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哲靠近他蹲下來,小聲道:“你傻啊,問他他也不會說,肯定是有什麼門規禁忌!咱們一直跟着他不就知道了!”跟着江湖中人自然能進江湖!這就是他腦補之後的結果。

蘇哲靠近他蹲下來,小聲道:“你傻啊,問他他也不會說,肯定是有什麼門規禁忌!咱們一直跟着他不就知道了!”跟着江湖中人自然能進江湖!這就是他腦補之後的結果。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對對對!”夏辰東恍然大悟!再看蘇哲已經無比順眼,決定跟他成爲好朋友~

方遠看了兩人一眼,轉開了視線。他現在耳聰目明,自然聽見了他們的耳語,真想告訴他們別白費心思了,他還真不知道江湖在哪。

幾人休息了一陣,就一瘸一拐地回到火車站,坐車南下了。

而此時的封華已經到了上海。

60年代的鐵路線,非常少,每個省內幾乎只有一條線,她想去廣西,從京城直達的還沒有,只好拿着列車時刻表仔細研究了一下最合理的轉車路線,一路沿海過去,再從廣東到廣西。

出了火車站,走出不遠,封華就被一個聲音叫住了。

“那個少年,等一下。”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

封華聽出這是那個想拿像章換蘋果的老頭。

“老先生,有事?” 關河未冷 封華回頭,禮貌問道。

“謝謝你!”老頭說着朝封華正經鞠了個躬。

封華眉梢微挑,側身受了他半禮。

看這少年坦然受了他的禮,雖然只是半禮,老頭卻已經明白,當時那番話不是偶爾,而是這少年真的在提醒他。哎呀,國有如此少年,何愁不振興?

老頭一時間面色通紅,神情激動。

封華…….什麼情況?看她受了禮,氣的?可是看着又不像。

老頭之後遞上了一張紙條,寫着他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並真誠邀請封華去他家做客之後才離開了。至於報答什麼的,他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不然當初也不會一時激動拿出像章去換蘋果。

再說看這少年的樣子就知道是個不差錢的,這份人情,他只能記在心裏了。

看着老頭離開,封華把視線一轉,看向二十米外椅子上的一個人。

男人看她準確地朝自己望來,意外了一下,不過接着就笑了,這樣纔對,如此敏銳的少年,發現他也在情理之中。

“你沒什麼需要謝謝我的吧?”看出男人沒有惡意,封華笑着調侃了一句。

“哈哈哈!怎麼沒有?”男人大笑道:“我現在覺得,1支鋼筆就能換4個蘋果,簡直賺大了!當然要謝謝你。”說完朝封華眨眨眼,小聲道:“我家還有好多鋼筆呢,需要嗎?”

封華拍拍身上衣服上的口袋:“看,空空如也。”委婉地拒絕了他的交易請求。

這男人三十多歲,看衣着看氣質,正是努力往上爬的時候,手裏有權,好奇心又重,她一個小孩子出手大了,這些人準得想太多。出手小了,換些破爛嗎?想想兜子裏那一堆亂七八糟,封華就覺得虧了。

她不需要鬧鐘口琴金戒指!

男人遺憾地看着封華,不過還是不死心道:“現在沒有以後會有嘛,今年沒有明年秋天蘋果還會結嘛。”

封華點點頭,明年蘋果還真的會結,她給吳家的第一批果苗,明年就能掛果,雖然少一些,質量比空間出產差一些,但是依然秒殺現在的國光和元帥。

“明年這蘋果就面世了,叔叔放心等着就是。”

“哦?在哪裏?量有多大?”男人突然有些激動,快速問道。

封華眯了下眼,這還真是個“有心”的,看來之前打的譜就是這種蘋果的產地,想拿第一批做文章?

