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在嗖的一聲中,雷動背部劇烈顫抖起來。

隨後在嗖的一聲中,雷動背部劇烈顫抖起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金箍棒直接從布套之中飛出。

那通體散發着金光色彩的金箍棒,此刻彷彿猶如神人散發的光芒一般。

讓的雷動的眼睛略微有點吃不消了。

隨即閉上眼睛的雷動,仔細觀察這剛纔飛入自己丹田處的那道灰褐色的光芒。

“咦?難道我也是雙系內氣師?”雷動疑惑的心中問道。

然後繼續感覺這那以前從未享受過的土系內氣。

“呼!”

長舒一口氣,雷動眼睛緩緩睜開,此刻雷動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雕刻。

那右手猶如那些堅硬的石頭,讓的雷動小心臟直接是彭彭彭的跳動的非常之快。

“呵呵,少年,這三樣禮物,你還滿意嗎?”綠鬍子老者對着雷動看了一眼,笑着道。

聞言雷動馬上轉頭看向那綠鬍子老者。

“多謝老前輩!!!在下感激不盡!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此刻的雷動哪還會說的了其他的話啊,此時他的心情太亂了。

太驚喜了,這一件又一件的寶物。

“既然滿意,那老樹我也該睡覺了啊!奧啊!”老者打了個哈切淡淡的道。

隨即一個閃身,一道綠光閃過,老者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

再次拜謝,雷動放下那激動開心的心情,右手一揮,那原本插立在地面的金箍棒再次插入自己的身體背部。

“哈哈,蒼生眼!土系內氣!還有這增強了不知道幾倍的金箍棒!” 蜜婚之萌妻嫁到 雷動傻笑着說道。

隨後向着一開始進入這裏的光幕走去。

回往原來進入這裏的木門,雷動很快就抵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這個木門說實話還是挺醒目的。

這樹林一穿過,就能看到一道紅褐色的木門,矗立在那裏。

顯得十分不和諧。

“回來了啊!”

沒等雷動推開這木門。木門就被打開。

那男童身形也緩緩出現在雷動眼前,對着雷動淡淡的道。

“嗯!”雷動應了一聲,隨即就對這個男童行了個禮。

“呵呵,你也別客氣了!既然是天意將你帶來我這裏,那麼你在這裏得到的東西,本就是你的。不用謝我。要謝就謝你自己吧!”男童擺了擺手,隨即轉身回到自己原來坐的位置。

聽聞這男童深奧的話語,雷動點了點頭。

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人蔘老果前輩都不在乎,如果我在那麼客氣,顯得我這人不識擡舉了。

隨即身形一動,跟着男童望着木屋裏面走去。

耗費了幾個小時在這個小小木屋裏的結鏡空間裏遊蕩,雷動回憶了一下,頓時心跳就加速了。

感覺這都好像在做夢似的。 “福禍亦相惜,禍福亦必咦!好了,時間也不早了,送你一句話,有緣我們再見吧!”男童對着雷動指了指這木門,輕聲說道。

見這男童下逐客令了,雷動心裏也是知道的。

“嗯,那前輩我告辭了!”雷動隨即輕吟一聲,腳步緩緩踏出木屋。

此刻的雷動也不想在這裏逗留了。

至少今晚的事情,真是讓他賺足了。

嘴角一直掛着的微笑,也在開心一會之後收起。

那散佈在臉上的欣喜樣子,隨即也淡淡的消散。

直接坐着氣梯回到地面之上,走出那雜貨鋪,刺眼的陽光就直接照射在雷動的眼前。

“都已經是白天了啊!我該準備準備,明天上路了!”雷動驚訝的心中喃喃一句道。

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雷動將黑袍脫下,腳步飛速的行走向自己睡的旅館處。

想想明天就要離開這季諸城了,雷動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在來。

畢竟計劃趕不上變化嘛!

將自己房間的東西收拾了一下,雷動開始閉眼休憩起來。

“啊!”

