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內部。

王家內部。

2021 年 2 月 2 日 未分類 0

此時,王琳正在一個看上去與她一般大小的女人,下著楊易所創造出來的象棋。

她們兩人的下棋方式,只是利用棋盤、棋子這樣最為普通的下棋方式,並沒有選擇使用《棋譜》靈書進入棋道文戰的模式。

因為一旦開啟棋道文戰的話,那麼失敗的一方有可能會精神力會受創。而且若只是單純的切磋棋藝,也沒有必要把棋道文戰的場景兌換出來。

「將軍,你輸了。」

「哎,想不到家主姐姐才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棋藝就已經超過我了。」

兩人下了許久之後,王琳終於取得了勝利。

「這象棋確實很有意思,雖然它的步驟很是簡單。可若是仔細去考慮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棋子包含著千變萬化的規律,而且這些規律不僅可以用來排兵布陣,也可以運用到書戰之中。」王琳把棋盤重新整理還之後,就對著另外一個女子說了這麼一句。

那個女子聽完之後,也就點點頭,說道:「確實如此,棋道的布局就如同書戰時的神通運用,只要提前知曉對方的靈書。然後在算出對方會使用的是什麼神通,以及書氣大概會用多少,那麼書戰時的勝率就會極大提升。」

「你說的沒錯,只是這個道理看似簡單,可實際上能夠做到的人少之又少。」王琳對這一點深有體會,因為最近她沒少練習書戰。

最近每一次書戰時,王琳都練習著一邊戰鬥一邊去分析對方的行動,雖然聯繫的效果很慢,但它確實有用。

「對了。最近有沒有楊易的消息?」說著說著,王琳終於又說道了楊易的身上。

「家主姐姐。你對楊易也太過關心了,難不成你是他的仰慕者之一?」女子不是一次二次被問及楊易的事情了。所以她很好奇王琳為何關心這一點。

「別看玩笑了,你應該知道我不僅不是楊易的仰慕者,而且還是楊易的敵人,而且他還知曉我們王家死亡聖氣的秘密,所以這麼關係楊易,就是為了知己知彼,然後殺了他。」王琳對楊易的殺意從來沒有降低過。

可讓王琳比較鬱悶的是,當她以為自己覺醒了聖者血脈,得到了《死亡經論》的傳承,以及數道死亡聖氣之後,楊易很快就被她超越。

但是,誰想最近楊易的名聲越來越大,最終連兩位聖者都死在了他的手上,這怎麼能夠讓王琳不鬱悶。

「我知道姐姐很想殺了楊易,但是他現在是棋道聖者、聖書作者、屠聖書生、小說創始人,最重要的是,他還是那神秘組織天宮的成員,背後有著一位沒有簽訂聖者協議的存在,所以我們王家目前鬥不過他。」王琳對面的女子也感嘆了一聲。

最近她抓們負責手機楊易的情報,所以知道楊易的力量已經達到王家無法正面去抗衡的地步。

尤其是那神秘的天宮,這更是讓所有王家之人都非常顧忌。

不錯,他們王家確實有一位聖者,但是那個聖者可是簽訂了聖者協議的存在,因此她不能夠出手對付楊易,最重要的是那個聖者還是楊易的老師,所以就算他可以出手也不會出手的。

如此一來,王家看似實在王琳的手上飛速發展,但實際上存在的隱患也是非常致命的。

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外面傳遞的消息根本不屬實,天宮可沒有一個能夠隨意出手的聖者,只有一個力量極度虛弱的神靈之主而已。

而且,別看神靈之主的手段很是神秘,甚至可以打傷一個翰林大學士,但如果是兩個翰林大學士,那麼神靈之主只能夠維持平手,如果是三個、四個,再配合一大堆的大學士、進士什麼的,即便是神靈之主也無能為力。

恰巧的是,王家的翰林大學士絕對不止一個,正是如此楊易才不敢明目張胆的進入王家,然後要去進入死域禁地去尋找王馨。

總之,雙方就是你顧忌我,我顧忌你,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正面交鋒過,哪怕楊易知道王琳的存在對他來說是個致命的威脅,他也只是到死域禁地出現變故之後,才不得不來到王家的領地。

王琳那一方面,因為她對楊易很是顧忌,即便是掌控了整個王家的勢力,也都不敢擅自去找楊易的麻煩。

這就是擁有勢力的好處,一個強大的勢力,足以震懾住那些想要加害你的人,讓他們即便擁有力量也不敢輕舉妄動。

「家主姐姐,在文海書院的家族子弟說最近楊易好像在構思一本新書,而且因為他要寫書的緣故,就連這一屆的新生入學典禮都延遲了,貌似這還是五大書院成立一來,第一次因為某個人的緣故推遲入學典禮。」女子有點感慨的說著。

