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靈,那邊好熱鬧啊,要不,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莫可兒也看到了王靈靈那邊有些熱鬧,也跟着有些心癢。

“靈靈,那邊好熱鬧啊,要不,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莫可兒也看到了王靈靈那邊有些熱鬧,也跟着有些心癢。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不去。”王靈靈沒好氣地回覆道,往自己的嘴裏又塞入了一口蛋糕,由於塞得太快了,王靈靈的嘴巴給噎住了,她趕緊端起了杯子,猛然地喝了一口杯子裏的水,王靈靈勉強喘了幾口氣,這纔會恢復了之前的生機,又抓起一個蛋糕,大張着嘴巴。

“別吃了,再吃你就真的得噎死了。”莫可兒一**過王靈靈手裏的蛋糕,滿臉的愁眉,“你這可是第六塊蛋糕了,真當你自己是豬啊。”

“我要吃光賀家的財產。”那王靈靈悶悶地說道,拿起一塊蛋糕又要塞,這次莫可兒依然身手奇快起搶過了蛋糕。

“你以爲你是天蓬元帥啊,吃那麼一點蛋糕,就想着吃光人家的財產了?人家好歹是市長大人,手裏多的錢,其實你也沒有必要跟賀恩西耗氣的,她不過也就是因爲是今晚上的壽星而已,你的生日不也快到了嗎?到時也可以借你的生日撒嬌啊。”莫可兒一邊好心的安慰,心裏卻在責問自己,這說的都是什麼話啊?

哪裏這麼慫恿王靈靈幹壞事的呢?

“我們也過去看看。”果然,王靈靈還是聽了莫可兒的話,拉着莫可兒也往人羣中擠進去。

人羣中的賀恩西顯得別樣的嬌貴,和他搭訕的人也都是有頭有臉的貴公子,儘管如此,賀恩西卻並沒有多注意這些人,只是老實地回答這些人的問提。

因爲是在舞會,又有賀恩銘在場,所以這些富家公子哥就算是迷戀賀恩西的美色,也只是只能看不能動,聊了許久,這些人都絲毫沒有要散場的意思。

換做平時,這些人哪裏有機會和市長的千金聊上一句的?不是人人都是聶天明,可以被賀恩西倒追的。

儘管如此,賀恩西的心裏只有聶天明,她將自己的雙手緊緊拉住了聶天明的手,使得聶天明被引成了焦點。 “賀恩西,你男朋友叫什麼名字啊,給我們介紹介紹吧。”旁邊有一個雙耳都戴着耳還的男子問道。

“他叫聶天明。”賀恩西自豪地宣佈道,又說道,“至於其他的,你得親自問他。”

聶天明微微一笑,好一個聰明的女孩,賀恩西這樣做是留給自己發揮吹牛的空間,給足了自己面子,這樣也不至於自己說的和對方說的有所出路。

這正好應了聶天明的意思了,他很靦腆地笑笑,給衆人賣了關子,“有沒有聽說過暗氏企業?”

“暗氏企業?那不是。”有個人說道,那話有些細聲,像是不怎麼好意思說出來似的。

聶天明聽得出來,這人的話裏有鄙夷的意思。的確這一個的小小的企業對這些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但這企業對於聶天明來說卻是有別樣的意義。

他要憑藉這筆錢,成爲最大的企業家,至少在h市必須是這樣的。

“嗯,暫時是個小企業。”聶天明重聲答道,引得了衆人一片的譁然,這些人很快都有了掃興的神情。

聶天明又說道:“但是小小的企業也有逐漸變大的可能。你們的老爹不也是從小小的企業一點點做大的,看不起我拿就是看不起你們的老爹。”

