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書生長的白白淨淨的,就是一雙眼睛泛出血紅之色,嘴脣略顯發黑,也不知道修煉的是什麼武功,亦或者是縱慾過度導致。

那書生長的白白淨淨的,就是一雙眼睛泛出血紅之色,嘴脣略顯發黑,也不知道修煉的是什麼武功,亦或者是縱慾過度導致。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你們就是那個華炎還有什麼軒轅劍魔?”青年指着華炎二人喝道。

華炎和軒轅劍魔對望一眼,只聽華炎問道:“你認識?”

軒轅劍魔搖搖頭。

“肯定跟你有仇。”華炎點頭分析道。

“憑什麼是跟我有仇?”軒轅劍魔不解。

“因爲我從來不得罪人。”華炎厚顏無恥的說道。

“……”

白面書生見華炎二人無視他的存在,頓時怒火上涌,只聽他道:“知不知道老子是誰,連我都敢得罪,你們活膩了不成?”

這個時候,院外也是聚滿了趙府的侍從,他們遠遠的觀望着,誰都不敢上前。

“齊藤山,你在幹什麼?!”一聲嬌叱傳來,遠處走來一道曼妙的身影,卻不是趙瑩是誰?

華炎二人恍然大悟,合着先前還談論的倒黴蛋齊藤山,就是這個白面書生。

“怎麼着,奪了你的外援名額,不服找上門來了?”華炎笑問道。

齊藤山狠狠的盯着華炎二人:“你們兩個憑什麼讓我退出,有什麼資格讓我退出,知不知道我齊家在這虞水城什麼地位?兩個土豹子就敢得罪我齊藤山,看來我不……”

“鬧夠了吧!”趙瑩冷喝道,“這兩位是我趙家請來的貴客,請你說話放尊重些。”

“瑩妹,你怎麼替這兩個鄉巴佬說起話來了?”齊藤山不解道,一副受了冤枉的樣子。

趙瑩厭惡的看了齊藤山一眼,鄭重道:“齊公子,麻煩你自重,這是我趙家,不是你齊家,你帶着這麼多人來,莫非是瞧不起我趙家不成?”

“瑩妹,這話怎麼說的,我只是看不慣這些土豹子而已。”齊藤山道,“他們憑什麼頂了我的外援名額?”

“這是三爺爺親自下令,有問題去找我三爺爺。”趙瑩冷着臉說道。

齊藤山一愣,他還真不敢得罪那趙老三,趙老三趙啓深的名頭在整個虞水城都是響噹噹的,他這麼冒然跑過去,不被打個半死纔怪。

“我就是不服,他們憑什麼頂我的名額?”齊藤山道,“我齊家跟你趙傢什麼關係,瑩妹你又不是不知道?”

趙瑩不耐煩道:“齊藤山,我再說一遍,這是我三爺爺定下的,有疑問去找我三爺爺,而且之所以頂你的名額,是因爲這兩位比你有實力,能幫我趙家奪得城主之位,你能嗎?” 齊藤山當場被趙瑩一番話給噎住了。

要說他敢不敢去找趙啓深理論,答案是肯定的,不敢!要說他能不能幫趙家奪得城主之位,答案也是肯定的,不能!

雖說他齊藤山在齊家年輕一輩也算是佼佼者,但是比起整個虞水城各大勢力的後起之秀,他那點微末道行還真是不夠看。

孟家有個絕世猛人孟嘗虎,修道不足五十載就跨入了聖心境,而黑水氏還有個黑水天怒,更是恐怖無邊,聽說三年前有個聖心境修者還被他強勢擊殺。

而他齊藤山呢,纔不過剛剛踏入升龍境而已,雖說也算是一代天驕,但是跟這些妖孽比起來,還差得遠,想靠青武會給趙家添加分數,難啊!

