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息怒!」山呼海嘯,那些原本暴亂的人全都跪伏在地面上,頂禮膜拜高聲認罪求饒。

「上神息怒!」山呼海嘯,那些原本暴亂的人全都跪伏在地面上,頂禮膜拜高聲認罪求饒。

2021 年 2 月 3 日 未分類 0

那可是神呀!他們歷來只是聽到過有關的傳說而已,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真的見到了。而且還點化出一口聖井來治療他們的瘟疫,心中那個震撼那個激動呀。身體瑟瑟發抖,雙股顫顫。

一鳴幾人看著腳下這些原本陷入瘋狂的人群終於得到了制約,暗自的點頭。他們也是不得已在這裡冒充神棍德,如果不是凝聚了祥雲,韓信、孟玄和肖楚楚根本就沒有辦法飛到空中的。

「爾等庶民今日遭難,上蒼憐憫,今特降下聖泉一口,化解爾等苦難。務必珍惜有加,相互扶持,切勿在爭打吵鬧。應互幫互助,互有互愛!」一鳴清了清嗓門,玄力加身,朗聲喝道。

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又一股不可抗拒的穿透性,在空中擴散瀰漫,清晰的進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下方的那些人那裡見識過這樣的大神通呀,一個個的更加的惶恐,唯唯諾諾,不停的磕頭。

「上神法旨。定當竭力遵從!如有違背,上蒼共誅!」

「張大嬸。難道他們真的是天上的神仙嘛!」青蓮和張大嬸兩人待在廣場的一角獃獃的看著半空中,被無盡神芒包裹的一鳴幾人。心中有些恍惚。

「是!絕對是! 總裁的私有寶貝 不然他們怎麼能治療必死無疑的瘟疫,再說了你再看看他們現在的身後的萬道神光,不是神是什麼!」張大嬸也惶恐的跪倒了下來。

如果說之前只是感恩的話,那麼現在就是敬畏了。

「可是楚楚和我說過他們不是神仙,只是俠客!傳說中匡扶正義……救苦救難的俠客!」青蓮喃喃道,不過她的身子也緩緩的跪倒在了地面上。

一鳴看著事情已經差不多了,幾人對視一眼暗自發笑。最後消失在了廣場的上空,等這些人發覺的時候,一鳴等人已經回到了青蓮的家中。

「上神消失了!上神消失了!」有人抬起了頭。才發現原本空中的那五尊全身閃爍神芒,神威滔天的神靈消失了,大叫道。

「來無影去無蹤!他們是真正的神祗,叩謝神靈救命之恩!」下方有些人驚恐的大喝道。

「叩謝神靈救命之恩!」

山呼海嘯,一陣陣的聲浪不聽的在高空回蕩。他們這些人是真的把一鳴等人當做傳說中的神祗了。

「張大嬸、青蓮姐,接下來就麻煩你們幫忙維持秩序了。記住,老弱優先,身體虛弱的優先!」

張大嬸和青蓮兩人還跪在那裡發獃,突然聽到有聲音在自己的耳邊回蕩。嚇得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的身影。

「是……是上神!」最後她恍然若夢的喃喃道。

很快,在兩人的組織下,那些感染了瘟疫的人群再次的排好了隊。如果說之前這些人還不會聽兩個弱女子的話,那麼現在他們可是對張大嬸和青蓮的話唯命是從。

她們可是神的使者。說的話做的事可是代表著神的旨意。他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不敢違抗,當心遭受到上蒼的懲罰。

「大家都排好隊,老人孩子全都站在廣場的左邊。而青壯年全都站在廣場的右邊!」張大嬸和青蓮不遺餘力的在安排著一切事宜。

劉半山看著張大嬸和青蓮心底暗自的鬆了一口氣。為當初自己要霸佔這口井的想法感覺到慚愧。他主動地提出了要幫助維持秩序的要求,青蓮看他一副誠懇的表情也就同意了。

「大家都自覺的排好隊。這口聖泉是上神賜予我們大家的。大家都不要慌,不要搶。上蒼憐憫眾生。每一個人都會治癒的!」他不停的喝道,心中對神明的敬畏已經根深蒂固了。在以後的日子裡,他成為了鳳山鎮的大善人,為人稱道。

在很多年後,有人問他為什麼會一輩子做善事。他彌留之際看著蒼天,道:「人在做,天在看。善惡終有報!」而他腦海中出現了一鳴等人浮在半空中神威滔天的一幕。

轉眼間,這一天已經過去了。鳳山鎮還剩下的幾萬人也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已經喝過了這口井裡面的泉水,雖然不能完全的治癒瘟疫,但是卻能延緩幾天的病情。

而張大嬸和青蓮也遵照他的吩咐,這些泉水先供給那些身體虛弱,老弱孕婦。畢竟這些人群的身體抵抗能力很差,根本就撐不到七天的時間,四五天就一鳴嗚呼了。而那些身體強壯的人,則能撐個六七天。

