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晌午時分,天空呈現出一片蔚藍色,萬里無雲,陽光暖暖的灑落下來。相府的後花園里,薔薇花開得正艷,粉白相間,格外引人注目。

「咳咳,王爺,為什麼我們這次又要偷偷摸摸的爬牆進來?」

後花園極偏僻的一叢茂密的薔薇花藤後面,響起了一聲清朗的男子嗓音。

說話的是燕王東方晨的貼身侍衛劍十三。

他納悶的看著自家王爺,不大明白怎麼這次他又要偷偷的翻牆進相府。要說上次偷偷的翻牆進相府是為了偵查關於偷盜《乾坤九訣》的嫌疑人蘇靜兮,還情有可原,可這次,聽說蘇靜兮已經消失大半個月了。 「上次母妃說,讓我在蘇相府的幾個姐妹里選一個人做王妃,我這次偷偷來相府,當然是來看女人的。」

東方晨搖著手裡的摺扇,姿態風流的解釋。

「……王爺,你不會是看上蘇三小姐那個母夜叉了吧?」劍十三驚恐。

「怎麼會是她!」

東方晨目光一沉,蘇靜蘿那個蛇蠍心腸表裡不一的女人,他東方晨怎麼會看得上。

「如果不是,那王爺您是看上相府里的哪個婢女了?」

劍十三驚訝,右相蘇耀威等人祭祖未歸,現在只有蘇靜蘿一個待字閨中的小姐留守在相府,王爺說來相府里看女人,卻又不是蘇靜蘿,那隻能是相府里的婢女了。

「是蘇靜兮!」

東方晨白了他一眼,在周身布下隱形結界后,大步朝前走去。

昨天探子來報,說是消失半月的蘇靜兮突然回相府了,自從她回相府後,整個相府就是一片雞飛狗跳的狀態。

他聽探子描述完發生在蘇靜兮身上的事情后,越發驚訝,一時按捺不住好奇心,一得空就偷偷的跑相府來看好戲了。

這次他到要看看,半個月不見,那個囂張的紙老虎蘇靜兮又有了什麼新的變化。

「來看五小姐?難道她已經回府了?」劍十三連忙跟了上去。

迫不及待的要見到蘇靜兮的東方晨沒有再理會劍十三,他一路朝寒丹院走去,卻在快到的時候,看見二夫人和蘇靜蘿帶著一干丫環婆子浩浩蕩蕩的往蘇寒丹院走去。讓人不解的是,他們身後居然跟著一個看似仙風道骨的道士。

居然帶著道士前去寒丹院,不知道她們想要做什麼?

不過,不管她們要做什麼,看她們那副陰沉的臉色,便知道來者不善。

接下來,可有好戲可看了。

此時,蘇靜兮正坐在院子里曬太陽吃梅子,見二夫人等人氣勢洶洶的前來,便站起來行禮。

「快說,你到底是什麼厲鬼,為什麼要附身在我五妹妹身上?」

蘇靜蘿一進門,就毫不客氣的走上前指著她怒問。

「厲鬼?」

蘇靜兮冷笑,還以為蘇靜蘿把二夫人叫來是要使多厲害的招數,沒想到,居然是這麼老套的招數。

「對,現在的你一定不是我原來的五妹妹。」蘇靜蘿大聲說。

「哦,是么?如果是因為我性情大變而說我是厲鬼俯身,那在人前三姐姐是溫柔文靜的模樣,可是在我和下人的面前,卻是兇狠毒辣的模樣,這兩者表現差距如此之大,那我可不可以說,三姐姐其實也是被厲鬼俯身了呢?」蘇靜兮挑眉說。

「胡說,你休要污衊我,我在誰的面前都是端莊知禮的。」蘇靜蘿憤怒的反駁。

「那你現在如此大聲的指責於我,也算是端莊知禮?」蘇靜兮揚起一抹嘲諷的冷笑。

「你……」

「下去!」

蘇靜蘿氣惱的剛要反駁,卻冷不丁的被二夫人訓斥一句,連忙閉嘴,退了下去。

「比以前更伶牙俐齒了。不錯!」

一旁隱藏在隱形結界里的東方晨看著對面的蘇靜兮,饒有興趣的點頭。 「其實,屬下也是很奇怪的。以前聽說相府的五小姐性格怯弱膽小,可現在一見,完全不是。這短短的時間裡變化如此巨大,厲鬼附身這一說法也行得通。」