衆人臉上有了愧疚了意,還看不起人家呢,自己還不是一分錢都沒有?要不是老爹給自己錢花,自己興許早就餓死了。

聶天明的這句話起了很大的作用,這些人不但不會看不起聶天明,反而和其請教高招,他們佩服的,不但是聶天明精明的應對能力,還有上進的能力。

聶天明一一給這些人講了一些關於自己的經驗,當然有很多自己瞎吹瞎編的。說了許久許久,直到鐘聲敲響了,音樂淡淡地響起,這些人才知道是自己最爲期待的狂歡節目來臨了。儘管是這狂歡節目來人,但是仍然有人想聽聶天明吹噓,只是有些依依不捨的說了聲稍會見,各自散開了。

一個身材不錯的女主持人緩緩地走到臺上,拿起話筒,說道:“各位親們,今天是董家小姐賀恩西的生日,讓我們用掌聲熱烈的祝這位小壽星,祝她生日快樂。”

果然轟隆的掌聲啪啪然地響起。賀恩西有些開心的笑了,一道淚水順着自己的眼角流了下來。

難得的,這是賀恩西過得最愉快的一次生日慶祝會。

主持人說道:“接下來,請各位紛紛尋找好自己的舞伴,待會呢,會有一場舞會要開場了,聽到了音樂以後,你們就可以跳了,發揮你們自己的想象力,盡情的跳舞。”

周圍的人人開始一一找情侶作爲自己的舞伴,賀恩西對聶天明說道:“你必須做我的舞伴。”

聶天明點點頭,聽到音樂剛好響起,幽默地說道,“我們開始吧!”

兩個人隨着音樂優雅的轉動,時而如蝴蝶翩翩起舞,時而如蜜蜂採蜜,時而又如同輕輕點水,舞姿優美,轉動的軌跡優雅而大方,引得衆人掌聲不已,對聶天明的舞技更是更加的羨慕有加。這場舞會很遲才落定了尾聲,賀恩西從聶天明的懷裏掙脫開,笑着讚歎道:“跳的挺不錯的嘛。以前你不是不怎麼會跳舞?”

聶天明道:“那你哥哥你的悟性高啊。”說着,黯然的看了一眼莫可兒,要不是上次逼自己跟她跳舞,這會肯定還是菜鳥一個。

這一切,都是被人給逼的。舞會就這麼結束了,聶天明輕鬆地應付過關,下一個環節就是所謂的切蛋糕了,分蛋糕了。那主持人又從不知道哪裏的地方冒了出來,她的身後跟着幾個人,那幾個人推着蛋糕,緩緩地走了出來。

蛋糕被擺在桌上,大約有半層樓那麼高,說的誇張一點,幾乎可以用仰視來形容了。雪白的蛋糕四周泛着淡淡地清香,這些清香迎到了聶天明鼻息之間就是一陣的享受。

這麼大一個蛋糕還是令聶天明不得不歎爲觀止。

“怎麼樣,想不想天天吃這麼大的蛋糕啊?”賀恩西笑着問道。

“想。”聶天明擦着口水毫無隱瞞地說道。

“那很簡單啊,娶了我,天天可以吃這麼大的蛋糕。”

“——”聶天明頓時之間就無語了,這女孩子果然是精啊。

“來,讓我們一起給今天的壽星一起唱首歌吧,祝福祝福小壽星。”主持人立刻主持大家一起唱歌,因此她先帶了一個頭,這些個人雖然極爲不情願,但是畢竟是賀恩銘的寶貝女兒生日,不給面子是不行的,只得跟着唱起歌來。

一首生日祝福歌曲從這些人嘴裏唱了出來,有些搞笑,但是聶天明沒有心思去笑,因爲他也摻和在其中了,而且還是穿着許文強的服裝唱的歌,整個感覺,他都覺得怪怪的。

一首歌曲結束了,那支持了又拿着話筒宣佈道:“現在讓我們請我們的小壽星來許個願望吧。”

“啪啪啪”。一陣更加猛烈的掌聲響起。

賀恩西在衆人期待的眼神緩緩地走了上去,閉上了眼睛,許了一個願望之外,她睜開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睛,跟着主持人一起將周圍的蠟燭給吹滅了。

