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王強就笑呵呵的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說是給老王強過壽,其實就是一羣老傢伙湊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再緬懷一下年輕時叱吒風雲的那些日子罷了,當然無論怎麼說大家的話題都不離開金陽,那個幾乎可以算得上是改變了這一界的人。

說完王強就笑呵呵的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說是給老王強過壽,其實就是一羣老傢伙湊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再緬懷一下年輕時叱吒風雲的那些日子罷了,當然無論怎麼說大家的話題都不離開金陽,那個幾乎可以算得上是改變了這一界的人。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哎!好好地一代奇才,非要去那個天坑尋找機緣,結果弄得生不見人,死不見屍,要是我們大家當初能勸住他就好了,擎天要是能繼承他的衣鉢,將來就是飛昇到上界也是一個大有作爲的。”

楊守仁搖頭嘆息着,一仰頭喝乾了杯子裏的酒。

他一說這話,屋子裏頓時靜了下來,好半天何青才皺着眉頭說道:“老楊,既然你說到這了,我覺得作爲老朋友應該勸勸你,擎天那小子真的是越來越不像話,你再不好好管管遲早會出大亂子的。”

王強見何青這麼說,也點點頭道:“是啊,我兄弟要是在的話,別說是指點他,恐怕早就拿大耳刮子抽他了,你看看他做的那些事,要不是礙着你老楊的這張老臉,我早就忍不住要教訓他了,你是不知道,前些日子他還派人過來,要求我把金陽傳下來的功法抄錄給他……”

呵呵……

王強話還沒說完,屋子外面一個身穿華麗長衫,面目英俊的青年,就笑呵呵的走了進來,隨手將披肩交給他身邊的手下,然後纔看着滿屋子的人笑道:“本尊究竟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讓衆位長輩對本尊喊打喊殺的,現在本尊人就在這,諸位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擎天,不許胡鬧,在座的哪一個不是你的長輩,你一口一個本尊,本尊的叫給誰聽呢,還不趕快道歉!”

看到在座的好幾位臉都黑了,楊守仁連忙站起來呵斥道。

擎天道尊平靜的看了一眼楊守仁,淡淡的一笑道:“爺爺,我這次是以仙境道尊的身份來的,公事上的事情您還是不要插手的好。”

“好,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倒要問問你,我江家派去守護天坑的那六個高手,沒招你沒惹你的,你爲什麼要殺了他們?”

別看江大力二百多歲了,脾氣卻依舊火爆,指着擎天道尊的鼻子就質問道。

擎天道尊瞥了他一眼,風輕雲淡的笑道:“你是說那幾個傢伙啊,我只是好奇想查看一下那天坑,誰知他們卻攔着我不讓我靠近,還說什麼天坑重地,閒人不得靠近,我是閒人嗎?遇到這樣的亂臣賊子,我要是不殺一儆百,那以後誰還會把我這個仙境的道尊放在眼裏。”

“哼哼,老楊聽到了嗎,亂臣賊子!我想問問,你們楊家這是要打算做皇帝了嗎?你什麼時候準備登基坐殿,到時候可不要忘記通知我們這些老朋友啊!”

何青不陰不陽的衝着楊守仁冷笑道。

“你……你……”

雖然都是老兄弟,可楊守仁還是被何青的這句話給噎的夠嗆,你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就在這時,江大力的傳訊玉符突然狂閃,他握在手裏一聽頓時變的面色蒼白,站起身顫抖的指着擎天道尊罵道:“賊子,你怎麼能幹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來。”

“怎麼了,**!”

一直沒說話的吳善良皺着眉頭問道。

“這賊子,不但把天坑附近的山峯都給炸塌了,還不知從哪裏運過去了好些大石頭,生生把天坑填成了平地。”

說到這裏江大力像是再也支持不住的樣子,癱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江大力這話一說完,原本還算是平靜的屋子裏,頓時就炸了鍋,除了王強以外,包括幾位老道君,所有人臉上都有了冰寒的殺意。

以前的事大家還可以當做是小輩再胡鬧,可是填平天坑,斷絕了金陽的迴歸之路,那就不是一句胡鬧能解決的事情了。

幾位老道君雖然被尊爲護法,淡出了仙境的權力圈子,但是影響力還是有的,廢掉擎天道尊重立一位道尊這事還難不倒他們。

相互交換了一眼眼神,同時點了點頭,千寶老道君正準備起身說話,就聽王強不緊不慢地對同樣是臉色鐵青的楊守仁說道:“其實擎天道尊這麼做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畢竟我那兄弟整整兩百年都沒有消息了,與其沒有希望的哄騙自己,還不如干脆做個了斷的好。”