晚上的時候,兩女回到了青蓮的住處。看到一鳴他們幾人正在商量事宜的時候,跪倒在他們的面前,道:「上神,您的旨意我們已經完成了!整個鳳山鎮只有一小部分人還沒有喝到治病的泉水了,現在劉半山還在維持秩序。」

「張大嬸、青蓮姐你們這是幹什麼?怎麼都跪下了!不是和你們說過嘛,我們不是什麼神明,和你們一樣也是人!」一鳴可見不得別人沒事兒就給自己下跪的理解,在他看來除了自己的父母師傅,其他的根本就不會跪拜。

兩人惶恐,還是跪在那裡不敢起身。張大嬸道:「神人有別,我們當然要參拜了!」

肖楚楚也走了上去,想要將她們攙扶起來。可是他們根本就不敢起身,唯唯諾諾。

一鳴搖了搖頭。抬手間一股氣勢將她們兩人的身體徑直的抬了起來。

「這……這……」兩人面面相覷,心中震撼。感嘆神人就是神人呀。竟然直接能讓自己起身,真是擁有莫大的神通。

肖楚楚走上前來。對兩人笑道:「大嬸、青蓮姐我們真的和你們一樣是人。只不過我們是修鍊的俠客而已,掌握了一下你們不知道的強大力量!」

「俠客!你們真的是俠客,那個傳說中能和媲美的俠客?」張大嬸顯然聽說過俠客的傳說,失聲道。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神留下了無盡的傳說,還有另一批人享有著和神一樣的美譽。那就是俠客。

傳說這些俠客有著和神一樣的大神通,能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他們行俠仗義、鋤強扶弱。英名總是在人世間得到傳唱,很多詩人將他們的事迹寫成了詩歌來進行傳唱。

肖楚楚點頭,將兩人按坐在椅子上之後,才道:「我們幾個是四處遊歷的俠客。這一年來遊歷了不少的地方。這次是在野外遇到了趙啟榮,得知鳳山鎮爆發了瘟疫之後,才特地趕來的。所以呢,我們不是什麼傳說中的神祗,應該說是四處行俠仗義的俠客更為貼切!」

「我知道了,在很小的時候就是聽著歷來俠客們的故事長的的。」張大嬸點頭微笑,不過還是有些拘謹。

解釋了這些之後,一鳴看著窗外的圓月。呢喃道:「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能全面的開始治療瘟疫,這裡的怨氣實在是太重了!」

生老病死乃由天定。但是這些人全都是被無辜害死的。他們的冤魂如果的不到凈化,那麼長此以往這個地方的晦氣勢必會增加,最後會給這裡的人造成不小的傷害。

先不說能讓這裡的人容易得病,體質下降。還可能影響這裡氣運。將這裡變為大凶之地。畢竟這樣的事情不在少數,很多古戰場都是這樣,萬里荒蕪。一片狼藉。甚至在大白天都能聽到無數的鬼哭狼嚎。

他從楚英那裡要來了那份枯黃色的地圖,看著上面的地形圖。他又有些迷茫。想要消除這裡的冤魂,必須尋找到吞天魔功。只有這樣才能打開吞天魔功對那些怨氣的封鎖,讓它們消散。

「這樣的魔功我怎麼沒有從師傅那裡聽說過?」他蹙眉,這個世界上各大門派的出名法門玄術,在他出來的時候藍月燃都曾粗略的提起過。可是這個邪惡的吞天魔功卻一點都沒有提及。

「喔喔……」

旭日東升,新的一條到來了。原本毫無生機的奉山鎮這個時候也透顯出一絲的生機。

「上神!」一鳴他們剛準備出門,就看到一個魁梧的壯漢來到了他們面前,低頭就拜。

一鳴已經認出這個人是誰了,正是昨天想要獨自霸佔那口井的劉半山。現在他已經改邪歸正了,昨天一晚上都在幫助打理井水的事情。因此他點了點頭,道:「起來吧,以後不用下跪。」

劉半山忙起身,但是對方的話他可不敢遵從。見到神竟然不下跪,那可是犯了大忌呀。再給他兩個膽兒他也不敢呀。有些拘束的道:「稟告上神,現在鳳山鎮兩萬三千人已經全都飲過了聖井的泉水。不過……」

看他有些為難,一鳴蹙眉,暗想難道還發生了什麼意外不成。道:「不過什麼,說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劉半山這才說道:「不過,很多病人雖然喝了聖水,但是病情並沒有多大的好轉。」

他有些顧忌,畢竟這可是上神賜予的聖泉竟然沒能全都治癒,有些恐怕這些上神發怒將這口井毀了。

「這口井只是能起到延緩的作用,但是有些人的體質還是太虛弱。已經到了病發的時候了,所以才會沒有起到延緩的作用!」一鳴點了點頭,畢竟這是瘟疫。雖然飲了此水,但是對於那些已經病弱膏肓的人所起的效果微乎其微。

現在最要緊的是他根本就沒有完全治癒所需的藥材。因此,他忙回頭,對著肖楚楚問道:「三姐,帝都的人今天真的能把藥材送到嗎?」

還不等肖楚楚回答,一鳴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道:「已經到了!藥材到了!」(未完待續。。) ps:這兩天沒有按時更新,這一章補上昨天的!