然後,在主持人帶領下賀恩西開始一一發放蛋糕,每個蛋糕在這些人嘴裏全都甜甜的。發完了蛋糕,賀恩西也那這一碟小蛋糕走到了聶天明的身邊,兩個人一起吃。

“你剛纔都許了什麼願望呢?”聶天明一邊吃着蛋糕,一邊壞笑着蛋糕。

“你知道的。”賀恩西將碟子裏的一塊櫻桃放到了聶天明的碟了。

聶天明不問了,問了也沒有意義,安靜地吃着自己的蛋糕。

“我爸讓你吃完了,留下來喝杯茶,他說他有話要跟你說。”賀恩西對聶天明說道,

聶天明一愣,這賀恩銘能有什麼話對自己說?還不是關於賀恩西的?可是眼下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也不好意思拒絕,乾脆爽快的點頭答應。

因爲舞會很文雅,參加舞會的人也都很高的控制能力,所以基本沒有人喝醉。一首歌曲放了出來,就相當於舞會結束了,有人紛紛來和賀恩銘告別,而有的人特意和賀恩銘聶天明這邊的人告別。

一時間,舞會上就剩下沒有多少人了。 王靈靈有些不開心,拉着聶天明的手,說道,“跟我回去吧。”

聶天明無奈地聳聳肩,搖搖頭,“我和賀恩西還有話要談。”

“那好,我先回去了。”王靈靈丟下了一句話,鬱悶地走開。

“別在意,王靈靈是因爲太在乎你了,纔會有這樣反常的反應,老師我去勸勸她就是了。”莫可兒看出了聶天明的擔慮,拍着聶天明的肩膀說道,追上了急速前行的王靈靈。

聶天明嘆了口氣,被兩個女孩子夾在中間的滋味,還真不是滋味。

“女婿,過來這邊坐。”賀恩銘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有手臂指了沙發上的位置,邀請其入座。

沙發上空空如也,顯然是爲聶天明這個私人女婿準備的,聶天明疙瘩一起,有些猶豫該不該坐下去。

賀恩銘示意聶天明入座:“女婿,別客氣,坐就是了。”

等到聶天明坐下以後,又說道:“在這裏,你就當做是自己家一樣,你呢,就把我當成爸爸一樣,有什麼事情可以儘管請我來幫助,只要我能夠辦到的,一定爲你辦好。”

聶天明心底微微一沉,這賀恩銘果然是狡猾的狐狸,他雖然明着說了種種好處,但那基礎是放在自己和賀恩西的感情身上的。

如果自己負了心,甩了賀恩西,那麼自己照樣有辦法,加倍的對自己懲罰,這就是權力的威力。

權力讓人貪婪,讓人失去自我!

聶天明笑道:“伯父言重了,我能有什麼事情,就算是有也不勞您親自費神啊。”要是請人幫忙,要託付終生的話,聶天明另可不要。

“哦,那好既然你不需要幫忙,那也是好事,這樣吧,我在這裏想跟你談談有關我女兒和你的事情,不知道你放不方便談呢?”賀恩銘也不是死腦筋的人,旋即就將話鋒一轉。

“方便,就是不知道伯父跟我談的怎麼扯上你家女兒了?”聶天明不懂裝懂,果然這賀恩銘還是提出了自己最不想搭理的話題。

“你先把你的帽子摘下吧,還有圍巾也一併脫下來吧。”賀恩銘皺眉看了眼形象有些搞笑的聶天明,說道。

“好。”聶天明趕緊將帽子摘了,將圍巾脫了,這樣一來就不是那麼熱了。

賀恩銘道:“天明啊,我都算是一把年紀了,在官場也算是混了有些日子了,許許多多的事情也都看透了。所以,我也算是走到頭了,升職是肯定不可能了,唯獨只能靠你這些小輩來爭取了,我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噹噹官,當了官以後我家女兒還不會被人給欺負。”

