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雪獒真一起過來的剩下幾個雪麒麟族天才眼見此景,哪裡還敢繼續出手,一個個朝著四面八方飛遁逃去。

跟隨雪獒真一起過來的剩下幾個雪麒麟族天才眼見此景,哪裡還敢繼續出手,一個個朝著四面八方飛遁逃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殺一個是殺,多殺幾個也是殺,既然敢來惹我,便一個都別想走了。」

葉楓的殺戮之心蠢蠢欲動,雙手驀然交錯,殺戮劍道之力形成一道漩渦,整個漩渦,都是由無數道殺戮劍氣凝聚而成。

「噗!噗!噗!……」

鮮血潑灑在長空,唯有葉楓,一襲黑衣,騎乘黃金麒麟,霸氣凜然,立於高天。

「好一個心狠手辣之輩!我金雲飛來會會你!」

一名金麒麟族的天才橫空飛來,周身黃金聖光噴涌,化作一柄黃金聖劍,大氣磅礴,向著葉楓碾壓過來。

葉楓伸手凌空一指,一頭血龍咆哮飛騰而出,將那黃金聖劍衝散,去勢不減,張牙舞爪,向那金雲飛撲去。

金雲飛驚駭欲絕,急忙後退,但葉楓的身形卻是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他身後,坐下麒麟小金張開大口,一下子將他的頭顱咬的粉碎。

在葉楓殺敵的同時,坐在他身後的楓嵐則是不管不顧,以神識道力不斷的將那些被殺之人的道兵,乾坤袋全部收走,打掃清理戰場。

「住手!」

又有幾個金麒麟族的人衝殺過來,意圖將金雲飛救下,但是他們出手卻還是遲了一步。

這些個金麒麟族的人怒不可赦,聯手將一座金塔祭起,光芒萬丈,定住一片虛空。

緊接著,金塔變化成十丈大小,底座噴湧出龐大的吸力,一下子將葉楓連同麒麟坐騎,楓嵐,一併都收了進去。

「這座黃金聖塔乃是先天道兵,須臾之間便可將你煉成金水,死無葬身之地!」一名金麒麟族的天才冷笑著說道。

但是他的話音還未落下,一道血色劍光斬來,噗嗤一聲,將他的頭顱劈砍成了兩半。

其他幾個金麒麟族的天才大驚失色,連忙紛紛後退,甚至於連那先天道兵黃金聖塔都顧及不暇。

「一群傻缺,你們真以為收進去的是我么?不過是我以空間極速化成的殘影罷了。」

葉楓不屑一笑,伸手將黃金聖塔握住,神識湧入金塔,抹掉上面的神識烙印。

「殺了他!」

剎那間,又有數十人衝殺而來,強大的氣息震蕩的虛空抖動不休,一道道神通,一件件道兵鋪天蓋地,遮天蔽日,將葉楓淹沒。

葉楓頭頂七彩琉璃鼎,左手青龍劍,右手殺戮劍,同時又將陰冥死陣展開,面對數十個修為都比高的天才圍攻,也是凜然不懼分毫。

不過出手的這些人,多是普通天才,天級天才出手的,也只是少數的幾個人,多數也都保持著觀望。

至於如墨翟和青如水這樣的王級天才,仍舊是不動聲色,似乎並沒有現在出手的打算。

「此人很強,即便是我,只怕也未必是他對手。」青如水輕紗遮住的眸子閃爍著光華,喃喃自語說道。

她身邊,一個對她愛慕依舊的青麒麟族天才突然冷笑一聲,邁步走出,道:「我青峰去殺了他!」

「姓葉的,去死吧!」

青峰手握兩柄長劍,長達百丈的劍罡隨手斬出,劍氣浩蕩,一瞬間撕裂長空。

葉楓一指點出粉碎劍罡,煉天鼎神通打出,咣當一聲,將此人鎮壓封印。

只是不等他催動奪天造化功將青峰煉死在鼎中,一枚漆黑如墨的大印從天而降,轟隆一聲砸在七彩琉璃鼎上,讓葉楓身形一顫,煉天鼎神通消散,青峰趁機逃脫。

一名墨麒麟族的天才伸手一招,漆黑大印便落在他的掌心。

與此同時,還有其他人也都凌空邁步走來,或徒步而行,或駕馭契約獸坐騎。

這些人與剛才出手的那些天才不同,俱是天級天才,實力僅次於王級天才,是進入天火秘境中歷練兩百多人中的佼佼者。

「姓葉的,你殺了那麼人,若不殺你,怎能平息眾怒?」

一名雷麒麟族的天才居高臨下,望著葉楓,道:「我雷雄不得不承認,以個人的實力而論,除了王級天才之外,天級天才中沒有誰能是你的對手,但是你作惡多端,胡亂殺人,我們這些人一起出手,你必死無疑。」