封華搖了搖頭,那些蘋果樹她已經出手了,就跟她沒關係了,吳家怎麼操作都是吳家的事,沒準人家已經把明年的出產許給誰了,她怎麼好亂安排。

“哎!”男人嘆口氣,倒是沒再強求:“看來跟我無緣。”說完自嘲地笑了一下,也遞過一張紙條:“這是我的姓名和地址,你改變想法了可以來找我,或者,有事沒事都可以來找我。”男人笑着道。

封華笑笑沒吱聲。男人遞過紙條轉身乾脆地走了,直到精神力鎖定他,看他頭也沒回地坐公交離開了火車站,封華才真有點意外。

一心想向上爬的人還能這麼光明磊落、乾脆放手,倒是少見。她都有點後悔沒賣他幾個蘋果了…..幾個。

封華又把頭轉向身後,看着最後一個跟着她的人。 她跟吳雙還裝不認識呢!所以兩人並沒有一起走出站,而是一前一後。

吳雙走了過來,封華把那隻銀鐲子還給她,又遞上一包牛肉乾作爲臨別禮物,纔跟她告別。吳雙還要乘坐一趟路過的火車去郊區的農場,那裏公交車不到,倒是有班火車正好路過。

看着吳雙一步三回頭地進了車站,封華感慨了一會就放下了。感慨別人,不如感慨自己,她前世可比吳雙慘多了。吳雙現在有今非昔比的吳家做靠山,只要自己再小心謹慎些,別被欺負別被騙,日子還是好日子。

封華出了火車站,按照前世的記憶,朝外灘走去。此時她下車的上海站還是老站,離外灘比較近,直線不到2公里,後來這個“上海站”被改做了上海鐵路博物館。

60年代的上海,相對來說還是很大很繁華的,但是,逛逛風景就好啦,其他不要想太多~有個百貨商場和幾個百年老店就不錯了,飯店一樣跟全國差不多,倒閉了一大半,要到2年之後才能稍微恢復一下元氣。

封華一路慢慢走着,中間在一間飯店吃了晚飯,天黑才走到外灘,站在外灘邊上,封華不得不感嘆不愧是大上海,即便是在60年什麼都缺的時候,外灘的52座古典復興大樓上幾乎都用霓虹燈勾勒出輪廓。

只不過現在的江邊並沒有人山人海,只是三三兩兩的幾個人在散步而已,非常冷清。

突然,江邊傳來一聲吼:“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所有人都朝喊話的人跑去,封華卻是愣在原地,這聲音,她太熟悉了,這是她前世一個好朋友的聲音。可是,他怎麼會在這裏?

封華朝喊話的人望去,想確認一下,但是隻看到了他的背影。喊話之人放下手裏的袋子,蹬掉腳上的鞋,就縱身一躍跳到了江裏。

不過僅憑這一個背影,封華就能確定,這確實是她前世的好朋友,嚴朗。一個頂級大廚,也是個飲食酒店行業的大亨,名下連鎖酒店遍佈世界。

他不是**人?…..咦?封華想起來,他是偷渡過去的,老家確實是上海的,而且……

封華來不及多想,就跑到江邊朝裏望去。嚴朗的事情她可以說事無鉅細都知道,因爲他曾經追求過她一陣子……比較實心眼的嚴朗爲了表達誠意,把他的前半生都交代了一遍,真的是事無鉅細,但是60年的秋天在黃浦江裏救人?這個她還真沒聽說。

不是嚴朗忘了漏了,就是她的蝴蝶翅膀又扇動了。這可不好,可別把他淹死了!她記得嚴朗說過他現在游泳水平根本不好,是在決定偷渡之後惡補的,爲此吃了什麼什麼苦都跟她交代過。

而此時江裏的情況確實很危險,之前落水的是個女人,嚴朗已經抓住她,但是女人拼命掙扎,似乎是想甩開他的手往江裏去,這還是個自殺的。

岸邊此時已經圍了十來個人,但是這些人只是唏噓地看着,沒有人再下水救人。可能是不會游泳,可能是天冷,可能是已經有人下去了,可能是看出女人想死,可能他們就是來看熱鬧的……總之就是沒人動。

嚴朗已經被她掙得有些筋疲力盡,想放手又猶豫着,想救人卻又無能爲力。

這個傻子,再不鬆手自己就要搭進去了!