“你這老賊,想當年老大心裏最在意的就是你,你怎麼敢和那個禽獸同流合污呢,我楊守仁今天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把你們兩個惡賊碎屍萬段。”

無上神王 楊守仁鬚髮皆張,怒目戟指王強大聲喝罵道。

王強微微一笑又道:“擎天道尊可是你老楊的親孫子啊,我就不信你真能下的去手,再說了,擎天道尊一代雄主,這一界在他手裏完全統一也沒什麼不好的,你說是嗎道尊。”

說着話王強有轉頭笑眯眯的衝着擎天道尊笑道。

擎天道尊很有風度的呵呵一笑道:“王爺爺果然是一個有大智慧的人。”

“你們這一對禽獸,我楊守仁對天發誓,要是不親手殺了你們,就讓我天打五雷轟!”

楊守仁雙目盡赤,狂躁的站起身就想向王強撲去。

“呵呵!”

王強呵呵一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道:“我那兄弟總算是沒有看錯人,你果然沒讓我失望,現在我相信,這件事你真的是一無所知。”

“你這老賊……我去他媽的,你這老賊幾百年的兄弟了,你竟然懷疑我……”

楊守仁先是一愣,隨即有反應了過來,指着王強大罵起來。

“王兄,我們幾個今天要借你的地方清理門戶,要是一會有得罪之處還請你多多海涵。”

千寶道君適時站起身衝着王強抱拳說道。

王強斜着眼瞅了他一眼,撇撇嘴道:“行了,你們還是都消停一點吧,我們這些老傢伙湊在一起,可以算得上是這一界的最強戰力了,你以爲我們的這個好孫子要是沒有萬全之策,就敢這麼隨意的向我們發難?你們是不是也有些太小瞧這孫子了?”他說這些話時,把孫子兩個字咬得很重,可見王強心裏有多大的恨意。

他這話一說完,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楊守仁像是猛地反應了過來一樣,試着運轉了一下全身的靈力,果然全身竟然感覺不到有一絲的靈力。

“你這老東西,既然早就發現了怎麼不早說。”

楊守仁頹然坐倒在椅子上,衝着王強有氣無力的抱怨道。

王強面色平靜的說道:“我從喝下第二杯‘定神酒’後就感覺到了……”

楊守仁氣急的指着王強罵道:“那你還一個勁的喝那毒酒,你是不是老的連腦袋都生鏽了啊!”

王強呵呵一笑,平靜地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定神酒’只要喝下一杯就夠了,既然已經成了砧板上的魚肉,那還不如抓緊時間多喝幾杯,我就是想看看,我們這個好孫子到底想要幹什麼。”

“有大智慧的人果然大異於常人,王爺爺到現在還能這麼氣定神閒,肯定是有所依仗的,我可是不止一次聽諸位長輩說過,您是在毫無修爲的情況下,擊殺了當時已經是元嬰期後期的悟天羅漢的,雖然我一直認爲那是你們老一輩在吹牛,可是我這人天生比較謹慎,所以我還是決定先讓別人試試。”

擎天道尊說完這句話,突然轉頭對身後的一個手下吩咐道:“你去把江大力給殺了吧!”

他吩咐的這個下屬是仙境新一代道君中的“大荒道君”年紀輕輕就已經金丹後期的修爲了,平時爲人心狠手辣,是他的死忠。

“大荒道君”得到命令後,絲毫沒有猶豫,直接閃身來到江大力面前揮刀就向他斬了下去,可憐江大力縱然修爲高絕,但此時全身上下卻沒有絲毫的靈力可以調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刀斬了下來。

嘭!啊…….

果然王強身子動都沒動,一道青光就從他的身上激射而出,重重的轟在了“大荒道君”的身上,大荒道君慘叫一聲,就被斜斜的轟飛了出去。

嘶!

擎天道尊倒吸一口涼氣心有餘悸的說道:“看來老人的話還真是不敢不聽啊,就算是覺得在吹牛,也一定要當真才行。”

王強微微一笑道:“信不信你只要敢動一下,我就能把你轟成一具小屍體。”

擎天道尊果然不敢在動一下,只是莫名奇妙的說了一句,“聽到沒,我要是在動一下就要被轟成小屍體了,你還不動手?”

王強臉色大變,心裏剛剛暗叫了一聲不好,就見坐在鄭雅娟身旁的何青老婆黃曉彤,突然把刀架在了鄭雅娟的脖子上。

“老婆……”

王強和何青同時驚愕的看着鄭雅娟和黃曉彤喊道。

“對不起,我要是不這樣做,黃家和何家所有的年輕子弟都會被仙境斬殺的。”

黃曉彤看着何青流着眼淚說道。

“老婆,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趕快把雅娟放了,快!”

