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洗漱了一下,林凡打開地圖,發現周圍並沒有仇家出現,然後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有幾條信息,其中一條是候朋來的,說是打算早點出院,自己躺的都快發黴了,還想出來喝酒呢。

簡單洗漱了一下,林凡打開地圖,發現周圍並沒有仇家出現,然後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有幾條信息,其中一條是候朋來的,說是打算早點出院,自己躺的都快發黴了,還想出來喝酒呢。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第二條是吳斌的,說讓自己通過李嫣然介紹女友,林凡笑了笑直接無視,不過可以忽悠一下,自己還要去詢問控物的技巧呢。

第三條是李嫣然發的,上面只有一句話:

“中午學校門口見有要事相商!” 看了看時間,才九點多,離中午還早,先去吃個飯再說。

走出出租屋,林凡打開地圖,見到周圍的飯館倒是不少,然後就近選擇了一家走了進去。

因爲貴族學校的原因,附近的飯館都是頗爲的高檔,即便是最差的也都是裝修精美,而林凡走進的這家便是其中之一,算不上多麼豪華,但卻是看的出裏面的佈局頗爲花費了一些心思,只見大廳內全部爲紫色調,少數地方用暖暖的粉色和綠色裝飾,既簡單又會讓人覺得舒服,並且在二樓還有一個個的包間,都是兩座或者四座的小包,看來是專門爲了情侶所留。

走進飯館之後,林凡要了一個包間,不是因爲有約,而是爲了那份寧靜,自從出事以來,林凡的性格越來越沉穩,不知不覺間竟是有了一份獨特的氣質,雖然他自己都沒有注意。

地圖剛纔進入飯館的時候就已經關閉,神識釋放而出掃描了一下週圍,這也是林凡剛剛想到的,利用神識來偵察危險,再合適不過,悄無聲息,神不知鬼不覺,唯一的缺點就是範圍太小了。

掃視了一番,發現並沒有值得自己在意的事物,於是林凡打算收回神識,畢竟一直開着的話,會持續消耗林凡的靈力,雖然不大,但林凡卻是覺得那樣太吵,太多的信息涌入大腦,會讓他覺得有些煩躁,其實這是林凡實力不夠強的表現。發現沒有威脅之後,林凡正欲收回神識,卻是突然捕捉到了一段對話,然後注意力被引了過去。

“老大,那叫林凡的小子就在這家小飯館裏面,我親眼看他進去的,去了二樓。”說話的是一名有些瘦弱年輕男子,帶着一副近視鏡,右手託了一下眼鏡框然後對着面前魁梧的大漢道。

那大漢表情有些不大自然,聽到小弟的報告之後,臉上竟是閃過了一絲掙扎與不忍。

“老大,我知道你不願意對那林凡動手,但是我們和他又沒什麼關係,你要是不動手,我們‘狼幫’可就要完了啊!”見到自己的老大還在猶豫,一名與身材較矮的男子出口相勸道。

“四哥說的沒錯,雖然孫家在Q市的三大家族排名最低,但再低也不是我們能夠惹的起的,要不我們和那小子說說,看能不能說服他讓他主動給孫飛道歉….”

大漢名叫錢彪,外號狼頭,聽着自己兄弟們的話,大漢心中很不是滋味,本來自己的‘狼幫’雖不算大,但也有幾十個人,都是自己以前的戰友和後來加入的退役軍人,兄弟們團結一心,從不做那害人之事,一直都本本分分的經營着自己的酒吧,與世無爭。但就在昨天,孫家的紈絝大少孫飛找到了自己,知道自己的一幫子兄弟身手都是不錯,想讓自己綁架林凡並且教訓一番,自己本想拒絕,奈何那孫飛出言威脅自己,如果自己不按對方的要求去做,就一把火燒了自己的酒吧,還偷偷的軟禁了自己兄弟的家人!

旁邊的一名與錢彪身材相仿的男子聽到矮個男子的話語,心中氣憤,臉色一下子垮了下來:“哼,老四你說的什麼屁話,莫非是你被那孫家給嚇破了膽,大不了我們幹他丫的,憑我們兄弟的實力,難道還怕他不成!”

矮個男子想要反駁,卻見到老大的臉色很不好看,只得嘆息一聲,不再言語,只是其臉色並不好看。

“都不要說了。”錢彪語氣沉重,自己的身上實在是揹負了太多,作爲狼幫的首領,首先肯定要爲自己的兄弟們着想,至於那林凡,只能是算他倒黴了…

迫於來自於孫家的壓力,錢彪最終做出了決定,表情變得堅定起來,對着周圍的幾名小弟道:“查出他在哪個包間,待會聽我命令,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動手!”