封華扔下行李,縱身一躍,也跳入江裏。她是會游泳的,河邊的長大的孩子哪能不會?特別是她這種沒人管的“野孩子”,所以哪怕是個女孩子,她也是會游泳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學會的。

後來事業發達了,社會寬鬆了,她還專門系統地請教練學過游泳,因爲游泳是保持身材的好辦法,她的許多豪宅裏都有游泳池。

封華現在的身體素質更是今非昔比,幾個呼吸就游出一百米,來到兩人身邊。身後的岸上響起一片驚歎聲,爲她的速度。

封華伸出手,一手一隻胳膊,拉着兩人就往岸上拽。憑她被空間進化的天生神力,哪怕這女人再掙扎,都不能掙脫分毫。

“啊~~放開我~~讓我死!!!”女人的聲音嘶啞難聽,透着深深的絕望。封華聽着,對她的氣憤都小了些。已經被逼到這份上了嗎?

嚴朗就比較順從了,順着封華的力,自己往岸上游。

到了岸邊,封華一把甩開女人,有些犯愁,這女人要是再跳江,她救還是不救?

女人擡頭,拔開糊在臉上的長髮就要開罵,結果看見封華,一愣。

封華看到她更是大吃一驚。

“怎麼是你?”兩人同時驚道。

周雅芬的聲音嘶啞難聽,好像是壞了嗓子,怨不得封華沒有聽出來。

周雅芬問完,也不等封華的回答,低下頭轉開了視線,呵,臨死前還能遇見個熟人?這是老天可憐她還是刺激她?是讓人給她收屍還是讓人把她的不堪傳到熟人耳朵裏?傳到他耳朵裏?

“你們認識?”嚴朗在旁邊問道。

封華轉頭看着他,她還沒見過25歲的嚴朗。嗯,沒有中年時候的儒雅內斂,沉穩滄桑,看着更簡單更通透,乾淨的眼裏沒有深沉,讓人一望見底。

只不過年輕的眉眼中,蒙了一層灰,封華算算時間,這應該就是他說的,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年,他3歲的兒子在今年去世了。這也是他唯一的兒子,他後來沒有再婚,也沒有孩子。

封華又仔細回想了一下時間,距離他兒子去世還有幾天,所以他還不是那麼痛苦絕望,還有閒心救人,而不是跳江。封華記得,他前世說過,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想跳江,但是想到父母臨終前的遺願,他又忍住了。

他是背孝經長大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罪過罪過。”封華心道,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忘了呢!作爲好朋友,她應該提前來看看他,救救他的孩子的!怎麼就忘了呢?要不是今天突發奇想來這裏,又正好趕上週雅芬跳江,她打算明天就坐下午的火車離開的!

那豈不是,太不夠朋友了! “這是我朋友。”封華說道。

周雅芬的頭小幅度轉了一下,沒聽見封華說出她的名字,她的心鬆了一下。

封華挑了一下眉,還要面子?那想死的心也不是那麼強烈嘛,那就好。她有種預感,周雅芬想死,肯定是她的小翅膀扇出來的!

“天冷,我們找地方說吧。”封華說道,拉着周雅芬就要往岸上走。

“我不去!放開我!”周雅芬強硬道,但是她怎麼抗衡得了封華,哪怕比封華高出一個頭,依然像小雞一樣,被人抓在手裏,隨便拖着。

封華走了兩步就頓住了,她的行李沒了……她的揹筐,書包,都沒了。

哎!就知道會如此!!好在,她在跳江之前就把行李裏的東西都收到了空間裏。這也是她重生後養成的習慣,隨身帶着行李箱、包,但是裏面從來不放貴重東西,人離開行李,裏面不管貴不貴重的,都收走,放進去一堆大大小小的“廢紙包”佔地方。