“對,我是不行,可是他們倆呢,難道他們就比我強?”齊藤山指着華炎和軒轅劍魔怒道。

趙瑩怒哼一聲,正要說人家軒轅劍魔可是楚山軒轅氏年輕一輩第一人,而華炎甚至還有資格跟輪迴之主平輩論交,但是一想到這二人跟她趙家關係都還不怎麼密切,也不好竄唆他們跟齊家鬧翻,所以這番話又是生生給嚥了回去。

看到趙瑩那憋紅的小臉,軒轅劍魔忍不住上前一步,道:“你說我們沒資格,比比不就知道了。我讓你十招,十招內只要你能碰到我,就算我輸。”

華炎皺起眉頭,不是因爲軒轅劍魔過於自大,而是因爲軒轅劍魔居然會站出來替趙瑩說話。

那齊藤山也是大怒:“臭小子,你看不起我?”

說着齊藤山就是一掌劈向了軒轅劍魔,掌風輕靈飄逸,速度也是不慢,顯然出自大家。

華炎很是輕巧的後退一步,躲開了交戰地帶,和一衆不相干的人退到了院外。

而此時短短時間那齊藤山已經是攻出了十招之多,可硬是連軒轅劍魔的衣角都沒能碰到一下,這下齊藤山的臉面可就掛不住了,身爲虞水城年輕一代的俊傑,若是今天這事被傳出去,那他的臉面可就丟大了,指不定自己那羣狐朋狗友會怎麼嘲笑他呢。

可惜他越是憤怒,越是失去了方寸,根本觸碰不到軒轅劍魔,別說打中他了。

良久過後,齊藤山已然是攻出了百招之多,此刻他的心已經亂了,若是保持平常心,只怕軒轅劍魔實力再高也不可能讓他連碰都碰不到,而現在他的心已經完全亂了,所以根本無法打到軒轅劍魔。

“罷了,真是丟人!”齊藤山倒也不是那等卑鄙的小人,只見他收手回身,頭也不回的就是離開了趙府。從大戶人家出來的子弟倒是還有點素養,看起來齊家對這齊藤山也是教育頗多,否則指不定會嬌慣成什麼樣子。

“嗯,此子若是能夠再韜光養晦一段時間,會是個人物。”華炎忍不住道。

趙瑩見軒轅劍魔居然接連百招都沒讓齊藤山觸碰到身體,也是顯得有些興奮,待軒轅劍魔和華炎回頭看向她的時候,趙瑩才慌忙道:“晚宴已經準備好了,兩位隨我來。”

“退了退了,還不幹活,看什麼看?”趙瑩見那些圍着的僕人還沒有離開,忍不住喝道。

之後華炎二人就是隨着趙瑩來到了宴會上,趙新成準備了不少美食款待二人,儼然是把這兩人當成了座上賓看待。

這一通夜宴直吃到午夜才散場。

由於沒有特意用法力消化酒力,軒轅劍魔竟是喝醉了,最後還是被華炎給扶回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軒轅劍魔一起牀整個人就是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等清醒過來以後才發現華炎已經不見了。

出了小院,隨手拉住一個侍女,軒轅劍魔便是問道:“和我一個院子的那個人呢?”

“今天一早趙穎小姐就帶着他去亂武鬥場了,說是去熟悉環境。”那侍女恭敬的回答道。

軒轅劍魔一愣,而後問明瞭亂武鬥場的所在,就是衝出了趙府。

所謂亂武鬥場,就是專門爲青武會準備的演武場,各個家族派出七名年輕選手上臺,一對一比試或者是二對二比試,甚至還有羣鬥。

當軒轅劍魔趕到這虞水城的亂武鬥場的時候,發現華炎和趙瑩等人已經早早在比武臺上了,而附近還有不少其他家族的人在這裏。

隨着華炎和趙瑩而來的,還有趙家幾個年輕族人,都是這次參加青武會的,其中爲首的是趙家族長趙新成的長子趙明庭。趙明庭也是趙家年輕一輩中公認的第一人,已經是踏入到了聖心境八重天,這在他這個年紀可是算得上天縱之資了。

要知道哪怕當年的華炎在他這個年紀也還沒有踏入到這個境界。當然,境界也不代表一切。畢竟當年的華炎已經有獨戰升龍境巔峯修者的真實戰力了。

“首先是兩場一對一,而後是一場二對二,最後是一場三對三。”趙瑩在跟華炎詳細講解着規則,“勝場越多,積分越高。有時候還會採取羣斗方式,就是所有選手一起上臺,取十名最後留在臺上的選手,然後再進行戰鬥,依次排名。”

軒轅劍魔一步就是跨到了臺上,趙瑩當即笑道:“軒轅大哥,你酒醒了?”

