將星系干擾符握在手裡,隨時準備接應。

基地的絮亂干擾陣何時中斷的主動權在他們手上,只要時間配合的好,絕對能夠利用主動創造的時間差,在敵人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完成支援戰鬥力的抵達,然後通過星系干擾符中斷敵人傳送到基地的企圖。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

基地里的天舞尊十分緊張,唯恐敵人突然發起圍攻。

可是,沒有,仍然沒有,基地周圍的敵人確實被恆毅的威勢震懾,根本不敢進攻。

直到基地上方,恆毅身旁突然出現彩色的時空之門時,包圍的花園精靈族們連忙通過大聯盟的歷練珠回報!

兩面彩色的時空之門裡,迅速飛出來九條身影。

「人齊!」

「人齊。」

白問神和金天使確定的話音落下同時,恆毅發動手裡的星系干擾符!

彩光,剎那綻放!

得到彙報的,東太星系監察陣外面的花園精靈族精銳戰鬥力發動的時空傳送術還沒來得及完成,在干擾符的作用下又被中斷。

白問神綠色長劍在手,身旁左右分別站著一襲黑色法袍法器的徐離如夢和一個恆毅不認識的男子,兩個人的衣領上的標誌都顯示出一級神殺團團員的級別,功績堂位階三星將戰。

多年不見,白問神還是過去那副模樣,看著基地周圍高高堆積的屍體,微微聳肩道「你這傢伙,果然總能給人驚喜!」

徐離如夢看見闊別已久的恆毅,心裡說不出的莫名振奮,跟長久一起作戰的那個男子一起抱拳作禮道「總團長!」

恆毅微笑點頭,抱拳回禮。

白問神不滿的看著恆毅衣領上四級神殺團團長的標記,不情不願的抱拳道「靠,還他嗎的得喊你總團長,你是非要壓我頭上不可了?」

恆毅只是高興的笑,這就是白問神打招呼的方式,那些好久不見,你還好嗎之類的話白問神不喜歡說,他認為太俗氣。

金天使帶來了五個人,其中兩位直屬於她的團員,分別是兩位一級神殺團團長,剩下的三個是一級神殺團團員,這三個顯然是歸屬於這兩位一級神殺團團長帶領。

五個人隨金天使一併對恆毅抱拳作禮道「總團長!」

神殺團共同作戰,功績位階高者為總團長,如同青系軍團的統帥位置一樣,位階相同則看稱號和特殊功績勳章。

恆毅是四級神殺團團長,金天使是二級神殺團團長,其它人都是一級,領導權毫無爭議。

金天使自然而然的成為副總團長。

三年沒見,金天使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這三年裡恆毅在紫系資料里看到金天使的戰況,功績赫赫,獲得十五點特殊功績,進度迅快,早已經成為紫系裡最受矚目的新團長之一。

金天使見到恆毅也沒有無謂的招呼話,此刻不容敘舊,她也不是喜歡說那類話的人,淡淡然對背後的團員道「跟著總團長打好這一仗,連基地也守住了的話,雙奇功的殊榮等著大家。」

一句話,讓本來每一個多少有點緊張的神殺團人都充滿迎接艱難挑戰的激情。

雙奇功!

是的,那是何等傲人的榮耀!

他們為此而來,為信任金天使而來。

金天使說來,他們就來了。

這裡的情況他們很清楚,孤立無援,只有他們幾個,而整個東太星系全是密密麻麻入侵的花園精靈族和神秘花園的傭兵,外面青系的支援力量至少需要超過五個時辰才能抵達,那還是能夠一口氣突破攔截的情況下。

不浪漫的愛人 就是說,就他們這麼點人,必須堅持五個時辰以上。

神殺團本是負責危險工作的,但危險到這種如同絕境的地步,還是不能不讓人緊張。

金天使帶來的人齊齊抱拳作禮道「聽從總團長調派,必定竭盡全力,請總團長下令。」

白問神望著周圍圍而不攻的,密密麻麻的敵群,曬然一笑,隨意揮了揮手裡的法劍。「神殺團嘛,就是殺,現在這局勢還有什麼辦法?三個字——就是干!」

黑色六翼天使羽在徐離如夢背後張開,她手裡提著把死神鐮刀,漆黑的法袍,漆黑的鐮刀,漆黑的法鞋和法器,覆體的黑色護體真氣,讓她整個人透出深沉的威壓。「徐離如夢隨時待命!」

白問神帶領的那個男子拔劍再手,在恆毅望過來的時候主動道「在下堂為劍,修鍊的神速劍。」

金天使見恆毅望過來,不等他問就自覺的道「我的團員清一色修鍊天使九章。」

眾人的法術絕技能力都已經清楚,恆毅當即點點頭,對眾人道「如白團長所說,眼前的局勢沒有任何優勢可以利用,不存在多變靈活的打法,就是竭盡全力的戰鬥而已!我希望大家做到一件事情,鼓起勇氣的儘管殺敵,神殺團的特長是如此,眼前的戰局需要如此,我的能力更需要你們不遲疑的衝殺!控制真氣節奏,進退輪番休息,基地內的天舞尊擅長轉移真氣的法術,會對大家進行真氣補充的增援。」

