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開。”

“走開。”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都上大學的人了,說話還不過腦子。換個立場,如果剛纔講臺上站着的人是你,被學生如此落面子,你會怎樣?”

“我會……”

這一下,柳青青似乎有點意識到錯誤了。不過,以她生性好強的性格,怎麼可能會承認自己的錯誤



“走開。”

“得,白說了,當我沒人過。有些人吶,以爲自己真的有多厲害,可惜連對手是誰都沒搞清楚。”沈浪做了個請離開的動作,“大學的生活,其實就是提前接觸社會的縮影,你這樣的人,註定以後在社會上待不了幾天。班主任說的沒錯,有骨氣你就會你之前高中當學霸當班長去,一輩子也別長大。”

走了十幾步的柳青青又折返回來,什麼也沒說,用一種你小心點,我記住了你的眼神瞥了沈浪數秒。

沈浪頭疼了,上一世,兩人的關係就是從這樣的眼神過後開始發展的。

柳青青很快意識到了致命的錯誤,那爛人說的沒錯,自己選錯了對手。好比三歲小孩打架一樣,而自己卻不跟同齡人打,直接找家長打,差距太大,怎麼可能不被虐成渣。

想通之後,她去了班主任辦公室。

在校園裏瞎逛的沈浪,找到了一個最佳擺攤的位置。

天時地利都有了,唯缺人和。

想在學校裏擺攤賣東西,必須先過副校長的點頭。

浪哥坐在荷花池邊的石凳上琢磨怎麼開這個頭。

副校長是個華僑,家裏有礦的那種,今後想把鋼鐵機械廠生產的民用工具出口,他絕對是個好幫手。

“試試吧!”沈浪想到了個有點損的辦法。

回到車棚,在超跑裏拿出一小袋麥芽糖,朝校長辦公室走去。

“校長,我真的沒錢交學費,只要您能免我的學費,要我幹什麼都行。”

校長辦公室的大門緊閉,從裏頭傳出不是很大音調的女聲,這聲音要多妖就有多妖,八成是再學志玲姐姐。

嘎的一聲,大門打開。副校長說道:“去年你說父病重,家裏還有三個弟弟要讀書,我念你有求學之心,網開一面免你學費,可是你是怎麼回報學校的?敗壞風氣,到處勾三搭四,整的學校跟窯子差不多,趁我沒發火前給我滾出學校。”

“走就走,此處不留姐自有留姐處,你這舉起有障礙的渣渣。”染髮耳釘女啐了一口,還給副校長做了一個侮辱性的手勢。

副校長修養極好,只是無奈的搖頭而已。

正要關門的時候,他好像注意到了還有個人杵在門口邊上。“同學,賄賂的事情我勸你別幹。”

“高校長,能不能給我兩分鐘的闡述時間?”沈浪說。

“給你五分鐘。”

沈浪把手中的麥芽糖擱到副校長面前,“高校長,先嚐嘗,嘗完再聽我講故事。”

“什麼東西?”見學生沒說,高愛華自顧打開盒子,一看是麥芽糖,瞬間兒時記憶涌現。

他是土生土長的粵城人,九歲之後才移民到國外的,兒時最喜歡的吃的零食就是麥芽糖,他很記得那個賣麥芽糖的人,大冷天還光着腳丫。

拿起一塊放進嘴裏,嚼了幾口,整個人跳了起來。“對,就是這個味道,差不多六十年了,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嚐到兒時的味道。同學,這麥芽糖是你做的?”

沈浪點了點頭,“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傳給我的,他說有生之年希望看到這個傳承了幾千年的傳統手藝,能發揚光大,讓世人都明白傳承的重要性。”

“你想說什麼?”高愛華不傻,豈會聽不明白沈浪又是搬出傳承又是傳統手藝什麼鬼的,沒後續,他打死也不相信。

“是這樣的高校長,我想先在咱們學校做個試推點,看看這傳統手藝受不受學生的歡迎。如果能達到效果,我便會在粵城各處再設多一些推廣點,然後全省,再到全國,甚至全世界。”

“哈哈哈……”高愛華大笑,“你這個餅畫的有點大,能成功嗎?”