“是!”衆人整齊應道,看來對於自己的老大很是信服。

林凡收回神識,通過剛纔的談話可以看出,自己又被盯上了,來自於孫飛的報復,沒想到對方還沒有忘記自己,僅僅是那一點點的小事就追着自己不放,看來是對李嫣然志在必得,只是其不知道的是,現在的自己早就不是之前的那個紈絝大少,而就算孫飛從天虎幫中知曉了一些信息,也不會是多麼重要的信息,對於自己的實力肯定會判斷錯誤,不然也不會只找些小幫派來對付自己了。

而上次在別墅羣前的情形,或許是讓孫飛誤以爲自己會些功夫,所以才找了這些退伍軍人來吧。

萌妻不乖:危險首席勿靠近 不過,看樣子這個狼幫並不算壞,如果可以的話,倒是可以收到自己手下,以後端掉天虎幫之後,也好有自己的人幫忙打理,並且這些人都是退伍兵,都有些底子,用來震懾幫衆也應該沒什麼問題。

菜還沒有上來,由於設計的原因,這裏時常會有一些情侶來吃飯,所以飯館的生意一直不錯,而來這裏吃飯的人也不是真的爲了填飽肚子,並不在意上菜時間,久而久之的就讓飯館的員工養成了一個習慣,那就是絕對不會在第一時間把飯菜端上桌子,而是先將酒水飲料之類送過去。

林凡喝着杯中還算可以的龍井,等待着幾人的到來,他並不知道這個飯館裏的特性,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介意,多餓一會並不會影響什麼,反正自己不趕時間,隨時隨地都可以修煉。

沒有使用神識,僅憑腳步呼吸就已經知曉幾人已經來到了自己所在的包間附近,並且在不斷接近中。自己因爲不知道這個飯館的設置,所以只是隨便點了一個包間,而所有的情侶包間都已經客滿,只剩下這個很少有人用的大包間,就是那種一個大圓桌可以圍坐十幾人的那種。

腳步聲越來越近,雖然幾人刻意放輕了腳步,但以林凡如今的實力,自然是聽的清晰無比,自從實力再次提高之後,林凡的六識已經超越了普通人太多。

不過讓林凡沒有想到的是,幾人居然是敲了敲門纔開門進入,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黑幫分子還是公司職員…..

“你就是林凡吧?” “你就是林凡吧?”錢彪第一個走進房間,說話的同時目光落在林凡身上,不斷的打量着,而林凡也是向着錢彪望來,眼中平淡如水,面帶笑意的望着自己。

錢彪心中一驚,孫飛告訴自己對方不過是一個會些粗淺功夫的紈絝少爺而已,但如今自己親眼見到之後,卻是一眼就看出了林凡的不同之處,那種渾身上下散發而出的淡淡氣勢與那股恬靜的氣質,絕對不會是一個紈絝少爺所能擁有的,再說這股氣勢也絕對不會是會些粗淺功夫所能具備的!

“瑪德,孫飛竟然說謊!”身後的幾人也是看出了林凡的特殊,口中低語咒罵着孫飛。

“我是林凡,不知幾位有什麼事?”林凡喝了一口茶,然後面帶微笑淡淡的道。

見到對方如此淡定,幾人那還不知道對方根本就不懼怕,而看對方的模樣,明顯不是裝的,那麼就剩下一個可能,對方的實力太過強大所帶來的自信!

錢彪也是心中發苦,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能硬着頭皮開口:

“是這樣,我們受人所託,想請閣下去寒舍做客一番…..”

“呵呵….”林凡笑了笑,然後神識放出包裹茶杯,讓其懸浮慢慢飄落到桌子上,目光鎖定錢彪,體內強大的氣勢放出壓在幾人身上道:“是孫飛讓你們來的吧。”

本來輕飄飄的一句話,卻因爲眼前的詭異一幕讓幾人心生驚懼,那茶杯竟然自己飛了起來,這已經不是自己幾個退伍軍人可以理解的了。

但錢彪卻曾是特種兵,並且是那種經常參加任務的特種兵,對於這個世界上的奇人異事也是有所瞭解,知道林凡的這一手看似神奇,但放在那些異士手中卻不見得有多難,不過即便是如此,錢彪卻是不敢賭,因爲他知道對方既然有意做給自己看,就一定還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手段,而自己曾經在一次任務當中就遇到了一位對手,當時那人也是可以操控物體對敵,讓人防不勝防,差點就丟了性命!

