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一愣,這經理他認識,就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姓什麼罷了,他沒想到這經理似乎也認識自己的樣子,貌似,像自己這樣的顧客,在這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吧,況且自己並不是經常來這裏,自然更不可能有經理會記得認識自己了。

陳清一愣,這經理他認識,就是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姓什麼罷了,他沒想到這經理似乎也認識自己的樣子,貌似,像自己這樣的顧客,在這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吧,況且自己並不是經常來這裏,自然更不可能有經理會記得認識自己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你認識我?”陳清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

“陳清先生,您好,您是來看聶小姐她們的吧,請跟我來吧。”經理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滿臉堆笑道。

開玩笑,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你,敢在我龍鳳酒吧動手打架的,而且,還是自家老闆特意交代要好好招待的人,因爲那次的事情,馬老大那小子都被自己老闆給廢了,而原因,就是因爲眼前這人。

如果自己再不認識你,那可真就眼睛瞎透了。 “你是不是以前經常來這種地方,對人家做了什麼?居然讓他看起來很忌憚你一樣?”西門燕低聲在陳清耳邊問道。

陳清撇了撇僵硬的嘴角,也是一頭霧水,低聲道:“我怎麼知道?再說,他一個男人,我能對男人做什麼?”

西門燕不屑的看了陳清一眼,一臉嫌惡的道:“老孃怎麼知道你對男人做了什麼,老孃又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說不定你有這男女通吃的愛好,也不是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陳清一窒,剛要發怒,便看到這小妞頭也不回的往前面走去。

還好前面的經理距離陳清有點距離,所以並沒有聽到後面兩人的嘀咕,不然的話,恐怕他連犧牲的心都有了。

不過,經理沒聽到,並不代表別人沒聽到,比如說……

陳清憤憤的轉過頭來,正準備和曹可冰說些什麼,便看到曹可冰和劉月這個女暴龍同時一臉怪異的看着他。

那眼神,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以至於陳清都有點毛骨悚然了。

剛開始陳清微微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陳清同學瞬間大怒,額角青筋直跳。

但還沒等陳清發怒,就看見曹可冰和劉月這兩個妞狠狠的打了個寒顫,然後兩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彷彿陳清是洪荒猛獸一般。

這動作看的陳清一陣窒息,好在還有刑天這個傻大個在陳清身邊,這傻小子根本就沒聽明白之前陳清和西門燕話裏的意思,見陳清看過來,他還一臉討好的憨笑一聲。

陳清臉色微微好看了一點,還是咱的兄弟好,沒有誤解我,可是他那知道,自己臉色稍緩的對着刑天看的這一眼,落在曹可冰和劉月眼中,那要多‘溫柔’就有多‘溫柔’,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一想到陳清有可能是‘玻璃’,曹可冰俏臉不由自主的白了一下,就連一向性格火爆的劉月也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兩人當着陳清的面,狠狠的搓了一下胳膊,彷彿上面起了很多雞皮疙瘩一般。

看的陳清眼中直噴火,如果陳清眼中的怒火能夠燒人的話,恐怕整個大廳中的女人都要**焚身了……

兩人搓了一下之後,面容稍緩,隨即匆匆的從陳清面前低頭走過去,直接追上前面的西門燕,一路走,曹可冰還喃喃一句。

這一句落在陳清耳中,差點沒把他氣出個內分泌失調來。

“難怪和我交往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不和我上牀,原來是個玻璃,這可怎麼辦吶,雖然我不歧視,但也不希望自己老公性取向不正常啊。”

陳清老臉漲的通紅,這娘們,有時候這麼精明,咋就這件事情上居然犯糊塗了呢?

“曹可冰……”陳清咬牙切齒怒道。

還沒等他說完,就被一個‘天真’的聲音打斷。

“大哥,什麼是玻璃啊?是釘在窗戶上的玻璃嗎?”刑天疑惑的問道。

陳清一窒,白眼一番。

“賊老天,讓我死吧……”陳清心中無力的**一聲。

……

這名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經理,把陳清等人一路帶到最高樓,一路上,陳清也是暗暗心驚,難怪龍鳳酒店威名這麼大,在來的路上,陳清就發現不下二十個好手。

這些人,即便實力不如自己,但也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從氣息上判定,這些人在這裏,即便自己有刑天這個傻大個幫忙,也絕不容易潛入進來。

至於出去,更是想都別想,而且從一些防護措施看來,絕對比自己這半路出家的人要專業多了。

不說自己,恐怕就連劉金剛等人也不一定能悄無聲息的闖進來吧。

陳清心驚,但旁邊的劉月則是震驚了,她和陳清不同,陳清是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但是她卻可以稱是這行業的專家了。