王琳聽到這裡時,稍微思索了片刻,說到:「如果是他的話,確實值得書院開啟這個先例,畢竟新生入學典禮可是要選出一名首席來的,如果這一屆的首席不是楊易,那麼文海書院就丟臉丟大了,不過……」

說到這裡,王琳的眼神突然有凝重。

「不過什麼?」

「不過,如果楊易不是在閉關寫書呢?如果是楊易出現了什麼問題,又或者是去了某個地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說到這裡,王琳就想到了一種可能。

「不可能的,楊易最近正在一個極大的成長期中,我不想信他會冒著危險來我們王家,而且如果天宮的那位聖者也不可能就為了我們之間的恩怨,直接現身來幫助楊易,畢竟一旦讓外人知道那個聖者是誰,那麼巫、妖二族的聖者一定會聯手追殺他的。」對面的女子把形勢分析了一下。

按照外界的說法,天宮擁有一個可以隨意出手的聖者,這雖然是一種威懾力,可一旦曝光那個聖者的身份,那麼聖者本人就會非常危險。

畢竟,巫、妖二族絕對不允許有這樣的存在,而且一旦巫妖二族邀請人族的聖者去對抗那個沒有簽約的聖者,那麼人族的聖者都不能夠反對,因為協議之中有這麼一項。

被女子這麼一說,王琳便自嘲一笑,說到:「也是,如今楊易的成長比我強太多了,他沒有理由冒險在這時候來找我。」

「放心吧,最近由於我們大量攝取生命精華和靈魂精華,如今家族的整體勢力已經提升了三倍不止,就算是那些頂級豪門在除去聖者之外的戰鬥力都不如我們,因此早晚我們也會培養出自己的聖者,到時候楊易他就沒有優勢了。」女子說這件事時,臉上的神色頓時從天真無邪,變成了陰險狡詐。

「說道這裡,你也該去修鍊了,我很期待你能夠成為我們王家第一個二十歲以下的武王。」

「在給我五天的時間,五天後我會讓你看到一個新的我。」

女子一邊跟王琳說這話,一邊將棋盤和棋子收拾好,然後離開了王琳的書房。

等女子走後,王琳便對著虛空說道:「影侍何在?」

她一說完,瞬間就有一個黑影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影侍在此,家主大人有何吩咐。」

「去把這兩個月內進入死域城的所有二十歲以下少年統統轉化為生命精華,相關人等也是如此,處理時候一定要秘密進行,不要讓這件事情被任何外人知道。」

「明白!」

得到了王琳的命令后,死士就又化為虛影消失在了空中。(未完待續~^~) 王琳見楊易太長時間沒有出現在公共視線中,終於對他生出了顧忌,而且為了排除自己的擔心,她居然下達了打殺所有進入死域城內的二十歲左右青年。

要知道,死域城可是一等一的大型城市,這裡每一天的人流量都數以萬計。

雖然兩個月內的人流量並不是很多,可那少說也有近萬人,再加上連帶關係的話,也就是說至少要有數萬因為王琳的這一個命令而死亡,即便是楊易都想不到她會下達這樣的命令。

……

死域城的街道上,楊易跟小邪正欣賞著這座古城的風景,可是就在這時候,楊易卻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靈氣波動。

感受到這個波動后,楊易便停下腳步,然後閉上雙眼,斷絕一切雜念去用心感受那股波動。

「這股熟悉的波動,是死氣的波動,不過並不是死亡聖氣,而是低上一個級別的死氣。」

閉上眼后,楊易很快就發現了這個熟悉的波動是什麼。

小邪見到楊易停下腳步,就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於是她也就站在原地保護著不被楊易被外人撞到。

「我們走!」

等楊易再度睜開雙眼時,他便低聲對著小邪說了一句,然後直接向著邊上的一個角落走去。

等來到這個角落後,楊易直接帶著小邪縱身一躍,翻過了角落的牆壁。進入了一家看似不小的府邸之中。

進來后,楊易直接掏出了《西遊釋厄傳》然後利用七十二變的神通,將自己跟小邪轉化成為了一顆樹,並且隔絕了他們兩人的氣息。

「師尊,發生了什麼事情?」小邪見到楊易把事情做到這個地步,自然明白一定是發生了事情。

「王家好像察覺到我來了,他們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尋找我,如果我們繼續走在大街上的話。很有可能被王家的人找到。」楊易把自己感應到的事情告訴了小邪。