第九十章【聖泉初立】

原本一鳴還在緊張藥材的事情,畢竟藥材晚到一天就會有很多人死去。可是現在已經不用了,因為他透過丹田中小豆丁的感知力已經感覺到有一個強大的俠客來到了鳳山鎮的外面。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就是帝都來人無疑。

「三姐,帝都的人已經到了,咱們快點去城外迎接!」一鳴激動的道,醫者父母心。他是一個合格的醫者,早就把這些的了瘟疫的人當做自己的親人看待,不希望在看到他們有人倒地不起。

不等眾人,他率先的就朝著城外飛馳而去。

「老五等等我們!」楚英大叫,然後拉起肖楚楚也飛身而起,追了上去。

至於韓信和孟玄兩人則是沒有追出去,有他們三個去就行了。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廣場上在打出一口井來,來安置能全面至於瘟疫的地方。

劉半山看著三人飛身而去,有些獃滯,心中略微的羨慕。暗想道:「要我是有一天也能自由的在空中飛舞那該多好呀!」

但是他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在聽到韓信說一句怎麼走的時候。忙跟隨在幾人的身後想著廣場走去。

一鳴三人快速的就飛到了城外,抬頭望去,已經看到有一個紅色的身影快速的想著這邊飛來。

那個紅色的身影是一個中年人,留著一個羊鬍子。看到肖楚楚之後,忙停了下來。落到了城門上。他環視三人一眼,只認識肖楚楚一個人。但是卻對一鳴和楚英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心中暗自的吃驚,能在天空飛行那可是要達到俊俠境界才行。可是看到兩人的年紀。都沒有出二十歲,心中的震撼已經到了無可附加的地步。

「紅三叔,怎麼是你親自來的呀!爹爹和哥哥他們都還好吧?」肖楚楚忙跑了過去,拉著對方的手親切的問道。

「紅三叔?」一鳴差異,沒有想到這個俊俠四重天的強者竟然是肖楚楚的三叔。那對方的身份可是……

紅葉點頭,笑顏怒放右手捋了捋鬍子笑道:「哈哈……三小姐別來無恙呀。老臣可是星夜兼程,應該沒有來晚吧?」

肖楚楚親昵的上前拉住他的手臂,撒嬌的道:「看三叔說的,好想我還是長不大的孩子似的。現在我已經長大了。以後可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看待了!」

「哈哈……好好好,三小姐已經長大了。你爹爹本來還挺擔心你的,我看現在不用了!對了,還不給三叔介紹一下你的這些朋友!」紅葉哈哈笑道,看著一鳴他們兩眼可是放光。

他對肖楚楚現在的經歷可是好奇的很,出來才一年多竟然結交了這麼多的青年才俊。一個個年紀才多大一點呀,竟然全都是俊俠境界左右的俠客了。就算是比肩那些大教中年佼楚也不在話下。

肖楚楚忙拉著紅葉走到一鳴他們幾個人面前,挨個介紹道:「這個是老大楚英,是我們五個的結拜大哥今年十七歲。這個就是最小的老五梁一鳴今年十三歲。老二韓信今年十五歲。老四孟玄今年十四歲,他們倆都去了廣場照顧病人沒有在這裡,等一會你就能見到了。而我呢就是老三。」隨後他又對一鳴等人道。「這是我家三叔紅葉,是我爹的好兄弟!」

楚英他們幾個很懂事的共同彎腰道:「見過三叔!」

紅葉被幾人的年齡深深的震撼了。除卻楚英是俊俠二重天的俠客之外,其他人也不容小看全都是元俠五重天的俠客。可是他們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真的能比肩大教中的少年餃楚。

不錯。在和袁大千戰鬥之後孟玄的修為也突破了元俠四重達到了元俠五重天的境界。

「好好!沒有想到我家三小姐這次出來竟然結交了這麼多的青年俊傑,真是讓人羨慕呀!將來這天下恐怕就是你們的了。如果有時間可以到帝都來玩玩。我肖元帥府可是非常歡迎你們的到來呀!」紅葉笑道,現在就開始暗地的拉人了。這些人這麼年輕就可以比肩大教弟子。假以時日恐怕就能成為真正的強者了,所以還是實現來拉攏一下為好。