看來給這裏設計防護的人不簡單,單從這裏的設計來看,就比自己要強多了,難怪傳聞就連SH最大黑暗勢力青龍幫的幫主都對這裏的主人忌憚三分。

雖然心驚,但也越發的期待起這傳說中的鳳凰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沒過多久,幾人便來到了一個房門前,從外面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僅僅只是看起來豪華了一點。

“老闆,陳清先生他們來了。”經理站在門口恭敬的道。

“陳清來了?同來的還有曹小姐和西門小姐她們吧。”一個柔媚酥軟的聲音傳了出來。

陳清狠狠的打了個舒服的冷顫,就差點沒**出聲了,這聲音,太好聽了,太嫵媚了,就這麼聽聽,都感覺全身骨頭都酥軟了,倘若是叫這聲音的主人去叫那啥,還不讓天下的男人都丟了魂?

這簡直就是妖精的聲音,陳清暗暗的想到。

“是的,老闆,同來的還有西門小姐,曹小姐,劉小姐和刑天先生。”經理似乎早已經習慣了似的,只是眼中愛慕的光芒一閃,隨即恭敬的道。

裏面沉默了一下,隨即剛纔那聲音的主人慵懶的道:“請他們進來吧。”

這回陳清很不要臉的**了出來,這聲音,太銷魂了……

隨即兩股殺氣撲來,陳清腰間多處兩隻小手,分別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

揪的陳清直抽冷氣,西門燕幸災樂禍的輕笑一聲,低罵一聲:“活該。”

“陳先生,曹小姐,你們請吧。”經理面帶微笑的打開大門,讓開了路道。

陳清苦着老臉,和經理道了一聲謝之後,才施施然的走了進去。

不過他很納悶,曹可冰吃醋還情有可原,揪自己一下也是應該,但是另外一隻小手的主人,貌似有些,咋說來着,勞資**一聲,你這女暴龍吃那門子醋啊?居然揪的比曹可冰這妞還狠。

剛剛踏進大門,迎面撲來一陣濃郁充滿誘惑的香氣,不是陳清認識的任何一種香水味道,而似乎是一種天然的體香。

大廳極大,在中間的沙發上,端坐着一個成熟美豔的女子,女子看起來不過二十三四歲左右,卻散發着一股成熟的女人味道。

“鳳凰姐姐。”西門燕輕呼一聲,面帶微笑的往女子身邊走去。 “鳳凰?”

劉月臉色微變,即便是已經猜到了這女子就是龍鳳酒吧的老闆,但也從未想到這名滿SH地下勢力的鳳凰居然生的如此年輕美貌。

“是小燕呀。”鳳凰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

舉止雍容典雅,卻帶有一股莫名的氣質,這就是龍鳳酒吧的老闆?

陳清暗暗道,雖然沒有過多的接觸過,但陳清還是直覺的感覺到眼前的這位風騷入骨的女子極度的危險。

這種感覺來的那麼直接,其若有若無的壓力簡直能和當初在京城遇到的李峯的那狗腿子保鏢李大有的一拼了。

不,準確的說她的危險程度絕對在那李峯的三大保鏢之上。

高手,這女人絕對是個高手。

陳清眼神微凝,即便是旁邊的刑天,也一臉警惕凝重的看着她。

“陳清,曹小姐,劉小姐,歡迎你們來到我龍鳳酒吧。”鳳凰似乎沒有注意到陳清的警惕一般,一臉微笑的對着陳清等人道。

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即便是見過不少美女的曹可冰等人也是暗暗心驚不已,世界上怎麼會有聲音如此動聽之人?

“您好,鳳老闆,我來是想看看婉凝她們的。”陳清深吸一口氣,道。

鳳凰點了點頭,表示知道,美目中光芒連閃,上下打量着陳清,隨即輕笑一聲,道:“你也不必叫我什麼鳳老闆了,我和劉金剛這頭猩猩是朋友,你叫我鳳凰就行了。”

“那好,既然鳳老闆這麼說,那我就厚着臉皮叫你一聲鳳凰了。”陳清咧了咧嘴道。

“果然和我們老大說的一樣。”鳳凰低喃一聲。

“你說什麼?”陳清離的遠,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鳳凰輕笑一聲,隨即站起身來,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成熟誘人的玲瓏曲線展露無疑,差點讓陳清這個小處男鼻血狂噴。