“呃,是,昨晚上喝多了。”軒轅劍魔尷尬道。

華炎衝軒轅劍魔使個眼色,而後就是跳下了臺,跟那趙明庭交談起來,看起來兩人聊得不錯。

不多一會,遠處就是出現了一隊人馬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

趙明庭衝華炎解釋道:“那爲首的黑瘦男子就是黑水天怒,聽說他是被黑水氏的旁支收養的孤兒,後來逐漸顯露出來了實力,才被大力栽培的。”

華炎不由笑了起來:“怎麼黑水氏的高手都是收養的,東方劍傲如是,宇風極星如是,就連這黑水天怒也是!”

“哈哈哈哈,華兄說的是。”趙明庭笑道。

黑水天怒冷着臉遠遠的瞥了趙明庭他們這邊一眼,而後就是走上了另一個比武臺,不多一會兒,另一條道路上居然又是出現了浩浩蕩蕩的一羣人。

趙明庭指着那羣人繼續介紹道:“看到那個兩米五高的壯漢了嗎?他就是孟家的孟嘗虎,聽說兩年前也是跨入了聖心境。”

不過華炎並沒有在意這孟嘗虎,而是看向孟嘗虎身邊一個一米七左右的青年,只見華炎指着那青年問道:“那個傢伙是誰?”

趙明庭順着華炎的手指的方向看去,解釋道:“像是從孟氏祖地請來的幫手,好像叫什麼孟一三,很奇怪的名字。”

“此人很強,到時候小心點。”華炎道。

“他很強嗎?”趙明庭不解,但是見華炎一臉的嚴肅,也是不再多問,只是又稍微留意了一下那孟一三。

“黑水天怒,聽說你三年前殺了婆羅城的李清,嘖嘖,不簡單啊!”孟嘗虎哈哈笑道,兩米多高的身軀顯得異常龐大,而後孟嘗虎又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趙家這邊。

“趙明庭,聽說你趙家請來了倆強力外援,是不是就這兩個傢伙啊?”孟嘗虎狂放不羈的笑着,“明天就開打了,你趙家可得多撐兩個回合啊。”

趙明庭冷笑一聲:“不勞你操心。”

軒轅劍魔和趙瑩走過來,只聽軒轅劍魔問道:“那孟嘗虎身邊的人是誰?”

趙瑩也是看向趙明庭,顯然她也不認識。

趙明庭皺起眉頭,明明孟家那裏最強的是孟嘗虎,怎麼華炎跟軒轅劍魔都關注起那孟一三了?不過他還是給軒轅劍魔介紹了一下。

“此人很強,回頭小心點他。”軒轅劍魔如是說道。

趙明庭看看華炎,無話可說。

“明天就開始了嗎,倒是比我想象中快得多。”華炎微笑道。 在亂武鬥場呆了一個多時辰,虞水城各大家族的青年代表們一個個都趕來了,這似乎是老規矩了,不僅僅是爲了來看一下亂武鬥場的情況,也是相互瞭解一下。

要知道這亂武鬥場可是隻有在城主選拔的時候才啓用的,而城主選拔可是每一萬年纔會進行一次,這在虞水城都是一件大事。

亂武鬥場真正的戰鬥場地雖然佔地不大,但是觀衆席卻是足以容納近五十萬人,雖說這點人數還不到整個虞水城總人口的百分之一,但好在這種活動是給虞水城各大頂級勢力們看的,平民是沒有資格觀看的,所以五十萬觀衆也算差不多了。

