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龍魂等人其他人都臉色發青地盯著何少燁,卻還是敢怒不敢言,誰讓何少燁得意有得意的資本呢?而且何少燁不用考核就能通過,這裡面沒有貓膩誰都不信!

除龍魂等人其他人都臉色發青地盯著何少燁,卻還是敢怒不敢言,誰讓何少燁得意有得意的資本呢?而且何少燁不用考核就能通過,這裡面沒有貓膩誰都不信!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下一個,夏侯軒。」漢子又點名。

一名少年自人群里走出。

「咦?夏侯軒?名字怎麼這麼耳熟?」龍魂自言自語。

「對啊!」葉毅龍也撓撓頭。

「難道?」龍魂猛地望向那個自人群里出來的少年!

少年有著清爽黑髮,一雙眼炯炯有神,一身古袍,頗有種兩袖清風的飄逸之感!再加上少年那帥氣的容貌,絕對是一代少女殺手!

而龍魂驚嘆的不是他的帥氣俊朗,而是這少年竟是自己和葉毅龍買丹藥時所遇到的那名少年!

那名少年扭過頭髮現龍魂在看著自己,也是一愣,隨後便是友好地向龍魂露出一抹笑容。

龍魂也只能報以一笑。沒想到這個少年也打算加入帕斯學院,只是他能夠通過嗎?

「我選他。」夏侯軒點了一個較高的。

「指教!」這個明顯教養比之前那個要好,還懂得說「請教」,只是也同樣是面無表情。

「呼」地一聲,夏侯軒身影消失,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男子身後,手肘頂出!

男子也不慌亂,鎮定的頭一低,重心往前壓,右腿倒起掃向夏侯軒,夏侯軒一驚,豎起雙臂抵擋,「砰」地一聲,夏侯軒被轟退!

夏侯軒腳死死地定在地上,不讓自己懸在空中,一道黑色剎痕由此誕生!

夏侯軒穩定身形,急速抖動著雙臂,被男子這麼一踹,兩隻手臂都麻了!

男子也不急,就這麼看著夏侯軒,等待著夏侯軒的下一次攻擊!

「喝!」調理好麻痹的雙臂,夏侯軒再次沖了上去!

一把匕首出現於右手之中,毫不留情地刺向男子!夏侯軒不怕會傷害到男子,這個男子能不傷害自己就好了。

男子面不改色,左手扣住夏侯軒手臂,不讓匕首刺下,右拳緊握,轟擊向夏侯軒的小腹!

緊握匕首的右手一勾,男子只能被迫鬆開夏侯軒右手,夏侯軒眼裡閃過驚芒,趁機將匕首落在左手之上,橫向刺去!

要是男子繼續這麼轟擊,他的右臂一定會被匕首刺穿!

果不其然,男子收回衝擊而出的右拳,下一步動作飛快地從男子腦中閃過,躍身倒踢,夏侯軒也只能退開,他可不想手臂再次發麻!

他的虎口現在還在隱隱作痛!

「你的確很有一套。」男子點頭讚賞。

「謝謝!」夏侯軒禮貌點頭。

「下一刻我不會再留手了。」說完這句,男子疾跑向夏侯軒,到達一半飛身而起,一記千斤墜砸向夏侯軒!

後面已經是擂台邊緣了,夏侯軒退無可退,卻疾身向前,男子這麼下去也會飛出擂台,急忙重心下墜,剛好正對夏侯軒下一步要到的位置!

誰知夏侯軒突然一個轉身,避開致命一擊,可男子的膝蓋還是頂到了他豎起抵擋的雙臂,一股巨力壓來,夏侯軒的虎口破裂,鮮艷的紅色從裡面源源不絕地湧出!

男子的千斤墜墜在了鋼化的地面之上,竟砸出了兩個深深的印子!

「咣當。」夏侯軒的匕首掉到了地上,而此時,剛好滿了五分鐘!

「咔嚓嚓。」男子站起,腿部發出令人心悸的骨頭摩擦聲,「你很聰明,也挺厲害。」

說完,男子走下擂台,現場僅沉寂了幾秒,如雷鳴般的掌聲便轟然響起!

「恭喜你通過!」龍魂對著向自己走來的夏侯軒開口祝賀。

「謝謝,你們怎麼來了?」夏侯軒也挺高興的,滿臉笑容。

「我們本來就是要來,你呢?」龍魂無厘頭地答著。

「我也本來就是要來。」夏侯軒也打趣道。

「哈哈哈!」眾人歡笑。

「過多幾場應該就是我了。」葉毅龍突然開口。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后一點再出場,起碼我可以知道一些人的攻擊方式,給你最大的幫助!」龍魂說。

「啊魂,我是你兄弟,所以請你相信我,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你如果真的把我當做兄弟,那就請你別再護著我了,我已經有實力了,可以自己去應對一些事情了,如果永遠都受你保護,什麼都要你自己一個人去承擔,我還算是你的兄弟么?啊魂,如果你真的希望我變強,那麼就希望你能讓我自己去迎難而上!」葉毅龍凝重地說著。

面對這個一反常態,臉上再也沒有半點嬉笑的葉毅龍,龍魂有些發愣。

半響,他露出笑容,「毅龍,你真的長大了!」

「說得好像你很大我很小一樣,我還比你大一歲的誒!」葉毅龍又恢復了那玩世不恭的表情。

「哈哈哈!」眾人哄堂大笑。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緊張的氣氛被打破,眾人之間洋溢著歡樂,還有,那淡淡透露的自信!