劍十三納悶的看著面色冰冷的蘇靜兮,一時想起了半月前她藏在燕王府的圍牆上偷看他和情人毓秀幽會時的場景,心裡突然有些擔心,不知道她會不會把那那件事情說出來。

「若真的是厲鬼俯身,那也一定是個非常特別的厲鬼。」東方晨揚唇淡笑。

「聽王爺這麼說,難道真的是厲鬼附身?」

劍十三心頭一寒,全身寒毛直豎。

「是不是,待會兒他們驗證后就知道了。」

說著,東方晨饒有興趣的繼續看好戲。

「蘇靜兮,如果你說你不是厲鬼附身,那你又如何解釋你近來的變化?」二夫人走上前,怒視著蘇靜兮。

「二娘,古人有言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既然短短的三日,都能讓人刮目相看,那現在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我性情發生變化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蘇靜兮一臉平靜的解釋。

「話是沒錯,不過古人還有一句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在短時間內進步很大是沒錯,可長年養成的性格可沒有那麼容易改變。」二夫人冷笑著說。

「二娘,世間萬物每天都在變化著,萬物的變化自然是為了更好的適應環境從而生存下來。而我現在的變化,自然是也為了適應相府的生活。若我再如以前那樣,懦弱任人欺負,估計我現在已經是亂葬崗里的一具枯骨了。」

蘇靜兮說著,冷冷的掃視了眼氣憤的蘇靜蘿,心想,古代的蘇靜兮早就被蘇靜蘿害死了,才換成了現在的她。若她再不自強,不久,她也會重蹈古代蘇靜兮的覆轍。

「放肆,你說出這種話不是在指責我這個做母親的沒有好好待你,任由你被別人欺負么?哼,你在相府里生活了近十六年,我這個做母親的可沒有讓你沒衣服穿沒飯吃。」

二夫人氣惱的訓斥,她話是說的沒錯,這些年她確實對蘇靜兮不好,可這話她就不該當眾說出來。若是傳了出去,那她這個相府夫人豈不是要被人指責不夠賢惠苛待子女么?

「二娘有沒有做過,自己心知肚明。」蘇靜兮嘲諷說。

這些年來,二夫人讓古代的蘇靜兮住最差的院子,穿最舊的衣服,還派兩個惡毒的刁奴來伺候,害的她吃不好睡不好,最後還被蘇靜蘿一巴掌打進冰冷的碧心湖裡活活淹死了。

如此惡毒的二夫人,現在居然還在這裡裝賢惠仁慈,真是可笑。

「蘇靜兮,你在胡說什麼,這些年二娘可沒有虧待過你。」

蘇靜蘿再也忍不下去了,走上前指著她嘲諷說:「你母親生下你不久就耐不住寂寞和一個下人私通,而你又是個不能修鍊御火術的廢材,你的存在簡直就是我們相府最大的恥辱。二娘沒有將你趕出相府,而是讓你留在相府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已經夠對得起你了,現在你這不知好歹的廢物居然還在這裡抱怨二娘的不是。」 蘇靜兮聽她這麼說,也不生氣,而是很認真的看著她,說:「這麼說來,我是真的該很感謝二娘和三姐姐你們這多年來對我的照顧了。不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三姐姐你的生母是個青樓女子,也是因為在你出生不久,她妄想偷了相府的珍寶跟人私奔,結果被抓,被父親活活打死的吧。」

此話一出,眾人面色大變。

這是發生在蘇靜蘿出生不久的事情,不過蘇耀威已經下了命令不準任何人再提起。時隔十幾年,相府里的人差不多都忘記這件事情了,可沒有想到,如今她居然再次提起,不由得讓人驚訝,這可是相府的禁忌啊。