“必須成功。”沈浪斬釘截鐵的說。

“哦?爲何必須成功?”

終於入套了,沈浪很鄭重的自我介紹。“我叫沈浪,今年十八歲,靠自身努力,有幸成爲了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鋼鐵廠廠長。我來暨南大學讀書的原因,完全是因爲高校長您。接近您,是想您幫我們輝煌鋼鐵機械廠打通海外市場。麥芽糖推廣,只是想讓您看到我的能力。”

“輝煌鋼鐵廠不是要破產了嗎?”高愛華平時沒少關注粵城動向,差不多什麼事都知道。

“那是之前,我接盤後,我有信心止損爲盈。內銷這條路是走不通了,唯有出口這條路纔可以翻盤。”

高愛華擺了擺手,“太遙遠的事情我沒興趣聽,不過你繞了那麼大圈子,最終目的無非是想我給你批個地擺攤。得,看在你說了那麼多的份上,給你一個點,至於收費那些,跟飯堂小賣部那些一樣,盈利的百分十。”

“高校長,這恐怕不行,我推廣麥芽糖的收入一分錢都不進我口袋。在香江河尾西的黃家村,我有塊地,打算以後在那裏建個養老院和傳統手藝城。但凡以後我手上的傳統手藝所得收入都會納入爲養老院而建設。這點您大可放心我的說的是否真僞,因爲關鎮海老同志可以作證。他也讓我給他留給位,等幾年後退了,他要去那養老院住。”浪哥這一手玩的漂亮,把軍門第一人擺上臺,就問誰敢不給面子。

“華夏軍門第一人關鎮海?”

“正是此人。”

“那也給我留個位,我贊助一千萬。” 第二天,福伯麥芽糖正式在學園裏落戶。

沈浪很會就地取材,把那個空置的報亭簡單貼上幾張海報,其中有張海報是副校長吃麥芽糖時一臉陶醉的照片。

他是想通過這張照片傳遞一個消息:我是副校長罩的人,哪個不開眼的想搞事情儘管來。

由於麥芽糖本身就好吃,一百斤不到一個上午就賣完了。

一斤麥芽糖有二十七小塊,一塊賣一元,除去送老師的那些,輕鬆一千多進賬。

暨南大學將近幾千學生,平均下來,一個人都嘗不到一塊。

不行,得限量式飢餓營銷模式才行。

一天賺一千多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可不是小數目。

但對於咱浪哥來說,他看不上,畢竟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人,一千塊在他眼睛裏不過是小數點。

明天推廣柑橘蜂蜜茶,三塊一杯,先試試一千杯。

下午沈浪回鄉一趟,大量收購蜂蜜和柑橘皮。

在鄉下,基本每家每戶都有曬柑橘皮的習慣,因爲柑橘皮泡蜂蜜水,不但是止渴能手,還有降火潤肺功效,深受老百姓喜愛。

第二天,柑橘蜂蜜茶一推廣出來,簡直不要太火爆,由於限購的原因,黑壓壓的一大片人把浪哥的攤位圍的水泄不通。

五樓辦公室門口,沈浪的班主任莊衡,站在副校長高愛華旁邊。“從第一眼接觸,我就覺得此子不簡單,現在看來,還是低估了他。”

莊衡是吳靖軒的表舅父,把手中的資料拿給副校長看。

看完沈浪的個人資料,高愛華自嘲幾句。“老莊,咱們以前一直以爲我們年輕時的成就無能能打破,現在看來,是咱們想的太簡單了。這個沈浪,若是起點跟我們一樣,你說,他現在的成就會到達哪個地步?”