加上來自於林凡身上的那股強大的氣勢,自己已經可以完全相信對方肯定是一名大大強於自己幾人的高手無疑!

並且,對方的那句話,好像知道自己是孫飛叫來的,但是,他又怎麼會知道…..

“是孫飛沒錯,其實我也不願,只是那孫飛綁了我兄弟的家人,若是無法帶你過去,實在是無法給兄弟沒交代。”

錢彪知道對方實力強大,但自己的兄弟卻是不能不顧,而剛纔的實話實說,只是希望對方不是那蠻不講理之人,讓自己不那麼爲難。

“哼!我還沒有找他麻煩,竟然找上我來了,正好閒來無事,就好好的和他算算賬!”林凡氣勢猛地上漲了一大截,然後又潮水般的退去,重新恢復那平時的模樣,竟是讓幾人有種錯覺,彷彿剛纔的林凡只是幻覺一般。

聞言錢彪沒有接話,而是靜等林凡的答覆。

其實通過剛纔的“偷聽”,林凡已經知道面前的幾人並不是那黑心壞意之人,起碼還有着做人的良知,並且自己收復天虎幫後也需要人打理,乾脆就趁此機會賣個人情給對方,然後在找機會收了幾人,以後在Q市也就有了自己的勢力和團隊,不至於孤軍作戰。

“這事無論這麼說,不對的總不是我….”林凡擺足了架勢,怎麼這樣道。

聞言幾人一陣緊張,生怕林凡會突然發難,不過聽到了下面的話卻是一陣欣喜,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卻也怪不得你們,孫飛那人相信你們比我更加的瞭解,我與他雖無大仇卻也是有着一些過節,本來還希望他有自知之明不來打擾我就好,可既然他如此做,可就怪不得我持強凌弱了….”林凡高人做派假扮到底,頓了一頓接着道:“看你也算條漢子,怎麼會懼怕了那孫飛呢?”

聞言錢彪苦笑,將狼幫的情形盡數告知了林凡,本來狼幫人數就不是很多,但兵貴精不在多,也沒什麼,一直都本本分分的經營自己的酒吧,由於衆人一心,生意倒也不錯。可是沒想到自己雖然夠低調,但還是被有心人知曉,然後就不知怎麼的傳到了王家扶植的天虎幫的耳朵裏,但天虎幫並不把自己衆人放在眼裏,可依附於王家的孫家卻是不同,一心想要將自己衆人收服於麾下,兄弟們當然不從,這些個退伍軍人怎會與那盡幹壞事的幫派同流合污,於是拒絕。

奈何孫家仗着勢大不斷從側面打壓自己,逼迫自己就範,只不過顧及自己的實力而沒有逼得太緊,而這次孫飛的請求便是一次變相的最後通牒,如果自己沒有完成任務,那麼自己兄弟的家人就會遭殃,這也就代表了雙方的正式決裂!

到時候就算滅掉孫家報仇,但兄弟們的家人卻是無法救回,所以錢彪纔不得不答應孫飛……

“原來如此…..即然這樣,不如我們談個交易。”聽完錢彪的敘述,林凡開口試探道。

聞言錢彪心生警惕,但口中卻是脫口而出:“什麼交易?”

“呵呵,你們緊張什麼,來坐下說。”林凡招呼衆人坐下,而只有錢彪坐在了林凡的對面,其他人依舊站着。

“孫飛之人我也是看不慣,不如這樣,我幫你們救人,你們以後跟我混。”

“這…..”聽到林凡的話,錢彪一時有些猶豫,不得不說林凡的條件是在誘人,對方如此實力想必救人沒什麼問題,只是讓自己帶着那麼多兄弟就這樣隨了別人,就怕兄弟們不肯。

“你可以把握將人毫髮無損的救出來?”

“呵呵,雖然面對蔣軍我只能逃跑,但是孫飛那種卻是不足畏懼!”林凡笑呵呵的望着錢彪,然後控制着茶壺漂浮起來,手中火焰升騰,沒過多會便是將茶壺以及裏面的茶葉茶水盡數燒的一乾二淨!