等各大家族的選手們勘察完地形後,很是一致的都沒有退場,而是靜靜的觀察着其他各大家族的選手們,之前他們早就收集完了情報,但是現場觀看還是能有所新發現的。

“喏,那就是趙家新請來的兩個傢伙。”孟嘗虎指着趙家的方位給身旁的孟一三說道。

孟一三一米七的身高在孟嘗虎面前足足矮了一半,但是孟嘗虎倒像是很怕這孟一三似得,老老實實的給他解釋道。

“那個揹負着一把巨劍的,叫軒轅劍魔,聽說是楚山軒轅氏的子弟,號稱是軒轅氏千年來的第一劍術天才。”孟嘗虎介紹道,“而另一個,吊兒郎當的,叫華炎,具體來歷不詳。”

孟一三點點頭:“這兩人實力深不可測,不可大意。”

“是。”孟嘗虎恭敬道,本來他還沒怎麼看中華炎跟軒轅劍魔,他眼中只有那趙明庭,但是既然孟一三都這麼說了,那華炎二人必然有過人之處。

等所有人都在亂武鬥場熟悉了一下敵方的情況後,這才一個個退場,回家準備明天的戰鬥去了,因爲據說這一屆的青武會有羣鬥。

所謂羣鬥,就是把所有選手放到一個場地競技,最終撐下來的十名獲得積分。

回到趙府以後,華炎和軒轅劍魔就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趙府的人也沒有再打攪他們。

“黑水氏這次派來的七個人中沒有宇風極星。”華炎道,“看來你也只能對付那黑水天怒幾人了,不過機會總會有的,我們有的是時間。”

軒轅劍魔搖搖頭:“我打聽過了,明天第一場是羣鬥,羣斗的七名選手是不計在後續的戰鬥中的,也就是說明天出戰的七名選手可以不是正式選手。”

華炎一愣:“你什麼意思?”

“如果我把黑水氏那七個選手都給宰了,你說黑水氏能不派出宇風極星來?”軒轅劍魔笑道。

“你有種!”華炎讚歎的點點頭。

其實有很多家族自身實力不強,在這種羣鬥中根本佔據不到名次,索性派一些炮灰上去算了,等後續的戰鬥再爭取拿到一個考前的名次和分數,這樣對於爭取城主之位還算是有點希望,可若是直接派上主力,只怕一個羣鬥就足以讓他們損兵折將,到時候就別提後續的比賽了。

當夜,華炎和軒轅劍魔誰也沒有再說話,都是開始靜靜的打坐調息。軒轅劍魔是在準備明天的戰鬥,因爲他要代替的不僅僅是趙家,還有軒轅氏。

至於華炎,根本就沒有在思考明天的戰鬥,他想的更多的還是過往十年混沌魔尊對他的教導。

十年時間,黑暗空間中,華炎可以說是飽受折磨,但是十年的磨練還是讓他的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讓他系統的踏上了混沌體的修煉之路。

之前他一直都是在摸索中前行,而且還不敢暴露混沌體的奧祕,但是有了混沌魔尊的指點以後,華炎只感覺一條光明大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許多疑惑一瞬間就豁然開朗。

聖人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楚楚動人 魔尊十年教導,足足讓華炎省去了一輩子的摸爬滾打,儼然是有了自己的發展方向。

不過混沌魔尊要求華炎一定要儘快掌控天道,還是讓華炎感覺壓力倍增,因爲根據魔尊所說,仙域大門已開,各地有資格踏入仙域的凡人很快就可以進入仙域,到時候一旦衆仙飛昇,時間久了魔尊可就真的要跟仙域融爲一體不可分割了。

所以華炎一定要儘快提升實力,最好是多渡幾次劫,將天道徹底融入體內。根據魔尊的觀察,那天道寶珠就是融入了華炎體內,只要華炎收服天道,和體內的寶珠形成共鳴,到時候一切都將水到渠成了。

華炎一夜無眠,第二天一早就是聽得外面鞭炮齊鳴,顯然是趙家在鳴放鞭炮,爲求一個好彩頭,也就是說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

不等華炎叫醒軒轅劍魔,軒轅劍魔已然是起身離開了房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