「好快,我們才剛進來不到半天,就被王家的人發現了嗎?」小邪驚訝的說了一句,她知道王家的勢力很大,可沒想到會強大的這個地步。

「不見得是發現了我們,也有可能是例行檢查!」說道這裡時,楊易突然嘆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可如果真的是例行檢查。那麼對我來說反而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不好的消息?為什麼?」小邪被楊易給說迷糊,她不明白為何這算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可惜,這次楊易沒有給她解釋,只是淡淡的搖了搖頭。

一般情況下,王家是不會派人做這種掃蕩式的檢查,如果這樣的掃蕩式檢查變成了例行,那就說明王琳已經掌控了王家。

這對楊易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懷著這樣的心情。楊易經過再三的思考,最終將一本通體幽黑的書籍拿了出來,這本書正是《死亡經論》

楊易沒有隱藏書的名字,所以他在拿出來之後,小邪也同樣的看到了。

「這是……」小邪見到書名之後,身體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這些年她去過不少城市,當然明白《死亡經論》代表著什麼。

「這是《死亡經論》的手抄本,是王家的死聖王馨親自給我的。」楊易接著小邪的話,說出了這本書的書名。

小邪得到楊易的確認后。便驚訝的連續向後倒退了三步,隨後顫抖的說道:「師尊。據說我所知《死亡經論》的手抄本應該只有兩本。」

楊易知道小邪的意思,但他還是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名字。只是順著小邪的話繼續說道:「你說的不錯,其中一本在王家家主的手上,另外一本就在我的手上。」

「那就是說,師尊你就是……就是……」

小邪強忍著顫抖的身體,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去說出那個名字,只是她用了半個鐘的時間,都沒有說出來。

「呼!」

過了好一會兒,小邪才終於長呼一口氣,說道:「師尊就是棋道聖者楊易!」

「沒錯,我就是楊易!」

這一刻,楊易總算是承認自己的身份了。

「強橫的劍意,運籌帷幄的處事作風,再加上可以召喚仙位級別存在,明明師尊已經表現的這般明顯了,可是我卻現在才遲遲猜到。」小邪說道這裡的時候,眼神中充滿了失落。

她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感到失落,總之她認為楊易不該是自己的師傅,或者說是不可能是自己的師傅。

楊易大致猜得到小邪的想法,於是為了緩解小邪的情緒,他便刻意說道:「小邪,雖然我看得出你情緒很失落,但是我早就警告過你,一旦成為我的徒弟,你就算是想反悔也不可能,所以你還是不要想太多的為妙。」

「可是……」

「沒有可是,現在我要你在天條上籤下姓名,日後你就是天宮之人,封號為真武大帝。」楊易不讓小邪多說,直接把《西遊釋厄傳》拿出來翻到最後一頁。

面對楊易的強勢,小邪突然之間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還不快一點,難不成這才剛知道我的身份,就打算違抗師命?」楊易輕喝一聲,接著直接把《西遊釋厄傳》塞進了小邪的手上。

小邪雖然接過了書籍,但並沒有按照楊易的意思去簽字。

「真武大帝,我怎麼有資格會得到這樣的封號。」

這就是小邪的憂慮,她知道自己的資質不是人族中的天才,何況她還不是書生,只是一個武者而已。

一個武者居然成為了聞名天下的棋道聖者徒弟,而且還被賜予了真武大帝的封號,這要是傳出去不是讓天下人都該恥笑楊易了嗎。

本來,這些問題如果放在以前,小邪根本不會去考慮,但這些天她跟楊易走的很近,如今更是已經把楊易當成了真正的師傅,因此她不想楊易因為自己受到影響。

她認為,如果有一個人若是能夠成為楊易的徒弟話,那麼也應該是一名書生才對。

楊易見到看得出小邪的擔心,所以思索片刻,就嚴肅的說道:「不錯,你現在確實配不上真武大帝這個封號,所以這個封號只會在天宮內部使用,在外人面前你不得暴露這個封號。」

他這一說完,小邪頓時就低下頭,顯然是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可是這時候楊易又說了一句話。

「不過,雖然你現在還配不上真武大帝這個封號,但我相信在我的教導之下,你終有一日會讓這個封號威震人族七國。」

「我……我……」

小邪聽到這裡自然聽得出楊易是在為她打氣,可她就是沒有勇氣去承認她已經是楊易徒弟的事情。

沒辦法,因為楊易的身份和她太過懸殊了,即便是做夢時,她不層奢望過會成為楊易的徒弟。

「結巴什麼,難道你就連這一點勇氣都沒有?」楊易很是鬱悶,他沒想到自己的名號對小邪來說打擊這般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