如果剛纔的讓茶杯懸浮只是小戲法的話,那眼前的一幕可就完全是另外一個級別了,那茶壺是瓷器所做,但林凡卻是能夠凝聚火焰將其燒光,可見那火焰極其的厲害,想來對付孫飛必定是沒有問題,而錢彪心中對於林凡的評價又是上了好幾個臺階,不免生出了一股跟隨之意。

“好,不過這事我要和兄弟們商量一下,畢竟狼幫不是我一個人的,最遲晚上給你答覆。”聽到林凡的保證,錢彪出口說道,然後要了林凡的號碼之後帶人離開。 “大哥,剛纔那是怎麼回事,怎麼茶壺飛起來然後又燒沒了?”

“就是,那火好厲害,是那個叫林凡的小子弄的麼?難道他是仙人?”

“仙你妹,世界上哪有仙人,說不定那小子是個魔術師。”

“不會吧,魔術師能在我們面前做出那樣的事情嗎?難道你們眼睛都瞎了不成,你說是吧大哥?”

“你們不用猜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林凡是一名異能者,手中的火焰即便是我也沒見過,能夠把瓷器燒的灰都不剩,你覺得魔法師能夠做到麼!”

“異能?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異能存在嗎?”

“這個世界,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趕緊回去和兄弟們商量商量,希望那林凡沒有騙我…..”

……..

幾人走後林凡放出神識聽到了幾人的談話,等幾人走出神識範圍之後林凡便將神識收了回來,然後擦了擦額頭的細汗。

其實剛纔林凡所釋放出的火焰,並不是之前的火系異能所凝聚的那種火焰,而是轉職之後火系異能的升級版:叄味真火!

轉職爲“道”者之後,自己的技能雖然被保留了下來,卻是統統被換了名稱,功能也是有些細微的變化,比如着火球術,原來只不過是比較高級的火焰而已,但在林凡昨晚修煉五行要訣凝聚出火系種子之後,那火系能量便是升級成爲了叄味真火,不過由於是剛剛成功,種子之中的火系能量太過微弱,只能凝聚出一絲而已,不過這一絲卻是比起之前的火球術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林凡不知道這叄味真火是什麼品級,但是就眼前的情形來看,起碼比那火球術要高兩個級別以上!以自己練氣期巔峯的實力來釋放叄味真火,竟然僅僅是維持了幾秒鐘便是出汗,有了一絲虛脫的感覺,可見這火焰並不是自己現在能夠完全駕馭的了的!

心中暗喜,以後自己有多了一個殺手鐗,無論是對敵還是毀屍滅跡都是非常有用,並且自己還可以輕鬆的凝聚出低級的火焰,剛纔只不過是爲了震懾才強行使用了叄味真火而已。

喝了幾口泉水,林凡調息了一番便是恢復,心中自嘲一笑,好像這神祕泉水已經變成了自己的飲料一般,經常都會喝上幾口,並且漸漸的成爲了一種習慣,但林凡卻是知道這樣並不好,過度依靠外物畢竟不是正途,要想不受傷害還是要提高自身的實力纔是上選!

“看來要儘快提升實力,等有機會定要去看看那潭底到底有着什麼祕密!”

飯菜慢慢的端上了桌子,而距離幾人離去已經過了幾十來分鐘的時間,不得不說着飯館的上菜速度實在是讓人難以恭維。

慢條斯理的飽飽的吃完,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或許是昨晚猴子叫的那聲二哥二嫂,又或許是即將得到錢彪等人爲自己的手下,想起以後覆滅天虎幫的情景,心情特別的好,以至於多吃了點,還喝了點酒助興。

距離李嫣然的約會還有兩個小時左右,林凡也是無事,乾脆再次去了一次上次的那個圖書館,也就是某某美女私立的那個,爲的便是去看看那幅畫。

而再次面對那副畫的時候,除了氣勢依舊外,竟然比之上次感覺更加的親切,並齊由於實力的提升,林凡能夠隱約的感覺到那種親切的來源,似乎是來自於體內,這不得不讓林凡深思,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自己有這種感覺,並且自己的體內到底有着什麼能夠影響自己會對那幅畫產生親切的感覺……

自從得到遊戲系統之後,林凡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也是完全的改變,一切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任何事情林凡都不會以爲是幻覺,肯定是有着其一定的緣由!