(新書上架,需要支持!^_^) 聽到響聲,匆匆趕來的桑離卻發現前來稟報的弟子也已倒地沒有了生氣。

“閣主,她只是向您稟事的小宮女。您怎麼……”

“稟個事需要輕手輕腳麼?”

還不是被您給嚇的!不過這句話桑離無論如何也不會說出口。死者已矣,而活着的人還要好好的活下去。

風林暖冷漠地瞧着小宮女,緩緩道:“桑離,她要稟的是什麼事?”

“哦……大雪和小雪已經一夜未歸,屬下派人找了一個早上也沒找見……”

“這兩個畜生,哼……也不知被什麼吸引了,你再派人找就是,不用回稟。”

“是……那她?”

風林暖不耐煩地擺擺手道:“老規矩,扔到谷裏。”

“是……”

桑離不由得一陣心顫,自己人身死連一塊墓碑都沒有麼?竟然落得和她們一樣的下場。

即便是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驚魂,即便是周圍的一切充滿死寂,即便是天空的太陽在霧氣的縈繞下變得灰暗朦朧,但這些都不影響朱七七此時的心情。沒心沒肺的她幾乎已經忘了昨晚的事情,若不是手臂上隱隱的疼痛,她都願意當它只是一場惡夢。

朱七七孩子般歡快地走在滿是碎石的谷底,不時地再回頭瞧瞧亦步亦趨的沈浪,心中滿是甜蜜。

“沈大哥,快點……”

“七七,霧氣還未散盡,走太快我們會錯過熊貓他們。”

“也是……那我們?”

“先找個地方歇會,讓我看看你的傷。”

“哦……”

靠着石壁,朱七七找到了一塊石頭坐下,而沈浪便動手查看傷勢。神醫的藥很有效果,只有一個晚上的功夫,朱七七的傷口就已經結痂開始癒合。雖然瞧着還是觸目,但畢竟已經向好的方向發展了。沈浪重新上了藥包好,並交代朱七七多注意過些天就會痊癒。

瞧着沈浪包好了傷,朱七七便道:“我的傷處理好了,那你的傷呢?”

“我的傷沒事!”

“騙人,能暈過去那麼長時間還會沒事?”

“我是高空下落被震暈的……”

“那也嚴重,我要查看……”

“七七?”

“沒得商量!”

朱七七最終得逞了,擔當她瞧着沈浪黑紅紫交錯的背部時,她又差點把持不住落淚。這麼大的一片淤青,能不疼麼,可他卻像沒事人一樣。

很仔細地上好了藥,朱七七才幫沈浪整理好衣裳,然後又拿出幾個小藥瓶道:“外敷的有了,現在內服哪個藥?”

沈浪瞧着藥瓶上都沒有標註,想當然就知道是朱七七幹了好事。不禁莞爾道:“不知道什麼藥,都敢給我吃?”

朱七七燦笑道:“我雖然不知是什麼藥,但我卻知道是救人的藥,而且神醫很寶貝的,老是藏着掖着,但還是讓我給找到了。你不知道當時他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啊,他還特別囑咐我要省着點用。”

拿過朱七七手中的瓶子,沈浪一樣聞了聞,然後笑道:“這幾個瓶子裏都是一種藥,是治內傷的良藥,千金難求,你確實要省點用。”

“那和你身上的要相比呢?”

“雖然都是神醫給的,但還是你的好。”

“那就吃我的藥……”說着朱七七直接倒出了六顆,把一個藥瓶都給到空了。

沈浪瞧着朱七七手心的藥,苦笑道:“這不是糖豆……”

“我知道!”

“吃多了浪費……”

“你吃就不叫浪費。”

“七七?”

“我說過要寵你的,就從現在開始……我餵給你吃!”

“唔……”

沈浪還是敵不過朱七七的熱情,最終吃了那在朱七七眼中比糖豆還廉價的良藥,但卻沒有全吃下。雖然無奈,但朱七七還是不情願地收起了剩餘的三粒藥丸,並言之下次服用,沈浪只得一笑了之。但朱七七卻盯着藥瓶忽生感慨道:“若這些真的是糖豆該多好,可是它竟然只是藥而已。”

“七七,怎麼了?”

稍微忸怩了一下,朱七七低聲道:“我……我卻想吃糖豆了。”

沈浪知道朱七七餓了,擡頭環顧四周一片死寂,眸及不過數丈,卻哪裏能找到食物。於是出聲安慰道:“七七,餓了先忍忍……我們很快就會出去。”

沈浪話聲剛落,就聽到身旁不遠處一物體高空墜落。沈浪牽着朱七七循着聲音而至,當瞧清那物體時,沈浪一個轉身把朱七七護在懷裏。

“什麼呀?幹嘛不讓我瞧。”

“別看了……七七!”

“爲什麼?”

“爲你好!”

“到底是什麼?”

“死屍……”

“唔……”高空墜落死屍?沈浪雖擋的及時但朱七七胸中還是一陣翻滾難耐。

沈浪當即拉着朱七七走遠,才道:“好點了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