“啊!!我的雞蛋!!”嚴朗突然大吼一聲,瘋了一樣朝岸邊跑去,在他的鞋邊四處尋找着。他跳江救人之前,鞋和兜子是放在一起的,現在只有鞋了。可是這還需要找嗎?肯定是被人拿走了啊。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們拿了我的東西?!”嚴朗突然轉頭朝圍觀的人吼道,聲音撕心裂肺,比剛纔周雅芬想死的喊聲也不差啥了。

“沒有沒有,我們可沒有拿你東西,你看我們兩手空空的,哪裏有東西。”圍觀的人很冤枉,他們真沒拿,拿了早跑了,哪能還站在這裏看熱鬧。

真是的,這人兜子裏竟然是雞蛋嗎?可惜了……

周雅芬聽出他的絕望,反而安靜下來。

封華看嚴朗的樣子心裏有些不忍,她知道這些雞蛋是他爲兒子續命的,雖然可能,也沒什麼用。

“行了行了別叫了。”聽得人難受。封華說道:“我家還有雞蛋,一會給你拿十個回去吧。”

封華一句話就讓嚴朗安靜下來,接着就紅了眼眶:“謝謝謝謝,謝謝!剛纔還沒謝謝你救了我呢,要不你救我,我感覺我可能上不來了。”

封華看了周雅芬一眼,周雅芬心虛地低下頭。

“沒事,快走吧,怪冷的。”封華說道,她倒是不冷,但是她看兩人冷的嘴脣都發紫了。最近降溫,仲秋的江水裏泡了半天,一般人都受不了。

封華帶着兩人快步走到最近的,看着很高檔的居民小區,讓兩人在外面等着,她跑進去轉了一圈又出來,手裏不但拿了雞蛋,還拿了兩身乾衣服讓兩人換上。

“謝謝謝謝!”嚴朗倒沒在意衣服,而是盯着她手裏的布兜子,裏面的形狀一看就是雞蛋,而且也不是少年之前說的只有十個,而是滿滿一兜子,他看着最少有50多個!

“這,這……”嚴朗一時有些無語。他的兒子病了,醫生說沒其他毛病,就是嚴重的營養不良,需要好好養着,他沒有工作,但是他不差錢,他家曾經開過一家百年老店,生意很好,有些家底,就是後來公私合營了,他每年都有定息。但是現在拿錢出去,並不能換來什麼吃的,都是有價無市。

他每次爲了幾個雞蛋都得付出大代價,還不一定能換來,現在這少年卻如此輕鬆拿出50個,而且不是他救了這少年,而是這少年救了他。

“你真是個好人!”半晌,嚴朗說道。

得~今生第一張好人卡竟然是嚴朗發的!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天道有輪迴?前世她拒絕嚴朗的時候,就給人家發了一沓好人卡。

“一塊錢一個。”封華說道。

嚴朗愣了一下,立刻連連點頭:“好好好,沒問題,太好了!”最後不自覺冒出一個太好了,實在是太高興了。這少年送他,他雖然會收下,但是還是會不好意思。給人家錢還怕人家不收。人家住在這裏,一出手就是50個雞蛋,他給人家錢,埋汰人家哪?

但是現在這少年直言跟他談錢,那真是太好了,有買有賣,價錢又這麼公道,他下次也好開口不是!他兒子需要的可不是50個雞蛋,是許許多多的50個。

嚴朗摸了摸兜,一愣,掃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周雅芬,對封華說道:“我身上沒帶錢,一會跟我回家給你吧。”其實他身上應該有之前剩下的三十多塊錢,但是現在兜裏空空如也,肯定是丟在水裏了。

不過看着周雅芬那一臉心如死灰,他還是不要提錢了。

周雅芬咬了一下脣,她又不傻,自然知道嚴朗看她那一眼什麼意思。

“去換衣服,那家只有一個老太太在家,你去她家。”封華把手裏的衣服塞到周雅芬手裏,對她說道。至於目標人家,自然是用精神力掃描的。

周雅芬又咬了下脣,才接過了衣服,可能是太冷了,可能是發現溼衣服穿在身上不體面。剛纔路過的兩個人都頻頻朝她看,看得她臉更白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