還是無法琢磨透,想不通原因,於是只有無功而返,站在門口等着李嫣然的到來。

林凡就這樣站在學校門口,一身大衆品牌的衣服顯得是那麼的普通,偶有經過其身邊的人才會感覺到林凡的不同,那種淡淡的獨特氣質總會吸引一些女孩駐足觀看一番,然後紅着小臉離去,偶有膽大者試圖搭訕,但卻被林凡笑着拒絕。

地圖保持開啓狀態,林凡能夠清晰的找到李嫣然所在的位置,不過卻是沒有打電話催促,而是靜靜的等着,似乎等待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的無聊。

根據地圖上面的顯示,費天虎和蔣軍都在龍騰會所,而其他的堂主之類則是分佈在Q市的不同地方,並且有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人物也在地圖上顯示了出來,想必是天虎幫的重要成員,因爲現在除了天虎幫就沒有其他的任務相關的人員了。

“看來得找個時間開始清除天虎幫的高級人員了…..”

有着地圖的強大功能,加上現在林凡的實力早已不同往日,只要不是太厲害的人物,基本上都可以無損殺掉,而之前因爲一直都有着事情不得空閒,導致了對於天虎幫的復仇也一直沒有繼續,只是在對方找到自己的時候才被迫反抗。

繼續查看地圖,卻是發現如今的地圖和往常有些不同,以前的地圖上面只有Q市並且無關的人員會有顯示但不會太過詳細,甚至都沒有名字,而如今的地圖上面只要是任務相關的人物都可以顯示,並且無關的人員資料稍微多了一些,就比如現在經過林凡旁邊的兩名女生,在地圖上寫着“旅遊英語一.二班”和“威脅等級零”等等資料,而當林凡目光望過去的時候,甚至還能顯示出更加詳細的資料,與鷹眼術差不多,當然級別一定要比林凡低才行,而鷹眼術卻是可以查看不超過自己五級的所有人物屬性。

除了這點之外,還有一點讓林凡頗爲在意,並且發現之後目光都開始變得凝重起來,那就是在Q市之外,居然有着很多的灰色小點! 除了這點之外,還有一點讓林凡頗爲在意,並且發現之後目光都開始變得凝重起來,那就是在Q市之外,居然有着很多的灰色小點,並且分佈範圍極廣,以林凡對世界地理的認知,發現這些小點有的在國內,有的在國外,並且東西方國家都有,不過大部分都分佈在國內和梅國,並且島國也是有着一些。

灰色小點不停的閃爍着,但是因爲除了Q市之外地圖上的其他位置都是未知區域,所以林凡並不知道這些灰色小點具體的位置,不過卻可以知道大概,就是不知道爲什麼會是灰色了。

打開搜索界面,林凡查了一下,知曉了灰色小點所代表的意思,之前他就知道,紅色是敵對人物,綠色是己方人物(任務中),黃色是未知陣營。不過還有一種分類就是不能完全確定是與任務有直接關係的人物,而這樣的人物就會以灰色來表示,只不過與黃色小點不同的是,灰色所代表的人物一定是對自己的任務有一定的關聯的!

那麼之前一直都沒有出現這種變化,而現在卻是出現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最近接到的任務與這些灰色小點有着直接關係!而最近自己接到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身份之謎”!

“難道,自己的身份真的那麼厲害,爲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的共同參與,如果這些人都與任務有關的話,那……難道是選擇陣營的原因…..”

林凡只能猜測,因爲系統沒有給出具體的答案,只有上面的那一點解釋。

釋放而出的神識發現了李嫣然的到來,於是林凡關掉地圖,轉身往後望去,然後擡手揮了揮。

地圖不常開是因爲林凡嫌煩會影響到自己,自己的實力還沒有強悍到可以同時去處理那麼多信息的地步。

李小妞也是看到了林凡,老遠就笑了起來,等走近後開口道:“好難得哦,好像你是第一次那麼準時吧!”

聞言林凡撇了撇嘴,自己好像不過就遲到了一次而已,用的着這麼記仇麼。

“這次叫我不會又是假扮男朋友吧,你就不能換個人麼,每次都是我,你就不怕以後別人都知道了,自己嫁不出去?”林凡開口道,言語中有着一絲莫名的味道。

感覺到了林凡語氣中的不同,李嫣然稍稍詫異,還未思考便是脫口而出:“那就假戲真做,你乾脆就做我男朋友不久行了…..”

說道後面的時候,李小妞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的沒了聲音,要不是林凡的耳力實在是超過普通人太多,根本就聽不清後面的話。

“那我豈不是很吃虧,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個女朋友,連選擇的餘地都沒有….你要補償我才行!”

聽到林凡的話,李嫣然愣了一愣,貌似對方說的也有那麼一絲道理,不過又好像哪裏不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