青峰手持雙劍,冷笑道:「狼族出來的土鱉竟然也敢挑釁聖族的威嚴,不知死活的東西!」

他之前放出豪言要殺葉楓,剛一出手卻反而差點被葉楓打死,讓他在青如水的面前丟盡了臉面,因此恨不得將葉楓千刀萬剮才可解恨。

然而葉楓卻依舊是淡定自若,失笑道:「諸位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別說是你們這些阿貓阿狗三兩隻,就算是再來幾百個,我也能一口氣全部打死!」

「在這種情形之下還敢口出狂言,真不知道火麒麟族的長老為何會將你這種人吸納進聖族。」

葉楓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手中浮現出一枚通體血紅的珠子。

遠處,青如水看到這一幕,俏臉驀然變色,「青峰,回來!」

青峰聞言一怔,不知青如水為何叫他回去。

但就在他愣神的這一剎那,卻是已經失去了逃命的機會。

轟!

血魂珠在葉楓的手中威能綻放,恐怖的血光蒸騰,以光速瀰漫向四面八方。

血光中,似有神魔咆哮嘶吼,數百里範圍內的虛空,瞬間就湮滅了,任何有形之質,盡數化成了虛無。

雷雄,青峰等人驚駭欲絕,可怕的死亡危機,讓他們哪裡還敢繼續逗留,一個個奮力向後飛去,試圖逃離血光籠罩的範圍。

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葉楓手中的那枚珠子,赫然正是血魂珠,威能一旦爆發,九階強者都要非死即傷!

僅僅是剎那之間,爆發噴涌的血光便消散無蹤。

但是數百里方圓的虛空卻是湮滅成了漆黑的真空地帶,唯有葉楓和楓嵐駕馭黃金麒麟,安然無恙,傲然而立。

血魂珠範圍性攻擊,威能卻是受他所控制,自然不會波及到自己。

!! 以血魂珠滅掉了十數個天級天才,葉楓咧嘴一笑,望向遠處那以輕紗遮面的青如水。

「話說,這枚血魂珠,還是當初你那義妹給我的。」

青如水綉眉蹙起,數十人在城外圍殺葉楓,短短片刻,竟是死傷了大半,只有她和墨翟兩人帶來的人還存活的最多,其他三個聖族分支過來的天才,則是全軍覆滅。

除了火麒麟聖族,葉楓進入天火秘境,一個人便相當於得罪了麒麟族中的五個分支聖族。

墨翟望向青如水,沉聲道:「如水姐,是你出手,還是我出手?」

青如水並未回答,實際上她與葉楓之間並沒有什麼過分的仇怨,正如葉楓自己所說,青娘與其他人聯手對付葉楓,反過來葉楓沒有殺他,只是搶走了她所有的寶物資源,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只是青娘是她最疼愛的妹妹,那枚血魂珠便是她交給青娘用來保命用的底牌,所以便尋上門來,要將青娘被搶走的東西,全部索要回來。

回想起青娘評價此人深不可測,青如水初始還不在意,並未當回事,現在卻是真的相信了。

「墨翟,聽姐姐一句勸,還是收手吧。」青如水驀然嘆息一聲說道。

「收手?」墨翟聞言突然哈哈大笑,「如水姐,你莫不是怕了這個狼族的小子吧?」

「他雖然殺了不少人,但不過都是一些普通級的天才,即便剛才殺死那些天級天才,也是藉助了血魂珠的威力,而你我都是王級天才,不論是修為,實力,還是寶物,又豈是他一個小小狼族出來的土鱉所能相提並論的?」

墨翟傲氣十足,即便葉楓霸氣凜然,大殺四方,他也渾然不當一回事,因為他自信自己也有這等實力,甚至於比這更強。

青如水也知道他說的都是實情,但這真的就是葉楓全部的實力嗎?

