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淵……你怎麼會來這裡?你千萬別動,不要亂走。這裡很危險。」

「小淵……你怎麼會來這裡?你千萬別動,不要亂走。這裡很危險。」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

「你看見了一隻紙鶴了嗎,順著它走,不管前面有什麼,直接走過去,除了它,不要相信任何看到的東西,不要走路,無論你看到任何東西,都只能夠跟著它……」

吳淵強忍著心頭的顫抖,同時也看見了眼前的雜草上,飄著一隻紙鶴。

它緩慢的落到了自己的身前。

並且調轉了身體,朝著草叢之中飛去。

吳淵緊閉著呼吸,跟著紙鶴往前走去。

旁邊,吳淵分明看到了一條小路。

他完全沒有任何懷疑母親的話,只跟著紙鶴。

「小淵……你記住媽說的話,這裡很危險,你想像不到的危險,只能夠跟著它,否則就會迷失在這裡面,再也走不出來了。」

那聲音,緩慢的變小,最後消失不見了。

雜草太高,吳淵的視線也看不到更多的東西。

約莫走了五六分鐘,叢生的雜草終於到了盡頭。

可紙鶴飛過的位置,竟然是一片池塘。

它徑直朝著對面飛去。

吳淵瞳孔緊縮,自己要是跟著走,那一定會直接掉進池塘中。

水面雖然平靜無比,但是已經有幾個發白的魚背穿梭而過。

在旁邊,就有一個小亭台,兩條小徑穿過了整個池塘。

在池塘的對面,就是高大的建築物。

吳淵猶豫了一下,忽然,他就看到池塘中間那個亭台上,有一個纖瘦的身影。

她頭髮微微散亂,眼神略有疲憊。

「來,走這條路,水裡面有你過不去的東西。」

吳淵身體一顫,這聲音和媽的一模一樣。

此刻,紙鶴卻停在了半空中,就像是在等待吳淵一樣。

「小淵……聽媽的話,水面你過不去,走這條路,這裡才是安全的。」

心裏面出現一種悸動,是那種對於不安產生的本能的反應。

「我叫什麼名字?」

吳淵聲音沙啞的對著亭台那邊說了一句話。

「小淵,你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你懷疑媽么?」

「你,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吳淵微眯著眼睛,不再搭理那個和自己媽媽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影。

亭台上的人影,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就在這時,吳淵忽然覺得有一個莫名的東西,就像是意識一樣,要鑽進自己的腦子裡面。

身上電光一閃,那意識就消失不見了。

吳淵也邁出了腿,直接踩進池塘之中。

那一瞬間,吳淵心中也有一絲不安。

可當他的腳下傳來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時,不安就消失不見了。

雖然腳下依舊空空,但是穩如泰山。

紙鶴緩慢的往前飄去,吳淵跟著其後,很快就走出了池塘。

而此刻池塘之中,已經變了模樣。

之前吳淵走過的地方,明明是一片空洞。

現在卻成了小徑亭台。

剛才小徑亭台的位置,卻是完全沒有任何東西的,水面之上不停的跳躍著白色的鯉魚,它們就像是很興奮一樣。

那種興奮……是來自自己……

吳淵一陣后怕,要是剛才自己跟著那個人影的話,恐怕這會兒已經葬身魚腹。

並且讓吳淵警惕的是,這裡有東西。

剛才那個人影,就是這裡的東西變化的,它想要殺了自己。

它應該是聽到了自己說的那幾句話,所以才會變成那個模樣。

只是,它知道的不多,才會被自己直接戳穿。

這裡已經是一片空地,地上鋪著白色的磚石,十幾米外就是一排極高的房屋。

房屋建築格外的復古,或者說,完全就是古代王府的那種模樣。

「城主府么?」

吳淵低聲呢喃,跟著紙鶴,往前走去。

十幾米的距離,一閃而逝。

高大的木門上,雕著精緻的花卉鳥獸。

此刻,門悄無聲息的開了。

紙鶴卻呼哧一聲,冒出一團火光,燒成了灰燼。

門后,站著兩個身體略有虛幻的人。

一個身高和自己相仿,臉上全是疲憊之色的男人。

另一個,則是頭髮散亂,同剛才在亭台之上一模一樣的女人。

吳淵本來還有所警惕,因為他怕這又是一個假象。

剛才的紙鶴也被燒毀了。

可下一刻,警惕就消失不見了。

「叮……」

「尋找到血脈至親的魂魄,長期任務,完成度50%。」

「完成魂魄解救,時限:3天。」

「失落的古城,又名雲隱,城中所有人,曾在一夜之間完全蒸發。雲隱城中留下無盡的秘密,以及無數的寶藏。」

「慕名而來之人無數,尤其在城主府中,有一至寶,可掌控雲隱城大陣,得到雲隱城中一切。」

「城主府外,有一隊尋寶而來的人,即將破門而入。」

「宿主雙親的魂魄,已經和至寶融合在一起,想要離開,就必須破陣。」

「破陣之後,城主府失去庇護,其外之人將立刻入城。」

「宿主因為完成恐懼任務的原因,可以拖延兩天時間,可在第三天,城主府也將破陣。」

「任務難度:7星。」

「任務要求:帶領雙親魂魄,離開雲隱城。」

「任務獎勵:地獄第三層完全開放,宿主獲得更多掌控權。」

地獄空間的提示,已經確定了,面前的就是自己的爸媽!

吳淵已經來不及多去思考任務內容,聲音顫抖沙啞的喊了一聲:「爸,媽。」

兩道魂魄也是顫抖無比。

吳淵驟然往前走了幾步,跪在了地上:「兒子不孝,現在才知道爸媽出事,趕來的太晚了……」

吳淵爸媽的兩道魂魄撲在了吳淵身上,吳長海面色顫抖,嘴角更是微顫。

而她母親則是一直在啜泣。

一家三口過了半晌,才稍微緩和了一下情緒。

「小淵……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吳淵的母親,叫做周妍。

而他的父親,則是叫做吳長海。

周妍話音落下之後。

吳長海深深的看著吳淵,聲音略有沙啞的說:「看來,咱們的兒子已經拿到了一些東西。」

吳淵瞳孔緊縮了一下,點了點頭。

果然,地獄空間是爸媽安排到自己身上的么? 周妍的表情一陣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吳長海拍了拍吳淵的肩膀,點點頭,說:「先進來。」

吳淵心中有很多疑惑,可他也清楚,現在還不是發問的時候。

剛才地獄空間的任務提示已經很清楚了。

三天之內,要離開這個地方。

雲隱城,三個字在腦海中回蕩了好幾次。

外面守著的那一隊的人,就是巨大的威脅和麻煩。

吳淵略有慶幸自己選擇殺死李風雲,否則的話,他們破陣進來,就只需要一天了。

現在有三天時間,已經可以想很多對策。

吳長海走進了宏偉的木門之後。

吳淵也跟了進去。

這是一個肅穆無比的大殿。

兩側立著數十個雕像。

這些雕像卻給吳淵一種他們還活著的感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