“老爸。”賀恩西臉紅着,不好意思地喊了一句賀恩銘。

“伯父,其實吧,我沒有當官這方面的天賦,也沒有這方面的興趣,這可能要讓你失望了,我只想好好地做一份實際可行的工作,至於是什麼樣的工作,我相信伯父心中已經很清楚了。”聶天明笑着說道,他當然知道這賀恩銘是想給自己未來的女婿創造一條後路。

可是,賀恩銘並不知道聶天明和賀恩西那麼親密僅限於今天晚上,這一切都是裝好的。

“你是說你就想憑你的那些藥液發家?”賀恩銘開口問道。

“是的,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有了這些藥液,發家其實並不是什麼困然的問題,而且我現在年紀還小,衝勁還很足呢,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一些困然給絆倒。”聶天明耐着性子說道。

“可你這得黑白紅全都吃的開,這年頭隨便哪個門路盯上你,你都會死翹翹。”賀恩銘好意地提醒道。

“其實,我已經被人給盯上了,而且那些人還盯了好久。”聶天明意味深長的答道。

這話聽得賀恩銘是一頭霧水的,不得不問道:“你說有人盯上你了?是誰盯了你那麼久的呢?”

“我不能說,但這些人你一定認識。”聶天明賣了一個關子。

賀恩銘想不出是誰,但聽聶天明這話,他又犯頭疼了,自己認識的人,哪個不是能夠橫着在h市走的人?而聶天明呢?只不過是一個開小企業的大老闆,怎麼說勝算也並不是很高。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自信。”賀恩銘被聶天明這種不可磨滅的自信給折服了。

“呵呵,過獎了,開店的要是沒有這種自信,那遲早都得關店的。” 嬌妻不乖:妖孽殿下de罌粟新娘 聶天明笑着說道。

“恩,年輕人就是有勁頭,我就是喜歡你這種清高氣傲的態度。”賀恩銘哈哈笑道,又低聲問道打探道,“你和我家女兒都好上多久了?”

“今天好上的。”聶天明很本能的出聲道。

“啊?”賀恩銘依舊一頭霧水。

一邊的賀恩西趕緊用手用力的一捏聶天明的手臂,聶天明立刻會意,改口道:“我和你家的寶貝女兒好上很久,今天才打算接入正軌的。”

賀恩銘一聽,笑逐顏開。

和聶天明又聊上了幾句話之後,賀恩銘還給他留了電話,這讓聶天明感覺賀恩銘很給自己的面子,感情這賀恩銘真的把自己和恩西的關係給當了真了。

聊了好久,賀恩西和聶天明才從舞會的微光中漸漸走了出來。而在目送完自己的女兒和聶天明之後,賀恩銘打了車回家了。

“謝謝你啊。”賀恩西感激地擡頭看着聶天明,說道。

“有什麼好說謝謝的啊,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只是稍微配合一下而已,生日快樂。”聶天明柔聲說道。

“禮物呢?”賀恩西攤開自己的雙手索要禮物。

“我沒有禮物。”聶天明苦悶地說道。

賀恩西笑了笑,說道:“把你送給我一天,就是最好的禮物。要是天天可以過生日就好了,和你在一起的感覺,很踏實。”

“我們,是不是該談點別的?”聶天明不好意思說賀恩西的話已經說過了頭,而是換了一種方式問道。

“好啊。”賀恩西聽出了聶天明的意思,既然對方不願意聽自己也不勉強。

正當這個時候,聶天明的手機響起了一條短信。短信的主人名字是蕭情。 聶天明沒有急着去看短信,而是先對賀恩西說道,“你先回去吧,我給你打一輛車。”

賀恩西問道:“你不跟着我一起回去嗎?”

聶天明搖搖頭,說道,“我有件事情要辦。”

“是因爲剛纔那個女孩吧?”賀恩西直言不諱地問道。

“恩。”聶天明恨誠懇地點點頭,“她是我的女朋友,她對於我付出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恩,我知道,祝福你們哈。我走路回去好了。”賀恩西笑眯眯地說道,衝着聶天明擺了擺手。

“恩。那你自己慢點回去。”聶天明點點頭。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