眾人紛紛依禮抱拳領命,白問神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虛空揮劍道「哪那麼啰嗦!快點干吧!我們都有聚氣血器,真氣不是大問題。」

聚氣血器,是神殺團幾乎必備的法器之一,只要殺死敵人,死亡的敵人體內溢散的真氣就會被這種法器吸收,並且在法器的特殊作用下能夠剎那大量的聚集天地自然真氣,通常吸收的幅度是死亡敵人真氣極限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以殺敵能力見長的神殺團團員非常適合這種法器,就是為了提升持續作戰能力。

眾人早已準備就緒,恆毅揮劍下令。「以基地為中心,作戰半徑三百丈範圍——殺!」

「我的劍,早已饑渴難耐!」白問神比誰都快的舉劍飛沖而出!(未完待續。。) 金天使金色法劍揮動,金色光罩覆蓋在飛衝出去的白問神,徐離如夢和堂為劍三人身上。

圍攻的敵群看見基地上方出現神殺團增援戰鬥力的時候,畏懼於恆毅仍然沒有人莽撞衝殺。

當看見白問神帶領兩個人衝出來,花園精靈族的亞龍騎士們受辱咬牙。「該死的人類!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沖!」

敵群,猶如被增援的白問神等人的飛沖挑釁所激怒,他們畏懼恆毅,可是,難道神殺團以為自己全都是人類文明第三神才?

四面八方的敵眾,蜂湧發動圍攻。

白問神拍動骨翼發動絕技一閃衝殺到敵群面前,揮舞的長劍快如閃電的割斷個亞龍騎士的咽喉,然後旋身一劍又一劍的飛快連斬,那些敵人本身就被恆毅的死亡之劍攻擊的真氣衰弱,最高也沒有超過四成的,面對白問神兇猛的神速劍,沒有能夠連擋三劍而不被突破防守的!

三劍,對白問神而言不過在眨眼之間。

轟擊的法術打在白問神身上的金色光罩,絲毫沒有發揮出殺傷力。

當光罩消失的時候,白問神再次發動絕技,一閃飛撲到敵群中最脆弱的敵人中間,長劍隨身形旋動極快揮舞,周圍一圈敵人盡皆重傷。

與之同時,堂為劍發動神速劍絕技追上白問神,飛快虛空三百六十度不斷旋動,長劍隨身揮舞圈圈劍光,將周圍重傷的敵人紛紛斬殺!

徐離如夢長柄的死神鐮刀橫舉身側,隨白問神之後殺到敵群,巨大的鐮刀在法術絕技的催動下一閃,接連將一排敵人盡數攔腰斬斷!

徐離如夢身形隨鐮刀的揮斬旋動,身體周圍形成一圈圈黑色的能量光環。一些法術絕技的光芒打在上面時,盡數被黑色的能量光環擋下,旋身中徐離如夢的鐮刀飛快舞動,過處的敵人無不應斬而斷!

死神鐮刀是十大星系神星派的宗族的必修絕技,一般弟子修鍊的不多,因為需要自幼開始修行打好根基,類似於神速劍,雖然不如神速劍苛刻,但也屬於很難練成的專註性法術絕技。

死神鐮刀跟神速劍有很多類似之處,本為九絕。但有七種都是持續性生效的法術絕技,全是提升修鍊者殺傷力,真氣凝聚度,以及在殺死敵人後能夠維持唯一攻擊絕技死神鐮刀斬招式不斷的特殊法術絕技,死神鐮刀是連斬稱號最容易獲得的法術絕技。修鍊大成,擁有好的法器。殺死敵人往往就在一刀之間。對上實力比自己弱的敵人更是一刀罕有不死,只要殺死敵人招式就不會中斷,同時自身周圍另一種絕技產生的黑色能量光環也不會消失,是一種乾脆直接,以殺傷力為特長,攻防一體化的極端性絕技。

倘若在平常的戰鬥力。為確保死神鐮刀刀刀奪命,還需要考慮時機和配合,但周圍的敵人沒有不在恆毅死亡之劍多次攻擊下真氣大幅度削弱的,看出這一點的白問神索性放手而為。任由徐離如夢獨自作戰。

化作旋動黑色龍捲風般的徐離如夢輕易斬殺一排排敵人突入敵陣,急速旋動的死神鐮刀根本不需要考慮攻擊敵人何處,鐮刀斬中,死神鐮刀特殊的法術絕技作用下,敵人的真氣瞬間被大量吸收,變脆弱的同時,死神鐮刀強大的殺傷力緊隨斬斷中刀者的身體,吸收的真氣轉化為強橫的破壞性力量隨鐮刀破體的同時侵入敵人的經脈造成致命殺傷。

刀刀斬敵讓死神鐮刀的招式運轉毫不受阻,反而在持續生效的法術絕技作用下化成提升徐離如夢飛移速度的特殊能量,化成環繞徐離如夢身體飛旋的道道黑色能量光環維持的力量之源,化成死神鐮刀刀鋒真氣凝聚度更高的力量之源。

人類文明眾多法術絕技中,單以一擊的殺傷力而言,死神鐮刀從來無出其右者。

這也是當初點將台時徐自在不願意接受徐離如夢跟恆毅對拼一擊測試的理由,跟死神鐮刀正面對拼,誰不吃虧?