一聲驚吼,望着自己那滿身血痕的身體。

四周一掃,那原本翠綠色的樹林此時已經被火焰蔓延的火紅一片。

無力的躺在地面之上,任由那血液流淌着。

“牌魂,牌魂!”雷動大聲的喊叫着。

可是胸口處的牌魂彷彿一句話都沒聽到,一點異動都沒有。

然後眼前越來越模糊,只見那驚吼的噬天神猴,居然是撲向了自己。

“啊!”雷動驚駭的大叫一聲。

眼睛緩緩睜開,看着安靜的房屋。

雷動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這夢真是讓他嚇了一跳。

緩緩的伸出右手,看着右手小指上那好久不出現的噬天神猴,一直安詳的沉睡在手指處。

“難道這小傢伙會傷害我?”雷動看着這噬天神猴,疑惑的道。

但很快,他就被抵消了這個念頭。

“呵呵,不可能!”雷動笑着說道,話語中的鑑定意味尤爲的凝重。

一夜無事,雷動在昨晚的那個噩夢之後,睡得非常香。

早早的起牀,雷動將房間推掉,直接是跑向那季諸城的西門。

在要到達西門時,雷動差點是要忘記將烏袍給穿上了。

說實話,若是讓別人知道,自己這麼年輕就有6品製藥師的能力。

傳出去,可能會被某些教派給頂住,那麼不管你實力怎麼樣。

被人控制住後,就有可能將你關起來,然後給他們製造丹丸。

這雷動可不想去做。

雖然只是自己的猜測,但雷動還是挺相信自己那胡亂的猜想。

畢竟完事皆有可能嘛!

“董公!你來了啊!”沃李特那老傢伙見一身黑袍的雷動走向他,身形立馬湊到雷動身邊。

對其恭敬的說道。

“嗯!”雷動輕吟一聲,隨即緩緩坐上這面前華麗的馬車。

“董公,這是我家家主,專門派來迎接你的白漾馬車。我們到沃斯特城堡需要3天的路程,但這兩馬車能減少一半的時間。明天正午就可以到了!”沃李特隨即也坐上了馬車,對着雷動有點驕傲的說道。

在兩人就緒之後,隨着沃李特的一聲輕呼。

馬車開始了歸家之路。

雷動一開始,還不清楚,什麼叫做白漾馬車。

“嘖嘖,白漾馬車不簡單啊!”雷動看着車窗外那行如流水般的路,心中喃喃一句道。

這馬車的速度絕對不會低於自己那魂步爆發時那般。

在車內的時光,是雷動絕對最漫長的。

主要是身旁還坐着個沃李特,不然他也能在自由一點。

那沃李特也看出來了,雷動身上那不自然的感覺。

雙手行禮,對着雷動請說:“董公,這馬車車廂可是專人設計過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話,那我就把我和你給分格開了,有事您只要敲幾下這車廂的槅門,我就清楚了!”

說完,雷動絕對不錯,點了點頭,隨即在兩人中間處,突然從車廂頂部下降了一塊巨大的木板,直接是將兩人給隔離了開來。

“呼!”雷動舒了一口氣。

現在至少沒人在看着他了,自然多了。

但烏袍還是不能脫下,只能是坐姿什麼的都能隨意一點。

“主人,找你幫個忙。吱吱。”

隨着雷動放鬆下來,胸口處那吞地鼠也是露出偷來,對着雷動說道。

“什麼事,你就直接說。”雷動淡淡的道。

“就是上次給你的靜心決還給我行嗎?黑妞她沒學過,我給她看看,她也是吞地鼠族的,對她幫助很大的。”吞地鼠急忙的說道。

“嘶?什麼靜心決!”雷動略微疑惑的看着這吞地鼠問道。

聽雷動這麼一說,小白鼠急了。

直接從雷動胸口鑽出,爬到雷動的肩膀處。

“就是那張很小的獸皮,上次你不是看不清楚的那張嗎!”小白鼠急忙的說道,話語傳來的意思,讓的雷動有些聽不太懂。

“奧!”

細細一想,雷動也清楚了。

右手一揮,那張細小的獸皮出現在其手中,緩緩遞給了吞地鼠。

“呵呵,既然你給那黑色的吞地鼠起了個暱稱,那你叫什麼呢?”雷動笑了笑,淡淡的道。

“主人,這個我到沒想好。要不你給我起一個吧!”吞地鼠兩個小爪拿起那收起,就直接鑽進雷動胸口,緩緩的說道。

“額,這個,這個。黑妞,算了,叫你小白吧!分得清楚了。”雷動愣了一下,隨即說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