紅着老臉,很丟臉的吸了吸鼻子,面露尷尬之色。

“噗哧!”鳳凰嫵媚一笑,頓時笑的花枝亂顫,特別是胸前那一對雪白的豐滿,更是顫顫巍巍。

陳清頓時眼睛都盯直了,這女人,不去做妖精真是可惜了。

“噝……”突然陳清腰間一疼,只見曹可冰美目含煞,一臉殺氣的盯着自己。

不用看,就知道腰間的軟肉便紫了,這女人,陳清老臉頓時苦了下來,不敢再去看那誘人的情景。

曹可冰低哼一聲,從鬆開小手。

“行了,鳳凰小姐,能帶我們去見見婉凝姐她們了嗎?”曹可冰面無表情的道。

“跟我來吧。”鳳凰輕笑一聲,絲毫沒有在意曹可冰的不滿和敵意,施施然的帶着陳清等人往旁邊的一處房間走去。

到現在陳清帶細細的打量起房間的環境來,房間大約有兩百多個平方,裝飾極爲典雅華麗,但又沒有絲毫給人一種暴發戶的感覺,除了客廳之外,還有着四五個客房,格局和一般的房子有極大的不同。

陳清等人來到一個房間之內,裏面並沒有任何人,更別說聶婉凝幾人了。

曹可冰等人微微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鳳凰,不是說帶我們去見婉凝等人嗎,怎麼房間裏沒有一個人?

先前陳清還以爲聶婉凝等人在這房間裏面,或許是因爲某些原因纔沒有出來見陳清等人,但現在看來裏面另有貓膩了。

西門燕面色如常,鳳凰面對陳清等人疑惑的神情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直接往旁邊的一個書櫃旁走過去,伸手在一本小書後面撥弄了一下,隨即便聽到咔咔聲響起。

書櫃自動移開,露出了一面普通的牆壁,正在陳清等人震驚疑惑之時,沒有絲毫隙縫的牆壁突然自中間打開,流出了一臺電梯。

暗道?

陳清腦子裏不由自主的冒出這個詞,而且還是現代高科技的暗道?

話說,古時候無論是王侯將相還是富可敵國的富商,他們誰家的暗道有電梯的?貌似沒有吧。

鳳凰率先走了進去,隨後西門燕也跟了進去,如果不是這段時間熟悉了西門燕,陳清還真懷疑他們是不是被人給陰了,莫名其妙的就被帶到這裏來。

只是,陳清沒有多想,直接帶着曹可冰等人也跟了進去。正好把這個不大的電梯站的滿滿的,雖然電梯門關上,陳清便感到腦袋一陣暈眩,這是正常情況。

貌似陳清每次坐這高科技都會暈眩一下,也不知道別人暈不暈。

而外面的房間在電梯下去的一剎那恢復原狀,彷彿從來沒有人來過一般。

片刻之後,電梯停了下來,陳清到現在腦子裏還是暈乎乎的,就連周圍鳳凰身上散發的誘人體香都沒有注意到。

“到了。”鳳凰輕笑一聲,率先走了出去。

走出電梯之後,陳清才發現外面的情景,有一個通亮的通道,通道的盡頭有一張鐵門,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組成,總之,絕不是簡單的鋼鐵。

這女人,究竟是怎麼弄的?單這個工程,恐怕耗資就數億了吧。

幾人來到鐵門前,鳳凰瞳孔對着鐵門旁邊的一個紅色發光的地方,隨即手指在鐵門上的一個槽中按了下去,瞬間響起了一個電子合成的聲音。

“身份確認無誤,歡迎主人回來。”

厚重的鐵門打開,這時候陳清等人倒抽一口涼氣。

我滴個乖乖,這女人以前是不是得罪人得罪的太多了,以至於弄一個這樣的密室,他奶奶的,這鐵門,足有三米左右的厚度,他奶奶的,就連這通道的高度都沒有這鐵門的厚度,可以想想,即便是碰到仇人發現了這裏,想要炸開這裏恐怕也要廢不少力氣。

勞資推翻之前的結論,這娘們弄的這地方,幾億估計還弄不下來的,這女人以前究竟是做什麼的? 隨身空間之一品農家女 簡直就是一個不擇不扣的富婆,誰娶了她,幾輩子都不用愁。

後面的路更是讓陳清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不然的話,怎麼會弄這麼大一個地方?這女人肯定是以前得罪了什麼人,被仇人找上門的時候好躲在這密室。

陳清可以肯定,就這面積,恐怕酒吧一條街整條街的下面全是這密室了,想到這裏,不禁陳清看鳳凰的眼神變了,就連旁邊的劉月和曹可冰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鳳凰。 這女人究竟是什麼身份?要弄這麼大一個工程,那得耗多少人力物力和財力?

即便是曹可冰和劉月她們那樣的大家族想要弄出這麼大個工程,估計也要夠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