何青額頭青筋直冒,神色緊張的看着黃曉彤說道。

www☢ttκá n☢¢ Ο

“對不起,這件事情完了後我自然會向雅娟認錯的,到時候就是她想要我的命我也沒有怨言,但是現在不行,爲了兩家的子弟我只能這樣。”

黃曉彤輕輕閃開何青伸過來抓自己的手,神色痛苦地說道。 王強鐵青着臉盯着擎天道尊緩緩地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擎天道尊依舊是很有風度的衝着王強笑道:“王爺爺的手段果然厲害,我們在談話之前還請您和雅娟奶奶把身上的空間戒指都交出來,否則我總是感到心裏不**穩。”

王強用很深很深的目光看了一下擎天道尊,這才緩緩地伸出了右掌,在衆目睽睽之下,他原本空無一物的左掌無名指上,竟然慢慢地現出了一枚樣子很粗糙的戒指。

王強目光柔和地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了好半天,這才慢慢地把它從指上褪了下來,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擎天道尊眼裏閃着光,強自按耐住激動的情緒,轉頭看着鄭雅娟說道:“您也交出來吧!”

“其實剛纔我是可以殺了你的。”

鄭雅娟似是很不甘心的衝着黃曉彤說了一句,這才把自己那枚和王強一模一樣的空間戒指放在了桌子上。

“對不起……”

黃曉彤垂着頭,臉色慘白木然的喃喃道。

擎天道尊見王強和鄭雅娟都交出了空間戒指,哈哈大笑着,身形一閃就捲起了桌子上的兩枚空間戒指,同時將一道黑芒打入了鄭雅娟的體內,然後才仔細的用神識查看了一下手裏的兩枚戒指。

“你對雅娟做了什麼?如果她有什麼不測,我誓要將你碎屍萬段。”

王強鬚髮皆張的指着擎天怒喝道。

“畜生,你怎敢如此,就不怕遭到報應嗎。”

在王強怒喝的同時,楊守仁也雙目圓睜的瞪着擎天道尊怒吼。

擎天道尊笑吟吟的掃了兩人一眼,揮揮手輕聲笑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王爺爺只要你配合,我保證王奶奶不會有事的。”

“曉彤,你好糊塗啊,你讓我何青以後怎麼再有臉去面對這幫老兄吶!”

“你這畜生,我楊家怎麼會出了你怎麼一個混賬王八蛋!”

“你身爲仙境道尊,怎敢如此倒行逆施……”

…………

眼見屋子裏亂糟糟的一片,場面就要失控,擎天道尊跺跺腳狠聲喝道:“安靜,大家安靜,否則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孽障……”

楊守仁還準備繼續喝罵,王強卻擡手製止了他,然後就冷冷的看着擎天道尊不說話。

王強眼中的冷意和殺氣,讓擎天道尊渾身上下都不舒服,勉強迎着他的目光強笑道:“王爺爺,我知道你還有一件大殺器‘換命’,就請您痛快的交出來吧,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被您把命給換走。”

“你剛纔打入雅娟體內的是什麼?”

“王爺爺,您還是痛快點,把‘換命’交出來吧。”

“你剛纔打入雅娟體內的是什麼?”

“王爺爺,只要您交出‘換命’,我保證不會傷害王奶奶。”

“你剛纔打入雅娟體內的是什麼?”

說道第三句的時候,王強雙眼已經變成了死灰色,身上撒發出的寒意讓周圍所有的人都感到了不適。

擎天道尊面色數變,好半天才咬咬牙說道:“兩百年前,王爺爺能在沒有修爲的情況下就殺死元嬰修士,擎天不得不防,不過您放心,我打入王奶奶體內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噬靈箭’,只要我不出意外,王奶奶就不會有事的。”

王強皺了一下眉頭道:“這噬靈箭需要用修士自身的元神去培養最少二十年才能成功,只要主人的元神一滅,噬靈箭就會自動激發,看來你早在幾十年前就準備要對付我們這幫老傢伙了,是嗎?”

擎天道尊嘿嘿一笑,無所謂的說道:“原本這隻噬靈箭是爲您準備的,可是後來我發現您緊張王奶奶甚至超過了自己,所以我就臨時改主意了,我想這樣能讓我們大家都省好多功夫,您說是嗎?”

王強盯着擎天道尊看了很久,這才慢慢地點着頭道:“很好,你夠毒,夠無恥,說吧你想要什麼?”

“您還是先把‘換命‘交出來吧,這樣我們纔好談下面的事。”

“哈哈……”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