“不好說。”莊衡表示猜不到,“這小子手段多,但他有底線,無論於公於私都挑不出毛病。再等等吧,若是本性不改,將來華爾街那個戰場交給他了。”

高愛華同意這建議,“這主意不錯。不過不能讓他的路太順,得使些絆子,跌跌倒到才能在失敗中變得堅強。”

幾千杯柑橘蜂蜜茶賣光後,沈浪累成狗,暗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整個下午都在研究省力的方案,最終想出了自助形式的營銷策略。

這時候還沒有二維碼支付功能,他用飯卡代替。

在攤位上安裝一個攝像頭,以後買東西的學生自覺買多少拿多少。

當然他不擔心誰敢不老實,誰不老實,一張海報大的人頭像貼校門口,讓衆學生引以爲戒。

大學的課程不比初高中,大學比較自由,請個假來不來一般不會管你。

尤其是沈浪這種擁有上一世記憶的妖孽,老師問他爲什麼不聽課,他答早就自讀一遍牢記在心,不信考考。

考考就考考,然後老師從此不再質疑這貨。

“喂,站住。”柳青青終於找到了沈浪,她雖然很討厭這爛人,但有事相求,再討厭也要求。

“喂是誰?”沈浪問。

柳青青白了沈浪一眼,“你這個班長怎麼當的?一天到晚不在課室,別佔着茅坑不拉屎。”

“不服氣你也可以的,別跟我說話,你跟我不是一個層次的人。快走開,被我老婆看到了,指不定又會鬧出誤會。”說完這話,沈浪馬上意識到說錯話了,這不是等於告訴刁婦怎麼對付自己麼。

柳青青眼睛一亮,“哈哈,你完了。快把班長的位置讓出來,不然我天天粘着你,看你老婆不跟你離婚纔怪呢!”

“怎麼讓,你以爲班長這個職務是我自封的啊?就算我說我不當班長了,有用嗎?柳青青同學,我勸你善良。把時間花費在如何當班長上,還不如多讀讀書。像你這種腦子不好的人,就要多讀書漲漲知識。”說完浪哥上了超跑,“看到沒,我都是開幾百萬超跑的人了,你還在絞盡腦汁想怎樣當上班長。”

“你……混蛋。”柳青青被打擊的自尊心嚴重受創。

沈浪繼續打擊柳青青,最好以後都別跟自己有任何交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想傍上我這大款少奮鬥幾萬年。告訴你,龍配龍鳳配鳳,就算龍吃虧一點配鳳也是可以的,但絕對不會配掉毛雞。”

“嗚嗚嗚……”

柳青青曾幾何時被如此羞辱過,氣的蹲在地上哇哇大哭。

“在我面前哭沒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的眼淚在我面前一文不值。灰姑娘的故事只能在童話故事裏出現,再說了,你也不是灰姑娘,你是掉毛雞。”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泥像都有三分火,更何況柳青青這刁婦,撲了過去張開爪子就要往沈浪臉上招呼。

“擦,還真敢下嘴啊!”肩膀一痛,沈浪被柳青青死死咬住不放。

“哼哼。”

很不巧,這一幕被葉語嫣看到了。

她靜靜的站在一旁冷哼哼。

第一次說是誤會,能說得過去,這次再說誤會怕是不好解釋。

女人,有時候心眼比針尖還小,特別在感情面前。

“老婆,救命啊,快把這刁婦拉走。”沈浪也意識到了未來老婆的那眼神,如果是憤怒還可以解釋,但冷漠可就要攤上大事了。

葉語嫣轉身離開。

血,順着沈浪的肩膀往下趟,傷口有多深證明柳青青心裏有多恨。

揍一頓,明顯沈浪做不出這樣的事來,特麼的上輩子造孽啊!

沈浪已經放棄治療了,一臉惆帳的望着天空。

等未來老婆稍微平靜點再去解釋吧,此刻馬上追上去解釋根本沒用。

麻批的,都告誡了自己這柳青青有毒,但還是嘴賤招惹到她。

看來以後真的要百米之內看到她調頭走才行。

氣消得差不多了,柳青青這才鬆口,剛纔氣急攻心沒想那麼多,現在看到爛人的一條胳膊都是血,嚇的不知所措。

沈浪沒說話,下車後去醫務室包紮。

而柳青青則自作主張,去找葉語嫣解釋。

這時候去解釋,無疑是越描越黑。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