死神鐮刀的最大優勢也是其弱點,一旦刀不能奪命,招式就會受阻,如此一來必須等待三息時間才能夠再次施展唯一的強大殺傷力的死神鐮刀斬。

可是,在眼前這場戰鬥中,徐離如夢根本沒有一合之敵!

刀刀斷敵,刀刀奪命!

化成黑色龍捲風的徐離如夢突入密密麻麻的敵陣之中,所過之處全是殘肢斷骸,拋飛的肢體,頭顱,數之不盡,團團激射的鮮血!

那種暢快淋漓無人可擋的痛快,讓徐離如夢根本停不下來!

黑色的龍捲風在敵陣中不停的飛旋,長柄的鐮刀刀光伴隨徐離如夢不停飛旋化成環繞她身體周圍,不斷變化角度方位的一圈黑色刀光,刀光過處,亞龍獸頭頸斷開,騎士身首異處,神秘花園的傭兵戰士盡皆斃命。

他們認識死神鐮刀這種絕技,他們不想試其鋒芒,可是,他們無從退避,因為徐離如夢旋動飛移的速度比他們都更快!

他們嘗試拚命反擊,可是他們的法術打在環繞徐離如夢身體周圍的黑色能量光環上,根本無法突破光環的保護,哪怕同等修為的法術絕技成功擊碎,伴隨徐離如夢成功斬殺敵人,粉碎的黑光立即又現!

徐離如夢殺人如斬草,根本停不下來!

白問神和堂為劍兩人揮舞神速劍,在敵陣中左衝右突,迅快連斬,不等敵人合擊在成功殺人後立即又發動流星飛斬突擊到別處,兩人合作三年,默契非凡,根本不需要言語或眼神示意,流星飛斬出現的方位總是相同,兩把快劍齊攻之下,劍劍奪命,根本無人可擋。

白問神帶領的神殺團肆無忌憚的殺敵如斬草,誰都停不下來。

相較之下,金天使帶領的神殺團沒有如此兇猛恐怖的個人屠殺能力。

可是,對於敵人而言,金天使的神殺團同樣可怕!

這支默契的神殺團清一色修鍊的是天使九章,衝出去的時候呈豎列,當飛近到敵人可攻擊的距離時,一個人施展天使守護之樂章,最前面的人金光附體,充當盾牌的承受所有飛過來的法術絕技的打擊,甚至是亞龍騎士衝鋒的猛撞。

與之同時,六個人的金色法劍極快揮動。

一團團金光紛紛不絕的飛入敵群之中,團團金光在擊中敵人的同時炸開,化成濺射成一大片的金雨。

凡是被雨點射中的人,頓時在能量爆炸的中被金色火焰焚燒的痛楚難。

除金天使外,另外五個人清一色星尊三重修為,金光飛甩的距離遠達八十丈,爆開的金光濺射的金雨廣闊達直徑五十丈,範圍內凡是被金雨沾身的人,就不會被第二滴金雨射中,金雨沾身,必然周身燃起點點金火,火焰會在別的金雨落過來的時候變成推動飛過來的金雨拋射向別處的力量。

一息之間,金天使帶領的團員每個人能夠揮甩超過四團金光!

那是何等可怖的範圍性爆破殺傷力?

別說圍攻的敵人本就真氣不多,即使真氣足夠,也禁不起如此迅猛極快的連續濺射轟炸。

一息之間,寬達五十丈直徑範圍的敵群盡數在金雨的火焰中體內多處炸開,炸開的血液里沾染著點點金光,濺射到周圍同伴身上時,讓他們身上的金色火焰更旺盛,或者讓本沒有被金雨沾上的人同伴通體燃燒起點點金色的火焰。

金天使十分沉著冷靜的下令道「保持天使守護樂章和天使審判之光的交替使用,持續殺敵為本,不求迅快。」

飛在最前面的人身上的金光維持兩息消失時,後面的人立即上前,如此交替換位,替換上去的人立即對自己釋放天使守護樂章,在金光的防護下繼續充當盾牌抵擋敵人遠距離施展的攻擊法術絕技同時,跟後面的人一起揮舞法劍,連續不斷的飛甩出審判之光。

一時間,金天使帶領的神殺團攻擊的南面敵群,持續不絕的炸起無窮盡的金雨,不停燃燒著金色的火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