「你……」

蘇靜蘿一時羞愧地滿臉通紅,想要找更惡毒的話還擊回去,卻一時大腦短路,想不出一個字。

而二夫人瞪著蘇靜兮,暗想,現在這個蘇靜兮伶牙俐齒真是比想象中的還要難應付。若她現在再訓斥她的話,說不定她會挖出她的醜事當眾說出來,她得想個法子,讓她閉嘴才行。

一時,二夫人和蘇靜蘿都沒有說話,而他們身後的丫環婆子們更不敢吭聲,整個院子里陷入一片尷尬的寂靜里。

而在一片尷尬的寂靜里,卻突然響起了一個無比猥瑣的聲音。

「哇,好有肉感的大,腿呀!」

這話當然是出自猥瑣好,色的八寶老頭兒,此時,他正緊緊抱著蘇靜蘿的大,腿,發出一陣驚訝的感嘆。

眾人聞言大驚,目光紛紛落在蘇靜蘿身上,蘇靜蘿一低頭,驚訝的看見一團白色的東西趴在自己的大腿上。

「啊!!!有老鼠啊!!!」

沒仔細看清楚的她瞬間驚跳起來,殺豬般的尖叫起來。

她這一跳,把八寶摔在地上,見眾人犀利的目光射來,八寶速度彈跳起來,竄進了對面的草叢裡。

「哇,好大的一隻白老鼠!」

一時沒看清楚或眼神不好的丫環婆子們驚訝的瞪大了眼珠子。

躲在草叢裡的八寶納悶地擦了把汗。

老鼠!

這些人居然說他大名鼎鼎的千年人蔘精八寶是老鼠!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眼神啊?!

蘇靜兮瞥了眼神不好使的眾人,一時也沒有解釋。

「它竄進草叢裡了,快抓住它,打死了扔茅坑裡去!」

火冒三丈的蘇靜蘿指著八寶藏身的草叢大叫起來。

打死扔茅坑!

藏在草叢裡的八寶身子抖了抖。

「是!」

蘇靜蘿身後的婢女紅香和幾個丫環婆子立刻朝那藏在草叢裡的八寶猛撲過去。

八寶回頭看了眼面色兇惡的丫環婆子,驚叫一聲,閃電般跳出了草叢,朝院門口狂奔而去。

他那逃命的速度極快,一眨眼的功夫,已經消失在院門口。

「它往外面逃走了,快追,追!」蘇靜蘿氣惱的大喊。

「是!」

功夫好的紅香立刻追上去,可才剛剛跑出院子,突然腳下一空……

「噗通!!!」

一聲悶響,這嬌滴滴的美人第二次掉進門口不遠處那個深深的糞坑,爬都爬不上來。 「啊!!!」

眾人大驚。

「救命啊,救命啊!!!」

居然又掉進了那個糞坑,紅香氣憤又驚恐的大叫起來。

「真是沒用的東西。快去救她!」蘇靜蘿氣得跳腳。

幾個丫鬟婆子立刻跑過去,緊捂著口鼻將紅香拉了上來,速度的將臭氣熏天的她帶離了此地。

看著手忙腳亂的丫鬟婆子們,藏在隱形結界里的東方晨和劍十三再也忍不住捂嘴大笑起來。

想不到這次來相府竟能看到這麼有趣的場面,真是不枉此行啊。

笑完后,劍十三朝院門口望了一眼,納悶的說:「王爺,好像那個逃走的一團白色的東西並不是老鼠吧。」

「好像是一個人形的白衣老頭。」東方晨一臉好奇。

「白衣老頭?那會不會是成了精的老鼠精?」劍十三一臉驚奇。

「有可能。」東方晨點頭。

「真是太不像話了,蘇靜兮,你好大的膽子,放老鼠嚇人不說,居然還在門口挖糞坑暗算下人。」二夫人氣得面色鐵青。

「二夫人,剛剛跑掉的那個東西是我養的靈獸,並不是什麼老鼠,而且他乖巧的很,根本不會嚇人。至於門口那個糞坑,我並沒有放任何東西在上面掩飾,剛剛紅香掉下去,那隻能怪她眼神不好使。」蘇靜兮冷聲說。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