幾人對視一眼,臉上皆帶笑意。他們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孩兒了,經歷了這一年多的體驗,已經對很多事都看的十分透徹了。當然知道紅葉的心思,不過他們卻沒有回答。

一鳴轉移話題,道:「紅三叔,不知道這次的藥材可帶的足夠?現在這奉山鎮還有兩萬人左右的百姓。」

現在救治瘟疫才是重點,所有一鳴沒有時間在這裡和紅葉墨跡,直接切入了正題。

紅葉也是心思百轉當然知道一鳴幾人不願意提及剛才的話題。但是對治療瘟疫這個事情更加的慎重,有些不敢相信一鳴能治療瘟疫。畢竟這可是瘟疫,世界上到現在還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能治療瘟疫的。就算是俠客都心有餘悸,談之色變。

強大的俠客可以動用玄力來保護自己的不受瘟疫的侵害,但是卻沒有能力來治療這種可怕的疾病。

在來的時候紅葉可是記得非常的清楚,肖豪天聽到自己的女兒說有人能治療瘟疫的時候,激動的直接躍起,當即整合軍中的藥材讓自己星夜趕程來此。更是誠心的邀請這名神醫到軍中效命。因此,他現在有必要問清楚。

瘟疫都不在話下,可想而知他的醫術已經到達了什麼樣的境界。

楚英笑道:「三叔不用擔心,一鳴的醫術別說是瘟疫了,就算是俠客的內傷都能藥到病除。」

他們幾個可是親身的嘗試過一鳴的手段,那可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呀。如果一鳴開設醫館,恐怕各位靈王都要前往結交。

「可為真?」紅葉還是希望聽到一鳴的回答。雙眼直視對方,像是要透過對方的眼睛看穿他的內心。但是他失望了。一鳴的眼睛像是深不可見底的深淵,又像是深邃的星空。有各種星辰在閃爍。

一鳴直視對方的眼睛,然後轉身看著城內的一切,道:「不錯,我能治療這瘟疫。這次三姐要的藥材就是治療瘟疫的配方,而且是現成的藥方。」

他這話有另一層的意思,是在委婉的拒絕紅葉的拉攏之心。

紅葉心中震撼,可是卻又有些失望。現在一鳴雖然沒有明擺著拒絕但是已經很明顯了。搖了搖頭,無奈的道:「那我們就趕快下去治療那些病人吧。晚上一時半會兒就會有很多人死在這瘟疫之下!」

「恩!咱們快去吧,我想老二和老四應該都準備好了!」一鳴道。

很快。他們幾人一行就來到了奉山鎮已經成為一片廢墟的廣場。在這路上,肖楚楚已經將他們在奉山鎮的經歷告訴了紅葉,在聽說奉山鎮鎮長袁桐這樣目無法紀、殘殺百姓的時候。紅葉氣的咬牙切齒,大叫他們殺得好。

廣場上,依舊有很多人排著隊在領取能延緩瘟疫的井水。張大嬸、青蓮、劉半山在維持著秩序。其實現在已經不用再維持秩序了,昨天一鳴他們的的威勢到現在還讓這些人心有餘悸,誰敢違抗神的旨意呀,那不是找死嘛。所以他們都自覺的排隊,看到有老人小孩孕婦。全都讓他們先行取水。

而韓信和孟玄則是在廣場的另一邊打新的井。對他們來說這十分的簡單,一隻點出,直接就在地面上開了一個大洞,深達十幾米。泉水叮咚就泉了上來。然後他們又動手,雕刻了一下石塊砌成了這口井。

看到一鳴他們幾個到了,韓信忙招手道:「老大。老五這裡!」

而那些正在排隊取水的百姓看到一鳴他們的到來時,紛紛激動的跪倒在地。頂禮膜拜高呼上神仁慈。

這種景象讓紅葉十分的詫異,等到肖楚楚低聲向他傳音敘述了昨天的事情經過時。才點了點頭。囑咐他們千萬不要愚弄百姓,不然帝國的法律絕對不會寬恕他們的。

但是現在不得不做出一副神棍的樣子,讓這些人起身,不用在意自己等人。但是怎麼可能會不在意,一個個的全都拘謹的要命。但是心中卻異常的激動,有了以後想子孫吹噓的資本。告訴你,爺爺當時可是見識過真正的神仙的,近在咫尺,咱們的瘟疫就是他們治好的。

一鳴幾人走了過去看著新開出的井,一鳴道:「紅三叔,把藥材都拿出來吧。放到這口井水裡面,然後讓感染了瘟疫的病人飲用這裡的井水就行了!」

紅葉點頭,也想看看這個少年到底能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奇迹。治療瘟疫,這要是傳出去恐怕能震驚整個九州大陸。

燃界打開,將一鳴所需要的藥材全都去了出來,竟然有七百斤重,放在這裡能有一個小山高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