「你若執意如此,便一切由你吧。」青如水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向身邊人道:「青娘現在也該出關了吧?」

說話間,青麒麟族的諸多天才,便以青如水為首離開此地。

「倒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葉楓笑望著青如水離去的背影。

「陰冥死陣!」

就在這時,那墨翟從寶輦中走出,抬手拋出一張黑色捲軸,一座巨大的陣圖展開,形成漆黑如墨的空間。

一座門戶悄然打開,禁忌死氣翻滾湧出。

「你手中的陰冥死陣,不過是半仙境強者祭煉而成的,而我的這卷陣圖,則是妖仙級長老親手煉製,我看你如何逃生!」

墨翟之所以信心十足,便是因為他手中握有這件重寶。

只是妖仙級強者煉製的死陣陣圖,需要超絕的修為才能夠催動,墨翟是八階後期的修為,按理說是無法催動這卷陣圖的。

但是他擁有的乃是妖王級的血脈,妖仙強者在祭煉陣圖時,打入了血脈烙印,於是便讓他可以憑藉自身強盛的血脈之力來催動陣圖的一部分威能。

儘管這一部分威能還不及死陣的十分之一,但也足可滅殺絕大多數的九階強者了,只有那些修為強橫,戰力驚人的九階巔峰級強者,才能憑藉自身的力量撕裂空間,從陣圖中逃脫。

「又是陰冥界的禁忌死氣,難道我跟陰冥界天生犯沖?」

葉楓靜靜的望著四周,身處於無盡的黑暗,他修有奪天,造化,混沌,原始空間,任何一種演化成道力,都可無懼禁忌死氣的侵蝕。

但問題是,如何才能夠在不暴露自己的情況下,來對抗這座陰冥死陣?

天火秘境中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混戰,死了那麼多的天才,那負責看守秘境的聖族長老,目光肯定已經落在了此處。

正是因為想到了這一點,葉楓才需要更加的小心謹慎。

而此刻,也正如葉楓所料想的一般無二,麒穹長老正通過水晶球,將這場混戰,從頭至尾都看在眼裡。

「這小子,還真是讓老夫驚訝啊,他的實力竟然強橫到了這種地步,若是沒有這座仙級的陰冥死陣,以個人的實力而論,他已經可以與那六名王級天才相媲美了!」

麒穹妖仙搖了搖頭,目光閃爍,「這樣的天才若是死了,太過於可惜,他若抵擋不住這座陰冥死陣,老夫是救,還是不救?」

這是一個讓人很頭疼的問題,如果葉楓沒有殺那麼多人的話,他出手救下即便會招人話柄,倒也不算什麼。

但是各大聖族那麼多天才都死在了葉楓手裡,他若再出手將他救走,必然會遭到其他妖仙級長老的彈劾,非但保不住葉楓,說不定連他自己都要受到連累,被族王懲罰。

麒穹長老在犯難,葉楓也同樣面臨了一個很大的抉擇。

破開這座陰冥死陣以他的實力不難,但若僅僅憑藉肉身,空間,殺戮劍道這三種力量的話,卻是捉襟見肋。

他皺眉沉思,將黃金聖鼎祭出,聖光瀰漫,抵擋死氣的侵蝕。

「在不動用造化與混沌之力的前提下,我想要破開這座陰冥死陣,便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戰氣!」

造化之靈跟他描述過戰氣,那是武者自身武道與道心意志凝聚於一體的升華,可讓武者擁有遠超過自身修為境界的強大力量。

當初他曾曇花一現凝聚出戰氣,但靈光在腦海中一閃而逝,未能抓住,此刻想要再度凝聚,卻沒有絲毫的頭緒。

黃金聖鼎的光華變得越來越黯淡,葉楓在體內運轉混沌道力催動這隻聖鼎,藉助道兵的遮掩,倒是不至於被人看出他對混沌道力的運用。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但若是這麼僵持下去,始終都不被禁忌死氣侵蝕的話,也難免會受人懷疑。

他回想上一次戰氣曇花一現的情景,那時候是與冥泉對決時,同樣是因為不能動用混沌與造化之力對抗死氣,所以廝殺的很是慘烈。

在拚命廝殺之中,他的身體被禁忌死氣侵蝕,道心意志與殺戮劍道隱隱融合,戰氣陡然噴發。

「所謂戰氣,便只有在戰鬥廝殺的時候才能夠領悟,而想要領悟戰氣,只是殺人卻不行,而需要壓力!」

「只有在生與死的壓力之下,才能夠最大限度的刺激激發自己的潛能,精氣神高度集中,凝聚戰氣的靈感契機,才有更大的機會出現!」

隱約間,葉楓似乎想通了某個關鍵點,雙眸中神芒四射,光華璀璨。

突然,只見他將楓嵐,麒麟小金都收入黃金聖鼎中,而後將這件道兵收入體內,任由四面八方的禁忌死氣蔓延瀰漫過來,將他覆蓋,重重包裹。

禁忌死氣的侵蝕是無比痛苦的,但葉楓的一雙眸子,卻愈加的神光湛湛,周身的氣息不斷攀升。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